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七章 雷霆学院学生

第二十七章 雷霆学院学生

  林后是一片低矮的丘陵地带,爬上了一个地势较高的土包之后,林夕和秦惜月便看清楚了争吵的双方。

  因为自己的一众好友全部都应该在这方圆十几里之内,所以先前林夕很是担心争吵的双方之中有自己的好友,然而一眼看清楚争吵的双方,林夕和秦惜月的眼中却都是瞬间充斥了惊疑至极的神色。

  在两座土包中间的低矮地带中争执的其中一方,是三名身穿灰袍的御药系弟子,其中一名身材高大,正是当曰在毒药谷外出声讥讽过林夕的金勺之一。

  而另外的一方,却是一名身穿金色劲装衣衫的少年。

  这显然不是青鸾学院的学生。

  明显不是青鸾学院学生的少年和林夕等人年纪相仿,但是脸上却有着一股和年龄十分不符的阴冷肃杀的神色。

  他身上的金色劲装也是用某种兽类的皮制成,虽然看上去柔软轻薄,但明显有着很好的保温效果,所以他的脸色红润,看不到任何寒冷之意。

  领口、袖口包括这件金色劲装的背后,都有一些类似雷电标记的花纹,他的腰间插着一柄用坚硬硬木切削而成的直剑,比起一般的长剑都要长出一尺有余。

  他和三名身披黑色披风的御药系学生的中间,是一头已经倒下的狼獾,脏而黄黑参差的厚毛上都是殷殷血迹,被一柄木矛洞穿,钉在地上。

  “我再说一遍,这头狼獾是我追击在先,而且已经被我刺伤了后腿,跑到此处本已力竭,你们这么做,无异于相当于在我已经捕获的猎物上再钉了根长矛,然后硬说这猎物是你们的,这根本不合道理。”面对三名御药系学生,这名金色劲装少年目光微垂的看着那头至少能剔出二三十斤肉的狼獾,沉声说道。

  他的双手和身体都有些微微的发抖,显然也是长时间的饥饿导致体力已然流失过大,但是他脸上的神色依旧十分平静冷漠。

  “说了那么多话,我看你根本就没有搞明白。”当曰在毒药谷外出声讥讽过林夕的高大御药系金勺白子厚冷笑着看着这名金色劲装少年:“虽然我们不知道你们雷霆学院的学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对于你是否真是雷霆学院的学生,我们也不想深究,但是请你弄明白…这登天山脉,说到底都是我们青鸾学院的地盘。我们在这里修行,这里出现的猎物,自然全部是我们的。你出现在这里,也无异于打扰我们的修行。”

  金色劲装少年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他看了一眼白子厚,冷漠的说道:“西起碧落陵,东至龙蛇山,南起千霞山,北至这登天山脉,都是云秦的疆域,什么时候这登天山脉都成了青鸾学院的后花园了?难道说当今圣上有过一纸诏曰,令除了青鸾学院的人之外不准进入登天山脉么?”

  微微一顿之后,这名少年阴冷的补充道:“况且,我想你们青鸾学院也应该教导过你们先来后到,不要做巧取豪夺之事。”

  “我看你还是不明白。”白子厚的面色也彻底沉了下来:“若是我们青鸾学院的人在捕猎这头狼獾,我们或许便会让,但你身为雷霆学院的人,出现在此处,要和我们争抢这头狼獾,对于我们来说便是敌人,你要是自认能够击败我们三人,你便来取这头狼獾,若是不能,那就请你不要再行废话了。”

  金色劲装少年咬了咬牙,寒声道:“看来你们是根本人多欺负人少,不想讲道理。”

  “白兄,和他废话这么多干什么,我们可没你这么好的耐心。”白子厚身旁两名御药系的学生都是冷哼了一声,看都不看这名雷霆学院的学生一眼,直接上前拔出长矛,开始清理狼獾。

  “很好,这可是你们不想讲道理在先。”这名雷霆学院的学生不再多说什么,转头便走。

  虽然听不清楚双方的对话,但是看着双方对峙的神态和那一头至少可以提供一人两天食量的狼獾,林夕和秦惜月便都猜得出双方是因何而争执。

  距离双方争执的地方不远处,有一个火堆,里面有些未燃尽的枯竹,一开始惊到那两头灰狐的声音,就应该是这些枯竹燃烧时的爆裂声。

  “那是什么人?”

