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章 一夜鱼龙舞

第五章 一夜鱼龙舞

  更新时间:2012-06-02

  一壶清酒置于船头案前,一叠黑糖蜜饯置于红色漆器之中,别无其它佐酒之物。

  乌蓬小船行于桃花江心,船舱内一名霓裳玉人怀抱琵琶半掩秀容,纤纤玉指低眉信手续续轻弹,叮咚珠声滑落清冽江水之间,蓦的轻启朱唇,轻唱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一曲终了,霓裳玉人沉吟着收起拨片插在琴弦中,却是依旧低眉抱着琵琶,一时不语。

  “怎么,这词不好么?”赤足坐于船头,一袭素色麻衣的朱墨筠看着霓裳玉人微微一笑,温和的说道。

  霓裳玉人轻轻摇头:“公子这词是极好,但此时此景,却是太过凄清了一些。”

  朱墨筠看着霓裳玉人,轻摇了酒杯:“这词是张院长当年所留,我也做不出来…而且这词意境极佳,三千你是有心事,才会觉得凄清…你还记得,你我认识多久了?”

  “若是奴家记得不差,大约是三年零六个月。”霓裳玉人放下琵琶,从狭小舱内移步走出,在朱墨筠的对面坐下,帮朱墨筠斟酒。

  “你的记性丝毫不差。”朱墨筠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的葱葱玉手,轻叹道:“当时我遇到你的时候,还只不过是律政司编修小吏。”

  霓裳玉人温婉一笑,柔声道:“但你现在已然是律政司御使,再往上便是副司首,放在整个皇城里面,也没有几个人能让你低眉折腰了。你的前程花团锦绣,多和我在一起,必定不好。”

  “这便是你心中所想么?”朱墨筠一笑,将面前杯盏中的酒一饮而尽,自嘲般说道:“你是不懂,到了我这位置,再要往上,并不取决于我再做多少事,而在于上面的人愿不愿意让我再往上,愿不愿意让一张位置给我。所以我已然想好了,若是此行顺利,不管如何,我都要带你回中州皇城。”

  霓裳玉人双手微微一颤,她不知道朱墨筠所说此行到底是何事,但她也没有问什么,只是头垂得更低,轻声道:“公子,我陪你喝酒。”

  朱墨筠眼中温柔,他微微仰头,天空一轮弯月,倒映在水中,一只青色的信鸽从远处飞来,却是直直的落在他的左侧肩头,朱红色的脚爪上,牢牢的绑着一个小小的信筒。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他抽出了信筒之中的小小纸卷,只是一眼扫过,他的脸色就骤然变得苍白起来。

  霓裳玉人朱唇轻颤,面容却是依旧温婉。

  “她太狠了。”朱墨筠缓缓呼出了一口气,说出了一句霓裳玉人无法理解的话,深深的看了一眼她之后,轻声道:“再陪我喝一杯。”

  霓裳玉人点头倒酒,酒杯微触,都一饮而尽。然而让她浑身僵住的是,同一壶中倒出的酒,她喝下无恙,但是朱墨筠的口中,却是流出了一缕缕紫黑色的鲜血。

  “这世上,最令人悲伤的事,是看着心爱的人在自己的面前,却是不能拥她入怀,享有她的温暖…对不起…”朱墨筠依旧坐着不动,眼中却是流出了血泪,他的头也低垂了下来,声音随着气息渐落,最终完全消失。

  霓裳玉人面色依旧温婉平静,她痴痴的看着再也不动的朱墨筠,想起三年多年这名眼神充满野心的男子跃上自己船头的身姿…然而她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了。她沉默的起身,从舱中取出了琵琶,在朱墨筠的对面,慢慢的涂抹胭脂水粉,从一开始的清汤芙面,变得艳丽不可方物。

  “公子,我陪你,不管如何,今日我都会跟你走。”霓裳玉人妆容完毕,看着江心那一轮弯月,仿佛要将它摘于手心一般,伸手朝着那皎洁,纵身一跳,溅起一片玉珠般的水花。

  如东陵陵督李骑珑叛国,刺杀钦命周游帝国的云秦长公主长孙慕月,长公主重伤昏迷,是夜,律政司第三号人物朱墨筠服毒自杀于桃花江上。

  同行歌姬投水自尽。

  ……

  ……

  隔日清晨,中州皇城,帝王早朝。

  坐在蟠龙御塌上的圣上静静的审视跪在他面前金砖厅堂上的数十名官员。

  谁都知道云秦帝国当今圣上正值而立之年,精力正值巅峰,但是这名面容坚毅,面容看上去宽厚温和的清癯男子却是隐隐露出些疲态。

  这使得所有跪在地上的官员心中格外冷寒,心想恐怕圣上昨日是一夜未眠,想着如何处理此事。

  “朱墨筠死了…但这并不能给我交待。”

  即便心中无比的雷霆震怒,但是这名御塌上的龙袍男子的声音却是依旧和平时一样,温和有力。他眼帘微垂的端盏分茶,目光甚至不在这些大臣们的身上停留:“真的只有律政司么?青王重铠为边军独有,虽然不算什么特别厉害之物,但能披甲上阵的人不多,数量极少,应该不用我提醒,你们都可以通过这件青王重铠查出一些事来吧?”

