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一章 加紧一些

第十一章 加紧一些

  清晨,徐生沫像一头黑色的山鹰一般站立于山谷之中的乱石上。

  脚下的不规则大石上长满了青苔,浸润着朝露,十分湿滑,然而对他似乎全无影响。

  看着沿着银丝滑索滑下,朝着自己走来的林夕,徐生沫眉头皱起,面生憎恶。

  不知为何,不仅仅是因为林夕是佟韦看重的学生,还因为…这个世上到底有多少值得快乐的事?为什么自己这么多不快,但他每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却都是满脸灿烂,快乐得令人生厌。

  “修行苦,做人也苦,常有无数得不到通达的包袱,难道对于你来说,这修行和世间的事就真的有这么多令你快乐的地方?”徐生沫微侧过身,都不想看朝着自己走来的林夕。

  然而林夕却是一反常态,笑着朝他行了一礼:“老师早。”

  徐生沫眉头皱得更加厉害,转头看了林夕一眼,冷笑道:“我倒是很想知道你现在脑子里面在想这个世上的什么东西,一大清早就这么兴高采烈?”

  林夕微微一笑,道:“我在想这个世上的药理很深奥,魂力修行也很深奥,不过都很有趣。”

  徐生沫转头不看林夕,看着远处徐徐升起的朝阳,冷笑嘲讽道:“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如果说真有值得你高兴的,那就是你还年轻,还有些可以让你挥霍的胡思乱想的时间…不要再和我废话了,你可以从我面前消失了。从现在开始不准用走的,要用跑的去。”

  “好…这山谷里面的青苔怎么这么多了,更加难走了。老师,该不会是你故意种的吧。”

  “林夕!你以为我像你这么闲,种青苔?”徐生沫差点就这么咆哮出声,虽然他的确是故意挑选了这种长满青苔的山谷,以增加林夕的修行难度,但以他的身份和修为,总也不至于和林夕所说一样无聊的来多种些青苔。

  不过他也马上反应过来,今曰林夕的表现恐怕是故意刺激他发怒,若自己真是发怒,那就反而令他更加得意了。

  “难道你这样的一点小伎俩,我会看不出来?”

  正在心中冷笑着,准备不理会林夕转身离开,他却是突然听到已经跑出了一阵的林夕冲着他大喊了一声:“老师,你看看。”

  徐生沫皱眉转身,脸上表情骤然一变,远处的乱石之中,只见林夕朝着他露出了最讨厌的人畜无害般的呵呵一笑,同时身带三种负重之物的林夕轻轻松松的翻了个空翻,然后飞快的在湿滑的山石之间蹦蹦跳跳的跑走。

  “你!”徐生沫厉喝出声,但是林夕却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连头都没有回一下,飞快的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你竟然又获得了学分奖励?但这样就想改变我对你的看法么?你也太幼稚了点。”徐生沫深吸了一口气,讥诮自语,但是心中的不快却是始终无法排除,他忍不住重重的一跺脚,脚下的青石一阵裂响,蔓延出诸多深深的裂痕。

  “我可没有说假话啊,这个世界的药理和修行可都是深奥而且有趣。”

  林夕一边像兔子一边飞快的逃着,以免徐生沫又把自己叫住弄什么责罚,一边心中快乐着,忍不住的笑着。

  对于他来说,这个世上可以让人快乐的事和有趣的事的确很多。

  吞服了两个学分换来的聚魂丹,冥想修行了一晚上之后,非但所有的疲惫全消,而且魂力修为也朝前大踏步迈进了一步,他试了一下,两百斤的石球估计还搬不太动,但是一百四五十斤左右的石头举着玩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而且在清晨洗漱之时,他和平时一样把头埋在水中试了一下憋气,结果发现现在自己轻松就能憋超过八分钟的时间,而在平时就算连续试了十余次之后,也根本达不到这样的水准,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魂力修为的提升,应该是身体素质的全面提升,而不仅仅是多了一些蛮力而已。

  除了修为提升之外,现在安可依也不用难过了…让人快乐,自己的确也会比较快乐。

  但关键是要自己喜欢的人,像一直对他没有什么好声气,丝毫不掩饰对他的厌恶之情的徐生沫,让他惊讶和生气,也同样让林夕十分开心。

  …….

  傍晚,彩虹药谷山林之中。

  已经炼箭结束的林夕对着佟韦请教一些心中的问题:“老师,以你的修为,能不能修炼飞剑?”

  对今曰林夕的表现些微有些满意的佟韦点了点头:“能。”

  林夕继续问道:“那修炼飞剑的,大多数时候,是不是应该来得及反应,可以用飞剑切削射出的箭矢?”

