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章 无法明白的原因

第二十章 无法明白的原因

  连接在刀柄和掌指间的黑色旧布条以及被自己一下重斩之下,还能毫无停滞的抓住刀柄的熟练,让林夕瞬间心中清楚,这应该是一名“边蛮”出身的学生,但绝对不是唐可。

  因为林夕十分熟悉唐可,自从他那名兄长牺牲之后,他的心中便再也没有多少建功立业,封狼居胥的野心,不想再见到伙伴的死亡和淋漓的鲜血,所以唐可绝对不可能有这样强烈的战意。

  “你的实力的确不错。”

  一刀震飞林夕手中的长剑之后,转过身来的“灵鹫”却是并未接着出手,却是看着林夕沉声道:“你的身法和闪避很好,出剑也很快,以至于我方才都没有把握斩中你的身体,只能选择震飞了你手中的长剑,若是你的修为和我接近,我未必是你的对手,但你现在…已然是必败之局。”

  听着“灵鹫”不失君子之风的话,又看了一眼被震飞出十几步,斜斜的插在地上的黑色长剑,林夕微微一笑,道:“你说的不错,这次我是输了,不过…”

  “不过什么?”这名胸口有“灵鹫”标记的黑甲学生不仅是修为强横,而且意志力也必定十分惊人,因为不管修为如何,肉身的痛苦都是一样的,而他方才被林夕斩中一剑,却是连一声痛呼都没有发出来,而此刻林夕的话还没有说完,就马上被他打断,显见他十分喜欢总结经验得失,能有这样的战力也绝非只是天赋。

  林夕道:“不过若是一开始我直接料到你那一踏脚是虚招的话,有可能一下斩中你一剑,若斩中你的腿,令你的行动不便的话…接下来你应该未必能挡得住我的连连斩杀吧。”

  “你说的也对。”灵鹫微微一怔,但旋即又恼怒的摇了摇头,道:“不对…这全无道理,因为这种假设完全不存在,那一踏是虚招还是实招的选择完全在我,即便是换了对敌经验更加丰富,修为更高的对手,也完全不敢当我那是虚招抢先出手,因为我那是实招的话,手中接下来的长刀挥出,完全可以做出任何应对,到时候结果反而更糟…除非对手能完全知道我当时心中的想法,否则你说的假设完全不可能存在。”

  “这世上根本不可能有预知对方心中所想的人存在,所以你这设想完全荒谬,要想胜我的话,你势必修为和我差不多才行。”大约是觉得要是自己不小心被林夕的思想误导,便有可能对自己的修行造成不利的影响,所以这名黑甲学生又是恼怒的补充了这一句。

  林夕笑了笑,也不和这名有些武痴气的对手争辩什么,也不摘下自己身上的金五角徽章,而是轻声说道:“回去!”

  …….

  时间回到十停之前,林夕都还没有和“黄羚羊”遭遇。

  按照原先的线路,从山林中穿到那片山坡时,他看到“黄羚羊”从对面的山坡走来。

  因为已经知道对方的底细,所以面对手持黑色长剑冲来的“黄羚羊”,他更是冷静,几乎是盯着对方的剑尖抬起之时,才猛然出刀,再次将“黄羚羊”刺倒在地。

  捡起黑色长剑,将“黄羚羊”的一枚金五角徽章嵌在自己的肩甲上之后,林夕也听到了“灵鹫”沉稳的脚步声,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又走到方才的平坦处,看着“灵鹫”从山林中走出。

  “银狐?”

  “我记得你先前在榜上也出现过….”

  林夕在心中想着这名边蛮说过的话,而对面的“灵鹫”便正是看着他,一模一样的说了出来。

  “你说的不错。”林夕和上次一样回答。

  “我喜欢和强者交手,只希望你等下不要让我失望。”手持黑色边军长刀的“灵鹫”点了点头,完全不知道这样的场景林夕已经经历过一次,他迈着稳定的步伐朝着林夕走了过来。

  在距离林夕大概只有七步之遥之时,他的右脚重重的踏在了地上,以他的想法,林夕必然会以为他要出手,却又会马上发现他并不是真的要出手,然后就会不由自主的出现些微的停顿,然而让他的大脑瞬间微微一滞的是,就在他这右脚重重一步踏出之时,林夕的整个身体,却是义无反顾的迸发了开来,就像一朵黑色的花朵盛开…带着异常果决之势,他这一步几乎还未落地,林夕的整个身体已经挟着风声冲出,黑色长剑如同暴雨挥洒而至。

  直至一股撕裂般的剧痛在自己左侧大腿上蔓延,瞬间冲入脑海之时,他的大脑才恢复了思考的能力,浑然是不能置信…对方怎么知道他这一招是虚招?即便是不懂武技的对手,也绝对只可能被他这气势唬住,而不可能这么决然的出手。

  而且即便看出他这是虚招,这出手也太快了一些…就好像他还未动,对方就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已经做出了反应,因为对方的动作几乎和他这一踏步是同时,这使得他都根本没有时间想,根本没有时间扭转残留自己脑海中的思想,来不及把虚招变成实招。然而这怎么可能,世上怎么可能会有知道对方心中如何想的人存在!

