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三章 撞开那扇门

第十三章 撞开那扇门

  更新时间:2012-06-05

  黑色的花开在空中。

  林夕距离尽头的青铜色越来越近,终于没有距离,狠狠的撞了上去。

  “当!”

  青铜大门发出了敲钟般沉闷而响的声音,震荡在这空旷阴暗的石殿之中。

  所有插于泥地的如林般黑色长矛在地上微微的颤动,林夕重重的落地,摔得十分凄惨,然而厚重的青铜大门在嗡鸣声中,露出了一条缝隙,接着露出了更多。

  一抹夕阳从徐徐打开的青铜大门中照射进来,照射在了林夕的身上。

  石殿之中再无声音发出,连墙壁中机括转动的沉闷声音都消失了,一时这场景显得十分静谧,然而姜笑依的心中,那一声撞击青铜大门的声音,却是依旧不停的在回响,震得他浑身发麻,震得一股难言的激动在他的体内回旋…以他们这样的修为,完全通过这直击矛阵,这根本就是难以想象的事情,然而林夕却是在他的面前做到了,就这样的做到了。

  这直击矛阵虽然是无比真实的模拟陷入乱阵之中的情景,但即便是在数百人、上千人混战的战团之中,也必定会有空处,不会像这直击矛阵一样,周围始终有五六柄黑色长矛同时刺来,而且很可能周围还有伙伴的支持。

  这样冲杀而过,在战场之中,完全就像是直接冲杀到了对方阵中主将的面前。

  唯有正将星,才能在乱军之中,势如破竹,直杀对方主将阵前!

  石殿之中依旧一片寂静。

  因为最后只想拼命尽快的达到青铜大门,用尽全力飞跃而出,斩开袭向自己的黑色长矛之后,林夕已经没办法调整自己的身体,所以他这最后冲刺冲得可以用凄凉来形容,是整个脸在前,撞钟一样撞上了大门。

  虽然最后他是用额头顶了上去,用肩扛了一下,虽然他现在好歹是修行者,头比一般人硬得很多,虽然银色面罩有着不弱的缓冲能力,但是这古朴的青铜大门十分厚重坚硬,他这一头撞上去,还是撞得他七荤八素,眼前不停的冒出金花。

  隔了许久,眼前的金花终于慢慢消失,林夕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在,额头处却是微微的鼓起了一个小包。然后才呼出了一口气,自嘲苦笑道:“冲动了啊…”,不过看到已经打开的青铜大门,林夕的银色面罩遮掩下的脸上还是马上又浮现出了开心和骄傲的笑容:“终于被我打开了啊。”

  青铜大门的后方是一片杂草地,有一条小径,通往下一个石殿,然而因为多少次真正痛入骨髓的痛苦折磨和那一抹从青铜大门射入的夕阳,这青铜大门的后面,在林夕的眼中却是化成了一片异常美丽的风景。

  ……

  李五的身体肌肤也是有些微微的发麻。

  一名新生竟然能够做到这样?

  这名左脸上有一条青黑色蜥蜴刺青,背部有些微驼的年轻黑袍讲师,在一开始发现林夕第二次进入直击矛阵通过近百步之后,便已经特别禀报过罗侯渊。

  而罗侯渊对于他的信任,也使得他一直在暗中观察和记录林夕在试炼山谷之中的举动,这些时日,林夕已经让他震惊了一次又一次,但是他没有想到,今日林夕竟然直接就通过了直击矛阵,撞开了青铜大门。

  此时他有种看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忍不住想要对人述说,但是身边却没有人可以述说,以至于一股异常难言的情绪弥漫在他的体内,让他实在很想先好好坐下来,理清一下自己的思绪和莫名的心情。

  然而那石殿之中插于泥地的黑色长矛和手边沙漏的记录却是提醒着他的职责。

  所以在深呼吸之后,他还是从这石殿的密室之中走了出去。

  石殿一侧的墙壁出现了翻转,他走到了已经在地上坐起的林夕身旁,因为盘旋在身体之中的那股难言情绪,一时之间他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有些感叹的看着林夕,缓缓道:“学院这五十年来,还从来没有人是用头把这扇大门撞开的。”

  “我也不想的,只是实在调整不过来,现在头好痛。”林夕打量着李五,这名驼背讲师的突然出现,他倒是不觉得什么,毕竟他十分清楚必定有学院讲师在暗中观察着他们的举动,只是李五脸上的刺青让他心中微微一凛,觉得狰狞,但是李五眼中的神色,却是瞬间让他觉得安全和温和,他心中的紧张和警惕瞬间消失,摸着脑门站了起来,对着李五行了一礼:“这些时日经常来这里,老师一直帮我把这些长矛收回去,实在是麻烦老师了…不知道能不能连根锁链,索性设计成自动收回的?”

