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一章 最不可能的人

第二十一章 最不可能的人

  更新时间:2012-06-09

  小院中,一个红泥小火炉架在燃着的松枝上,里面温着新醅绿蚁酒。

  夏副院长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坐在一张磨得珠润玉圆的黄竹椅上。他旁边的一张小案上,放着一卷卷的牛皮小卷。

  人这一生,能真正引为知己的,本就寥寥,尤其到了他这年纪,剩下的就更少。

  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这本是人生的无可奈何,此刻唯有他一人,对酒独饮,所以显得分外的清幽和寂寥。

  但幸好他还有许多值得回想的事,以及还有许多需要照看着的人,所以他并不空闲,安详和平和。

  “嘎吱”一声轻响,小院新修的竹门被推开,戴着黄铜架子眼睛的萧明轩走进了小院,伸手一弹,将一卷小卷弹到夏副院长膝上薄毯上,然后自顾自的从内里搬了一张竹椅出来,倒了一杯酒,边吹着热气边饮。

  展开萧明轩弹来的小卷,夏副院长的脸上浮现出了欣慰的神色,有些超出他意料的看了萧明轩一眼,赞叹道:“这小子真争气啊。”

  “我现在终于明白老张为什么说你比老孟更适合管这学院了。("  )”萧明轩点了点头:“看数据,分析事理,我比你强,看人,你比我强。”

  “天赋高,对敌厉害,这不算什么,闻人苍月也都能有这样的表现,但关键每日经受徐生沫和佟韦的严苛磨砺,这样的苦,他却是甘之若饴,面对羞辱也能心境平和…这小子,的确是有些争气。”点了点头之后,卸了鼻梁上的黄铜水晶眼镜,萧明轩斜靠在竹椅上,却是也忍不住少见的赞叹了一句。

  夏副院长微微一笑,道:“不过还是有些孩子气…徐生沫一定很生气。”

  “最好他能气气醒。一个人再厉害,又能厉害到什么样程度啊,南边的那个人,那几个皇城里的老家伙,哪一个不是厉害的角色?”萧明轩不屑的嘟囔道:“老张说得对,我们都只是大河里的鱼,不管鱼有多强横,要想改变大河,那就是愚蠢的。谁都不知道四季平原里面的萤火虫扇扇翅膀,会导致万里之外刮什么样的风。”

  夏副院长笑了笑,也倒了一杯酒,慢慢的饮着。

  这个天枢峰上的小院虽然显得清幽和寂寥,但是这个学院,这个帝国,这个天下,一天天发生的事情,却是都如同流水一般,在朝着这个小院汇聚着。

  萧明轩沉迷于数据分析,还不带特别多的私人情感,但对于一些自己喜欢,自己看好的人,看着他们的成长…夏副院长却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

  林夕每日的表现,一天天都会送进这个小院。

  所以夏副院长不出这个小院,也知道秦惜月和高亚楠在山道上为了林夕有过一次争执,也知道林夕和柳子羽定下了一月之约。

  接下来林夕在试炼山谷之中击败了“黄羚羊”,又击败了“灵鹫”,又进入了“刀与枪”石殿。

  接下来林夕又击败了一次“金葵”,击败了“紫荆”。

  ……

  一日一日的过去,夏副院长就在这个安静的小院看着林夕战绩的不停增长。

  自从那日击败灵鹫之后开始,林夕在试炼山谷之中就一场都没有败过,而且次次都是五星离场,时值今日,林夕的战绩已经是连续九次五星离场,而且按照李五的所说,林夕也真是将直击矛阵中止戈系的通过时间记录也破掉了。

  虽然他现在每日进入“刀与枪”石殿的表现不如先前在直击矛阵之中那么惊人,这九日下来距离石殿的后门还有四十余步的距离,但是夏副院长和萧明轩自然归结于林夕相比先前多了徐生沫的一次特训,身体疲惫导致。

  总而言之,林夕这样的表现,也已经大大的超出了他和萧明轩的预期。

  当自己孩子一样看的人,表现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出很多,这当然是值得开心,值得喝上一杯的事。

  萧明轩和夏副院长两人都甚至没有提柳子羽,因为按照林夕这样的表现,和柳子羽的约定已经是根本没有悬念的事。

  “颜少卿他们的马车,是不是还有两天到?”扯了一条在旁边烤着的熏腊肉在口中嚼着,夏副院长又倒了一杯酒,看着萧明轩问道。

  萧明轩摇了摇头,看了一眼那色泽和香气同样诱人的腊肉,又发愁般的看了看自己肥胖的身子,终于有些气恼的只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道:“还有三天,他们在临启那边遭遇了泥石流,疏通道路花了一天。”

  夏副院长点了点头,简单直接的看着萧明轩吐出四字:“你怎么看?”

