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章 这到底是谁!

第六章 这到底是谁!

  更新时间:2012-06-02

  如东陵乱,泥泞官道上死去的人只是过百,和穷山恶水之中边军的伤亡相比而言不算什么,然而因为那名女子体内流的是和当今云秦皇帝相同的血,所以中州皇城之中帝王|震怒,无数臣子惶惶,不知道牵动了多少神经。

  就在律政司的第三号人物,云秦举足轻重的年轻权臣在桃花江中倒下之时,夏副院长也出了平时所居的简陋小院,主动进了学院哀牢后山。

  近年来那在皇帝厅堂之中都可以坐在重重帷幕后面的九名元老虽然未必做得太过,但是当今圣上毕竟太年轻,想要抓的事情太多,他对张院长和这些老人并没有当年先皇一样的了解和缺乏足够的敬畏,他不知道,再贤明的圣上,也不可能事无巨细,令整个帝国完全按照他的意志运转。

  不过因为如东陵和青鸾学院很远,中州皇城和青鸾学院也很远,所以即便中州皇城之中,哪怕是龙榻之上的人心中有什么想法,这自如东陵官道刮起的风虽然注定让人头疼,但即便是以萧明轩的首辅之才和哀牢后山其余那么多银河亿次讲师,也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推断这件事的最终走向,并做学院该做的事,所以和地方上的很多陵、镇一样,青鸾学院依旧平静。

  ……

  “这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么?看来昨日我那决定真是明智…”

  空旷的直击矛阵石殿之中,仰面躺在地上的林夕剧烈的喘息着,浑身又是如同从水中捞出一般,但是看着石殿的入口处,他的嘴角却是牵扯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在这试炼山谷出口战绩榜上的未必是这试炼山谷中最强,只是有可能遇到了更强者,就如先前遇到的“金葵”,虽然在他的排名之下,但真实战力却是远在他之上,若是没有姜笑依的帮助,他是决计不可能将之击败。

  就在昨日,林夕收到家信,又和高亚楠偶遇,林夕想要凑个三喜临门,但是在试炼山谷中遇到的“斑斓虎”虽然不在榜上,但是实力却是也在他之上。

  又在一阵放肆的狂奔,依旧无法避免被这名胸口有“斑斓虎”标记的对手击败之后,想到要让徐生沫不舒服的林夕还是运用了他的能力,小小作弊了一下,直接回到十停之间,设法避开了这名对手,并从先前狂奔经过的山林之中收取了十停之前根本没有时间收取的一副臂弩,他这才凑齐了五次五星战绩。

  原本他还是想着自己少了一次在这直击矛阵中磨砺的机会,但是今日听从安可依的建议,用奖励获得的一个学分换取了一颗冰鸾丹,和料想中的一样,终于突破到初级魂士的实力后,他却是发现在无形之中,自己在这直击矛阵之中却是轻松了不少。

  因为他的气力有了不小的增长,现在他已经能够轻松的摆弄百斤的石球,拉起黑石强弓起来也已经和之前使用硬木弓差不多,所以在这直击矛阵之中斩杀刺来的黑矛时,也不用像平时一样自觉要用很大的力气,动作更加的轻松…而且还有重要的一点是,徐生沫现在清晨加诸在他身上的训练虽然苛刻,但那背心也的确让他现在的平衡性更好,以往遭受长矛的一次重击之后,接下来便根本难以闪避随即刺来的第二,第三柄长矛,但现在如果不是正好刺中让他特别痛楚的部位,他还是能够及时作出闪避的动作。

  所以今日下来,在动用一次今日的能力之后,他竟然坚持到了让他都觉得惊讶的一百五十三步。

  现在这个直击矛阵的青铜后门已经看上去那么近…这让林夕更是勇气和兴趣大增,毕竟这样下去,可能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再次让徐生沫不舒服。

  越是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和人生想得越简单,就越是容易快乐。

  所以今日在看到这间石殿的后门已经不远,又想到自己回出的家信应该已经在发往鹿林镇的途中,又开始在地上像条蚯蚓一样扭回去的林夕心中十分的光明、快乐。

  就在林夕走出黄色围墙之后不久,文轩宇从黄色围墙的另外一处门口走了进来,朝着直击矛阵的石殿走来。

  他胸口的标记是一只黑色的蝙蝠,“黑蝠”,这个标记前两日在榜上的战绩是三次五星退场,而今日的战绩已经是五次五星退场。

  文轩宇今日走得极慢,低垂着头,因为他一直在想着昨日家信之中的问题。

  如东陵乱,朱墨筠死…那家信中提及的人,接下来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动作?那九个重重帷帐之后的老人,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这些普通学生,甚至地方上举足轻重的官员都接触不到的东西,却是以平铺直叙的方式,很简单的出现在他的家信之中。

