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五章 天子门生

第十五章 天子门生

  更新时间:2012-06-06

  黄土小院之中,架着一个葡萄架。("  )

  葡萄架下面铺着一张草席。

  一名相貌普通,留着几缕疏须的三十余岁文士正坐在草席上,就着明亮的月光看着一册竹简。

  他身上的衣衫已经洗得月白,且打了不少补丁,身旁的碗里放着一个啃了大半的干馍,黄土垒成的小院里只有一个装满了清水的水缸,里面浮着一个葫芦瓢,同样黄土垒成的两间小屋之中也不见多少家私,由此可见清寒。

  然而他时而入神,时而微笑,却是十分平和,对眼下这生活却似乎没有任何的不满。

  嘎吱一声,有人推开了这个小院简陋至极的木栅门。

  却是一名身穿普通麻布袍子,手持一根旧木杖的老人。

  这名老人身材矮小,右边半边脸的颧骨似乎被人击碎过,虽然已然长好,但是微微凹陷下去,留下了一团葵花般的疤痕,而且左腿跛了,即便拄着木杖,走路也是微微的摇晃着。

  转头看到这名风烛残念的矮小老人推门进来,清贫文士马上站了起来,满脸笑意的迎了上去,先行了一礼,然后扶着这名老人在草席上坐下,同时微笑道:“老师,今日你可来晚了些。”

  老人的外貌很凄惨,很可怜,这一生想必吃了许多苦,但一双昏黄的眼睛却是布满了乐天知名的平和和不屈于天的傲意,目光朝着院子四下一扫之下,他也是微微的一笑,道:“今日要处理的事比较多,所以才来得晚了一些,昨日我让你做的功课你都做完了么?”

  “学生已经做完了,只是不知道看得有没有老师看得透彻,还有一些小问题想要老师解惑。”清贫文士平和的微笑道。他生得的确不算太好看,肤色有些微黄,眼睛不够大,眉毛也不够浓,脸还有些略过长,但是他的微笑却是显得分外的平易近人和谦和,让人看着舒服。

  将旧木杖放在膝前的麻衣老人点了点头,道:“你说说看。”

  清贫文士嗯了一声,说道:“一般外人来看,云秦这五十年来的格局一帝九老八公之中,那九名元老和八位司首都是彻底听命于年富力壮的云秦皇帝,其实不然,那九名元老之中,除了控制中州卫和皇城中高手的周首辅是绝对效忠于皇帝,是云秦老皇帝留下确保皇位不乱的人之外,其余八位元老本身都是用来监督和防备皇帝和青鸾学院的。这八位元老能够坐到帷幕后的那个位置,背后本身都隐藏着各种强大的实力,至于八司,本身就是这九位元老互相博弈,互相安插人手,互相找平衡和挑选羽系的地方。”

  “自古以来,从来没有一个帝国有这么多隐然可以和皇帝抗衡的人物存在,而且还能保持如此微妙平衡的。所以我很佩服当年的云秦老皇帝,竟然能够弄得出这样的布局…同时这数十年的权术和平衡磨砺下来,这九名元老和八位司首的智慧和手段也必定十分可怕。任何一人都恐怕有治理一国的才能。所以不管云秦表面上衰弱成什么样子,那也只是表面上的样子…只要这个格局不破,云秦的对手永远只有自己,无论是唐藏还是我们大莽,都不够格。”

  “从这些年的表现来看,这九老之间互相争斗,但是他们又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云秦皇帝,所以他们平时他们意见虽然不同,但一定会合力保证这元老院的格局继续存在下去,必定会挑选出他们所共同看中的继任者。这些年这九老一直都在考察代替将要病退下去的黄老的人选,按照八司和各地方官员晋升的轨迹来看…最后机会的应该是文家和冷家。”

  极其认真的听到此处,麻衣老人眉头微跳了一下,道:“你为什么觉得西边军部闻人苍岳反而没有机会?”

  “那些元老虽然可怕,但是因为互相钳制,做事起来都会有些固定的轨迹可循。按照他们的习惯,一般想要安排进入皇城的最高权力中心,必定是先在边军积累军功,然后调入中州皇城受他们熏陶,然后再去地方军,各行省管理一下政务,做地方大员两三年,便再调回中州皇城,进入正武司按部就班的等着。但是闻人苍岳先前已经调入过正武司,列兵马大提督,按照那些元老的习惯,接下来必定是要去西边那个行省做省督,做出点政绩,再调回皇城。”清贫文士看着麻衣老人,依旧谦和的阐述着自己的观点:“但是他却是依旧被派往碧落边军,任威武大将军。虽然已经相当于副司首的实权,然则已经没有进入元老会的机会,以我的分析来看,是因为他太过聪明,行事又太过狠辣,太过好大喜功。”

  微微一顿之后,他看着麻衣老人补充道:“他的性格和当今的云秦皇帝有些相同,这样的人物若是再进一步,其余的那些元老就算能够钳制得住,也不知要多花多少代价。最为关键的是…他有可能斩了一千多无辜牧民的头颅夸大军功,这更是触及其中几名元老底线的事。”

