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五章 越是关键便越要耐心

第二十五章 越是关键便越要耐心

  更新时间:2012-06-11

  “饿,好饿啊!”

  蒙白在一堆黝黑大石旁的干草堆里爬了起来,他被硬生生的饿醒了。

  经过了两天的跋涉之后,他们各系的学生也终于和止戈系一起到达了半雪苍原。

  到了这半雪苍原之后,蒙白也终于明白林夕说平时他们止戈系上这种课程时,平时大家都难得碰面是什么意思了。

  这半雪苍原就像是一个半弧形的港湾,按照学院讲师所说,从西北侧那条登天山脉的主脉到靠近他们这侧的登天山脉主脉之间的区域,都是属于半雪苍原,他们可以在其中自由活动。然而他们距离西北侧登天山脉主脉的距离实在太过遥远了,以至于那条巍峨到了极点的主脉在天地之间也只是隐约难见的一条黑线而已。

  这一片巨大的苍原一半在雪线之上,布满着积雪和各种针叶林,一半在雪线之下,到处都是各种冻土草甸、崎岖山谷、以及一眼望不到头的丛林。

  如果这次不是和林夕一起过来,恐怕昨天刚刚到达此处,看到这副穷山恶水,罕无人迹的荒原冻土景象,他就要直接哭了。

  这块宿营地是林夕帮他们选的,远离雪线,而且西北侧有一片松木林,阻挡住了从那边过来的山风,附近又有一条溪水流淌下来,虽然昨日已经查探过了,里面几乎没有什么小鱼,但至少喝水不成问题了。干燥的枯草加上苔藓覆盖,可以在夜晚睡眠时更好的保持体温,而且在林夕的教导下,蒙白等人在躺下之前,还在下方的泥土之中埋下了一些烧红的木炭和石头,这使得前半夜他们身下的地面一直处于温热之中。

  但即便已经很有经验的林夕在这些方面能给他很多指导,按照学院的规矩,任何吃的东西,都是要自己去采集或是猎取。心性也是胆小怕事的蒙白自然不敢挑战学院讲师的权威而作弊。

  被饿醒的蒙白四下看看,发现天色也已经大亮,而一边原先林夕等人躺着的地方也都空了,显然已经先行出发去附近寻找一些事物。

  距离蒙白上一次吃东西已经过去了五个时辰,他上一次的收获并不算小,在一处草丛里他找到了一个足有两个巴掌大小的旱龟,总算也是不错的一顿,尽管如此,因为在前两天的路上一直都没有吃到什么像样的东西,大多是以各种幼虫和草根充饥,再加上修行者的食量本身就大,平时这种大小的旱龟恐怕也就是平时十分之一的食量的缘故,从饿醒的时候,蒙白就已经感觉到了身体的异常,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发凉,而且在发抖,一种莫名奇妙的心慌发抖。

  蒙白十分清楚这种情况是出于极度饥饿状态下体力已经开始跟不上的迹象。

  饿啊!实在是太饿了!来自胃中的绞痛与如雷般的响声,无时无刻的提醒着蒙白要吃东西,他甚至有种想要拔起附近的一些野花和野草塞进嘴里的冲动,但是他脑海之中的残存理智也告诉他,吃下这些东西的话,他恐怕会直接拉个半死,更加的痛苦。

  他的目光停留在了篝火堆旁的那两块被他砸开了的龟壳上。

  这两块龟壳上的肉早就已经被他啃光了,唯有一些比较坚硬的皮残留在两片龟壳上,尽管如此,用力的咽了口口水之后,蒙白还是将这些坚硬的外皮连着两片龟甲全部放在了火红的炭火上….随后用牙齿撕,用石片割,蒙白把烤得焦黑,跟老牛皮一样嚼都嚼不动的硬皮一点不剩的全部吞进了肚里。

  在肚里好不容易有了点东西,莫名心慌的感觉略微好了一些之后,蒙白提着一根用硬木削成的长矛,朝着旁边小溪下游的一片湿地行去,按照林夕昨日的所说,那片区域很可能会有一些禽鸟类的踪迹。

  ……

  高亚楠安静的伏下身子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看上去没有什么水分,但实际上却是活着的枯白色嵩草。

  一般来说,雪线之下的平原和山林之中,可以食用的东西会很多,但是这处半雪苍原却显然是学院讲师特别挑选过的地方,大多数水流润湿的地方却正好是乱石地和冻土带,而且登天山脉其余地方应该不缺植被水草丰腴,气候又温润之地,所以对于猎食的修行者来说,这片区域实在是有些太过贫瘠了一些。

  从几株枯白色嵩草间一团散落的黑色固体上,高亚楠很容易的判断处这是某种大型虫类的粪便,沿着一些啃咬过的痕迹,高亚楠很快的发现了数条足有两三倍拇指大小的白色肥虫。

  “真是好恶心啊。”