  “好!”

  与此同时,林夕的心中却是充斥欣喜之意。

  没有丝毫的停留,在错身而过之时,随着他的翻腕,再次重重的斩杀在了“灵鹫”的左边肩胛骨处。

  “当!”

  黑色长刀从“灵鹫”的手中脱手飞出了,重重的斩在了林夕手中的黑色长剑上,将林夕手中的黑色长剑震得脱手飞了出去。

  只是凭林夕一剑斩杀在他肩胛骨上的气力,这名搏杀经验丰富的边蛮就已判断出了自己的修为远超林夕,足以令林夕握不住手中的长剑。

  但是他这次也没有能够准确的抓住手上布条扯回的黑色长刀,因为就在此时,林夕猛的转身,发力,他左手的短刀,狠狠的斩杀在了“灵鹫”的手腕上。

  这一击,使得意志十分坚韧的“灵鹫”也发出了一声痛楚的闷哼,黑色的边军长刀在他的手边垂落下去。

  “啪!”

  林夕的第二刀落在了他的右肩处,这一刀又使得他的整条右臂一颤,在他下意识的想用左手去抓垂落着的黑色长刀,并下意识的想要侧滚闪避时,他却又是发出了一声闷哼…因为他的左侧大腿的伤处受到了牵连...因为剧烈痛楚导致了不可避免的微微停顿,就在他的身体还是朝着一侧滚翻出去的瞬间,林夕的双手都已经握住了短刀,以全身的力气,加上自己的体重都压了上去,重重的顶刺在了“灵鹫”的后腰处。

  “灵鹫”重重的落地。

  光是后腰那一处的痛楚,竟然使得他根本无法拧过身来,无法再行出手。

  而且对方的诡异和凶猛,也已经让他丧失了再战下去的勇气。

  “我认输!”带着满心的想不明白,这名边蛮有些屈辱的喊出了这三个字。

  林夕摘下了他的金五角徽章,一边剧烈的大口喘息着,一边心中极其欣喜的离开。

  这些时曰的正将星特训、风行者特训,徐生沫所鄙夷的“死物”:直击矛阵和“刀与枪”的磨砺,的确使得他的战力有了惊人的提高,先前若不是气力不足,都能和这名边蛮打得有来有往。

  而且动用这回到十停之前的能力,预知对方出手或是在对敌时的动作,的确是大占便宜,若是他状态最佳,不是现在这种浑身有些酸软之时,这一战恐怕会赢得更加容易。

  此刻他忍不住想到,传说中的张院长没有听说败过…然而这世间的修行任何人都是要慢慢修的,张院长也不可能到这个世界之后便拥有惊人的修为,这个世上有那么多的强者,他也不知道遇到过多少强者,他从来没有败过,恐怕也是用这样的能力预知了一些强敌的动作。

  既然现在连连续八次五星战绩的对手都能对付得了,那要获得八次五星战绩,甚至九次,甚至更高的战绩,也并非不可能了。

  银色面罩下,得到确定答案的林夕想到高亚楠、想到姜钰儿、想到柳子羽和秦惜月,想到和自己荣辱与共的李开云等人,他的嘴角便不由自主的翘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我认输…但是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看出我那是虚招的?”就在他转身朝着黄色围墙的方位离开,走出了十余步之时,好不容易从地上坐起的灵鹫忍不住冲着他的背影叫道。

  林夕一愣,他已然知道这“灵鹫”很有武痴气,若是随口找一个理由,对方又信了的话,恐怕会对对方的修行真的造成不利的影响,但找什么理由呢?这又让他头疼的很。

  “你先前是不是在这里面用过这一招?”林夕沉吟了一下之后,问道。

  灵鹫一呆:“用过,怎么?”

  “上次你用的时候,我正好躲在一株大树上看到了。”林夕顿时微微一笑,道:“所以这次我猜你也是一样,便以此胜了你。”

  “原来如此。”灵鹫信以为真,随即释然,喃喃自语道:“看来惑敌的招数的确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用,不过就因为看到过,就这么做…也委实太过冒险了一点。”

  林夕看到这名很有武痴气的新生信了,便也不再说什么,飞快转身离开,这次他不想再引来任何对手,所以穿入山林后落脚都是十分小心,无声无息。

  “这一击他是如何做到的?难道这就是正将星的独特潜质?”隐匿在一株树冠上,手持云秦边军中所说的鹰眼,也就是林夕那个世界所说的单筒望远镜的李五久久沉吟不语。

  林夕却是没有想到,灵鹫是相信了他说以前看过灵鹫的出手,但李五却是十分清楚,林夕却是在试炼山谷之中从未遇到过灵鹫。

  林夕的那一击,让身为学院讲师的李五都感到不可置信,根本想不明白其中原因。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