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四章 心中各有言

第二十四章 心中各有言

  更新时间:2012-06-10

  叶少枫僵立殿中,他的喉中有血腥,心中有难言苦涩。

  这名黑袍讲师并没有真正杀死他的心念,所以其双指指尖在他的喉结上只是一触即收,使得他的喉结只有略微的震伤。

  高阶大魂师级别的修行者,在外界已然非凡,但就算以他的所知,在这青鸾学院之中也的确不算什么。

  但正因为这名黑袍讲师只是和他同阶的大魂师修为,他的心中才更加的苦涩。

  对方所说只是文治系的讲师,战力在青鸾学院所有讲师之中也算居于末流,这句话此刻显然是真的。

  然而他身为皇城少壮派中的杰出人物,平时在同阶的修行者中也已经难有敌手,却是还敌不过在青鸾学院之中战力并不惊人的文治系讲师?

  而且还是一个照面,就被对方击败,败得如此凄惶,败得如此干脆。

  原来方才对方特意说那一句,并不是害怕和他交手,而是提醒他,败给一个在青鸾学院中战力末流的讲师,将会更加的没有面子。

  对方的肩膀明显也受了不小的损伤,但若是在战场上真的交手,那结果便是对方还有战力,而自己却已经死了。

  身形微颤的看着依旧走回殿门口的黑袍讲师,叶少枫终于明白为什么对方会这么骄傲,为什么青鸾学院会这么骄傲….因为就算是同阶的修行者,青鸾学院的,和外界的,也都不一样。

  学院的骄傲,始终是建立在强大的实力和自信上。

  所以唯有能够压过青鸾学院的实力,否则根本无法消除青鸾学院这种与生俱来的骄傲。

  僵立片刻之后,懂得了许多道理的叶少枫用力的咽下了弥漫喉间的血腥和苦涩,对着凝立在殿门口的黑袍讲师行了一礼,道:“今日从先生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他日有机会自当还要向先生请教,然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管如何强大,还是当今圣上的臣子,若是当今强者都恃才傲物…我云秦,还会是现在这个云秦么?”

  黑袍讲师不看叶少枫,也不屑出声,只是在心中想着,这只是你的想法,和我又有什么干系?

  “终究还是年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句话的确不错,然而这云秦的一半江山,又是谁打下来的?”黑袍讲师不语,颜少卿和封千寒却是嘴角也露出讥诮的笑容,也在心中想着,皇帝是要管青鸾学院,然而青鸾学院若是真不想管这个天下,又有谁能阻止得了…而且若是张院长在青鸾学院,即便是当今圣上,恐怕也不敢有如此想法,要让青鸾学院交出那些丹方和修行之法。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还是要看青鸾学院自己愿意。

  所以他们也只有等着。

  其实就算是弱冠时就在皇城中有天才之名的颜少卿,心中也一直觉得要插手青鸾学院,是十分无稽和荒诞的事,但随着他越往上走,接触的事情越多,他也越来越明白为什么龙榻上的皇帝,为什么那重重帷幕之后那些无论是雄才大略还是阴谋小算计都要比他强出许多的人这些年来一直要做这种无稽的事。那是因为青鸾学院太过强大,又太过骄傲,谁能保证现在学院的人不想插手皇权,但后来却不发生变化?

  这世间一切的事都是和流水一般在变化之中的,而人心更是这世间最难揣测的东西。

  要问起云秦帝国的所有朝臣,恐怕绝大多数朝臣都会说青鸾学院绝对不会做出不利云秦帝国的事,但是恐怕也无人保证,青鸾学院会一直如此下去,恐怕也无人敢保证,青鸾学院会永远忠于圣上。

  既要仰仗,又要警惕,这本来就是十分矛盾的存在。

  ……

  暮色降临青鸾学院,长夜过去,曙光又再次笼罩这个帝国神圣之地,照耀在那诸峰那一座座巍峨古朴,宛如天上宫阙般的殿宇上。

  在青鸾学院诸峰,已值初夏,但在登天山脉其余绝大多数地方,却还是呵气成霜,草木枯黄。

  林夕和其余所有止戈系的新生在清晨第一缕曙光降临在青鸾学院之前便已出发,朝着青鸾学院西北方向的一条山峦行进,和往常一样,他们的身上只有够一天饮用的清水和可以抵挡风寒的黑色披风,还有一颗在面临极其危险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的“臭蛋”。

  “臭蛋”是学院用几种独特草药制成的丹丸,只要捏碎外面蜡壳便会发出滚滚黄色狼烟,用于报讯,因为大小和鸡蛋差不多,浓烟的气味又极臭,所以学院学生一般都称之为臭蛋。

  此次野外求生课程按照安排,一共是七日的时间,前两日都是自由行进,赶到此次求生区域“半雪苍原”,接着便要在那片现在林夕等人还不知到底是何种地貌的荒原之中呆个三天,然后再用两天的时间赶回来。("  )

  因为是自由行进,而且从今日清晨开始所有的食物便是要靠自己寻觅,按照这课程的规定,每个人发现的食物又只能自己享用,所以一大堆人聚在一起行走显然是不明智的,所以所有的止戈系新生都是分得很散,零零散散,拉网一般在荒野之中行进。即便是林夕和唐可、花寂月等人也都是相隔有数百步的距离,一边行走,一边寻找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

  但在刚刚绕过学院最西北方向的一座山峰,刚刚正式进入青鸾学院外的一片黄色枯草荒原时,林夕和所有这些分得很散的止戈系新生却都是猛然顿住了。

  大群大群同样是零零散散,刚刚披上黑色披风的学生,星星点点的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出现在这片齐腰深的黄色枯草荒原上。

  “天工系的?”

