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八章 到底谁无礼

第十八章 到底谁无礼

  更新时间:2012-06-07

  林夕的声音并不高,但是却分外有力,因为这的确是实情,从头至尾,无论是秦惜月还是柳子羽,都根本没有亲见他的修行,说他如何,都是主观的臆断。

  因为有力,所以这山道上一时陷入了沉默。

  “难道你修行很刻苦么?”一名御药系金勺少年自觉一群人被林夕一句话弄得沉默下来,有些折了面子,上前一步,冷笑道:“若是每日修行很刻苦,修到现在也只有这样的修为,那你将来岂非更无前途?”

  “有前途就值得结交,没前途就不值得结交?”林夕目光一扫这名御药系金勺少年和他身旁的柳子羽,淡然道:“既然这是你们心中固有的价值观,又何必扯上修行的事?”

  学院出名的美女秦惜月眉头深深的蹙起,林夕的这句话十分的针锋相对,显得有些无礼,然而这却也让她想起自己的话也是十分无礼,于是她第一次正眼看着林夕,认真的说道:“我秦惜月并非你说的如此,我交友也并非看出身和前途,若是你能证明你并非我说的那么惫懒不堪,证明你的确修行很勤奋,我可以改变对你的看法,并为我方才所言为你道歉。”

  “怎么证明?”林夕看了一眼这名比起自己先前那个世界的电影明星还要美丽的女子,嘴角微翘,带着一些自然的骄傲道:“说我如何,也只是你心中的看法,若是每个和我不相干的人对我心中有看法,难道我还一个个要证明给她看?….我何来这么多时间?”

  林夕这句话的语气依旧十分的淡然,但是对于原本这些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人来说却是分外的有杀伤力,几名御药系的金勺少年都是面容一板,柳子羽也是皱了皱眉头,道:“惜月好好的和你说话,给你自辩的机会,林夕,你这却是太无礼了一些。”

  林夕看着柳子羽嘲讽的一笑:“我无礼?你们先前围着我说那么多话,就不算无礼?人只要在意自己在意的人对自己的看法,要是每个人的看法都要去在意,那岂不是要累死,苦死?若不是高亚楠因为我和你们争执,我连这些废话都懒得和你说。”

  “至于所谓的证明…”林夕微微转头看了一眼脸上隐隐浮出一丝怒意的秦惜月,又转过头去看着一直在认真看着他的高亚楠,带着一丝自傲,自言自语般说道:“这修行测试,又不是只有一次…他日自然会有证明的机会,今日话说得太满,他日发现我的修为反而超过你们,那到时你们又会如何?”

  “我们走吧。”林夕转身,对着高亚楠微微一笑之后,便迈步离开。

  高亚楠也点了点头,动起了步子。

  看着高亚楠跟着林夕离开,柳子羽的心中瞬间充满莫名的隐怒,脸色彻底沉了下来:“好一个证明在将来,只是不知道这将来要多久,我不妨也告诉你,我现在的气力已经超过两百斤,修为已经在中阶魂士之上,而且我也不妨告诉你,我在试炼山谷之中已经一共有九次五星退场的战绩,不知我和你说了这些,你是否还敢说方才一样狂妄的话…请问,你自觉什么时候修为才能反超我?”

  林夕停顿在了通往毒药谷的山道上。

  一时他的沉默和微僵的背影给了柳子羽等人错误的讯号,以为被柳子羽戳中了要害,以为他始终只是牙尖嘴利,用言语来掩饰自己的懦弱与无能。

  柳子羽等人的脸上开始浮现快意和鄙夷的神色,而秦惜月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冷。

  然而林夕却是转过了身来,看着柳子羽,带着一种极其浓郁的嘲讽和自信,道:“这战绩和中阶魂士便是你的骄傲么?…我很讨厌麻烦,也很讨厌你这种人,你不是要问我要多久么?我可以和你打个赌,一个月内,我便可以打破你的这些骄傲,到时我便只有一个要求,下次我在的地方,我不想看见你,请你看到我之后自觉的离开。”

  山道上再次鸦雀无声。

  柳子羽和他身边的几名金勺少年面色极难看,柳子羽白皙的脸庞上更是浮现出一丝难以抑制的羞怒血红之色。区区一名九十斤天选,一名土包,竟然敢如此蔑视他,如此和他说话!

  想到秦惜月和高亚楠在旁,柳子羽硬生生的按下了自己将要冲口而出的恶毒语句,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和大度的冷声说道:“好,那我这一个月就等着,等着你超过我…但你若是做不到你方才所说的话,我也只有一个要求,亲口在我们所有御药系的学生面前,承认你只是一个牙尖嘴利,装模作样的可怜虫。”

  林夕并未生气,只是微微一笑,却是对着秦惜月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就请秦惜月你和诸位一起做个见证了。”

  “你到底是真的无知还是狂妄,一个月的时间,便从初阶魂士修炼到中阶魂士之上?”秦惜月咬了咬牙,心中也是无比的恼怒,也不再出声,点了点头,转过了头去,不再看林夕。

  “那就这么说好了。”林夕很有深意的看了柳子羽和秦惜月等人一眼,也不再多说,继续朝着前方毒药谷走去。

  “林夕…亚楠!”

