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九章 不过如此

第二十九章 不过如此

  更新时间:2012-06-13

  “你们哪一个先上,还是一起上?”面目冷峻、颧骨很高的雷霆学院学生乐平江对着柳子羽和白子厚等人躬身行了一礼,举止很是守礼,但是语气却是也极为霸道。

  一躬身之后,乐平江不给柳子羽和白子厚说话的机会,一拂衣袖,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按照云秦礼仪,这拂袖做请,便已是正式决斗的邀请。

  秦惜月的秀眉深蹙,方才听白子厚和这些雷霆学院学生的对话,她原本还觉得白子厚等人可能确实有些理亏,然而此刻这些雷霆学院的学生却是太过霸道,而且不留任何回旋余地,就连她的心中也微微有了些火气。

  毕竟这是在登天山脉之中。

  虽然不能说这登天山脉是青鸾学院私有,然而这毕竟是青鸾学院的所在地,就如同雷霆学院所在的雷音山一样,在这登天山脉之中如此不留情面,无疑就像是打上门来。

  “这些是什么人,白子厚,这些人气势汹汹的想要做什么?”

  正在这时,随着一阵踩踏枯草的脚步声,一声嚣张的喝声响了起来。

  原本也正皱着眉头想事情的林夕霍然一惊,转过头去却是顿时又忍不住摇了摇头,真是不喜欢的人又多来了个一个,这从一个土包上正下来的是一开始就和他不对牌的止戈系同学暮山紫。

  “呀,九十斤天选,你也正好在这里啊,这么巧。”

  发出了那一声嚣张的大喝,一眼看到林夕,暮山紫又是哈哈的一笑,等对林夕说了这一句之后,他才看清因为他一声嚣张的大喝而不明所以,略微僵在那里的乐平江的手势,他才有些反应过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乐平江等人道:“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冒出来的?居然敢在这登天山脉里面挑战我们青鸾学院的人?”

  白子厚先前和暮山紫已然认识,低声道:“他们是雷霆学院的人。”

  “什么,雷霆学院的人?”暮山紫顿时一愣:“怎么可能,雷霆学院的人怎么可能会在这?”

  “就算是雷霆学院的人,在我们登天山脉里面,也要安分守己一点,这么嚣张,难道是想讨打不成?”愣了一愣之后,暮山紫顿时又气势嚣张的大喝了起来。

  不仅是雷霆学院的人,就连秦惜月和姜笑依等人都是皱起了眉头,心想这人如此不知所谓,对方都已经邀请决斗了,难道还怕讨打,这样的智商和判断力,到底是如何进入青鸾学院的?

  但白子厚和柳子羽却是发现暮山紫一边这么嚣张的大喝,一边却是偷偷朝着他们挤眼睛,两人顿时明白了暮山紫的用意。能够进入青鸾学院的也绝对是才智机敏的人物,暮山紫这么大呼大叫,明显是想让周遭更多青鸾学院的人听见,到时就算白子厚等人不敌,有其他青鸾学院厉害的人物过来,也能够找回场子。

  牵涉到两个学院的学生,这已经不是一头狼獾的事,而是事关两个学院的声誉。

  “不过如此。”

  伸手微僵在地的乐江平却是已经失去了耐心,很有深意的冷冷吐出四字,直接脚尖轻点,整个人如同踏草飞腾一般,朝着那头架在火堆上的狼獾跃了过去。

  ……

  就和暮山紫虽然嚣张跋扈,但能够进入青鸾学院的决计不会是饭桶一样,眼见乐江平一动,白子厚脸露凝重神色的同时,也马上对柳子羽点了点头,一步跨出,迎了上去。

  他和另外两名御药系学生的战力都比柳子羽要低出不少,而对方既然如此强势,又决计不会是弱者,在他想来,若是柳子羽出手不敌的话,恐怕在场都没有人是对方的对手,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先上去试探一下,至少让柳子羽可以看清楚对方的实力和出手套路。

  面对跃步而来,敏捷如狡兔的乐江平,白子厚横在火堆前方,心中略有紧张的拧身,将自己拧成一股绳索一般,猛然发力,朝着乐江平一拳捣出。

  一抹难言的冷笑浮现在乐江平的嘴角,他根本没有改变去势,依旧一爪抓出。

  “啪!”

  空气和血肉相撞的声音同时震响。

  白子厚一拳击于乐江平的掌心,乐江平身体猛的一震,如同一块称砣一般重重落地,而白子厚却是噔噔噔连退三步。

  一股惊骇的神色同时布满白子厚的脸上,他的整条右臂已然被震得全部麻木,一时连抬都抬不起来,而且拳背上出现了五条深深的抓痕,鲜血淋漓。

  就在此时,乐江平的整个身体,却是已经毫无停歇的飞腾了起来,他的身体横在了空中,刚刚腾空之时,身体弓如弯虾,然而瞬间,他的身体便已经借着离地时的一磴之势,整个身体在空中猛然伸直,双手依旧成爪,同时朝着白子厚的胸口抓落。

  白子厚立足还未稳,面对这凌厉一击,他做出了十分正确的防御,连麻木的右臂都硬生生的抬了起来,和左臂交叉在身前,做了一个十字防御封挡式。

  “蓬!”

