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七章 原本简单的事

第十七章 原本简单的事

  更新时间:2012-06-07

  “看,九十斤天选来了。”

  “他的修为恐怕要学院新生倒数第一了,每晚上他难道都不冥想修行的么?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还是如此平静,难道就没有丝毫羞耻心么?”

  “先前听说他击败了修为高出他的止戈系学生,但现在这样下去,要是没有试炼山谷中那黑甲的压制…到时候在真正的战场上,对方恐怕一刀就把他的兵刃震飞了。”

  “啧啧…九十斤,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啊?难道每天晚上都是一下子呼呼大睡,睡到大天亮么?按照这样…如果不是有学院的明真丹的话,他岂不是一辈子都无法踏入修行者的行列?”

  “那也不稀奇啊,绝大多数人岂不是一辈子都无法踏入修行者的行列。”

  “……”

  徐生沫的这招十分阴毒,林夕虽然自己并不在意,但和他料想的一样,他在止戈系武技课上测试修为测出九十斤气力,连初阶魂士的水准都没达到的消息,却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青鸾学院,他也很快多了个九十斤天选的外号。

  云秦以武立国,崇尚武力,骨子里都是崇拜强者,所以这接下来第二日的课目虽然排了是选修课目毒理课,上课地点是在御药系的一片培植了诸多有毒植株的药谷之中,上课的也大多都是别系的学生,但是在药谷的入口处,林夕还是听到了许多轻声嘲笑他的声音。

  因为本身的确并不在意,再加上清晨赶来之前,又已经在那山谷之中用青锋剑练习了一千遍,现在他和昨日一样,依旧是浑身肿胀发酸的感觉,尤其两条手臂几乎连抬都抬不起来,就算要证明自己现在远不止九十斤的气力也根本做不到,所以林夕很心平气和的装聋子,欣赏着山道两旁开得遍地的紫色蝴蝶花,慢慢的朝着前方的毒药谷走去。

  学院这一片山坡上的紫色蝴蝶花开得十分漂亮,而且其中间杂着许多白色和黄色的小野菊,再加上上方碧蓝如洗的天空和远处始终存在的巍峨雪山,对于他来说也是心旷神怡的美景。

  “林夕。”

  突然之间,他听到了高亚楠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他惊喜万分的转过身去,却是只见三三两两身穿灰袍的御药系新生从另外一条山道岔路上走来。

  和依旧清清爽爽,简简单单扎着个马尾的高亚楠走在一起的另外两名女生他也认识,其中一名就是当天在自省室里见过,而且林夕还讲笑话逗笑了她的姜钰儿。另外一名林夕虽然没有说过话,但是因为容颜美丽,和高亚楠一样,也成为很多新生的议论对象,名字也很好听,叫做秦惜月,和还有一名灵祭系的女生墨轻颜被归结为这届青鸾学院新生中最美丽的三朵花,秦惜月之前林夕也见过一次,因为五官精致,长得倒有六七分像范冰冰,而且有一股截然不同的冰雪秀气,气质不知道又好了多少,所以林夕也是印象深刻。

  今日秦惜月虽然也是身穿宽松的御药系灰袍,只是头发用一个淡红色的玉石簪子盘起,露出了白皙细长的脖子,玉石簪子的淡红色微耀在她的脸上,却是显得分外的艳光四射,即便有些青涩,但却已经有了些倾国倾城的味道。

  有了上次的相处,这次林夕倒是也没有那么紧张,只是停在当地,对着走来的高亚楠等人微微一笑道:“怎么,你们御药系今日也正好在这毒药谷上课么?”

  “你们是上毒理课吧,你们别系只要了解毒药的外观和一些特性,知道是什么毒药就可以了,可是我们御药系不仅要知道这些,还要炼制毒药,还要炼制解药。”在林夕的眼中显得分外好看的高亚楠微微的一笑,道:“今天我们上课的地方应该距离你们不远,我们要炼制的是外边最为常见的断肠散。”

  这种对话在学生之间当然十分平常,说话之间,高亚楠也没有停止脚步,显然是很自然的和林夕一起走入山谷。然而听到高亚楠主动招呼林夕,听到高亚楠和林夕的对话,再看到高亚楠此刻的动作,她身旁来自云秦中部河洛行省的秦惜月却是秀眉一蹙,停下了脚步,有些不悦的看着高亚楠问道:“亚楠,你和他很熟么?”

  高亚楠身形微顿,转过头来,看着秦惜月有些不悦的玉容,奇怪的问道:“怎么?”

  秦惜月看了一眼也是微怔的林夕,有些犹豫,但还是皱眉说道:“我想你也听说了他九十斤天选的外号,为何还要和他扯上关系?”

  高亚楠纯净的眸子看着秦惜月,更加不解的问道:“这有什么关系?”

  看着平日这名在课堂上聪敏至极的好友却是如此愚笨的样子,秦惜月好看的眉头皱得更紧,想到既然已经开口,便也索性不用顾忌什么,于是她有些微恼的看着高亚楠道:“你难道不明白…资质低一些,我并不会心中觉得如何,但若是资质低了,却还不知笨鸟先飞,多付出些努力,这样的人却是最让我不喜。即便资质是二,若是进入学院之后每日刻苦修炼,想必也绝对不止九十斤的气力。难道你要和一个资质是二,但还好逸恶劳的人结交么?”