  “湛台莽和我评估的一样,绝对不会比皇城的那几个老家伙差。大莽的国库已经有大的开支,一些封存的粮库已经打开,数量之大,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要为几路大军压至边境备粮。”萧明轩肥胖的手指在酒杯杯沿上轻轻的敲击着,圆脸上又有些恼火道:“雷霆学院都有不少人进入登天山脉历炼了,所以皇帝是彻底的心急没有耐心了,有湛台莽的造势,他肯定又会多些借口,到时候我们要想在和皇帝的谈判中占有上风,恐怕必须得在对雷霆学院中获得上风才行。否则以皇帝此刻的心态,我们青鸾学院自然可以不答应,但是云秦却经不起这代价。”

  “还有三天…给林夕四天的时间,他应该可以冲击一下‘刀与枪’的记录了。”

  夏副院长沉吟了一下,转头看着萧明轩道:“我会安排一下,四天后先看看这界雷霆学院的新生精英们到底如何。你帮我盯着西边的军部,闻人苍月也恐怕会急躁。”

  “好。”萧明轩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正想站起来,却是责罚般的猛的拍了自己一巴掌,拍得自己左脸通红,“最近事太多,我的记性又不如以前,差点忘记一件最为紧要的事…唐藏皇宫里面托人传来了消息,要用谷心音来交换南宫陌。”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都有些微微的颤抖,似是因为没有马上提及这句话而十分的自责。

  夏副院长的呼吸也是微微的一顿,脸上却是瞬间布满了少见的阴郁冰寒之色,摇了摇头:“这代价不够。”

  “这代价不够。”他的心神似是也有些不小的波动,又重复了一句之后,他看着萧明轩沉声道:“唐藏的人肯定以为我们知道谷心音这些年吃了许多常人难知的苦,我们一定会马上将他交换回来,然而正是我们知道他们用了许多手段折磨他,想要从他口中逼问出许多秘密…正是因为他已经承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所以这个代价便远远不够。”

  萧明轩默然半响,道:“万一他们改变想法呢?”

  “他们既然无法从谷心音的口中得知东西,谷心音对他们便没有什么用处。而且他们想要从南宫陌的身上知道我们青鸾学院的一些隐秘...

  ,所以你只要告诉他们,我要谷心音能说会跳,好好的活着回来,同样,我也会将南宫陌好好的交还给他们,但是这代价还是不够。”夏副院长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萧明轩,道:“即便谷心音知道我们这次拒绝了这个提议,他也会明白,这是我们在为他寻找这几年的代价。”

  萧明轩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转头走出了这个小院。

  ……

  “这银狐是谁啊,这么厉害,怎么会突然冒出来的。”

  “据说这榜上的‘灵鹫’的连胜纪录,就是终结在他的手里。还有那‘金葵’的连胜纪录,也是终结在了他的手里。”

  试炼山谷外的告示牌前不平静。

  因为所有的新生发现,这些时日的榜单上,突然多了个“银狐”,而且这“银狐”的上升势头还非常惊人,竟然是一天一个五星战绩,九天下来已经是连续九次五星战绩离场了。

  “按着这时间算,九十斤天选和柳兄立约之时,这银狐便开始了连胜,你说这银狐该不会是止戈系的九十斤天选吧?”一名身材魁梧的御药系金勺少年在这块告示牌前大声讥笑着。

  这名御药系金勺少年名为葛英朗,也正是当日在山道上出言斥责林夕的人之一。

  “放屁,要是他这种家伙都能连胜这么多场,那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到时我把这告示牌都吃了。”一名傲气嚣张的止戈系少年大声的冷哼,正是暮山紫。

  “哈哈。”

  葛英朗忍不住放声大笑,虽然暮山紫说他放屁,语气十分粗鲁,而且暮山紫气势嚣张,他平日里未必见得惯,但是现在两人看法相同,双方却是反而越看越顺眼了起来。

  “文轩宇出来了…”

  告示牌前突然一时静默,暮山紫皱着眉头,看到一脸苍白,浑身湿透的文轩宇从山谷中慢慢走出。

  不顾别人的目光,文轩宇这名内心骄傲到了极点的少年扫视了一眼告示牌之后,便默然的慢慢离开。

  “难道真是他…银狐?”文轩宇的拳头握紧,又松开,告示牌前一群学生只觉得他孤僻和太过自傲,却没有想到此刻他心中充斥心间的却只有这个念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