  看着这几条白肥虫,高亚楠好看的眉头大皱,也是嘟着嘴自言自语了一句,但是揉了揉瘪瘪的小肚子,这名高挑的少女还是用一根草茎将这几条肥虫都串了起来,准备待会烤了吃了。

  ……

  林夕坐在一片小树林里面,他的面前是几个低矮的山丘,长满各种杂草,其间还有一些黄色的小野菊。

  他的上一顿“大餐”是在昨天晚上的半夜,利用几根木柴的火光,他在一片水洼里捕到了十几尾比小指头还要细的小鱼。这些远远抵不上他体力的流失,所以在一个时辰之前,他就也已经有了蒙白那种身体莫名的发抖,四肢发虚的感觉。

  但是此刻他却是并没有在到处寻觅食物,而是在十分耐心的用磨得尖锐的石片在切削着几根已经用火烤法校直了的坚硬细荆木。

  他的身旁,已经有了一具用硬木和某种坚韧细藤绞合而成的简陋长弓。

  在细细的将一根细荆木的前段切削尖利,并将一根不知道是何种雁禽的羽毛从中分成两半,并卡入细荆木尾端他刻出的凹槽,又用细小的植物纤维穿过,绑好,固定住之后,一根简易的箭矢已然出现了。

  林夕十分熟练的将这根箭矢拈起,开弓,朝着前方不远处的泥地射出。

  “嗖”的一声轻响,这根箭矢插入了那片泥地之中,射入了大约有两个指节的深度。

  林夕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将那根箭矢捡了回来,擦去了箭头上的泥土之后,放在了自己顺手便可触碰得到的地上,又开始制作起下一支箭矢起来。

  若是此刻有人可以看到他的一举一动的话,就会发现他所做的这些箭矢的头部都是正好有一个节疤,这使得箭头部位切削过后,不用加其它重物也比箭矢的其余部分略微沉重一些,在空中飞行会更为平稳,而且箭头的材质会更加紧密一些,不易折断。

  学院的此种野外求生的历练,是不允许挟带任何的武器,但是却不限于自己因地取材,自制武器。林夕之所以在体力已经出现透支的情况下,还强忍着饥饿感的冲击而耐心的自制着弓箭,那是因为他在外面那片区域已经发现了野兔的粪便。

  在这种没有大型食草动物的荒原之中,野兔、野獾、狐狸和野狗便已经是最好的食物来源。

  按照他的经验,一些大的野兔都甚至在十五六斤以上,能够猎杀到这样的一头野兔,便可以让他真正的饱餐一顿,拥有更多的精力去采集或是猎杀其...

  他食物。

  林夕是一共准备了六根箭矢的材料,但是在他将尽完成第四根箭矢之时,他的身体突然猛的一顿。

  就在他正对着的前方一片缓坡上,出现了一团移动的灰色。

  那是一只灰色的兔子,十分的肥硕,至少在十六七斤以上,对于林夕来说十分的完美。

  但是他在猛的一顿之后,呼吸反而更加平缓柔和了下来,他依旧不发出一丝的声音,继续完成手上这根箭矢的尾羽。

  风行者的特训让林夕明白,越是关键的时刻,越是要耐心,越是要等待最为合适的机会。

  ……

  秦惜月缓缓的朝着前方的一个低矮山丘行去。

  她的运气还算好,在今日清晨便发现了两个鸡蛋大小的野禽蛋,而且还挖到了一块可以食用的块茎,但是这也依然无法完全让她从饥饿感中摆脱出来。

  这两日的风餐露宿之下,她令人惊艳的清辉玉容上也是布满了憔悴的神色,如同美玉微尘。

  按照云秦很多权贵和真正金勺的看法,像她此种玉人儿自然是不应该受此种苦,自然是应该置于深闺,放在手心中疼着的。但是秦惜月自己却不是这样的看法,她并不想做一无用处的花瓶,甚至沦落成为男人的附属品或者是玩物。

  所以她宁愿吃苦,所以她要变成强者,所以她看不起那些不愿吃苦,浑浑噩噩,没有抱负的人。

  突然,在绕过这个低矮土丘的同时,准备先看看前方景象的秦惜月却是身子一紧,呼吸都微微的停顿了。

  她看到了一团移动的灰色…一头肥硕的野兔!

  几乎就在她看到这头野兔的同时,那头原本在草地上不停咀嚼着什么的灰色野兔也猛的竖起了身子,发现了她的存在。

  没有任何的迟疑,这头野兔马上就朝着一侧的树林狂奔了起来!

  秦惜月的心中顿时被巨大的失望所占据,她已经下意识的要狂奔追去,但是她的理智和判断却是告诉她,因为那头野兔距离树林已经很近,所以她就算拼尽全力赶去,这头野兔也足以在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内,就彻底消失在树林之中。

  然而就在这时,让她的身体再次一顿的是,“嗖”的一声,空气中有轻微的风声响起,一支羽箭从那片树林中射出,准确无误的射中正在奔跑的野兔。

  这支简陋的羽箭明显威力不足,并没有能够洞穿这头灰色的野兔,但是第二支羽箭毫无停留的飞射出来,落在了带着羽箭在奔跑,速度却已经明显减缓了的野兔身上。

  野兔终于发现不能朝着林中跑出,但只是转身再跑出数步,便无力的栽倒了下去。

  ***

  (

  "

  ,甜甜写的书,名字叫,写的成绩还不错的,纵横站内搜索即可,大家有兴趣可以去围观一下,然后帮忙加个收藏啊什么的。)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