  因为他是文家的独子,而他的父亲,则是云秦八大司首之一,吏司的司首,所以每日都有这样的“家信”送进来,所以和别的学生不同,他也必须了解这些事,通过这些事的走向,来印证自己之前的判断是否准确。每日在家信之中,他都要就他父亲提及的这些事回复一些看法,他十分清楚以他父亲的能力,根本不需要从他的看法之中获取什么意见,这样的方式,只是让他将拥有将来一天能够走到他父亲那位置的能力。

  而他父亲比他更清楚学院的能力,所以这些平铺直叙的家信根本没有什么隐瞒。

  “这件事虽然注定有许多人波及,但关键不在于此事本身…而在于父亲要做什么…”作为帝国举足轻重的几个世家之一的独子,这名孤高冷傲的年轻人一边考虑着如何给父亲回信,一边走入了直击矛阵的石殿。

  在他看来,如东陵这件事虽然足够重大,然而对于文家来说,却是不能被这件事迷住双目…最为关键的是,那坐在重重帷幕之后的九个元老,其中有一个已经很老很老,而且患有不治之症,按照先前的一些消息判断,在这数年之内,就应该会把位置让出来。

  当今的圣上虽然英明神武,但毕竟是局内人,反而不如所有类似文家这样的局外人看得清楚。这些年他一直都在设法削弱九名元老手中的权势,按他的意愿,这九个位置有空出来的话,就不要让人再坐上去了。然而这九个位置,本来就是当年先皇为了避免他犯错和防备某些人所设,所以这些人注定会让明白此中道理,并有理由和实力能够坐上去的人补那个位置。

  按照他自己的判断,文家、冷家,还有西边的军部,都是最有机会坐上这位置的,而他在青鸾学院,以及今后的表现,自然也会多多少少对自己的父亲有些影响。

  所幸他们文家的血统一直优秀,所以他注定出类拔萃。

  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看了一眼贴在入口处墙上的记录之后,手持黑色长剑的文轩宇冲入了空旷的大殿之中。

  ……

  一柄柄黑色长矛被他斩落,和林夕的轻盈如风不同,他大开大合,以一种异常凌厉的态势在殿中大踏步而行,他的力量比起林夕大得多,而且似乎动作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在快速之间斩杀极其的精准,一般的人根本无法做到。

  在连续斩...

  落了数十柄长矛后,他被黑色长矛刺中,开始倒地。

  不知道多少次倒地之后,空旷石殿之中再次趋于平静,已经没有力气再行前进的文轩宇一动不动的躺倒在地。

  突然,他的眼瞳猛的一缩,整个身体下意识的想要猛的撑起,但是无力的双手一动,却是反而牵起了一阵撕裂般的剧痛,让他发出了一声震惊而低沉的痛呼。

  因为他发现,自己和青铜后门之间,竟然还有长矛插在地上的痕迹,而且痕迹还十分新鲜。

  这只能说明,在他之前,有个人已经在这石殿之中,比自己通过了更多的距离!

  细算之下,这人竟然足足比自己通过了多达十七八步的距离!

  这怎么可能!

  文轩宇十分清楚,对于他们新生而言,要通过这个直击矛阵,主要还是要靠武技和磨砺出来的身体反应。因为除非到了魂师修为,魂力可以布于体表,否则不管是中级魂士修为还是高级魂士修为,气力再大一点,被这长矛刺中,还是痛彻心扉,还是会影响下面的动作。被刺中几矛还是会丧失战力。

  而他们新生之中,现在还根本没有已经到魂师修为的人存在。

  以文轩宇的天赋和自信而言,就连那些边蛮,在这武技和反应上面,都不可能超过自己,所以若是要破这里的记录,那他必定是第一个能破的!

  但是此刻,竟然有人已经领先了自己十七八步!

  这不仅让他根本不可相信,因为自从允许进入这试炼山谷之后,他也是天天都到这直击矛阵之中练习…在这种情形之下,竟然还有人能够比他做得更好?

  如果这是真的,那这人到底是谁?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