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三章 学院的骄傲和态度

第二十三章 学院的骄傲和态度

  更新时间:2012-06-10

  李五的字句之中并没有透露太多的东西,幽暗的石殿也遮掩了李五脸上的神色变化,但是林夕却是也敏锐的觉察出了他这寥寥几句话中的沉重,感觉出这名已经毕业出去的内相系前辈必定非寻常人…而且李五的语气之中只有沉重而并无丝毫不喜之意,所以他心中便清楚,这名内相系前辈恐怕是一名真正值得尊敬的英雄人物,而且此刻恐怕处于困境之中。

  ……

  对于夏副院长来说,林夕还是一个需要呵护,在他寄予厚望的路上走着的孩子,可以适当的给予一些压力,但绝对不会让他接触太多的阴暗。所以林夕知道的事并不多,他也自然不知道,在一天之前,从中州皇城出发的马车车队,便已经穿过了四季平原,到达了登山山脉脚下。

  此刻,颜少卿,吏司的第二号人物、封千寒,正武司大统领,叶少枫,中州卫少壮派中的代表人物,正坐在青鸾学院的一间殿堂之中喝茶。

  这间大殿非常大,支起大殿的十数根朱红色巨柱都要数人合围才能抱得过来,地上的青色石砖仿佛漫无边际的江水,宽度和高度都足以将别处的一座三四层的殿宇搬来填入,然而这间大殿之中只摆放着数张座椅,所以显得异常的空旷。

  茶水用的是登天山脉上千古不化的洁净冰川,茶叶用的是自然生长在学院一些峭壁上的小叶岩茶,茶水甘冽到了极点,甚至因为窗棂外远处的一些雪山的影子,而凭空带上了一些神秘空灵之气,让人觉着这些茶水和这壮阔自然息息相关,如在昭示着某种人生哲理。

  吏司的二号人物颜少卿是一个面容极美,若是林夕看到必然会觉得和当年的郑少秋有些相像,然而又是有着一股儒雅气息和这个世界独有古风的中年男子。

  他头戴着一顶青色的官帽,当中镶嵌着的一块方形祖母绿和他身上青色官服上胸口的白鸳观日图,更是昭示出他的身份。

  他的官服和脚上的朝靴上都有一些污渍,但是他却似乎根本无所察觉,这份从容使得他身上的这些污渍反而会被人忽视掉,让人觉得他十分整洁。

  封千寒身穿大统领曜月甲,用曜月晶和乌金丝串成,而每一半个巴掌大小的晶石都是开孔在贴着身体的内侧,强韧至极的乌金丝在外面根本看不见,再加上曜月晶独特的白色反光和上面细密雕刻着的月牙状符文,这使得须发已然皆白的封千寒如同身披寒霜的冰雪战神。

  资格最老,已经经历过无数杀阵,身上自然带着一种恐怖气度和军人铁血气息的他本来应该是同行三人之中脾气最差,性格最暴躁的人,但是此刻他的眉头虽然皱着,但是喝起茶来的样子却是反而十分耐心。

  唯一已然失去了耐心的是三人之中最为年轻的叶少枫。

  此处并非中州皇城,他并没有守卫之责,可着便装,但他却是依旧穿着白虎铠,白色的皮质铠甲紧紧的裹着他壮硕的身体,勾勒出岩石一般冷硬的线条,一条条虎纹般的符文在甲衣上缠绕,源头汇聚于他的头部,一个和虎头样式完全相同的战盔遮住了他大半头颅,只露出了他的一张年轻威严,且隐怒的脸。

  他端起了茶杯,又放下,又端起,又放下,如此数回,终于忍耐不住,看着站立在对面青砖尽头,门边的一名黑袍讲师,沉声道:“夏副院长到底何时才会来?”

  站立门口的这名黑袍讲师三十六七岁的面目,瘦削,头发用一根麻绳扎着,显得有些枯黄,除了身上黑袍,形容就和杏花村的普通村民一般,极其普通。("  )

  听到叶少枫的沉声发问,这名黑袍讲师却是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不急不缓的摇头,道:“不知道。”

  “不知道?”这名黑袍讲师平淡的态度更是让叶少枫的面色骤然冰寒,他看着这名黑袍讲师,寒声道:“你们青鸾学院的架子也实在太大了一些吧?我们已经等了一日的时间,还要让我们无休止的等下去?你要明白,并不是我们要见你们学院的人,我们奉的是圣上的旨意!”

