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四章 心中的阴寒和暖意

第十四章 心中的阴寒和暖意

  更新时间:2012-06-05

  若是换了别人是文轩宇此刻的身体状况,必定会先行坐下来调息。

  这几日的肌肉疼痛还容易恢复,但是在身体已然接近极限的情况下,若是由于情绪太过激动而导致内腑出现暗伤,那就会比较麻烦,恢复得不好容易留下一些不利于修行的隐疾。但是因为一贯以来的骄傲,却是反而使得他更加用力的挺直了胸膛。

  强忍着胸口内里火辣而撕裂般的痛楚,强忍着口中泛出的血腥味,原本已经连走路都成问题的他却是咳嗽着,一步踏入了青铜后门已然关闭,长矛已经全部重新回位的幽暗石殿之中。

  “嗡!”

  一柄黑色长矛从墙壁上的方形石孔之中射出,只是这第一柄黑色长矛,文轩宇就无法阻挡,就重重的击刺在了他的身上。

  他重重坠落在地。

  “我…绝对…绝对不会认输的!”

  但是他的喉咙间却是发出了嘶吼声,他摇摇晃晃的再次站了起来,抛开了手中的黑色钢鞭,继续前行。

  “啪!”

  有黑色长矛再次重重落在他的身上。

  他再次重重摔倒在地,然后再次拼命的从地上直起身子,但是他才弓起大半个身体,便又有三柄黑色长矛逐一的重击在他的身上。

  即便再不甘,即便再多有关文家的压力压在他的身上,他终于也无法支持,晕厥了过去,扑倒在阴暗石殿冷滑的泥地上。

  李五再次出现在这石殿之中,“你也很不错…但谁也不知道,在文家的浇灌下,将来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来。”摇了摇头,对着昏迷不醒的文轩宇说了这一句之后,他将文轩宇抱了起来,放到了殿外,然后拔起了一根根地上的黑矛,准确无误的投入一个个方形孔洞之中。

  此时,林夕和姜笑依也已经很凄惨的倒在了下一个石殿之中。

  这个石殿的名字也十分直接,就叫做“刀与枪”,除了墙上还有一条条手指般宽度的深邃缝隙之外,这个石殿的格局和“直击矛”几乎一模一样,也是墙上还有一个个方形的孔洞,尽头也是一扇青铜大门,距离也是近两百步。

  因为林夕和姜笑依都不算好高骛远的人,之前也都没有进入过这个大殿,于是两个人就都进入试了一下。

  结果两人发现这个石殿除了有黑花长枪刺出之外,还有一柄柄黑色长刀从墙体上那一条条深邃缝隙之中斩出….这模拟的自然是陷于一堆手持黑花长枪和边军长刀的敌手阵中的场景,正常情况下,矛、刀、枪也都是最常见的兵刃,在战场上自然也不会面对只有一种兵刃的敌军。黑花长枪的刺击和长矛相比还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但是长刀的斩杀轨迹,却是和直直击刺的长矛以及黑花长枪截然不同,这两者配合在一起,难度就更是增加了许多。

  即便是林夕,也只通过了三十余步,就已经无可避免的被击中而倒地。

  除了感叹今后自己必定又要在这阵中受虐待很久之外,林夕却是又忍不住开始考虑一个问题:那内相系的记录,是不是都是同一个人留下的?如果是的话,那又是谁?

  因为在进入这“刀与枪”石殿之前,他和姜笑依也仔细看过了这个石殿的记录,在记录上面,成绩最好的依旧是内相系,以五十五息,只中一刀的成绩通过,而接下来排名第二的止戈系的记录,就已经相差甚远,是六十七息,中一刀两枪的成绩通过。

  他十分清楚,这青鸾学院的规矩数十年都没有改过,既然如此,那留下这记录时,对方应该和自己一样,也是新生,最多也就是修为上面有些差距。如果这内相系的记录都是同一个人留下,又比起其它各系的记录超出许多,那只能说明这名内相系的新生…应该是青鸾学院这么多年所有学生中的佼佼者!

  如果是这样,那这几十年里面,青鸾学院出去的学生之中,最厉害的反而是一名内相系的学生?不是止戈系的学生?

  那这人是谁?

