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六章 那异样的争吵

第二十六章 那异样的争吵

  更新时间:2012-06-11

  即便是容颜无一处不美的玉人,在已经萦绕三日的饥饿感缠绕下,面对那倒下的肥硕野兔的第一反应也是用力的吞了口口水,接着才是紧盯着那羽箭射出的树林,看着从中走出的人。

  “是你?”一眼看清手持着简陋弓箭从树林中走出的人,她的胸脯却是明显剧烈起伏了一下。

  这是她不愿意见到,也最料想不到的人。

  看着明显显得有些憔悴的秦惜月,林夕的神色十分平和,只是点了点头,“恩,真巧,是我。”

  “想不到你的箭技竟然这么好。”秦惜月避开林夕的目光,看了一眼那两支插在野兔身上的箭矢,缓缓说道。

  林夕微微的一笑:“发挥得好,运气好而已。”

  “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秦惜月眉头皱了皱,道:“以此种自制弓箭射中奔跑中的野兔,所有新生中也未必有几个人能够做到,这点你用不着再故示谦虚。”

  林夕耸了耸肩膀,他听得出秦惜月话语中其它的意思,不过他一直不太喜欢花费力气去说服别人,而且他现在也很饿,急需把这只兔子处理一下,饱餐一顿,所以他只是走向了被他射死的野兔,也不和秦惜月争辩什么。

  看着林夕不愿和自己多说的样子,秦惜月的心中不由得又有些微恼,她也不再看林夕,倔强的朝着右侧前方一片低矮洼地行去。

  “那片地方我已经去过了,没有任何的东西,而且先前也已经有人去过了,连里面石头上可以吃的苔藓都被被人采集了干净。倒是我身后这片树林后方还有一片丘陵,和这处地方相似,寻找到食物的机会恐怕要多许多。”

  林夕将肥硕的野兔抓在手中,心中就顿时安定了许多,看着这名美丽女子的背影,他心想这名女子还真是有些不可理喻,但是他本心又觉得像秦惜月这种不掩饰自己爱憎的人要比柳子羽可爱许多,所以他便忍不住冲着秦惜月的背影提醒了一句。

  “谢了。”秦惜月的身形一僵,她也不坚持,转过身朝着林夕原先所在的树林走去。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驱使,在走到这片树林边缘时,她忍不住转过身来,看了林夕一眼,道:“你的箭术这么好,想必有些天赋,若是你略微刻苦一些,修为不要差人太多的话,将来想必也大有成就。你和柳子羽之约是因我而起,只要你答应我刻苦修炼,我可以劝柳子羽取消此约。”

  林夕原本淡然一笑,不想多说,因为对于他来说,要证明自己的时间用不着太长,到时候秦惜月自然就会明白,但好歹秦惜月这是好意,他便也看着秦惜月淡淡的回了一句,道:“即便我此刻答应你,你相信我么?我先前就告诉你,无论是你还是柳子羽对我的看法都是你们没有亲见,却强加在我身上的。若是你相信我所说,此刻便也不应该对我如此看法。”

  秦惜月的眉头又深深的蹙了起来,她忍不住看着神色淡泊平静的林夕,看着他此刻的神色,再想到方才他那不俗的箭技,她的心中忍不住有些微微的犹豫,想着难道自己真是错怪了他?

  若真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那自己先前在毒药谷外山道上的话,的确是太过无礼了一些。

  秦惜月又再次遥遥的看着林夕。

  林夕此刻正在用干草擦拭从兔身上拔出来的箭矢,他的体力明显有些透支,脸色有些过分发白,但是他的神色平静,眼中有说不出的自信。

  秦惜月的心中没来由的一颤,她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犹豫的看着林夕,道:“若是我为先前说过的一些话道歉…你能证明给我看,你并非是和我所想的一样的人么?”

  林夕微微的一怔,方才他还在想她真是有些不可理喻,却是没想到她的态度竟然会发生这样的改变。想着这两日反正没有徐生沫的折磨,要证明也只是举手之劳,微微一怔之后,林夕点了点头,道:“可以,不过我现在的确是饿死了,你先等我烤了这只兔子吃了如何?”

