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章 我信任你

第八章 我信任你

  更新时间:2012-06-03

  石殿之中安静,唯有殿中泥地上林夕的咳嗽声和殿门入口处姜笑依的沉重喘气声。

  姜笑依想要看林夕如何修行,然而他却是只看到了震撼和不可想象。

  这直击矛阵的凶险,他和他那些天工系的好友同学都是十分清楚,进来过数次的,也都无一能够坚持到八十步以上,所以他们才会决定先行放弃这里的修行而选人对战。

  连面对面的一个人都打不赢,就更别想要在人群中冲杀了。他们的这个想法很简单,也很有道理。

  但是林夕的表现却是彻底的颠覆了他的想象,那扇青铜大门距离林夕看起来几乎已经是触手可及…而且林夕还根本没有拼尽全力,否则他也不可能每天都能进入这石殿之中修行。

  看着开始慢慢扭回来的林夕,他忍不住有些失神的出声:“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傻孩子啊…其实在你面前我都已经做了两次,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银色面罩下,实际上已经经受了两次摧残的林夕面色极其苍白,但是这心中的想法自然是不能告诉姜笑依,轻微的咳嗽了数声,让胸腹之间被击刺到的痛楚略减之后,他只是说道:“我想这最好不要让人知道。”

  站立于殿口的姜笑依呼吸一顿,随即他肃穆的声音在空旷大殿中响起,“我明白…我以命起誓。”

  ……

  文轩宇走进了黄色围墙,因为昨日在这直击矛阵中的修行让他遭受了不小的损伤,所以他今日走得步履蹒跚,十分艰难。

  作为一名将来注定要接触到真正权术层面的修行天才,作为文家独子,他的时间也比任何人要紧张得多,但因为昨日那长矛击刺的痕迹,虽然明知今日以他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再进入这石殿之中修行,他还是浪费了许多的时间,赶了过来。

  石殿之中有些阴暗,文轩宇微眯着眼睛,努力使得自己看得更清楚一些。

  让他的瞳孔一缩的是,他看到和青铜后门距离不远的地面上,明显有长矛刺地的痕迹。

  沉默了十数息的时间之后,文轩宇做出了决定,他俯下了身体,趴在地上,慢慢的朝着青铜后门扭了过去。

  蓦然,他的身体猛的一震,发出了愤怒而不可相信的声音:“怎么可能,到底是谁!他的进步怎么可能这么快,怎么可能昨日到了此处,今日还能进入修行!”

  这名平日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冷傲金勺少年,这名云秦帝国难得一见的修道天才,内心之中全是愤怒和不甘。

  他已然爬到了昨日倒下的地方,地面上明显有崭新的长矛击刺痕迹,而和昨日留下的痕迹相比,又已经前进了十余步,距离青铜后门已经不到三十步!

  ……

  隔日,文轩宇再次来到了这直击矛阵,再次扭动到了先前自己倒下的地方,然后沉默的离开。

  又过了一日,文轩宇再次手持一柄黑色长剑进入了直击矛阵之中,精疲力竭的倒下。

  再隔日,步履蹒跚的文轩宇又进入了这间石殿,在扭动到靠近青铜后门的地面,看着周围泥地的痕迹,文家无形之中压在他身上的压力,以及这名不知名对手给他的压力,使得他发泄一般,再次无比愤怒的在空旷石殿之中大叫出声:“既然你能够做到如此,为什么又不来了!你为什么不来!”

  他周围的泥地上,并无新的痕迹。

  这说明对方这几日之内并没有到这石殿中进行修行,但即便如此,文轩宇拼尽全力,距离对方前些日留下的记录还是差不少的距离。

  他并不只是单纯的魂力资质是五级的天才,事实上从十岁开始,文家就已经发现他在武技上极有天赋,任何招数一学就会,所以文家甚至没有提前传授他一些武技,因为文家所能找到的老师再好,也决计比不上学院的讲师。文家只是担心些许错误的教导,会给他今后的修行留下不良的影响。

  他是注定在青鸾学院也卓尔不凡的天才,所以他有足够的资本可以自傲,他自认如果有人能够破掉这里面的记录,那他必定是第一个,但是对方如同让了他几天,他还是根本没有办法超越对方,这如何不让他感到受伤而愤怒。

  那些领先在他前面,却又不是新的刺痕的痕迹,对于骄傲的他来说简直就是无声的嘲讽。

  但其实林夕这几日没来的理由也是很简单。

  因为这几日是止戈系的野外生存课目…所以这几日,林夕和止戈系的新生们,是被带着丢到了登天山脉之中,距离青鸾学院足有一天路程的山林之中。

  在文轩宇再次在空旷的大殿之中愤怒的大叫时,饿得眼睛都冒出金星的林夕却是在反复的看着一只黑毛山鼠,犹豫自己要不要按照老师的说法,把这头黑毛山鼠烤了吃掉。

  这的确是个艰难的选择。

  因为按照传授课程的讲师的说法,这种山鼠的皮下油脂比较厚,所以做好的吃法是不剥皮,不去内脏,直接在火上烤,等到皮毛烤焦,内里的油脂透入肉里之后,再把外面的焦黑和内脏去掉。按照讲师的传授,在接近极限的情况下,用这种方式吃这种山鼠,那些油脂的养分,可以让人多撑半天….可是连皮和内脏都不去,就这样烤着,委实还是恶心了点。