  对于这名内相系的学生,他同样十分好奇,同样想超越,只是他的胜负心比较平和,并没有像文轩宇那么强烈而已。

  ……

  入夜。

  七卷漆封着的羊皮小卷传递到了徐生沫的手中。

  面色阴寒的徐生沫从中首先挑了两卷出来,展开了其中的一卷。

  随即,他的眼角出现了一丝极其少见的惊喜神色,他那一直显得冷漠而苍白的脸上在这一瞬竟然是有了些灿烂的暖意。

  这卷小卷和平时的许多小卷一样,只是用平铺直叙,不带任何感情因素的笔绘书写了一个简单的事实,有一列马车正从中州皇城赶往青鸾学院。

  马车里面有三名重要人物:颜少卿、封千寒和叶少枫。

  这小卷上并没有说这辆马车的来意,但是对于这三个人的熟悉,以及提及主事的是颜少卿,顿时还是让徐生沫领略出了许多独特的意味。

  颜少卿,吏司的副司首,整个吏司的第二号人物。

  封千寒,正武司,也就是许多人习惯称呼的军部的大统领。虽然云秦以武立国,正武司除了一名司首,两名副司首以及几位镇边大将军职权在他之上之外,还有至少六七人和他同阶,但他是追随过先皇的老人,是先皇御笔钦点的正武司大统领,德高望重。

  叶少枫,中州卫都统,职位比起颜少卿和封千寒要足足低两阶,他的职位并不惊人,但却是当今圣上和周首辅的人。

  吏司、正武司、皇城里,这三方都有人来,无论做什么事,就都不会只是摆摆样子这么简单。

  而且这三人之中,按理来说应该是以封千寒为首,毕竟颜少卿只是文职系统的副司首,并非是司首,所有云秦帝国官员心知肚明,除了军部自己的副司首之外,其余各司的副司首的影响力要比军部的这些大将和地方大员还要略小一些。

  但是此次主事的却偏偏就是颜少卿,这只能说明军部在此次如东陵事件上,已经做出了让步。

  所以这一行人,主要代表的就已经是当今圣上的意思。

  这一行人,或许便能改变他徐生沫诸多看不惯的学院现状,便极有可能是他的机会。

  学院的有些规矩,有些人,比起登天山脉上万年不化的冰雪还要顽固….现在有可能改变的机会,他焉能不心中激越?

  缓缓将这卷他看来是好消息的小卷丢于身前的火炉中烧为灰烬之后,他展开了他首先挑选出来的第二个小卷。

  “什么?他居然通过了直击矛阵,一矛未中?”

  徐生沫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林夕昨日才从安可依那连他都不知道的研究课题之中得到了两个学分的奖励,这种事关隐秘的奖励传递得较慢,所以他也是到今日下午才知道,以至于不知道林夕的魂力修为的提升。以至于没有给林夕加更多的难度,让他竟然敢无比得意的调戏自己。

  ...

  然而今日他竟然又得到了一个学分的奖励!

  一想到清晨林夕在他面前翻跟斗的情景,他就知道林夕得到这一个学分的奖励之后在他的面前会更加的得意。

  但是直击矛阵又算什么,也只不过是自己最讨厌的死物!

  徐生沫原本因为上一卷的消息而心中有了些平时没有的快乐,但是此刻看到这有关林夕的消息,想到林夕的面目,他更是觉得一锅好粥里面突然掉了数颗老鼠屎一样的恶心。

  “你在直击矛阵这种死物之中就算通过十次,也未必比得上一次真正陷入阵中的生与死的考验…就算我们此次没有办法改变这些死物,我也会让你明白你的叫板只会让你显得更加轻浮而更让我憎恶!我倒是要看看,面对别人的嘲讽时,你是否还能那么开心!”

  徐生沫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狠狠的将记载着有关林夕消息的这张小卷丢在了面前的炉火之中,燃成了灰烬。

  ……

  南宫未央静静的坐在如东陵官道旁的大碗茶铺外的凉棚下。

  那场雨中的刺杀已经过去了不少时日,官道上早已经清理干净,而且因为这几日没有下雨,地面早已干透,不复泥泞,没有了那日的任何痕迹。

  早在前几日,这一段官道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大小官员的到场勘察,但是这一个当日那名青衫“师爷”走出的凉棚,却是成了禁区,任何人都不能进入。

  因为自从那日刺杀之后,南宫未央便坐在这个凉棚下,不吃不喝,从日出到日落,一步都没有离开过。

  谁也不知道她坐在这凉棚下到底在看什么,到底是在思考着什么,或者是在战斗之中得了感悟,修为又到了破境之时?

  但因为长公主的交待,因为一些高位者的暗示,所以没有人进入到这个凉棚下去打扰她,只有在距离她数里开外备了一辆马车,驻扎了百名身穿银甲的军士,随时听候她的差遣。

  就在这夜,数名在营地之外负责守望的银甲卫士突然发现南宫未央走出了凉棚,就在这片营地马上慌乱起来,一名统领骑马准备迎上前去之时,一个认认真真的清脆声音却是传了过来:“不要跟着我…告诉她,我要走了。如果我想见她,我自然会回去找她。”

  这声音虽然平和,但是却似乎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一时使得这名银甲统领不自觉的浑身微僵,不敢有丝毫动弹…在他和其余银甲军士的惊愕目光之中,那名身穿普通青衣的少女走入了当时那名重甲巨人冲出的竹林之中,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