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章 还是我来吧

第三十章 还是我来吧

  更新时间:2012-06-13

  乐江平看都没有再看柳子羽一眼,从柳子羽的身旁走过,朝着那头架在火堆上的狼獾走去。

  白子厚和两名御药系的学生脸色无比的苍白,若这是在战场上,在柳子羽倒下之后,三人恐怕还会扑上去,然而这是两个学院学生之间的对抗,对方的强大与自傲让他们心中清楚,他们根本不是这名雷霆学院学生的对手,将会使青鸾学院更加蒙羞。

  ……

  乐江平看着因为屈辱和不甘而微微颤抖着的白子厚等人,眼中讥讽的神色越来越浓。

  对于他和其余这些雷霆学院的学生而言,这些青鸾学院的学生虽然有着热血,但却实在是太嫩了一点…而且因为对手是青鸾学院的学生,所以胜出之后,更是分外的有快感,乐江平甚至感觉自己的血液都比平时流淌得略微快了一些,状态达到了巅峰。

  “我来。”

  看着距离火堆越来越近的乐江平,花寂月和秦惜月几乎同时出声。

  两个人的修为和战力都不见得比柳子羽高,尤其花寂月一开始就看清这恐怕是对方故意设的局,但是在此种情形之下,两人却是都决计不想让对方这么轻易的从她们的面前取走那头狼獾。

  乐江平的脚步顿住,转过身来,看着花寂月和秦惜月。

  这两名青鸾学院的女学生名字之中都有一个月字,但是无论外貌和性格都有很大的差异,两人也没有想到对方会和自己同时出声,对望了一眼之间,两人却是又不由自主的一咬牙,都是重复了一句,“我来。”

  “不,还是我来吧。”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发出,却是让这两名女生都是一呆,忍不住转过头去。

  此时出声的是林夕。

  “你?”花寂月第一个反应便是皱起了眉头,还不等她说出些什么,秦惜月便已经决然的摇了摇头,寒声道:“不行。”

  林夕自然明白秦惜月的意思,白子厚已经败了一场,柳子羽还在地上没有起来,这事关学院荣誉,自然不是逞强的时候,但他却只是看着秦惜月,突然伸出手,拍了拍秦惜月的肩膀,同时轻声道:“你不是要我给你证明么?我现在便给你证明。”

  贸然拍一名女子的肩膀,这在云秦来说是非常唐突的事情,然而秦惜月却是没有丝毫的恼怒,反而身体之中被一股莫名的震惊充斥,她的美目有些不可置信的睁大了。

  林夕拍她肩膀的时候虽然动作轻柔,但是却好像有沉重至极的大石压在她的身上,虽然无法清晰的判断出来到底是有多大的力量,但是她却是可以肯定,林夕的气力,远远不止九十斤!

  而且更让她震惊的,除了林夕这平静语气中的强烈自信之外,还有一旁的姜笑依,这名天工系的学生自始自终都似乎没有任何感觉受辱的神色,而且此刻听到林夕说要出战,他更是有些欣喜的出声赞同道:“让他去吧。”

  花寂月的眉头也拧的更紧,但是看着额林夕和姜笑依的神色,她却是没有再行出声反对。

  林夕对着她点了点头,也不说什么,开始动步,朝着乐江平行去。

  他这种平静而自信的神色,也使得乐江平和那名额头宽阔的雷霆学院学生的眉头微微的一跳。

  “不行!你们怎么可以让他这样一个废材出战!”

  就在此时,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刚刚才好不容易从地上站起,都难以出声的柳子羽却是发出了一声嘶吼:“即便我们青鸾学院的人都死光了,也决计不能让这样一个丢人的废材出战。”

  一时寂静,所有雷霆学院的学生愕然。

  因为屈辱,因为愤怒,柳子羽平时好看的面目一片狰狞,双眼更是血红,如同一头受伤的野兽。

  看着略微皱眉的林夕,他再次用怪异的沙哑嘶吼叫了一句:“难道你们还想学院因为这种废材而更丢人么?”

  姜笑依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要说丢人,柳子羽自己被斩杀得跪在对手的面前,这才是真正的丢人,然而眼下柳子羽将这份屈辱和愤怒,却是转嫁到了林夕的身上。

  姜笑依无法忍受,上前一步,正想破口大骂,但他张了张口,却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因为就在此时,林夕只是做了一个简单至极的动作。

  他只是熟练至极的取下了自己斜跨在身上的简陋弓箭,然后十分简单的朝着柳子羽射出了一箭。

  这一箭,从柳子羽双腿之间的空隙之中穿过,没入柳子羽身后的荒草之中。

  一时这片荒坡周遭更是寂静,柳子羽的嘶吼声也是戈然而止,他不可置信的低头,似是不敢相信林夕竟然敢直接朝着他射出一箭,而且他也不可相信,林夕的这一箭竟然准确无语的从他两条腿之间射了过去。

  这硬木箭矢虽然简陋,但是箭尖也十分锋利坚硬,若是射在人的身上,也绝对是一个深深的血洞。

  乐江平和额头宽阔的雷霆学院学生目光都是微微的一寒。

  林夕这一箭,精湛的箭术尚且在其次,最让人心惊的,是他的平静和稳定。

  即便对林夕没有丝毫了解,所有这些雷霆学院的学生也都感觉了出来林夕和柳子羽等人的不同。

  毫无废话的射出这一箭之后,林夕也不看柳子羽,将手中的弓箭都放在了地上,然后捡起了一旁的一根木矛,朝着乐江平走去,并将木矛用力的从中折断,试了试如同一柄长剑般长度的断矛,似乎对分量有些满意的样子。

