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章 如果可以从头再来

第九章 如果可以从头再来

  更新时间:2012-06-04

  林夕一时无言。

  若是别人对他说“我信任你”四字,他可能还不会有什么特别感想,但这名女副教授的性子,却就像一本白纸黑字的书册一样分明,尤其她竟然真在这里什么都不做等了他一天,只是因为她信任他。

  这便是真正的信任。

  人这一生,又能让多少人真正的信任你?

  原本林夕已经觉得羊皮小卷上记的东西自己做起来应该不会错了,但他看了安可依一眼之后,却是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我再看一遍。”

  安可依也不急,拢了拢有些散乱的秀发,点了点头:“好。”

  又仔细的看过了一遍,确定自己完成自己的那份药液没有任何的问题之后,林夕看着安可依取出的那个琉璃药瓶,看着粘稠的黑色液体浸润着的珠子,忍不住问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按照安可依的羊皮小卷上写的,最后两人联手调制的药液好了之后,也是由林夕滴进这瓶子里测试药力的。

  “这是来自大莽王朝的炼狱山修行者的气血和魂丹。”安可依平静的微仰着头看着林夕,解释道:“炼狱山是大莽王朝类似我们青鸾学院的强大修行之地,他们平日的修行方式和我们没有什么差别,但是他们还有一种独特的手段,叫做魔变,究其原因,应该也是平日在修行之时,通过一些灵药或是灵兽的鲜血改变了自己气血的一些特性。到了战斗之时,他们可以通过魂力激发魔变,使得自己拥有比平时高出许多的战力。虽然世间无法持续很久,但是在数停的时间里,一名国士级修为的炼狱山修行者,甚至可以将战力提升至大国师级别。而且这魔变似乎只和魂力特性和身体的耐受度有关,和修为无关,就连有些魂师级的炼狱山修士都能魔变,只是魔变之后,体内的经络和肌肉也都会有所损伤,也要虚弱很久,要调养许多时日才能彻底恢复过来。”

  林夕顿时讶然道:“那不是狂化么?”

  “狂化?”安可依秀眉微微一蹙:“你这个词虽然新鲜,但的确十分形象,炼狱山的修行者采用此法之时,的确就和发狂一般,连肉身的痛楚都对其影响不大。”

  “看来他说的不错,这世上不知名之地,不知名的强者的确很多。”林夕皱着眉头微微沉吟,还未说什么,安可依便又用平时读书般的语气接着说道:“我的这项研究课目,便是看看能不能用一些药物消除他们体内用以支持魔变的药力,这样对敌他们时,便会容易对付许多。”

  “他们就像是毒人…我们研究的就像是解毒药,最好他们已经魔变,然后我们用药力让他们无法支持,那他们既没有魔变的力量,却又是陷入了魔变的虚弱后遗症中,战力必定大减。老师,我这样理解对么?”

  “我们学院的出发点正是如此。炼狱山这些年的确出了许多强大的修行者。”

  林夕点了点头,问道:“可是先前你不是说这课目的具体内容不能透露给我,怎么今天却是全部告诉我了?”

  安可依很自然的说道:“因为夏副院长有交待,可以和你说清楚,让你多些了解…而且若是配置成功,除了两个学分之外,这次配置出来的药液也可以奖励给你,但是有关此事,你却是又要绝对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包括其他学院老师。”

  “连这次配置出来的药液也奖励给我?”林夕再次怔住。

  安可依的回答依旧简单而像读书:“应该是夏副院长有对你另眼相看的一些理由,只是这些理由我不知道。”

  “难道因为是正将星?”

  林夕也不去多想得不到答案的问题,而是忍不住又好奇的看起了泡在黑色血液中的魂丹。

  现在他已经十分清楚,这个世界修出魂丹便被称为国士,在战阵之中已经是百人莫敌的顶尖强者,已经是极其少见的存在。魂士、魂师、大魂师、国士,他现在初阶魂士的修为距离国士应该还是天与地的差距,一想到哪怕是高阶一点的魂师拥有的四百几十斤的气力就可以轻易的将自己甩飞出去,又想到这颗闪着淡淡黄光,如同结石一般的魂丹来自于一名可以将魂师都轻易击飞的强大存在,在好奇之余,他也是不自觉的微微心凛。

