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刀柄和指尖的黑布

第十九章 刀柄和指尖的黑布

  更新时间:2012-06-08

  傍晚,试炼山谷之中。

  身穿“银狐”黑甲的林夕手持一柄他所熟悉的短刀穿行在山林之间。

  虽然徐生沫和佟韦对于他的训练都是极其的严苛,但对于他实力的提升却是显而易见。

  现在他只是想先确定清楚,以他现在的战力,到底能对付这山谷之中何种级别的对手…还有这山谷之中一些原本自己无法对付的对手,若是在无法找到对于自己来说是强力武器的弓箭的情形下,依靠自己的特殊能力,是否能够对付得了。

  如果能够对付,那便可以与之一战,从中还能得到不少对敌的经验,得到不少好处,若是无法对付,要想追求战绩的话,那便也只能运用能力避开再说了。

  因为这次是故意吸引对手出来,所以林夕在山林之中穿行之间故意弄出了许多声响,只是过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林夕便在一片没有什么遮挡的杂草山坡上看到了一名正在谨慎而行的黑甲学生,两人隔着这一片略微倾斜的杂草山坡打了个照面。

  “黄羚羊”,这是一名林夕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对手,黑甲胸口的标记是一头黄色的盘角羚羊。

  在此次进入试炼山谷之前,林夕曾仔细的看过那块记录战绩的简陋布告牌。

  那块简陋布告牌上并没有任何的笔墨写什么规则,但是已经出现了超过五次的战绩,现在排名最高的“流萤”和“雷蟒”都是九次五星战绩。而先前林夕一些熟悉的强者的代号却是又未必在其中,对于都是聪明人的学院学生来说这并不难以理解,那块简陋布告牌上记录的是连胜的记录,哪怕得过五次五星战绩,接下来若是有战败,没有取得五星战绩的话,连胜的记录也自然被清空。

  因为这几日有两次林夕只是取得了四星离场,所以那榜上也没有林夕“银狐“的存在。

  至于柳子羽,以他的修为和战力,应该不可能是唐可他们的对手,比他厉害的有不少,所以他说的九次五星退场记录,应该只是一共累积有九次,而不是像“流萤”和“雷蟒”连续九次。

  如果只是按照次数,林夕现在累积起来也应该有七次了,但是他也十分清楚这和连续五星根本不是一回事,“流萤”和“雷蟒”,以及接下来的那几个榜上的人物代表的就是绝对强横的实力,而柳子羽这种累积九次也并不算什么。

  而眼下这“黄羚羊”也并不是榜单上的人物,战力应该不算特别强横。

  林夕看了一眼对方手中的武器,是一柄普通的黑色长剑,也并不算强力。

  ……

  林夕这么想着的时候,“黄羚羊”也是在想着“银狐”并不是榜上出名的强者,林夕在打量他手中的兵刃时,他也在打量林夕手中的兵刃,也是同样的想法。

  觉得可以一战,所以这名胸口有“黄羚羊”标记的黑甲学生朝着林夕举了举手中的黑色长剑,算是行了一礼,便快步踏碎了杂草,如一条黑浪朝着林夕逼来。

  面对这名奔跑速度越来越快的黑甲学生,林夕站在原地未动,他只是紧盯着对方的身体,紧盯着对方手中的黑色长剑。

  一直等到对方到了他的面前,等到对方肩部微坠,即将出剑之时,他才一声清喝,跨出一步,同时猛然出刀。

  他手中的是刀,然而走的却是剑势,同时出剑的黑甲学生心中骤然身出极大恐惧,因为一模一样的青鸾出剑势,对方却是好像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他的脚下开始迸发,如同有一股无形的涟漪在他的身上震开,“啪”的一声沉闷重响,他手中的剑还差一尺没有刺中对方,但是对方手中的刀却是已经重重的刺在了他咽喉的部位。

  一股吞咽不下食物般的窒息感和疼痛使得他这一瞬间的脑海近乎麻痹,然而对方的动作却是没有停止,随着肩部的一撞,撞得他的身体往后猛的一晃时,对方的一刀走了真正的刀势,狠狠的斩杀在他的脖颈之间。

  他手中的黑色长剑终于无力的脱落,他瞪着眼睛看着林夕,捂着喉咙重重的摔倒在地。

  直到此时,他才最终确认,自己竟然是一瞬间之间,就被对方击败。

  林夕心中微喜,上千一步,将黑色长剑也捡在了手中,方才以青锋剑练习的出剑刺杀势出手,果然是十分的快…他自己也是没有想到这一战竟然会这么轻松。("  )此刻他经过风行者特训不久,双臂还是酸软无力着,要是在还没有经过徐生沫和佟韦训练过的清晨,这一击想必会更加的凌厉。

  “恩?”

