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二章 殿中盛开的黑花

第十二章 殿中盛开的黑花

  更新时间:2012-06-04

  黄色围墙不远处,手持黑色九截钢鞭的文轩宇内心有些隐怒的朝着前方半跪在地上的黑甲学生逼了上去。

  若不是憋着一口气要和直击矛阵石殿中那名不知名的对手比拼,他又何至于弄得浑身伤痛,以至于和眼前这实力并不如何,榜上也根本无名的“火衍鸟”对手缠斗这么久,浪费这么多时间。

  不过现在对方左腿的伤已经无法支持,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但就在此时,他的耳中突然听到一些异样的轻微响动,猛的往左跳开一步,同时转过了身去。

  他看到一名手持黑色长刀的黑甲学生已经站在距离他不到二十步的地方。

  “你想偷袭我?”一看对方的姿态,文轩宇第一时间先行发出了一声冷喝,随即看清对方胸口黑甲的标记,他的目光微微一寒,又道:“银狐…我记得不错的话,你也是上过榜的。”

  “黑蝠?我记得你也是在榜单上的。”林夕有些遗憾的看了看脚底。方才他的确是想偷袭,若是偷袭成功的话,那名单膝跪地的“火衍鸟”明显也没有什么战力了,就可以直接一举得到两枚金五角徽章,省了他不少气力。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他落脚处那块看起来像是小石头一样的东西,竟然是一个不知道是什么蛋的半个蛋壳,就这样一个他没有想到的失误,却是让他的偷袭功亏一篑。

  “出手吧。”文轩宇正对林夕站定,他并不知道对方就是空旷石殿之中那不知名的对手,只是无比冷傲的看着林夕道:“我想你的那么多次五星战绩,应该不会都是靠偷袭得到的吧。”

  林夕无所谓的耸耸肩,开始朝着这名应该不弱的对手沉默的逼近。

  突然之间,他有些“欣喜”的看了文轩宇的后面一眼。

  下意识的,文轩宇微微侧身,转头望去,但是双眼所及的范围却是空无一人,“蹬!蹬!蹬!蹬!”就在此时,林夕的脚步狠狠的踏在山石上,踏在林间坚实的土地上,溅起了尘土和气流,如同一阵风一般,整个腰腹和手臂、手腕同时发力,黑色长刀在手中划出了杀意凛然的弧线,狠狠的一刀朝着文轩宇的脖颈之间劈了过去!

  如此凌厉一刀让半跪在地上,依旧无法站起的那名黑甲学生都是浑身一寒,但文轩宇却是没有丝毫的慌乱,只是往左略踏了半步,猛的发力,手中的黑色钢鞭击出,准确无误的挡在刀锋之前。

  “当!”的一声清脆震响。

  林夕屏住呼吸,在身体被巨力震荡,已然有些失去平衡之际,却是超前以一个跌倒般姿势的滑步,同时猛的拧身,反手一刀再次斩杀文轩宇的脖颈。

  “当!”

  又是一声脆响,来不及转身的文轩宇却是准确无误的用了一个反手背鞭之势,挡住了这一刀,蜻蜓点水一般往前跳出了数步,而林夕则是硬生生在原地转身顿住,左手也握住了刀柄,双手持刀。

  对方的气力在他之上,震得他持刀的右手都有些发麻,而且对方的武技明显也十分强横,但是他平静而专注的盯着对手,却是没有丝毫畏惧,只是想到佟韦的传授,在等待合适的时机。

  文轩宇也是不停的深吸着气,方才的两击剧烈运动也是牵扯到了昨日留下的伤势,他也必须有时间来缓和这种痛楚,以免影响他接下来的动作。对方的武技和速度虽强,但是修为上却是和自己有些差距,即便是有这黑甲的压制,文轩宇也不觉得自己会对付不了这名“银狐”。

  蓦的,林夕动了。

  他又是看了文轩宇的身后一眼,整个身体以强横的气势但却是轻盈的点步冲向文轩宇,手中的黑色长刀如电斩至。

  “还用这样下三滥的招数?”