  姜钰儿眼见已经彻底成了僵局,心中大急,一时间要动步跟上,却似又有些不敢。

  “姜钰儿,你要和高亚楠在一起,还是和我一起进入毒药谷,你要现在便下决定。”秦惜月清冷的说道:“我不想你再多说什么。”

  听到秦惜月如此说,看了一眼决然的秦惜月,再看着和林夕一起并排往前走着的高亚楠,姜钰儿嘴巴扁扁,满脸通红,都似要为难和着急的哭了,然而她看着高亚楠和林夕越走越远,心中想到林夕也没惹着她们,想到林夕当日和她讲的笑话。她还是轻声的对着秦惜月道:“对不起…”然后低头不敢看秦惜月等人,快步朝着高亚楠和林夕追了上去。

  “难道君子不交小人,不和无羞耻之心,不知荣辱的学生结交也是错么?”眼睛的余光之中,秦惜月看着连姜钰儿都跟上了高亚楠,玉脸更加冰寒,眼中却是又多了一丝对林夕的愤怒和不被理解的黯然。

  柳子羽忍着心中的不快,讨好的看着眉目无一处不美的秦惜月说道:“我们也走吧,惜月,你用不着为了这种人生气。”

  “你们先走吧。我等会过来。”但是让他浑身一僵,心中莫名火焰更加上涌的是,秦惜月却是停在当地,对着他说了这一句。

  ……

  “林夕,你真有信心在一个月内超过柳子羽?”高亚楠心平气和的和林夕一起走在两侧都是紫色蝴蝶花的山道上,轻声问着林夕。方才秦惜月逼着她的时候,她的确心生不快,但是她的性子却也是过去了就过去了,现在让她好奇的是,林夕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自信。

  林夕微微一笑,道:“有些原因我现在没办法对你说,但是我可以保证,我绝对不会对你说假话。我真的应该能够在一个月内彻底超过他。无论是武技还是修为,还是所谓的综合战力上。”

  “看来你有不少的秘密。”高亚楠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她认真思考...

  的时候,脸上比起平时的平静更加多了几分动人的神色,让林夕更是觉得心旷神怡。

  林夕看着她微微皱着的眉头,认真的说道:“人总是会有些自己的小秘密的吧。”

  “你说的不错,人总是会有些小秘密的。”高亚楠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我喜欢你这种说法…暂时不能告诉的小秘密就直接说不能告诉,而不是说假话。”

  微微顿了顿之后,高亚楠轻声道:“我保证我也不会说假话…林夕,你能保证你今后对我也不说任何假话么?”

  高亚楠的这句十分平淡,但落在林夕的耳中,却是有些与众不同的情绪在他的心中滋生出来,他看着这名好看而又有性格的女子,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保证绝对不会对你说任何假话。”

  “我也保证不会对你们说假话。”一个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看着怯生生说话的姜钰儿,想到这样胆小谨慎的女子方才居然也会跟来,林夕顿时不由得莞尔一笑。

  原本他心中的敌人,只是现在修行地中的“刀与枪”石殿和徐生沫,但既然柳子羽要横插进来,而且和自己提修为,提战绩…既然这事已然扯上了高亚楠和姜钰儿,林夕便觉得自己必须要给柳子羽这群人一个难忘的教训。

  虽然柳子羽现在的修为已然是中阶魂士,拥有两百斤以上的气力,但实际上林夕现在的真实气力也已经接近一百五十斤,而且他手头上还有一个学分没有动用。

  按照安可依的预计,若是林夕再凑一个学分,换取一颗山海丁香丸的话,就算以林夕的资质,他也应该能到一百八十斤以上的气力…按照林夕自己的感觉,可能最多只要十余日的时间,他便有可能和破掉直击矛阵的记录一样,破掉这“刀与枪”的记录。

  所以只要在试炼山谷之中,能够连着得到连续的五星战绩的话,要在一个月之内超过柳子羽并不是什么问题。

  “原本只是简单的一起走走,入谷而已,你们却偏偏弄得如此复杂…既然要提战绩,那就看看到底是谁的战绩好…”林夕骄傲的走在山道上,还有一个让他值得骄傲的原因是,佟韦说过,他进入冥想修炼的时间,本身就是学院第一,也就是说,就算不借助任何灵药,大家纯粹靠自身修炼的话,他在这届新生中的修炼速度,本身也就是第一。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