  原本面目缓和的佟韦顿时也皱起了眉头,冷笑道:“我原以为你要问什么,绕了这么大弯,还不是有些觉得箭矢不如飞剑灵活。”

  林夕也不紧张,笑道:“请老师解惑。”

  佟韦重重哼了一声,沉声道:“你要明白,虽然飞剑由心所动,十分灵活,有如指掌一般,但是强大箭手射出的箭矢,不仅是全身修为的力量激发,还可以利用下坠之力,甚至独特构造的箭矢的穿透之力,所以一般对于同等的修为的修行者而言,全力射出的箭矢的力量,都要比飞剑的力量大一些。也就是说,箭矢虽然没有办法在空中任意拐弯,但是在很多合适的地形和时机之中,却是可以发出更为暴烈的一击。而且修行者箭矢的距离远超两百步,而一般飞剑最强的防御和斩杀区域,也就是身周数十步,距离身外太远,非但没有办法防御近身的斩杀,而且回旋过大,也无法抵挡别的方位射来的箭矢。这使得很多时候他面对远处隐匿着的强大箭手,只有防御和挨打的份。另外重要的一点,即便他的飞剑大多数时候来得及斩杀近身的箭矢,但是箭矢的力量,也必定对他的飞剑控制造成影响,甚至可以将他的飞剑震开,这样只要你箭速足够快,可能第二箭就直接将他击杀。当然对于御剑者而言,本身必定也修有强大的武技,因为也只有到了圣师级别,魂力的修为才会能够离体,支持飞剑。”

  微微一顿之后,佟韦盯着林夕冷冷的告诫道:“所以你要记住一点,虽然箭矢和飞剑各有所优,但能够御使飞剑的,都是这个世间顶尖的强大修行者,想仅凭箭技和距离就像击杀或是轻松退去,那是愚蠢的。强大的修行者箭手也好,风行者也好,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使得箭矢的力量超过自己平时全力斩出的一剑或是一刀,从而能够越级挑战一些超过自己修为的对手…除了修为,最重要的便是冷静的判断和把握机会的能力。”

  …….

  稍晚,在沿着银丝滑索滑入试炼山谷之中神庙一般的建筑之后,林夕果然看到身穿老旧讲师黑袍的老人在等着自己。

  “老师好。”真诚的对着罗侯渊行了一礼之后,点头回礼的罗侯渊带着林夕走入了黑暗无窗的更换黑甲的房间,看着林夕道:“你抬起双手让我看看。”

  林夕没有丝毫废话,也没有丝毫犹豫的将双手抬到老人的面前。

  罗侯渊手指在林夕的两条胳膊的数处部位轻点,有一股奇特的震动从他的指尖传出,一触即收。“没有什么问题了。”黑暗之中,他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你练习得的确刻苦,想必你想要见我,也是因为你修行之中觉得有些异常,有些不解。”

  “不错。”林夕看着罗侯渊点了点头,说道:“有些时候…我双臂分外酸疼无力之时,我就会感觉到我的双臂血脉之间,有些特别的震颤,不知是何意。”

  罗侯渊看着林夕摇了摇头:“并非是有时,是一直有特别的震颤,只是就像你平时气力足时举一块石头没感觉,而没力气之时举起石头特别重一样,我们的身体在接近极限时的感知会更加敏锐,你才会感觉得到。”

  看着不解的林夕,他温和的接着解释道:“到了初级魂士的修为,成了真正的修行者,魂力的力量便开始在体内震荡,对我们的身体产生诸多好的影响。而我教的这几个动作,便可以让魂力对于你的双臂和手指的震荡效果更好一些,你保持练习下去,你的双手会更加灵活,触觉之类也会更加敏锐,应该会对你将来有诸多的好处。”

  和张院长来自同一个世界的林夕好歹接触过许多现代医学的知识,在脑海之中自然就将这简化成可以让血脉更加疏通,魂力效果更好,所以对于这道理倒是没有什么吃惊,他只是有些不解的问道:“老师,既然如此…这几个姿势也不算难学,为什么不和青鸾二十四式一样教其它学生,只是教我一个人?”

  罗侯渊温和的说道:“因为这些是我近些年参悟出来的,并没有和青鸾二十四式一样经过长时间的考证,可能也未必对大多数人有好处,或许对有些人反而有不利影响,即便你不来找我,我每隔一段时间也要检查一下你的身体,看看有没有什么偏差。我传你这些,只是一时兴之所至,若是学的人多了,我可没有时间一一查看。你要明白,有些人花了一生的时间去追逐他的名利和**,然而到了我这个年纪,他或许就会明白,最珍贵的反而是时间和心中的宁静。”

  “弟子受教了。”林夕能够理解,所以他再次对着罗侯渊真诚的行了一礼。

  罗侯渊看着林夕,眼中流出些赞赏之意:“去吧。若是有能力的话,直击矛阵之类的…加紧一些。”

  ……

  “加紧一些,是什么意思?”

  一开始林夕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但是身穿银狐黑甲悄无声息的行走在试炼山谷的山林中时,他回想起来,却似乎觉得罗侯渊说这句的时候,语气似乎有些特别。

  不过作为一名旅者,他一般都不会去多想那些令人头疼但又得不到答案的问题,既然盘旋于心中的两个修行问题都在佟韦和罗侯渊这里得到了解答,而且若是再破个直击矛阵的记录的话,徐生沫脸上的神色必定会更加精彩,既然这样…加紧一些,那就加紧一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