  听着这话,颜少卿却是在心中微微一笑,心知这中州卫少壮派都统的确是和他们差了一个时代,而且久居皇城之中,所以他虽然知道青鸾学院值得敬畏,但心中却是自然缺少那一份敬畏,而且他也不理解青鸾学院的骄傲和凭什么骄傲。这样的话在青鸾学院之中说,便显得有些可笑,但他心中也明知周首辅安排叶少枫来青鸾学院,便是要让这些少壮派拾起应有的敬畏,并让这些少壮派知道学院的真正骄傲和强大,从而在心中始终警醒,于是他只是饶有兴致的听着,不发一音。

  封千寒的想法则更简单,这样蠢和骄横的年轻人,正好受些教训,所以他反而也重重的哼了一声,增加叶少枫的怒意。

  “那是你们的事情。”和颜少卿心中预料的一样,这名村民一般,在学院之中十分普通的黑袍讲师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依旧不急不缓的答道。

  “你说什么!”

  叶少枫的身体猛的一震,脸色气得骤然发白,他已然搬出了当今圣上的名义,但是对方竟然是根本不为所动,连圣上的旨意都不予理会?

  “难道你连当今圣上都不放在眼中?”他直直的盯着这名黑袍讲师,想不明白对方何来这么狂妄和倨傲。

  头发枯黄,面容普通的黑袍讲师微微抬头,看了叶少枫一眼,眼中全是淡淡的嘲讽之意:“即便是当今圣上亲至,见与不见,也全是由夏副院长决定,难道是由你决定?所以见与不见,是他的事,而等与不等,才是你们的事情。”

  叶少枫先是震惊,然后是震怒,他霍然站了起来,目光如刀的看着这名黑袍讲师:“你好大的胆子!难道你的意思是说,当今圣上,还不如夏副院长来得尊贵么!”

  “如何想是你们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黑袍讲师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不卑不亢的说道。

  微微一顿之后,黑袍讲师依旧看都不看叶少枫一眼:“况且你只是中州卫都统,你可以回去指使你中州卫的人,但是你不是学院的人,你无法命令我做什么,就如现在,我的事情只是在这里等着,我若是不愿意,也完全可以不和你说任何话。”

  听到这名黑袍讲师的话,颜少卿和封千寒都是在心中叹息了一声,他们两人本来就清楚,将他们晾在此处,这就是学院表明的态度,而现在看来,学院此次的态度比起他们想象的还要强硬得多,这便意味着,他们又要多等许多天了。

  而且最为让他们无奈的是,他们知道学院先行给出的答案肯定是一口回绝,但是为了等学院给出的这个回复,他们还是得等着,然后再等着进行下一次斡旋。

  然而叶少枫却并不理解这点,他只是以为,既然带着云秦皇帝的旨意而来,那青鸾学院就必须要马上接受...

  旨意…所以此刻听到这名黑袍讲师的话,他顿时勃然大怒,猛的踏出一步,看着这名在他眼中胆大妄为到了极点的黑袍讲师,厉声道:“那若我此刻要和你决斗,这是不是你我之间的事情?”

  “这倒是你我之间的事情。”黑袍讲师微微的一怔,旋即却是正眼看着叶少枫,淡然的问道:“不过我只是文治系的讲师,战力在青鸾学院所有讲师中也算是居于末流,你真想好要和我决斗?”