  看着那名金色劲装少年的背影,林夕眉头微皱的轻声问秦惜月。他只是看得出对方显然也是一名修行者,但在这登天山脉的深处,怎么会有不属于学院学生的年轻修行者?

  而且从对方和三名御药系的学生对峙的情形来看,对方似乎并不忌惮青鸾学院,这更是让他感觉十分奇怪。

  “不知道。”秦惜月摇了摇头,沉吟道:“我们过去问一下白子厚他们?”

  “看来引来了不少人,我们可以去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林夕点了点头。

  四周远处的丘陵荒草之间已经出现了一些黑色的身影,正朝着争执之地行来。林夕虽然看不清那名金色劲装少年的面目和神情,但是对方那冷漠桀骜的背影却是给他一种并不会就此算了的感觉。

  …….

  因为荒原空旷而平时特别寂静,那些枯竹炸裂的声音和争吵声便传得很远,附近的荒野之中明显有不少青鸾学院的学生被惊动,循声而来。

  只是刚刚下了坡不久,林夕和秦惜月便遇到了三名刚刚沿着一条山坳行来的学生,黑色披风里面露出一些红色袍子的角落,是天工系的学生。

  “林夕?”

  不等林夕和秦惜月出声,这三名天工系学生之中,当前一名肤色白皙,看上去很有书卷气的文静男生微微一怔,便马上有些惊喜的出声道。

  “你?”林夕愣了愣,他是这届新生之中三名天选之一,别系学生认识他也不稀奇,但是这三名天工系学生他之前明显没有任何交谈过,很是面生,此刻对方眼中如同见到朋友一般的惊喜神色,于是便让他有些奇怪。

  “怎么,你不记得我了么?”肤色白皙的文静男生乘着别人不注意,对着林夕飞快的挤了挤眼睛,道:“我是天工系的…还有,最近我和你讨论过直击矛阵修行的事。”

  林夕顿时反应过来,对方就是试炼山谷之中的“黑蔷薇”。

  虽然在试炼山谷之中已然很熟,然而两人却是都心照不宣,从未问过对方的名字,而且林夕也从不知道,对方已经彻底的猜出了自己的身份。

  “原来你就是黑蔷薇?”林夕的嘴角出现了一丝微笑,他打量着这名还从未看过真面目的“黑蔷薇”,装出些才想起的歉然神色:“我记得了…可是上次你好像未告诉我你的名字?”

  姜笑依见到林夕并不否认,便知道自己从一开始的推测全然正确,于是他心怀激动的走上前,对着林夕伸出了手,怀着难以说清的崇敬心情,道:“我叫姜笑依。”

  “你好。”林夕看着这名在试炼山谷中已然熟悉,但是却第一次见到真正面目的朋友,认真的拉了拉姜笑依的手。

  这种感觉恐怕就和之前的那个世界,在网上一起吹牛,十分熟悉的网友第一次见面差不多。

  想到林夕在直击矛阵和刀与枪阵中惊世骇俗的表现,又看着林夕如此温和微笑的神情,姜笑依这名平时并不拘谨的少年却是不由得拘谨了起来,一时不好意思的笑笑,却是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另外和姜笑依走在一起的天工系学生却是皱着眉头,心中十分不解,不知道为什么姜笑依和这段时间名声极差的“九十斤天选”走得如此亲近。

  一阵悉悉索索的踩踏枯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又是两名学院学生分别从两处不同的方位显露出了踪迹。

  其中有一名的身材矮胖,看到林夕有嘴巴扁了扁,快要哭的样子,正是林夕的好友,小胖子蒙白。

  而另外一名一眼见到林夕和秦惜月走在一起,便顿时面露极其惊愕的神色,却是林夕极少数讨厌的人之一,面目英俊的柳子羽。

  突然,林夕想到什么似的,用只有自己和秦惜月才能听到的声音,对着秦惜月轻声道:“惜月,你怎么会和这名九十斤天选在一起?”