  这话说得分外爱憎分明,不留情面,而且由一名如此美丽的少女来说,更是显得异常的刺耳和伤人,即便林夕心中平和,眉头也是不由得皱了起来。

  然而这名面容看上去无一处不美的御药系少女却似还嫌说得不够明白,玉脸微寒的看着高亚楠补充道:“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从他身上我看不到任何羞耻奋发之意,他将来能有什么成就?你和这样的人走在一起,你不觉得羞耻…我却是觉得羞耻。”

  “修行并不是唯一。”高亚楠完全听明白了秦惜月的意思,却是看着秦惜月,平静的说道:“这世上有许多不喜欢修行的人,修为的高低也不能作为判断一个人的标准,我常以为决定与一个人为友的唯一标准是对方的性情与品格。”

  微微一顿之后,这名显得分外干净的高挑少女也是微皱着眉头补充了一句:“而且我们云秦有很多人就算修为不行,也同样能有大的成就,也同样能够做出大的贡献,比如这学院之中的有些讲师。”

  秦惜月看着高亚楠叹息了一声:“他又如何能和学院的讲师相比。”

  高亚楠看着秦惜月美丽如新月的容颜,坚定的摇了摇头:“以一时的风闻便轻易的下论断,你这样可是不好。”

  秦惜月默然的转头看着山路旁的紫色蝴蝶花:“你真要决定和他走在一起?你心中真觉得他将来的表现不会让人觉得羞辱,甚至辱没学院的荣光?”

  高亚楠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看着秦惜月道:“我并不觉得他的性情和品格有什么问题,而且交友,也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时日长了,到底如何,自然看得出来。”

  林夕原本眉头皱起,但是看到高亚楠如此,他的心中温暖,眉头却是彻底的舒展了开来。

  “若是将来他有什么表现,我自然会改变对他的看法,然而现在我却是真的不喜…”秦惜月看到高亚楠如此坚持,若秋水般的眼眸之中显出一丝决然...

  ,“你若是执意要和他结交,那我便不和你在一起,我和他之间,你可以自行选择。”

  高亚楠终于也有些微恼,脸色微红道:“只是一起说说话,走入山谷而已,你说这么多,弄得如此复杂做什么?”

  看到两人如此模样,性子胆小谨慎,原本已经有些紧张的姜钰儿顿时小巧鼻子上微汗,正要出声劝说弄得越来越僵的两人,但正在这时,一个温和圆润的声音却是传了过来:“亚楠,惜月,你们平日感情这么好,又何必为了一名不相干的止戈系学生而如此模样,而且他现在是学院众所周知的九十斤天选,根本不值得你们如此。”

  随着这个声音,丰神如玉的柳子羽和数名御药系的金勺男生施施然的走来。

  “算了,你既然进入了天选,虽然修炼资质差一些,但想来也应该不笨,为何不识趣一些?”柳子羽的身旁,一名身型魁梧的御药系金勺少年对着林夕摆了摆手,道:“要我是你的话,现在肯定自行走了,省得对你一番好意的高亚楠为难。”

  “算了,只是进这山谷而已,的确不用弄得如此复杂。”林夕也的确不想高亚楠为难,也不理会这些御药系的金勺,对着高亚楠微微的一笑,“我先进去便是。”

  “我和你一起走。”高亚楠微微的犹豫了一下,直接坚定的朝着转身的林夕行去。

  “你…”秦惜月想不到高亚楠竟然会做如此选择,一时心中失望至极,就连脸色都是微微一白,“他现在面对这些奚落,还是如此惫懒样子,你竟然还要和他一起?”

  高亚楠微微转头,看着秦惜月道:“若是你因为这样的小事便要和我绝交…那我也无话可说,这也不是我所喜欢的性情。”

  “亚楠,惜月,你们…”姜钰儿怯生生的出声,想要出声劝说,但是秦惜月却是深吸了一口气,打断了她的话:“姜钰儿,你是要和她在一起,还是留下和我在一起?”

  “我…”姜钰儿左右为难,脸都憋得通红,就在此时,柳子羽却是皱眉道:“亚楠,你也不要和惜月怄气,你且平心想想,以他现在的修为,这样下去,若是不挂着学院的名头还好,若是出去历练,若是到了边军之中,被敌方知道有我们学院出去的学生,对付他的话…他连能否在完成青鸾学院的学业前活着都成问题。而且惜月所说不错,他此刻都是这样的态度,难道你还期待他能勤奋的修行?连自身修行都不勤奋,又能期盼他在别的方面有什么成就?”

  “你们怎么知道我修行不勤奋?”只是一个简单的入谷上课就生出这么多事端,而且高亚楠又到了自己的身边,这使得原本不想站出来的林夕也自然要站出来,站在高亚楠的身前,他讥诮的看了一眼柳子羽,又看了一眼秦惜月,在这些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出声的人微微一滞之时,他又平静的重复了一遍:“你们没有亲眼所见,怎么能说得这么肯定?”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