  叶少枫怒极反笑:“在这学院之中,即便你真不敌,我也不可能真的出重手伤你。况且,即便是再无聊的决斗,也比坐在这里等着要让人舒服得多。”

  这名相貌极其普通的黑袍讲师略微摇头,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诮的神色,他也懒得再说什么,只是挥了挥衣袖,朝着叶少枫做了个请的手势。

  叶少枫微微躬身,朝着这名黑袍讲师行了一礼,也根本不再多说什么,身上白虎铠的符文之上,全部闪耀出耀眼的白光,他的整个身体,如同一只斑斓猛虎在大殿之中跳跃,瞬间就到了黑袍讲师的面前,毫无招式,只是无比霸道的一脚,从半空而降,朝着这名黑袍讲师的头顶踏了下来。

  云秦尚武,崇拜勇武者,所以决斗之前尚礼,然而决斗一开始,便自然是以打倒对方为目标。

  而对方先前的态度已经彻底将他激怒,所以叶少枫一出手,便根本没有任何的留手,这一脚踏下,殿中便起了狂风,吹得黑袍讲师身上的衣服猎猎作响。

  这一脚可以说是刚猛到了极点,而且叶少枫这凌空一脚踏下的同时,另外一条腿已经微曲,随时准备踢出,完全可以应对黑袍讲师接下来的一个动作。

  然而他的瞳孔却是瞬间收缩,因为面对他这无比猛烈的一脚,这名黑袍讲师却是根本没有任何闪避的意思,只是在狂风之中扬起了头,微微的眯起了双眼。

  “蓬!”

  黑袍讲师身形微弓,又猛的往上挺身,竟然是以自己的右肩,硬生生的承受了叶少枫这足以开石破甲的一脚践踏!

  他的肩部黄光和白光崩现,在巨大的如击败革声中,他的身体被踏得猛的往下一沉,脚下青砖全部碎裂,双脚都没入了青砖碎石之中。他的脸色也在瞬间惨白了几分,但与此同时,他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了更为骄傲和讥诮的神色。他的双手竟然是同时抓住了叶少枫踏在自己肩上的脚,猛的扯住,然后猛的翻身,双脚朝天,就像一只被苍鹰抓住的兔子一样,用尽全身的力气,双脚猛的朝上蹬出,蹬在了叶少枫的另外一只脚的脚底!

  在一脚踏中黑袍讲师的肩头时,叶少枫的这另外一只脚原本已经踢向黑袍讲师的脸,他的修为和这名黑袍讲师似乎也是相差无几,一脚已然将这名黑袍讲师震伤,然而此刻黑袍讲师双脚蹬出,蹬在他的脚心,他的脸色也顿时猛的苍白,只感觉到自己这一条腿的胯间隐隐有骨裂的声音发出,整条腿近乎失去了知觉。

  而在颜少卿和封千寒的眼中,叶少枫的这一击原本是猛虎脚踏,然而此刻,却是变成了黑袍讲师在猛力撕扯他的身体。

  轰然巨震之中,叶少枫倒退落地,脚心和胯间的剧烈痛楚使得他根本无法站立,然而黑袍讲师却是并没有震飞出去,就在双脚猛然蹬中叶少枫的脚心时,他的双手也似乎变成了一双鹰爪,在颜少卿踏在自己肩上的脚面上猛的一撕。

  借着这一撕之力,他的整个人却是反而扑了上去,翻转了过来,依旧贴上了叶少枫的身体。

  他的右肩已经垂下,似乎方才的一击也已经让他的这一条手臂伤势加重,失去了战力,但是他的左手食指和中指却是已然并指为剑,戳到了叶少枫的喉间。

  “手下留情!”

  一眼见到这样的情景,原本只是平静看戏的颜少卿和封千寒都是面色大变,惊呼出声。

  他们清楚学院的每一位讲师都有着自己的骄傲,都有着一些外界不了解的强大战力,但是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一名黑袍讲师的出手竟然暴烈到此种程度。

  黑袍讲师的双指在叶少枫的喉结上一点,整个人以一个并不好看的缩身翻滚,如同一个球一般在地上连滚了十几圈,长身站起。

  而叶少枫的身体僵在当地,他的喉结上,有两个淡淡的红色指印,他的喉咙里,有一股浓厚的血腥气在翻腾。

  这名黑袍讲师的修为并不算特别惊人,和叶少枫也是一样,是高阶大魂师的修为。

  同阶的大魂师,在魂力都没有多少消耗的情况下,便很难破开对方的防御,然而和徐生沫给林夕等人第一堂课中所说的一样,人体有诸多的薄弱之处,就算同为同阶大魂师的修为,喉结此种脆弱之处,也无法抵挡得住坚硬的双指指骨戳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