  李五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林夕居然还会说这个,和其余的学生相比,这名来自鹿林镇的少年的确是他与众不同了些。

  “何处不修行。”微微沉吟了一下之后,李五伸手一挥,将一根黑色长矛准确无误的投入了数十步开外的方形孔洞之中,随后看着林夕道:“我刚刚进入青鸾学院之时,我的讲师就对我说过这个道理,这道理我希望你们也能明白…至于这机括改变,那就是天工系的事了,就算是更改,也不知道要耗费多少的时间和心血,未必划得来。”

  “多谢老师指点。”站于殿口,依旧处于浑身有些微微发麻状态之中的姜笑依身子微微一震,也马上对着李五行了一礼。

  李五既然是说你们而不是说你,便不止是对林夕说话,而是将他也包括在内。而要将长矛随手打入数十步开外的方形孔洞之中,力量又不至于撞坏内里的机括,这份精准和对力量的控制,让他对这名学院讲师的实力也感到深深的敬畏。

  林夕虽然已经从佟韦的口中听过“何处不修行”这句话,但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了李五的好意,再想到自己就算用弓箭也未必能在数十步开外准确射中墙上的小方洞,他的心中对这名驼背讲师更是多了几分敬重,表示明白般再次认真行了一礼,而后问道:“老师,我通过这个直击矛阵用了多长的时间?”

  李五看着林夕,尽量使得自己的语气平和一些,不显得太过震惊而让对方滋生骄傲的情绪,“你那最后飞跃而起,用头一撞节省了不少时间,你通过这直击矛阵,一共花了六十八息的时间。”

  “六十八息的时间?”站于殿口的姜笑依忍不住转头朝着旁边墙上的牛皮小卷望去,却是又听到李五对他说道:“你将那张小卷拿过来吧。”

  姜笑依马上双手微颤的取下那张记着记录的牛皮小卷,走入了大殿。因为殿中的机括已然停止,所有并没有黑色长矛再行刺出,但是看着沿路插在泥地上的如林般黑色长矛,姜笑依的浑身肌肤还是不由得微微战栗。

  “还是慢了一些。”林夕皱了皱眉头,摸了摸额头上的痛处,心中隐然有些遗憾,因为他记得十分清楚,止戈系的先前留下的记录是六十一息通过,中两矛。而内相系有人留下的记录是五十四息通过,比自己还是要足足快了十几秒的时间。

  似是看出了林夕心中的想法一般,李五缓缓说...

  道:“虽然你比起记录上的时间慢了不少,但是你依然创下了记录。”

  林夕一愣,李五看着他解释道:“因为你连一次都没有被这长矛击中。”

  “这么说,我也能得到一个学分的奖励了?”

  “不错。”李五看了一眼惊喜的林夕,眉头微皱道:“不过你也应该明白,若是在真正的战场之上,陷入敌阵时间越长,魂力消耗越多,自然也越是危险,所以你虽然此次已经可以得到一个学分的奖励,按照学院的规矩,这里的学分已经取得,你下次在这里面修行也没有学分奖励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将那时间的记录都破了,毕竟这里的修行还能给你有很大的好处。”

  林夕微微沉吟,诚恳的点头称是。

  李五转头看着已经凝立一旁的姜笑依,从他的手中取过了牛皮小卷,同时神色肃然的看着姜笑依道:“从你们先前的接触来看,想必对于他是哪个系的什么人,你心中也有了大致的推测,我们青鸾学院十分赞赏学生自行探索,并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寻得探索,这样有助于修行,很多时候也能让你们活得更久,所以我们青鸾学院大多数地方才都不限进入,任凭学生探索,但是我要提醒你,有些事若是传出去,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不管你的推测是否正确,该隐瞒的事你还是得隐瞒着。”

  姜笑依微微一僵,随即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的点头:“学生明白。”

  “不仅是他,你的表现也令我们这山谷中的学院长者满意。今日眼见他通过这直击矛阵,我倒是不担心你因为我这句话而骄傲。”李五看了姜笑依一眼,道:“我和你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告诫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要明白,我们每个青鸾学院出去的学生,只要不自甘堕落,必定会在云秦史册之中留下浓厚一笔。”

  姜笑依一呆,背心之中不知所以的出了一层冷汗,然而不等他说什么,李五却是对着他和林夕挥了挥手:“你们先行离开吧,我要将这些恢复。”

  冲击记录这种事也是靠着一股锐气,因为今日自认不可能做得比上一次更好,所以听到李五这么说,林夕也不再多言,和姜笑依从青铜大门中走出,走向了下一间石殿。

  ……

  ……

  文轩宇走入了直击矛阵石殿。

  虽然被林夕和姜笑依重创,但是那名不知名的对手,还是让他不管浑身的疼痛,咬牙到了这里。

  他的自傲使得他不愿服输,也不可能服输,就算有大山横亘在他面前,他也要硬生生的翻过去。

  “怎么可能!”

  然而只是习惯性的看了一眼墙上那卷牛皮小卷,文轩宇就无比愤怒的失声大叫了起来:“这不可能!”

  “直击矛,通过大厅,到达后门便为通过训练。目前记录:御药系,七十三息通过,中三矛;文治系,七十五息通过,中四矛…”那张牛皮小卷上面,止戈系原本的记录旁,已经又多了一行字:“止戈系,六十八息,未中一矛。”

  止戈系竟然有人通过了这直击矛阵,而且只用了六十八息的时间,而且根本没有被一根长矛刺中!

  难道是方才那两人么?

  “….”

  文轩宇剧烈的喘息着,一口气竟然郁结于胸中,一时喘不过气,引发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口中全是破碎的血腥气。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