  这世间果然只有强大的力量,才最容易让人心生敬畏。

  ……

  ……

  一个个贴着便笺的药瓶被林夕小心翼翼的从周围墙壁的架子上取了下来,然后分别按照取用顺序,整齐的排列在安可依和他的身前。

  安可依对他的信任甚至超过了自身,这些前序工作全部由林夕来完成。

  她自己检查了一遍没有错误之后,便微皱着眉头将封存着炼狱山强者气血和魂丹的琉璃药瓶从玉盒中取了出来,先将那一层蜡封剔除。虽然十分清楚这份东西这么快到达学院也必定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而且她现在所做的事情对于学院来说必定有很大的意义,在距离青鸾学院极远的南面,那些山林里,那些她还未去过的边境蛮荒之地里,和王莽的那些修行者对敌的,很大部分也都是学院出去的学生。然而想到这些是从和自己一样的修行者身上取出的东西,她心中隐隐还是有些不舒服…不过因为剔除装着鲜血的瓶子的蜡封让她觉得不舒服,她觉得林夕肯定也会不舒服,便自然没有让林夕做。她觉得这样自然至极,却是不知道这样的品质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将琉璃药瓶封口的蜡封全部剔除,在林夕的面前放好之后,安可依发现自己的心情竟然十分紧张,她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在这件事上倾注了太多的时间和心血,似乎直到昨天停下来等林夕时,她才发现几年的时间就这么过了。“一定要成功啊。”有些孩子气的在心中给自己打气了一句之后,安可依慢慢的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林夕点了点头:“好了,我们开始吧。”

  林夕不知道外表如此书呆气的安可依心中有如此细腻的一面,因为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所以他也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稳定的拿起了第一个药瓶。

  就像在那个世界的大学做化学实验一般,一滴滴的各种药液被林夕和安可依分别混合在了一起。

  时间的把握对于林夕来说没有任何的难度,所以他的环节完成的十分完美,五停左右的时间过后,一瓶深红色的粘稠药液在他的手中被调配出来。

  而安可依也是同时完工,调配出了一瓶三倍于林夕的深青色药液。

  林夕十分稳定的将这两瓶药液混合在一个更大的水晶药瓶之中,按照安可依先前羊皮小卷上就已经记录清楚的方法,不停的摇晃,这两种药液很快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种奇特的幽蓝色,而且更为奇异的是,体积也不停的缩小,变得更为粘稠,最终变成了一团透明融化幽蓝色橡胶状的物质。

  “一定要成功啊。”安可依再次在心中对自己说了一声,将垂散到自己额前的一缕散发夹在她好看的耳后,用力的对林夕点了点头。

  ...

  林夕将这团药液倒入了特制的水晶药瓶之中,然后十分稳定的打开了封存着炼狱山强者气血和魂丹的琉璃药瓶,按照安可依的要求,倒了三滴幽蓝色药液进去。

  “嗤!”

  几乎瞬间,一股烧着般的青烟从这琉璃药瓶的瓶口冲了出来,内里的黑色鲜血近乎微微沸腾,三滴药液扩散的瞬间,有一抹抹的鲜红透出来,但也只是几个呼吸之间,这一抹抹鲜红便全部消失了,全部被黑色吞噬,再也没有浓烟冒出,只是那一颗魂丹的光泽黯淡了下去。

  安可依的脸色瞬间变得雪白。

  林夕的心蓦的一沉,虽然根本不知道这药理到底如何,但是安可依的神色却是瞬间让他的胸口好像压了一块沉重的大石一般,有些透不过气来。

  “就这样失败了?”

  安可依的心口空空落落的,几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然而最终迎来的还是这样的结果?早知道那七星草的药液便多放三成,或许还有些成功的希望,可是再凑齐这些材料,又要多久?

  “林夕,对不起,这两个学分没办法奖励给你了。”

  她不自觉难过的埋下了头,发出了一声有些变调的声音。

  “是不是药力不够,要不要多加几滴试试?”林夕的心中更加的沉重,他轻声看着安可依道。

  “不用了,就算多了能行,这药液也失去了价值,总不能把大瓶大瓶的药液贯入对方的体内。”安可依摇了摇头,脸色愈加雪白。

  林夕皱着眉头,这本身事关他的学分,而且安可依此刻的样子,更是让他觉得必须做些什么来帮这名女副教授。“安老师,既然这药材十分难得,那我们为什么一次性要配制这么多药液,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道理?”

  “药理是很深奥的东西,我接过这个研究项目之前,便也已经经过了前面数名教授留下的资料。已经经过了很多的试验…药材虽然珍贵,但很多都要到一定的分量才能和别的药力配合而起作用,而且是阶段性反应完成之后,再加入其它药液,再有反应。所以不能按比例分量减少一些炼制。”安可以难过的垂着头,比平时慢出许多的语调慢慢的解释道:“这一团药液,已经是一次性所能调配的最小剂量。其中有两种主药…因为难得,已经是最少用量。”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安可依解释得十分清楚,但是比起平时却还是啰嗦繁杂了一些,这更让他知道,这名女副教授的心中必定是极其的失落和难过。

  “老师,如果这些药材还在,我们现在重来一次,我们还有可能做得更好么?”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他极其认真的看着安可依问道:“你有没有觉得其中做些什么调整,会使得我们的成功率更高?”

  ***

  (看完别忘记来点红票...)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