  “还有…你若是愿意听从我的建议,觉得看着我吃不是特别讨厌的话,我劝你可以留在这里。因为按我的观察,这片地方也应该是狐、獾觅食之地,血腥气和烤肉的香气有很大机会将它们吸引过来。你用我丢弃的一些不能食用的内脏和毛皮部分做些陷阱和诱饵,也不算违规。”

  秦惜月犹豫了片刻,终于有些生硬的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

  ……

  因为想着自己猎到的这样一头野兔烤着吃起来对于蒙白等人也是一种折磨,所以林夕之前也早就在林中挑选好了烧烤的地方。

  在几株纤细矮树中央的一片空地上,林夕用一块之前就准备好的焦棉团加上木头钻出的火屑很快的引着了火,熟练的将剥干净的野兔架在了火上。

  一些血腥皮毛之物,被秦惜月用石片割开,分散丢弃在了外面缓坡各处,接着她在树林边缘的一处也隐匿了起来。

  很快,一股动人的香气从色泽变得越来越为金黄的烤兔身上散发出来,一滴滴油珠也从看上去异常肥美的兔肉中沁了出来。

  这更是让林夕的肚子不争气的一阵狂叫,胃都难受得有种要抽搐的感觉。

  不等内里的兔肉全部烤熟,不想再自己折磨自己的林夕就用方才切削箭矢的石片割了表面的一长条兔肉下来,不顾滚烫,连连呼着气一顿猛嚼。

  “真是美味啊。”

  一股异常幸福的感觉从舌尖味蕾上直冲大脑。

  在之前那个世界,兔肉他也没有吃过多少次,但可能是因为这是真正的野兔,而且品种不同的关系,他却还是分得出明显得差别。

  即便没有加任何的调料,这条兔肉还是散发着一股带着青草味芬芳的浓郁香味,而且肉质也是有种入口即化的感觉。这也难怪学院中的讲师说过,寻常的兔肉虽然比一般的肉类难以消化,而且营养也差很多,但是登天山脉之中的一些兔类却是因为抵御寒冷,天敌较少,脂肪层十分肥厚的关系,反而也是补充体力不可多得的东西。

  这种肥瘦相间的兔肉,简直比他之前熟悉的那个世界之中吃过最好的雪花牛肉还要好吃得多,香得多。

  林夕再割了一大条兔肉,有了先前的一条垫底,这次他吃得没那么急了,味道同样好得惊人,而他的心中更是充满难言意味。

  上天对他是不公的,让他降临到了这个完全不熟悉的世界。

  然而上天对他又是十分优待,给了他许多亲人,又让他展开了这样一段旅程。若不是到了这个世界,他又怎么会见得到这么多壮丽的景色,吃得到这么多好吃的东西。

  林夕想着两个不同的世界,吃着散发浓郁香味的兔肉,他故意克制着自己强烈的食欲,吃得很慢,将香气飘得很远。

  如同他所期盼的一样,在大半只兔子已经入腹,他小腹微圆,已经准备将剩余的肉熏成肉干,留一些作为最后两天返回时的口粮...

  时,两条小小的灰色身影出现在了缓坡后方一个土包的顶部。

  早已经被林中飘出的香气折磨的心烦意乱的秦惜月的一双美目也发亮了。

  这是两条灰狐,一大一小,大的看上去应该有十几斤的样子,小的有七八斤的样子。

  看清这两头灰狐的瞬间,林夕只是用土将还在燃着的柴火堆先行盖上,然后将剩余的烤兔肉放到了距离这个火堆足有十余步的一块石头上,随后小心翼翼的退远,在一片草丛中伏了下来。

  这种登天山脉之中的灰狐平时极少见人,所以并没有太多的警惕性,但是其生性也是比较胆小,一不小心也很容易将之惊走。

  秦惜月在林中也彻底的化成了一座雕像,一座背影轮廓无一处不美的雕像,两头对于恢复体力效果比起野兔更好的灰狐没有机心的一路吃着她先前丢下的一些野兔内脏而慢慢接近树林。

  然而就在这两头灰狐距离这片树林已经接近百步之时,远处靠近雪线方位的某处山坡之中,突然传出几声类似爆炸声的响声,这在寂静的山野之间显得异常的突兀。

  “唰!”

  这两头灰狐几乎马上就化成了一阵风一般,直接掉头朝着先前来时的方向拼命狂奔。

  秦惜月和林夕全部变了脸色,秦惜月的脚尖连连点地,整个人从林中飞掠出去,手中自制长矛全力脱手飞出。林夕也从林中大踏步冲出,手中的弓箭嗡鸣声中,两支羽箭如电般追随。

  然而因为没有任何的先兆和准备,再加上距离相隔太远,秦惜月手中的长矛和他瞬间射出的两支箭矢全部没于两头灰狐的身周土中。

  两头灰狐几乎瞬间就绕过了一个低矮土包,消失在了秦惜月和他的视线之中。

  “是谁在那边…怎么回事?”

  林夕和秦惜月十分失望的对视之间,却是听到上风处隐隐有争吵声传来,距离他们此处地方似乎并不远。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