  但就在刚刚将这“黄羚羊”身上的一枚金五角徽章取到手中之时,林夕却是马上霍然转身,因为就在他后方的山林中,有一阵清晰的脚步声传出。

  这脚步声十分稳定,踏断了枯枝,踩得乱石滚落作响,因为没有丝毫的掩饰,所以显得格外的霸气。

  林夕微微沉吟了一下,左手持短刀,右手持剑,离开了难受的咳嗽着的“黄羚羊”数十步,选了一处平坦的地方,静待着这名对手的出现。

  数根荆条被一柄黑色边军长刀斩开,这名对手随后出现在了林夕的视线之中。

  “灵鹫!”

  林夕不知道是该觉得幸运还是该觉得紧张,只是手心之中微微的沁出了些汗珠。

  这名手持黑色边军长刀出现的对手,胸口是一头灵鹫的标记,在试炼山谷外的告示牌上位列第四,战绩是连续八次五星战绩,这无疑是一名强者。

  “银狐?”

  看到林夕胸口的标记,这名手持黑色边军长刀的对手却是停了下来,首先出声,道:“我记得你先前也在榜上出现过,那时已经是四次五星战绩,你此刻见我又如此镇定,看来你应该是完成过五次五星战绩了。”

  林夕也不介意给对方一些压力,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

  “我喜欢和强者交手,只希望你等下不要让我失望。”手持黑色边军长刀的“灵鹫”点了点头,继续迈着稳定的步伐朝着林夕走了过来。

  “这还是个武痴般的存在,反而担心对方不强?”林夕微微的一笑,身体却是已然微微的弓了起来,随时准备发力。

  “灵鹫”的右脚陡然重重的踏在地上,地上顿时爆开一股股气浪,平坦的山坡泥地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凹坑,以他和林夕之间的距离,以他此刻的态势,这一脚重踏之下,他的整个人下一刻便可以如同箭矢一般射到林夕的面前,但这一脚踏下,他竟然是没有做出下一个动作。

  他只是简简单单的踏了踏脚,然而没有等到他下一个动作的林夕却是不由得一顿。林夕的身体就像一张弓已经拉到了极致,箭矢将要脱手射出,但是突然失去了目标,硬生生的止住。

  就在他这一顿之间...

  ,“灵鹫”却是已经动了,他的整个人好像原地蹦出一般,手中的黑色长刀斩破了平静的山风,斩向林夕的双目之间!

  “当!”

  林夕的黑色长剑迎击而上,只是一声震响,火星爆开,他的右手便彻底发麻,连这柄黑色长剑都无法握住,长剑直接被震得脱手飞出。

  但他的动作也没有停止,身体往左微仰之间,左手的短刀却是也朝着“灵鹫”的小腹斩了过去。

  “灵鹫”身形微凝,左手往下一抓,似是要将林夕手中的短刀硬生生的抓住。

  让他微微发怔的是,林夕竟然真的让他轻轻松松的抓住了短刀,就在他抓住短刀的同时,林夕的一脚却是已经踹在了他的胸口,并乘着这一脚猛踏的反弹之势,往后数个并不好看的翻滚,将掉落在地的黑色长剑捡在了手中。

  “灵鹫”的身体微微一晃,又如磐石般站住,伸手一甩,将手中抓着的短刀直接抛入了远处的林中。

  他朝着林夕又是稳定的踏出了一步,但是让他银色面罩中的瞳孔瞬间收缩的是,被他一刀震飞手中剑,明显修为和他有着明显差距的“银狐”,却是不退反进,就在此时,反而无比决然的朝着他一步跨出,出剑。

  而且这一剑,还是比他想象中的要快许多。

  “当!”的一声,原本必定处于攻势的他在凌厉至极的剑影之前,竟然被迫采取了守势,强行斜刀上削,才勉强挡住了这一剑。

  然而让他心惊的是,对方依旧不退,从他身旁侧身而过,手中的黑色长剑竟然飘飞而出一般,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的腰腹间斩杀而至。

  “当!”

  他猛的拧身,以身体的快速转动带动了手中来不及反应的长刀,甩鞭子一般,硬生生的阻挡住了对手这一剑。

  然而对方也是毫无停留的一个拧身,又是一剑斩来,他的呼吸猛的停顿,往左侧猛的倒下,倒下瞬间,左手在地上猛的一撑,整个身体如同陀螺一般,在长满杂草的山坡上翻滚了出去。

  林夕纵身跃起,手中长剑再次斩杀而出。

  “当!”

  他的手中长剑再次和刚刚在地上站稳的“灵鹫”手中的黑色长刀相交。“啪!”他手中的长剑再次弹起,随着他的一个前倾俯冲之势,斩杀在了“灵鹫”的后背,但就在此时,“灵鹫”手中的黑色长刀也脱手飞了出来,正中他手中的长剑。

  “当!”

  林夕的整条右臂猛的一震,积蓄在其中的气力也似乎被完全震散,手中黑色长剑再次被硬生生的从手中震飞出去。

  然而“灵鹫”手中的黑色长刀却是在空中止住了去势,回到了“灵鹫”的手中。

  刀柄和他的手指之间,连着一条不起眼的黑色旧布条。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