  “你…”柳子羽还要出声,但是却反而被乐江平的声音打断了,乐江平看着平静走来的林夕,眼睛微眯,道:“你的箭术很好。”

  “还不算特别号,不过要是隐藏起来偷袭你,你应该很难躲得过去,只是这样你肯定不会心服,所以还是不能用弓箭。”林夕看着这名颧骨很高,外表极其冷峻的雷霆学院学生,点了点头说道。

  “请。”

  乐江平也不再多说什么,握着手中的木刀,对着林夕做了个请的手势。

  林夕只是点了点头,随即,他的整个人陡然加速,沿着略微倾斜向上的缓坡,以惊人的气势狂奔起来。

  一片片草屑和泥土,在他的身后飞溅出来。

  乐江平的左脚后退半步,身体却是略微前倾,脸色冷漠,整个人给人一种做好了和林夕相撞的准备。

  瞬息之间,林夕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不远处。

  “蓬!”

  林夕的右脚重重的踏在地上,爆开了一股股的气流,坚实的山坡泥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凹坑。

  乐江平的整个人瞬间绷紧,就像一张弓绷紧到了极致,但让他不由得一滞的是,林夕的下一个动作,竟然没有马上迸发出来。

  这就如一个浪潮已经到了最高,却是没有打下来。

  而就在他这微微一滞之间,林夕却是已然真正发力,一股螺...

  旋般的力量从他的脚下震荡出来,通过他的身体,手臂,一直传达到他手中如剑的木矛上。

  林夕拔剑,刺杀!

  已经炼过不知道多少遍的动作,在林夕此刻魂力全满,状态极佳的情况下,显得更为完美和暴烈。

  “杀!”

  乐江平的瞳孔收缩之间,他的手中木刀斩了出来。

  但他的木刀只是斩出了一半,就失去了后继的力量…林夕手中的木矛已经重重的刺在了他的右肩。

  一声痛苦的闷哼中,乐江平直接往后一个翻滚,滚出了十几米远,而林夕却是停在了当地,没有追击,只是看着翻滚后跃起的乐江平,内心十分兴奋,脸上却是平静的说道:“你输了。”

  乐江平脸色极为难看,沉默片刻之后点了点头:“我输了。”

  林夕刺在他身上的,只是木矛那钝的一头,也就是说,林夕已然手下留情,但即便如此,这木矛一击的力量,也使得他的整个右肩几乎完全碎裂一般痛楚,他完全是凭借着极大的毅力,才能勉强提住木刀,要想再战都是没有可能了。

  胜就是胜,败就是败。

  哪怕只有林夕自己知道,他是用了试炼山谷之中“灵鹫”的手段和正将星特训的成果,实则胜得也十分凶险,但落在其余人的眼中,林夕却只是出了一剑,就直接刺中乐江平,乐江平就败了。

  林夕的这一剑,无比的暴烈、凌厉,也如同直接刺在了秦惜月和柳子羽等人的身上。

  秦惜月捂住了自己的嘴,当林夕刺出这一剑之时,她的双眼无比明亮,而等到林夕这一剑刺中乐江平的身体,她不可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时,她的心中却是也油然被一种羞愧和愧疚所充斥。

  她明白自己真的是错了。

  大家都只道他面对九十斤天选时的平和是因为不知羞耻,但他却真的只是不屑辩解而已。

  “这小子居然这么厉害?”花寂月是有些恼怒般的发出了一声嘀咕。而柳子羽的面色却是比方才更加的雪白,浑身索索发抖,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他怎么…”白子厚和另外两名御药系学生失魂落魄,他们平日里私下也不知道多少次嘲笑过林夕,然而此时,他们才发现,自己和柳子羽才是应该被嘲笑的对象。

  “这怎么可能。”原本不出声,在准备看着林夕笑话的暮山紫也是彻底的呆住了。从乐江平额头上不停冒出的冷汗和那条不停抖动着的手臂,他也看得出林夕的这一击是何等的分量。

  “你…你既然有这样的修为,为什么平时不辩解?”突然,柳子羽看着林夕,嘶声叫出了声来。

  林夕转过头来,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柳子羽,道:“我想你应该记得住和我约定过什么…既然你都让我讨厌到懒得见你的程度,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花力气对你辩解?”

  柳子羽的身体猛的一晃,林夕的这句话简直如同在他脸上打了一巴掌,但是这巴掌,却是他自找的。他和林夕有过一月之约,但是此刻这约定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因为他不是乐江平的对手,而乐江平却是被林夕一剑便击败…而且面对他们先前的嘲笑和指责,林夕的脾气已经是十分的好了。

  又是两名御药系的学生出现在了不远处的土丘上,却是高亚楠和姜钰儿。

  “你叫什么名字?”而就在此时,雷霆学院这一批学生之中,领头的额头宽阔的学生却是走了出来,看着林夕认真的问道。

  林夕没有回答,却是也看着这名学生,反问道:“你又叫什么名字?”

  这名额头宽阔的雷霆学院学生略有些不快的眉头一挑,但还是答道:“雷霆学院一年新生,完颜暮烨。”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