  “长公主代表的是我的旨意,连她都敢刺杀…那我在这皇城之中,是否也得每日提心吊胆?”

  平静的说完了这一句之后,这名这个世间最有权势的人物的嘴角也终于有些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了起来,他的声音,也终于比平时略高了数分:“你们不要忘记,父皇只留下了我们这一对儿女,而朕,只有这一个妹妹!”

  跪在大殿中的不少大臣以及大殿两侧九条厚重帷幕之后坐着的数个人心中都是心中讥讽,心想此事本身就是云秦这一对权倾天下的兄妹太过了一些…她把律政司的事全部做了,那律政司要做什么?今日这殿中的大臣,哪一个不知道,大家的关系就像是堆叠在一起的柴火,若是抽出一大把的话,谁知道其余的柴火会滑落多少?而且她是什么人物…有闻人首辅这样的人坐在这殿堂的帷幕之后,她会一点都察觉不到,这样的刺杀,能够伤得了她?

  然而当今圣上此刻所说的是实情,他的愤怒也是实情,毕竟那名女子的重伤加剧了他的怒火…万一她真是死了呢?

  所以不管腹中如何,在此种情形之下,却是只能隐于腹中,只能做出些让步给他个交待,一方进,一方退,这次的失算,只是没有想到那名养尊处优的女子,竟然会有如此决然和狠辣的一面,现在所能做的,只是如何将这一步的影响压至最小,今后再慢慢的找回来。

  ……

  唐藏古国的皇宫,一名谋臣难掩脸上的喜色,对着年幼的凤轩皇帝俯身行礼,进谏道:“如东之乱消息确实,我们正好可以乘势进兵。”

  比裘路还要面相稚嫩的小皇帝略微不满的看了一眼这名谋臣,道:“为什么?”

  “云秦那几个元老院的老人,原本任由此事发生,便是想给龙椅上的人一个警告,警告他不要越线,但是长孙慕月以这种方式反击,他们势必做出些让步...这一进一退之间,必定会有些混乱,云秦皇帝本身...

  就已十分强势,这次想必不是死一两个朱墨筠这种人物,便能平息他的怒火的。”

  “这道理这么浅显,你能想得清楚,难道云秦那些个身坐帷帐之中的元老会想不清楚?宣泄怒火的最好手段自然是鲜血和死人,要杀人自然也不用一定在皇城内。”凤轩皇帝讥讽的看着这名谋臣,道:“以那些人的能力,他们完全可以将那些人送去边军送死,还有…对于云秦皇帝来说,若是我们大动,便是他最好的机会。你想必也明白,要换血的最佳手段,就是大军交战,死一批人,换一批人,这中间,可以有多少的调动?”

  微微冷笑一下之后,凤轩皇帝微眯着眼睛看着这名谋臣,补充道:“而且你也应该知道,那几名身坐帷幕之中的元老,比起气盛的云秦皇帝要沉稳多了,哪怕对付他们更加难办,但是我宁愿和这些深思熟虑过每一个后果的老家伙交手,也不愿意和一个充满野心,不惜后果的人拼命。要是南边想动的话,那就让他们先去拼命好了。不过南边的那个老不死恐怕比我们想得更透彻百倍,否则南边这些年也不会有这样的光景了。”

  “皇上所言极是。”这名谋臣深深吸气,心悦臣服的看着这名身材低矮,面容也普通的小皇帝再次俯身行礼。所有殿中听到两人对话的人都是背心冒出微微冷汗。

  先前以为只是皇太后睿智而攻于权术,但现在皇太后已然不再垂帘听政….而眼下小皇帝才多少岁,对于权术阴谋,却是反而比大多长年浸淫此道的谋臣还要看得清楚和透彻。难道玩弄操控无数人生死,对于许多人一辈子也难以理解的权术,本身就是他们这种人与生俱来的天性?

  一脸稚嫩的小皇帝不再看这名谋臣,而是扫向其余站立厅堂的臣子,有些疲倦般的揉了揉太阳穴,缓缓说道:“南宫陌一定要设法救回来,他本身便是我们唐藏难得一见的修道天才,而且对我唐藏忠心不二,不惜代价…若是一直不出青鸾学院之中救不回来,就把他换回来!”

  ***

  (这章是为了日头一片白的状元加更,所以晚上还有更新...最后再次真诚的拜谢所有书友的支持。你们的每一个红票,每一条书评,每一条捧场,每一个收藏,都是增进作者魂力修为和码字速度的源泉。)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