  “有文治系的,连内相系的都有。”

  “这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也出来了?”

  ……

  林夕讶然的停在荒草丛中,很快从这些越来越为接近的人中他看到了不少的熟人,胖乎乎的蒙白,看上去十分稳重的张平,甚至还有御药系的人,顺着御药系的人出现的方位看去,林夕很快在里面看到了高亚楠和姜钰儿。

  “你们怎么也一大早到这里来了?要到哪去?”林夕很快迎上了一路小跑过来的蒙白,有些奇怪和惊喜的问道。

  “怎么,你们不知道么?”蒙白哭丧着脸,有些略微气喘的看着林夕回答道:“这次不是光你们止戈系一个系,是所有各系全部都要进行此次长途跋涉和野外历练。”

  林夕拍拍蒙白的肩头,道:“那你们也是要和我们一起赶到半雪苍原么?”

  蒙白完全没有以前和林夕碰头的兴奋,苦恼的点了点头:“是的,我觉得这可有点不公平,林夕,这是你们止戈系的必修课目,而且你们之前都经历过几次了,这次我们要和你们在同一块地方找东西吃,怎么可能找得过你们,而且还不能你找到了给我。到时候不是你们止...

  戈系都吃饱了,我们其他系都饿着肚子。”

  “想要吃饱?你可是想得太轻松了。”

  林夕在心中一笑,但是想着这么说肯定让蒙白更受打击,于是他微微一笑,看着蒙白安慰道:“放心好了,我路上教你一些东西,还有,按我们前面几次的经验,我们对于登天山脉的荒原来说简直就像蚂蚁一样太小了,关键是要自己找得到,多一两个系的人根本没有什么关系。荒原实在太大了…我们大多数同学在求生的过程中都根本互相碰不到,只有在回程途中才会又见到。”

  “张平。”

  就在说话之间,张平也赶了过来,林夕微笑着和他打了招呼。

  自从他九十斤天选的名头传开之后,大多数学院新生都是生怕和他扯上什么关系似的,张平现在不加犹豫的就过来和他打招呼,这自然也算是真正的交情。

  因为张平并没有像蒙白一样正好选到和林夕一样的选修课目,所以也是已经好久一阵不见,和刚开始进入学院时相比,张平的肤色似乎黑了一些,不过人却显得更加稳重和精神了一些。

  “林夕,你和柳子羽的事我也听说了,你真有把握可以在一个月之内超过他么?”打过招呼之后,张平有些担忧的看着林夕,直接问道。

  又对着不远处也正在走来的高亚楠和姜钰儿挥了挥手之后,林夕看着张平笑笑,轻声问道:“你现在修为如何?”

  张平微微一怔,疑惑的看着林夕,道:“大约一百五十斤左右的气力,距离中阶魂士还有不少距离。”

  林夕笑了笑,对着他伸出了手:“你用全力握一下我的手看看。”

  张平用力一握,旋即脸上现出一丝古怪的神色,随后他明显用了更大的力气,脸上微红,但林夕只是始终微笑着,而一股惊讶至极的神色,彻底在张平的脸上弥漫开来。

  “你测试的时候故意留了力?这是为什么?”数息的时间过后,张平深吸了一口气,放开了林夕的手,看着自己微红的手掌,皱着眉头问道。

  林夕也收回了丝毫无恙的手,看着张平说道:“如果我告诉你是因为教我们武技课的老师不喜欢我,正好乘着我自己修行得没有气力的时候测试,你相信不相信?”

  张平眉头一挑,还未来得及说什么,蒙白却是才反应了过来,看着林夕惊讶不已:“林夕,原来你并不是真的只有九十斤…这么说你真的超得过柳子羽了?”

  听到蒙白这么说,张平忍不住有些无语的说道:“蒙白,你和林夕见面的机会多,你都根本不问这些,到现在才知道,这你都不关心?你觉得最值得关心的到底是什么啊?”

  蒙白苦着脸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荒野,嘟囔道:“这有什么关系…最值得关心的,当然是每天能不能吃饱,能不能睡好。”

  林夕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出了声来。

  是啊,如果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想得简单点,那最值得关心的,不就是每天能不能吃饱,能不能睡好么?

  “蒙白,你是这么想的,可我保证那个家伙肯定不是这么想的。”刚刚走过来,正好听到蒙白这么说的李开云朝着一侧挤了挤眼睛。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林夕看到一名面色苍白的少年正独自在荒原之中行走,他的头发是金黄色的,就像正午的阳光,光明而耀眼。

  林夕顿时认出来,这个就是灵祭系的那个宇化家的家伙。

  ……

  “美酒佳肴,只能堕落意志和灵魂,勇气和忠贞,伤痕和磨砺,才是最耀眼的荣光。”

  身材瘦弱,面色苍白的宇化天极远远的离开那些抱怨着这几日必定困苦的学院学生,在心中重复着这些诫言,他在一个浅水小泥坑旁拔出了几根可以食用的草根,放入口中慢慢的咀嚼。对于别人来说的苦涩难吃,对于他来说却是甘之若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