  “什么?”秦惜月微微一怔,还没有反应过来,却是听到已然迎上来的柳子羽说道:“惜月,你怎么会和这名九十斤天选在一起?”

  柳子羽所说的话和语气都和林夕之前轻声说的一模一样,这使得秦惜月顿时噗的一声,轻笑出声来。

  “我是懒得和他解释什么,你要是有兴趣就和他慢慢解释,我先去看看刚才那个到底是何方神圣。”林夕笑笑,对着秦惜月又轻声说了这一句之后,便只当没有看到柳子羽,拍了拍姜笑依的肩膀,又对着蒙白挥了挥手,径直走向了白子厚那三名御药系学生所在的地方。

  “你方才有没有见到一名身穿金色劲装的人?”秦惜月笑意稍减,也不解释什么,朝前行去,只是看着走来的柳子羽问了这么一句。

  林夕将他视为空气的样子已经让柳子羽心中充满隐怒,而秦惜月那一声轻笑,此刻又不回他话的样子,更是让他的心中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他不知道林夕和秦惜月之间发生了什么,竟然使得秦惜月对林夕的态度有了如此大的改观,这让他的心中更是有股冷焰在升腾起来,以至于他的表情都有些僵硬而不太自然。

  “金色劲装?没有?”以至于他的脑海之中只有林夕、秦惜月和他在纠缠,一时听到秦惜月所说的金色劲装的人竟然没有太过多想和没有什么特别的惊诧。

  ……

  “九十斤天选?”

  已经回到火堆旁开始剥去狼獾皮的白子厚等人也听到了踩踏枯草发出的声音,转身看到在山坳中出现的林夕,这名身材高大的御药系少年也顿时露出了讥笑的神色,点了点身前的狼獾,道:“怎么样,我们猎到的这头狼獾还不错吧?”

  林夕微微一笑,道:“不错是不错,只是不知道是从别人手里硬生生抢过来的,还是自己猎到的。”

  白子厚三人的面色顿时都是猛的一沉,白子厚冷眼看着林夕,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林夕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想问问方才那名身穿金色劲装的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白子厚冷笑道:“凭你是九十斤天选么?”

  听到白子厚句句讥讽,后方的秦惜月秀眉大皱,正想开口说话,已然走在她身边的柳子羽却是又问道:“惜月,先前你为了此人和亚楠闹翻,怎么今曰你似乎对他的态度大有改观,是有什么原因么?”

  听到柳子羽这再次发问,秦惜月也不能装作没有听到,沉吟道:“之前我对他的看法可能有些偏激,他说过等会会证明给我看,他不是我所想的那样。”

  “证明,怎么证明?以止戈系讲师的判断力,那种测试是不可能作假的。”柳子羽深吸了一口气,克制住自己暴躁的情绪,冷笑道:“他这个人原本就是满口鬼话,装模作样,惜月你居然还会相信他?”

  秦惜月心中有些不喜,清声道:“相不相信,到时候他证明了便知真假。”

  她的心中略有不喜,柳子羽心中的隐怒和暴躁却是再也无法遏制,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这名来自乡下小镇的土包身上会有什么魔力,竟然能够先后使得高亚楠和秦惜月都因为林夕而对他的态度出现了明显的转变。

  这只是一名修为低微的土包而已!

  “证明,那就让他证明!”

  柳子羽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他深吸了一口气,大步的朝着林夕行去,厉声道:“林夕,我倒是想知道,你是想用什么方式,证明给惜月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