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章 心中干净

第七章 心中干净

  对于林夕来说,学院十分安静,而且他很忙,自从被徐生沫突兀的告知他有正将星潜质之后,他每天便一直处于疲惫不堪、恢复、疲惫不堪、恢复…这样的循环之中。

  清晨,乱石山谷之中,正将星特训。

  徐生沫侧身对着林夕,冷漠而讥诮的说道:“你是不是心中十分得意?”

  林夕怔了怔:“不知道徐老师所说得意是指什么?”

  徐生沫皱起了眉头,厌恶的神色:“除了昨日积满五次五星战绩,你还有什么可以值得得意的地方么?”

  林夕微微一笑:“的确有些得意的。”

  “我劝你还是把这份得意收起来,且不说积满了五次五星战绩的不止你一人,你以为这就代表着你实力强么?”徐生沫不屑的转头看了林夕一眼,冷笑道:“你只是运气好,没有遇到真正强劲的对手而已,若是在战场上真正厮杀起来,试炼山谷里面能够将你杀死的,绝对不下二十个。你不要以为你得了一个奖励的学分,突破到了初级魂士的修为,就可以在我面前得意什么,对于普通魂师而言,多那一点点气力和少那一点点气力便根本不算什么。更别妄想改变我对你的看法,像你这种资质,这种性子的人,根本不可能成为正将星?”

  也不等林夕说什么,徐生沫点了点先前放置那一件背甲和一副绑腿的方位:“既然你已经突破到了可怜的初级魂师修为,那明天开始,你便也把那件东西加上。”随即他便不想再看林夕一眼一般,转头就走。

  “徐老师,要是我再连着获得五星战绩奖励,那怎么办呢?”林夕也不生气,撇了撇嘴,冲着徐生沫的背影笑眯眯的问道。

  徐生沫重重冷哼了一声,心想就凭你这样可怜的战力,也想连着获五星战绩?而且即便真能做到,那又如何…谁又知道那名女子在如东陵流血之后,又会带来多少的改变?

  他的心中充满了鄙夷,但因为这事关他的一些隐秘的推断,因为他对林夕的厌恶,所以他根本连一个字都不愿意和林夕多说,直接没有丝毫停顿的离开。

  林夕见到了徐生沫丢在石头上的新的东西。

  这是一对手镯,只是这对手镯是玄铁制成的,大了点,也太重了点…,戴上之后,林夕连抬个手擦汗都好费劲,走路起来的难度都大了许多。

  ……

  傍晚,七色药谷竹楼后的山林中,一阵阵的弓弦嗡鸣声不停的响起。

  佟韦一边不带丝毫气喘的狂奔射箭,一边冷漠的对着身旁难以跟上的林夕和边凌涵说道:“林夕,今天你的动作实在太慢。”

  “呼”,林夕吹掉了一滴流到嘴角的汗珠,动作更快了一些,再次全力开弓射出数箭之后,他略微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让他心中有些惊讶的是,似乎自己丹田之中产生的气流分出了许多细丝,沁入了自己的双臂之中,产生了某种独特的震颤。

  虽然这种似乎自血脉之中产生的独特震颤无助于缓解手臂和手指的酸疼,但是这种感觉却是十分奇妙,让林夕有种自己的双臂和手指的肌肤越来越为敏锐的感觉。

  “难道是因为他教我练的那些姿势?”

  林夕微微出神,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试炼山谷那位身穿老旧讲师长袍的老人教自己的那几个瑜伽般的姿势。

  “难道是因为我对他期望太高,所以失望也会越大?”佟韦看着明显已经疲惫不堪的林夕,却也是一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并不属于天枢四人之列,所以他并不知道夏副院长和萧明轩的全盘布局,他也并不知道,除了他和徐生沫、安可依之外,林夕还得到了学院守护罗侯渊的传授。这些时日下来,林夕射箭起来已经比边凌涵还要精准一些,他只以为林夕是回去之后还炼得极其刻苦,所以才会达到这样的水准,所以林夕此刻不如他意,他竟也是不忍责备,反而是心中有些无奈…因为哪怕射得太准,将来他的箭矢也必定没有边凌涵这样天生风行者射出的箭矢有威力,所以他对于林夕的要求比对边凌涵还要苛刻,不仅是要更为精准,而且还要更快。因为边凌涵可能一箭就射杀对手,但是他恐怕却是要数箭才能破开对手的防御,而面对强大的对手,必须极快极准,在极短的瞬间连射精准的数箭才有用处。

  虽然林夕的表现有些令他不能满意,令他产生些失望的情绪,但是林夕的努力落在他的眼中,却是让他更不服气,更不想就此算了,所以他更加严苛。

  “来,再来!”所以他没有给林夕太多的休息时间,厉声喝道:“若是手指无法开弓,便学习我奔跑射箭时的步伐与持弓姿势..快,全力跟上我!”

