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八章 霸道

第二十八章 霸道

  更新时间:2012-06-12

  这一声和周围清净不搭的厉喝便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柳子羽的身上。

  事实上柳子羽并不是心胸特别狭隘的人,他那名陵督老爹能在壮年便马上要晋升一方行省省督的高位,且其中没有经过其它副职的等待,这种大大越级的升迁,除了以前必定不凡的军功积累和在陵督位置上的卓绝表现之外,的确是真正有才能,十分睿智的非凡人物。

  这种卓绝的人物,自然也十分清楚,自己的子侄要具备什么样的品质,自然会朝着那方面去培养。

  然而柳子羽毕竟年轻,而且不知为何,林夕越是平静温润,越是不为所动,他就反而越是不能平静,反而越是被逼得心胸狭小。这就像一条大河遇到了一条大江,被迫显出了小来。

  秦惜月的身影一顿,脸上不喜的神色终于掩饰不住的泛了起来,玉脸上如同覆上了清晨薄冰,她回答柳子羽只是出于同系学生的礼节,然而柳子羽却是借着和她交谈的内容,大声的喝了出来,这对于她来说,自然也是十分的无礼。

  事实上柳子羽话一出口,便也是手脚一冷,也顿时大为后悔。

  和林夕约定的时限也只不过剩余了十余天,自己为何又如此按捺不住,而且这句话一出口,他自然也感觉出了秦惜月明显的不快。

  而这,自然让他的心中更加的恼怒。

  所以他不能退,因为只有揭穿这个一直淡然,一直装模作样的九十斤天选的真正面目,才能让秦惜月她们对自己的看法有所改观。

  林夕一直觉得吵架斗嘴的最高境界,就是自己吵得很开心,而对方却是气得要吐血,看着自己自从见到之后就不喜欢的柳子羽,林夕心中一笑,开口便想说:“这是我和惜月的事,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但是他还没有开口,他一旁的姜笑依却是大皱眉头,冷冷的看着气势汹汹的柳子羽,道:“他如何证明给秦惜月看,也是他和秦惜月之间的事,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姜笑依此言一出,柳子羽和秦惜月都是一呆。

  若是蒙白说出这句话,没有任何人会觉得惊讶,因为绝大多数学生都知道蒙白这个资质不错的土包是林夕的朋友。

  但姜笑依这名天工系学生和林夕应该并没有什么接触,而且在林夕风评如此差的情形之下,却是为林夕出头,这情形便是有些诧异了。

  因为不能退,被姜笑依这句话气得浑身有些发抖的柳子羽蛮横的上前一步,逼视着姜笑依道:“你又是什么人,我和林夕说话,轮得到你多说什么?”

  “算了,姜笑依,不要和他吵了。”正在这时,林夕却是拍了拍也是气得脸孔微红的姜笑依,点了点白子厚等人手中已经皮毛去尽的狼獾,又点了点远处:“柳子羽,白子厚他们是你御药系的同学,又是你的好友吧,既然如此,你要想我证明什么,恐怕也得帮他们先解决要来的麻烦再说吧?”

  所有人顺着林夕手指所点的地方看去,只见一抹浓厚的金色在一座山丘后显露出来,那是一行不下十人的队伍,都是身穿同样的金色劲装。

  秦惜月玉脸微寒,看着有些呆滞的白子厚等人问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是雷霆学院的人。”白子厚有些失神道:“怎么会有这么多雷霆学院的人在登天山脉中?”

  “雷霆学院?”

  林夕一怔,而秦惜月等人也都是一时心中惊疑不定。

  云秦帝国三大学院,便是青鸾学院、雷霆学院和仙一学院。

  虽然在云秦所有修行者的心目中,青鸾学院自然是唯一的圣地,雷霆学院和仙一学院这两大学院不可能有青鸾学院的声望和底蕴。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尤其是最近这十余年之间,雷霆学院和仙一学院出的人才,已经不在青鸾学院之下。按照吏司和正武司的统计,这些年新晋的官员之中,来自于这三大学院的学生,已经处于真正的三足鼎立之势。

  而无论是在朝堂还是在地方、边军之中,出自雷霆学院和仙一学院的学生,也不见得对青鸾学院的学生有多少敬意,一些冲突也实有发生。

  ……

  林夕不动声色的看着那批雷霆学院的人越来越为接近,他们身上柔软轻薄的金色劲装上的花纹在他的眼中也彻底变得清晰。

  一共是十二个人,都是和他们差不多的年纪。

  现在的林夕已经不是初出鹿林镇那个几乎没有接触过这个世界的懵懂少年,虽然夏副院长并未让他接触这个世界的真实和暗流,但他至少也已经知道,雷霆学院是在中州皇城往西五百里的雷鸣山里面,即便是什么修行,也不太可能穿过小半个云秦,跑到这登天山脉里来。