  文轩宇的嘴角出现了一丝讥诮的意味,他的右脚猛的踏地,微陷入泥中,整条右腿猛的发力,然后是腰腹,然后是手臂,形成了完美的连串爆发,强大的力量驱使的手中黑色长鞭狠狠的敲击在了林夕的黑色长刀上。

  “当!”

  林夕的身体巨震,整个人往后借势倒翻而出,现在青鸾二十四势的纯熟,使得他轻松的翻了个好看的空心翻。

  不过对于文轩宇而言,好看是没有用的,他蓄势的左脚狠狠的踏在地上,下一刻便准备直接腾身而起,给林夕当头一击。

  但就在此时,他的心头突然猛的一紧,背心骤然下意识的发寒,就在他忍不住微微转头之间,一柄黑色长枪已经狠狠的击刺在他的身上。

  一股撕裂般的痛楚和冲击力使得他的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往前跌出。

  林夕落地,一个侧身滑步,一刀狠狠的斩下。

  “你们!”

  文轩宇心中无比的愤怒,但是已经根本没有时间控制自己的身体,林夕重重的一刀直接斩在他的右肩,让他重重坠落在地。没有丝毫的停留,在他还没有开始翻滚之时,又是极其狠辣的一刀,斩杀在了他的右腿关节处。

  “我认输!”

  不等后面的黑色长枪再次落下,随着一声痛苦的闷哼,文轩宇愤怒出声,摘下了肩上的两枚金五角徽章,远远的丢了出去:“但你们这种偷袭,决不会让我服气。”

  “战场上只有胜负,哪里有服不服气了。”

  林夕耸了耸肩,丝毫不生气,心中十分自然,因为对于他来说,即便是这偷袭,也是他等待和创造到的机会。

  先不管被文轩宇丢出去的两枚金五角徽章,他看了看手持黑花长枪的姜笑依笑了笑:“看来你运气不错,今天不仅拿到件称手的兵刃,而且还顺利五星战绩。”

  姜笑依闻言,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黑花长枪和肩上的四枚金五角徽章,也是笑了笑,道:“是还运气不错,前面一个对手也很是厉害,幸亏我找到了自己最擅长的兵器。”

  “这样一来我也运气不错,我也正好多了一次五星退场战绩。”林夕微微一笑,此时那名半跪在地上的“火衍鸟”也干脆的丢了一枚金五角徽章出来。

  “无耻之徒,不知何为荣光!”看着两人分赃一般,文轩宇更是愤怒,他忍不住想要支起身子,但是林夕最后的那一刀正好劈在他的伤处,一时之间,剧烈的痛楚使得他脸色苍白,浑身一阵阵的冷汗,却是连坐起来都根本做不到。

  “走吧。”林夕朝着姜笑依点了点头,因为姜笑依自觉从林夕的一些步法和斩杀之法可以学到些东西,两人本来就约定在黄色围墙附近碰头,所以两人也不浪费时间,捡起了金五角徽章之后,便朝着黄色围墙处快步走了过去。

  “他们也是要进去修行?”文轩宇看清了林夕和姜笑依行走的方向,但是身体的剧烈疼痛却是让他依旧无法坐起,只能尽量使自己平静的呼吸着,好让这痛意消隐得快上一些。

  ……

  几乎没有什么等待,林夕一到空旷寂静的石殿入口处,便直接一阵风一般的冲了进去。

  ...