  “你的功课做得不错,所说大多都没有偏差。”麻衣老人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告诫般看着清贫文士道:“不过你还是有些忽略一点,这九名元老和八位司首的最大‘敌人’不是云秦皇帝,而是青鸾学院。因为青鸾学院对于皇帝和他们来说,都是太过强大,所以他们这些年才会格外出力的支持雷霆学院和仙一学院,想要取代青鸾学院的位置。正是因为这样的合力,所以这么多强者才会以这么样错综复杂而不可思议的方式并存着,使得这个帝国分外的强大和可怕,因为对于唐藏和大莽而言,要对付的不是一股力量,而是九股难以摸清的暗流。还有,当年并不是云秦老皇帝厉害和贤明到难以想象的地步,而是有张院长。因为唯有一名威望和武力同样无敌的人物,才能让那么多强者甘于接受这样的安排。”

  清贫文士微微沉吟了一下,道:“老师说的是,这道理不难想通。”

  麻衣老人温和的点了点头,问道:“现在有一个消息,颜少卿、封千寒和叶少枫从皇城出发,去往青鸾学院,以颜少卿为首,关于此事,你有什么看法?”

  清贫文士再次微微沉吟,很快回答道:“按老师方才的点醒,学生想明白,云秦学院的根基还是在青鸾学院。除了张院长之外,青鸾学院的那些老人,还有那数量不菲的讲师,都是极其可怕的力量。最为关键的在于,正是因为有青鸾学院这么强大和可怕的威胁一直压在皇帝和元老会的头上,不管这威胁是否真的存在,但这毕竟是使得云秦这些最高权术者形成合力的根本。但是云秦皇帝太年轻,太过气盛,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掌控青鸾学院和元老会,所以才会以颜少卿为首,想要青鸾学院表明对他和云秦帝国的绝对效忠。然而那九名元老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这件事最终的结果应该是他们会让青鸾学院做出一些让步,迫使青鸾学院做一些改变,削弱一些实力,雷霆学院和仙一学院不缺优秀的学生…而青鸾学...

  院的一些讲师本身就想有所改变,我归结为一部分人终于的是张院长和学院,而一部分人始终认为云秦的利益在学院之上,忠于云秦皇帝和帝国。所以盘旋到最后,恐怕还是青鸾学院要让出皇帝和元老会最有兴趣的一部分丹药和修炼之法。”

  麻衣老人面色不变,心中却是十分赞许,只是通过那些死的资料便得出这样的结论,他的这名学生的眼光,恐怕已经不在他之下。

  “那你认为,大莽王朝现在能够做些什么?”他看着清贫文士继续问道。

  清贫文士看着麻衣老人道:“现在大莽有两个可见的机会,第一个机会是云秦的西边。闻人苍月太聪明又太有野心,以他这样的人,绝对不甘心接受失败的事实,按那几名元老的手段,这次那副青王重铠到后来必定和他西边边军有关,所以他必定会急躁,以他的实力和性格,一急躁便有可能犯大错。那些元老的目的只是让他失去进入元老会的资格,但是我们可以让他犯的错更大一些,让云秦的这个口子崩塌得更大一些。而另外一个机会就在于青鸾学院,越是削弱青鸾学院,对于大莽自然越多好处。青鸾学院越弱,他们自己的分歧就会越严重。云秦皇帝此次想必是以云秦局势危急为借口对青鸾学院发难,九名元老本身会配合…我们大莽要是再猛力推一把,就能让云秦皇帝的理由更足。反正今年大莽收成不错,局势前所未有的稳定,让王朝大军动动,都轮换着去小战一下,也可以提升些军队的战力。”

  “很好。”麻衣老人再次点头,又问道:“你还有什么小问题要我解惑?”

  “我最近一直在设法研究那九名元老的性情,请教老师,他们一直坐在重重帷幕之后,除了给人一种强大权势的压迫感之外,是否还因为他们不想对方看到自己目前的具体状况?”

  “不错,不过除了你说的那两点之外,他们恐怕也不愿意互相看见对方的脸,因为他们之间就像一面镜子,看到的话,恐怕都会想起一些自己做过的不愿意做的事,想起许多不快的事,让自己很不舒服。”

  ……

  麻衣老人和这名清贫文士聊了许久,到月上中天,麻衣老人才起身离开。

  穿过一条漆黑的小巷,麻衣老人在一名老仆的搀扶下,上了等候着的一辆华贵马车,慢慢的离开这一片都是贫苦人家的街巷,朝着远处灯火通明的繁华城区行去。

  “朕收了一名好学生啊…恐怕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朕很是欣慰…”走出了一阵之后,躺于马车中软榻上的老人似是觉得旅途无聊,又似是忍不住心中的赞赏,发出了一声叹息。

  “啊..啊…”赶车的老仆满脸宽厚的笑,咿呀做声,划着手语,却是一名哑巴。

  在这大莽王城里面,敢自称朕的,自然只有大莽王朝的皇帝湛台莽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也没有想到,以一名普通边军起兵,最后建立大莽王朝的…竟然是外貌如此凄惨的一名老人。

  眼下这名威名显赫的老皇帝也没有半分的霸道威严,他和这名哑巴老仆似是感情极好,看着对方的手语,他微微一笑,道:“你是问我为什么不接他入宫?…那是时候还未到…以他的才能,光是看我给他的那些东西,听我的一些传授,怎么会推想不出我的身份…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心中自然就有期待…而越耐得住寂寞,越是荣辱不惊,将来便越是堪当大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