  ……

  徐生沫和佟韦对于教学和做人的看法完全不同,所以徐生沫是因为完全不看好,甚至厌恶林夕而对林夕苛刻,而佟韦却是因为看好,对于林夕有太大的期望,所以苛刻。

  虽然知道两人的苛刻都是极有好处,而且抱着让徐生沫不舒服的想法,林夕都是毫无怨言,甚至心中快乐的做着这些事,只是一天经受两名极其苛刻的训练…却的确是近乎虐待了。

  所以和平日一样,换上了自己的“银狐”黑甲进入了试炼山谷,站在一片安静,却不知道隐匿着什么样杀机的山林之中时,林夕忍不住有些头疼。

  清晨听着徐生沫说那些话的时候,他便想着自己要是连获五星战绩的奖励,徐生沫的脸色必定会一次比一次更难看,但是现在站立在这山林之中时,他却发现自己的魂力在日间近乎虐待的苛刻训练之后已经所剩无几,就算能够对付一两名对手,估计都无法支持他进入直击矛阵的石殿修行。

  “罗老师也不知在哪里,到时出去的时候,向接引的讲师提一下想见他的意愿,不知道有没有用…”

  踩踏在厚厚的枯叶上的林夕又在安静的考虑着有关手臂之中奇异震颤的问题,但就在此时,他的眉头却是突然一皱,猛的转身。

  一名手持双股剑的黑甲学生如同鬼魅一般凝立在他身后不到二十步的地方。

  “是你?”

  一眼看清对方胸口的标记,林夕却是反而如释重负的笑了笑,心想自己这下终于不用太为难了,“这么凑巧…正好还个人情,给你。”对着这名手持双股剑的黑甲学生点了点头之后,他很干脆的从身上摘下了一枚金五角徽章,直接丢了过去。

  看到对方兀自呆着,连金五角徽章都没有接住,林夕便又忍不住奇怪的看着这名对他来说很是熟悉,胸口有黑蔷薇标记的学生,问:“你干嘛?”

  “其实也不算凑巧。”姜笑依努力的咽了口口水,长呼了一口气,看着林夕,苦笑道:“我一直在试炼山谷里转,寻找你的踪迹,今天我也转遍了大半个试炼山谷,所以遇到你也不算奇怪。”

  林夕疑惑的看着姜笑依:“你找我干什么?还有,你上次到底为什么拼命帮我…你说你也不知道,这似乎不算什么理由。”

  “那是...

  真话,当时我的确不知道为什么要帮你,后来我仔细想了想。”姜笑依忍不住笑了笑,看着林夕,却是依旧没有说理由,反而是很有深意的反问道:“你知道在学院的记载里面,这二十年间,学院一共出现了多少名正将星么?”

  林夕眉头一跳,顿时警觉了起来,摇头道:“不知道,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学院书籍里面的公开记载一共是十五名。这十五名无一不是帝国的军神,其中最有名的是碧落边军的司徒将军,他最为辉煌的一次是带三百骑劫营成功,将两万名敌军打得落花流水,而且一战之中被他斩首的厉害修行者便有二十七人。最不出名的是在千霞山陨落的周伏龙,但那一战,他却是击杀了三名主将!”姜笑依只觉自己的胸口热了起来,他看着林夕,轻声但郑重的说道:“我怀疑你将来能成为正将星。”

  林夕顿时有些无语,要不是他和姜笑依已经在这山谷之中见过几次,否则的话此刻他肯定觉得对方是徐生沫故意派来刺探自己,想要扣除自己学分的。

  “你的战力提升得太快了,而且你让我觉得十分特别。”姜笑依看着沉默的林夕,却是也沉默了下来,认真的说道:“不过我知道你就算被我说中,应该也不会承认。其实上次那原因我确实想明白了,因为正将星注定都是英雄,那记录在册的十五名正将星,现在只有三名没有为国捐躯...我当时应该就是想着,将来的英雄,现在自然也值得我满心崇拜和尊敬…那些我崇拜的师兄师姐,周伏龙师兄他们,我是永远都见不到了。”

  林夕心中的警觉消失于无形,他静静的看着姜笑依,虽然隔着银丝面罩,他看不见姜笑依的双目,但是他知道,这名胸有黑蔷薇标记的学院学生,他的目光一定也如同他的好友李开云一样,单纯、正直而干净。

  “我找你也只是想看看你的实力又增长了多少,看看我的判断到底对不对。”姜笑依看着平静不语的林夕,又捡起了落在身前的金五角徽章,有些疑惑的道:“可按你上次的表现,你就算要还我人情,最多也是帮我对付一名对手,你怎么会直接丢一枚徽章给我?”

  林夕犹豫了一下,还是老实说道:“因为我没有多少魂力剩余了,见到是你,我就想索性不要浪费魂力,好让我进黄色围墙里面去修行。”

  “怎么,你经常去里面修行么?”姜笑依惊讶的看着林夕问道。

  林夕有些奇怪,道:“这些天几乎天天去,怎么?”

  姜笑依看着林夕道:“我们很多同学商议过,虽然黄色围墙里面的那些布置的确十分有用,但每进去拼命一次,就恐怕要休息几天才能缓得过来,都无法进入试炼山谷,但不拼命,不受伤的话,又起不到效果,所以我们商议下来,觉得在我们修为还不太够的情况下,几天一次进去拼命得到的提高恐怕还不如天天在这试炼山谷里面和人对战,哪怕有余力多找几名对手,多战几次。所以我们都是进入了一两次之后,都暂且不去,准备再提高一阵实力再去。”

  林夕微微沉吟,想到自己第一次的凄惨遭遇,才有些想明白,对于一般学生而言,姜笑依说的也的确很有道理。看着姜笑依很渴求听自己回答的样子,林夕又是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说道:“我有点特别。”

  姜笑依一怔,顿时又有些反应过来一般,不由得惊喜的笑了笑,他也心照不宣的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很期待的看着林夕,道:“我能跟着你去看看么?好歹也看看你是怎么修行,能不能学些什么…还有,这一路上到黄色围墙那去,有什么人出来,我还能帮你挡挡,省得浪费你的魂力。”

  林夕笑了笑,道:“也好。”

  ***

  (看完别忘记砸红票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