  因为若是在殿口停留稍久,那记忆中一次次长矛击刺在身上的痛感就反而会叠加在一起,反而让他不寒而栗和紧张。

  要忘记恐惧的最好办法,反而是在自己还没有来得及想恐惧的时候,就直接面对这恐惧。

  然而第一步踏入石殿泥地时,他还是陡然背心一层冷汗...因为修为的提升,这一步跨出的速度和距离比起平时在这殿中提升了不少,在对敌之时还不明显,但是在这已经十分熟悉的大殿之中,他却是陡然产生了些许的不适,让他的动作变得有些微微的僵硬。

  不过随即刺来的数根长矛很快让他忘记了此种情绪,他尽可能快的挥刀,尽可能的依靠**的直觉,丝毫不停留的朝着青铜后门猛冲。

  一团团金铁相击的火花在有些阴暗的石殿之中闪耀。

  林夕一遍遍的坠地,一遍遍的休息,重新跃起前冲。

  他现在的战力比起前些时日明显已经有了绝大的提高,一开始都是冲出数十步,才被刺到一次,百步距离之间,他一共只是倒地了三次。

  这种冲杀起来的实力,在姜笑依的眼中已是很不可思议,当然他脑海中的林夕的印象比这做得还要好,所以他有些微微的诧异。

  和往常一样,林夕第一次都是拿命来拼,而这次直到最后重重坠地,快要晕厥过去之时,林夕也看了一眼自己先前留在泥地上的标记。

  大约一百五十步!

  凭他此刻的真实实力,到这种真的快要痛死过去的极限,他也已经在这殿中通过一百五十步的距离,比起昨日也提高了近二十步!

  这自然也有修为和身体素质提高的原因,但同样也有意志和武技提升的原因在其中。

  “回去!”

  怀着一丝兴奋,林夕用力的喊出了这两个字。

  …….

  带着上一次痛苦的轻微战栗,林夕再次站到了大殿的入口处。

  在接近极限的情况下,**对痛苦的感知更加敏锐,想到了罗侯渊在不久前告诉自己的道理,林夕明白时间略长,自己身体对于方才痛苦的记忆就会降低,所以在剧烈的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他握紧了手中的黑色边军长刀,再次如同一阵风一般,义无反顾的冲入了石殿之中。

  “当!”

  “当!”

  “当!”

  黑色长刀不停的和破空而来的长矛对击,林夕的脚步声如同连绵的雨声一般,夹杂在其中。

  不知道林夕已经来过一次,也不知道自己已经看过一次的姜笑依的呼吸骤然停顿了。

  二十步,三十步…五十步…百步!

  林夕的整个人,都似乎变成了一团狂风,一团不可遏制的黑色狂风,连续百步以上的距离,他竟然一路冲杀过去,连一支长矛都没有能够刺中他的身体!

  而且这还没有停止,林夕还在向前!

  兴许是和罗侯渊的那句加紧一些有关,兴许是因为今日徐生沫不知道他修为进步了不少,没有给他加修炼的分量,使得他进入此处时的身体状况可以用轻松来形容…林夕只觉得自己这次的状态,也是出奇的好,尤其是一次次的斩杀掉先前将自己刺到的那些长矛之后,他的心中更是有了一种强大的自信。

  那心中的恐惧,似乎也被他的一次次挥刀而劈砍了出去,他的动作更是流畅,心中更是专注。

  “啊!”

  姜笑依的惊呼声在空旷的大殿之中响了起来。

  他看到,林夕已经通过了至少一百七十几步的距离,从他的方位看,那青铜后门对于林夕来说,简直就已经唾手可及!

  因为心中太过震惊,因为呼吸停顿的时间太长,他这一声无法控制的惊呼发出来,在空旷的大殿之中显得分外的刺耳。

  林夕微微一滞,被这声音所惊,他也才霍然发现,那扇青铜大门已经就在他的眼前不远处。

  “嘶!”

  几乎是身体的直觉一般,眼看周围四五支黑色长矛朝着自己猛刺而来,他用尽所有的力气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双腿猛烈的蹬在地上,整个人拼命的朝着那扇青铜大门飞跃而起,撞了过去!

  一支支黑色长矛穿行在空中,有黑色长刀在空中挥舞,他的身体横行在空中,阴暗的大殿尽头,就好像在空中盛开了一朵黑色的花!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