  看着火堆旁林夕的这副样子,从远处一条小溪好不容易抓了几条小鱼回来的花寂月顿时怒气冲冲的喝道:“林夕…你和这头黑山鼠很有感情么?你都已经凝视了它至少五停的时间了。虽然讲师规定我们每个人都只能吃自己捕获和采集到的东西,但你若是真不想吃,你就把它放了,我自然会抓回来吃。”

  听到花寂月的话,林夕苦着脸叹了口气,终于把好不容易抓到的肥大黑山鼠整个放在火堆上烤了起来。

  登天山脉里的这处半冰冻荒原之中可以捕捉的猎物和可以实用的植株太少,而接下来还要一天的回程赶路,他们修行者的食量又大,现在他的胃都有些饿得痉挛,所以他的确需要这样吃了这头黑山鼠。但是…看着在火上兹兹作响,有些开始鼓起来的山鼠,林夕还是忍不住嘀咕道:“可是这的确是有些恶心啊…”

  ……

  林夕的确很忙,靠着这一头黑山鼠和沿途挖取的一些植物块茎的支撑,刚刚回到新生止戈殿不久,木青讲师就给他带来了两条消息,一是替试炼山谷中的罗侯渊传来口训,那日负责接引的讲师已经将林夕想见罗侯渊的意思传递清楚,罗侯渊自会在林夕下次进入试炼山谷时和林夕相见。而另外一条消息却是,安可依要他马上去她的药房。

  罗侯渊的事不用着急,因为双臂和手指血脉之间的那些时而会出现的奇异颤动还并没有带来什么明显的变化,但是安可依那里却是十分紧要,因为林夕十分清楚,像安可依这种很有书呆气的女副教授,在没有特别紧要的事的情况下,绝对只会记住书上的东西,而不会急着要找自己。

  于是...

  不等完全吃饱,林夕就抓了一些吃食,一边在路上吃着,一边尽可能快的赶到了安可依的药室。

  只是一推开安可依的药室大门,林夕就有些微微的怔住了。

  安可依居然是什么都不在做,她只是微蹙着眉头在发呆,也在看药炉,也不在看书,只是安静的呆着。

  一直都埋头在书卷里面的安副教授居然都不看书,这到底是发生什么问题了?这种景象对于熟悉她的林夕来说,当然是太异常了。

  “安老师,你干嘛?”这使得林夕不由自主的出口了这一句。

  安可依看了一眼林夕,依旧用读书般的语气平淡答道:“我在等你。”

  “什么都不做就是干坐着等我,怎么转了性了?”林夕心中更是奇怪,想起方才自己没有行礼,便习惯性的对着女副教授行了一礼,问道:“那老师这么急着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安可依看着林夕解释道:“我的这个课目,一天前就准备就绪了,现在你回来,便可以开始了。”

  林夕顿时一愣:“这么快?”

  安可依点了点头:“原本最后缺的一件东西可能要些时日才能到,但昨日正好送来了。”

  “那老师要我做什么?”林夕带上了药室的门,马上问道。

  “你坐我对面来。”安可依点了点自己的竹席对面,看着林夕坐下之后,她从袖中取出了一张羊皮小卷,又从袖中取出了一个白色玉盒,然后在林夕的面前十分小心的打开。

  玉盒里面是一个透明的琉璃瓶,和这药室里面的中号药瓶差不多大小,瓶口塞子用一层明蜡封着,内里装满了黑色粘稠的液体,泡着一颗鸽蛋大小的珠子,珠子的外表看上去就像是坚硬的石头一般,但是却闪着微微的黄光。

  “老师,你只要我帮忙做这些?”仔细的看过了羊皮小卷上交待的内容之后,林夕却是更加的怔住了,完全不解的看着安可依和白玉盒子里面那瓶东西,问道:“既然最后只要这样的步骤了,那安老师,你怎么不找个别人来帮你,还要等我一天…你该不会真什么都不做,在这等了我一天了吧?”

  这张羊皮小卷上记载的步骤十分简单,只是两份药液配制的方法。其中一份注明了是安可依自己做,另外一份注明了是林夕做。

  而两份药液对于安可依和林夕来说都不难,只是将之前已经一些调剂好的东西,按照一定的比例和顺序,调配到一起而已,就像调制一份鸡尾酒一样。

  唯一略微有些难度的是,这两份药液调配过程都有严格的时间要求,最后也是要求两份药液同时完成,然后混合在一起。

  但这对于御药系一些比较小心的学生来说,完成起来也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

  “我是在这里等了你一天了,这件东西,还有我们先前调配的药液里面的数种药材都是十分难得,要是错了,凑齐起来恐怕又要好些年。其他人我有些不放心。”安可依点了点头,依旧读书般平静的说道:“我信任你。”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