  从一开始的所有学院新生突然全部到这半雪荒原之中修行,又看到这雷霆学院的学生,林夕只是其中似乎有些必然的联系…而且很有问题。

  对于柳子羽此种金勺来说,虽然家中的权势还不足以知道为什么会有雷霆学院的学生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雷霆学院的学生出现在这里代表着什么,但是出身于军方世家的他却是比在场的其余人都要清楚,这些年雷霆学院和仙一学院的学生越来越盛气凌人,而且青鸾学院一些出去的学生,在和这两大学院学生的明争暗斗之中也不见得能占到便宜,而这正是外界觉得青鸾学院这些年在逐渐衰弱和另外两外学院能和青鸾学院并列的原因。

  十二名雷霆学院的学生中,领头的是一名额头宽阔,浓眉大眼的男生,他的腰间插着一片像宽刀一样的木片,一端用布条缠成了刀柄,横挂在腰间。

  他的脸上没有什么明显的情绪,十分平静,但是随着走进身前,所有的人却都是呼吸微顿,因为谁都可以感觉得出他身上的骄傲,那份深藏在体内,不屑于展露出来的骄傲。

  林夕的眉头微皱,因为虽然同为年纪差不多的学生,但是这批人却让他觉得和他们这些青鸾学院的学生不同,身上竟然让他觉得有些类似赶车带他来青鸾学院的刘伯身上的气息。

  然而刘伯是老边军,他的经历必定比唐可还要丰富,也经过过更加凶险的尸山血海,但这些只是学院的学生,为什么却是给他带来这样的感觉?

  …….

  这一行人在距离白子厚和另外两名御药系学生十几步之遥的荒草坡中站定。

  为首这名额头宽阔的领头男生拱手行了一礼,然后出声。他举止有礼,但是声音却是说不出的霸道,开口便直接对着白子厚问:“这登天山脉是你家的?”

  白子厚也是眼睛长在额头上的金勺,闻言也顿时脸色一变,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额头宽阔的雷霆学院学生直视着白子厚“这狼獾是你家养的?”

  他这句话依旧霸道至极,而且语有种说不出的霸气味道,而且又不管白子厚的话,让白子厚一滞,一时不知如何接口。

  ...

  “既然这登天山脉不是你家的,这里面的狼獾也不是你养的,你们从我们的手中抢了去,那我们便可以光明正大的抢回来。”这名举止有礼,语气却是说不出霸道的雷霆学院学生也不管白子厚等人的反应,只是又重重的说了一句。

  “这是什么话。”虽然对方人多,但是和林夕所说的一样,白子厚是柳子羽的好友,即便是秦惜月不在场,见着好友势弱,他也不可能不站出来,所以看到白子厚气势被对方逼住,对方又是如此霸气的说出一句,柳子羽顿时缓步上前,冷眼扫过林夕带着的小半烤兔,扫过这些雷霆学院身上带着的一些烧制的陶罐和肉条等物:“按你们这么说,即便是你们用于烧制这些陶罐的土,也是这登天山脉之中的,也不是你家的,那么你们身上的这些东西,我们也可以随便抢夺了?”

  “本来这世间就有些规矩,但是你们不讲规矩在先,便也没有了什么规矩。”这名雷霆学院的学生很干脆的点头,直直而鄙夷的看着柳子羽:“我们身上的东西,只要是登天山脉之中的,你们自然也可以随意抢夺,只要你们有这个实力。”

  “我们也不会依仗人多。”没有什么停顿,这名额头宽阔的雷霆学院学生微微转头,对着他身旁一名面容冷峻,颧骨很高的雷霆学院学生道:“乐平江,你去把属于我们的东西取回来。”

  “好。”这名面容冷峻、颧骨很高的雷霆学院学生腰间也挂着一柄木刀,他肃冷而拘谨的对着额头宽阔的领头学生行了一礼,没有任何废话,便朝着白子厚走去。

  柳子羽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冷然道:“你是想和我们为敌?”

  “我听说过你们青鸾学院一些可笑的规矩,但按照你们的规矩,面对学院之外的人,应该是可以随意动手的。”额头宽阔的雷霆学院学生冷漠道:“若是不敢的话,你们便退开一边,不要废话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