  白子厚脸色一白,整个人连连倒退,他的身后本身便是燃着的火堆,他自己也有明显感知,但是却是根本站不住脚,连续五步之后,一脚踏入了火堆之中,无比狼狈的一声惊呼,跳了出来。

  这过程之中,稳稳落地的乐江平没有追击,只是凝立当地,一脸冷笑的看着。

  他的手上有数条灰色的布条,正是从白子厚的御药系灰袍上抓落,而白子厚的两条手臂上鲜血淋漓,一条条血痕触目惊心。

  “不过如此。”雷霆学院学生之中,那名额头宽阔的领头学生毫不留情的吐出了四个字。让忙着踩熄脚上火焰的白子厚脸色更为难堪。

  “你也来了?”

  林夕蓦地听到身旁的响动,转过身去,却是看到花寂月也不知从哪里赶了过来,已经走到了自己身旁。

  “我刚刚走来时已经听到了他们的一些话,这些雷霆学院的学生,应该是故意的,这几个御药系的聪明一时,却是正好中了对方的圈套。”花寂月点了点头,对着林夕轻声说道。

  林夕一怔:“故意的?”

  “这名雷霆学院学生的修为远在白子厚之上,而且肯定也在我之上。”花寂月看了有些不解的林夕一眼,微眯着眼睛解释道:“你看那头狼獾腿上的创伤…就算以我的修为,在那头狼獾已经被我击伤成这样的话,还能逃得出几步?难道会放任跑到这几名御药系的人面前来?”

  林夕顿时转过头去,只是看了一眼那头已经剥了皮的狼獾腿上一处剑伤般的伤痕,他便明白了花寂月的意思。

  “你不是我的对手,你来?或是换别人?”

  就在此时,乐江平却是已然看了白子厚一眼,然后看着柳子羽一眼,冷漠而骄傲的说道。

  “在下青鸾学院御药系一年新生柳子羽。”心中微寒的柳子羽伸手拔起原本白子厚等人插在地上的木矛,上前一步,对着乐江平做了个请的手势。

  ...

  他对白子厚的修为和战力十分了解,他也十分清楚,即便是自己,也绝无可能这么干净利落连连击退白子厚,而且从方才交手的情形来看,对方完全是用力量彻底压住了白子厚。

  对方的魂力修为,恐怕还在他之上,所以柳子羽自认用兵刃可能获胜的几率会比双方空手要大些,毕竟在试炼山谷之中,他们也都是用兵刃交手。

  看到柳子羽持矛而进,乐江平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一抹讥诮的神色从他的眼中一闪而过,他也取下了悬挂腰间的木刀,对着柳子羽挥了挥刀,同时也肃声道:“雷霆学院一年新生乐江平。”

  柳子羽也不再说话,微微点头示意,随即双膝微屈,足尖连连点地,双方之间的距离被瞬间拉进,尖利木矛随着他的一个摆身,以诡异的线路斜刺乐江平的咽喉。

  此刻双方都没有青鸾学院的黑甲护身,以木矛的尖锐程度,若是此种,也足以洞穿乐江平的血肉之躯。

  然而面对呼啸而至的尖锐矛尖,乐江平却是一动不动,似乎连丝毫闪避的心念都没有。

  柳子羽不由自主的微微一缓,而就在他这微微一缓之时,“喝!”乐江平双手持刀,吐气扬声,一刀横斩。

  只是一刀,“咄”的一声闷响,柳子羽手中木矛被斩得垂落地下。

  乐江平一步近身,再次挥刀。

  柳子羽弃矛,疾退。

  乐江平不停,疾进,挥刀。

  “你使诈!”脸色极其难看的柳子羽嘶声大叫。

  “啪!”

  木刀斩在柳子羽的右臂之上,柳子羽身体一倾,随即自己翻滚出去。

  乐江平收刀停下,冷笑道:“是你自己不敢…你以为就算你没有心有犹豫,我就避不开你那一矛?”

  “吼!”

  柳子羽脸色雪白,状如疯虎,扑向乐江平,“啪!”木刀准确无误的斩在了他的脖间,一条触目惊心的粗大血痕瞬间出现在他白皙的脖子上,柳子羽想要再往前跨出一步,但是他大脑之中的血液却似乎被瞬间抽空,他的整个身体失去了力气,软软跪倒在了乐江平的身前不远处。

  “赫…赫…”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双手摸在了自己脖子上,却是都一时难以喘过气来,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领头的额头宽阔雷霆学院学生平静而冷漠的看了一眼跪倒在地的柳子羽,再次吐出四字:“不过如此。”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