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五章 莫名的杀意

第三十五章 莫名的杀意

  .林夕站在冰上,拥抱着风雪。%%()

  “风行者,不仅是拥有强大的箭技,还在于对周围天地,风向流动的感知和判断。能够清晰的感觉出风向的流动以及这些风力对于箭矢的影响,箭矢就会射得更加精准,射得更远更有力。”

  佟韦说过的这句话,此刻在林夕的脑海之中回想,分外的美妙。

  他原本只是想借助这极其恶劣的环境,让自己的体能和精神达到崩溃的极限,从而增进魂力修为,然而他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捏住了风雪,对于感知和箭技有了突破性的顿悟。

  就像一名渔夫,原本走入冰湖只是想打一条鱼,然而除了一条鱼之外,还多捕到了一头水獭。

  所以林夕满心欢喜,完全不知自己的头发和眉毛都已经彻底被冰雪染成白色,看上去就像一个被冻僵的老人。

  “你到底要做什么…这样的修行,你受得了么?”

  此刻林夕也完全不知道,在距离他并不遥远的另外一个洞窟之中,一个冻得索索发抖的娇小身躯正满心不解和震惊的盯着在风雪之中若隐若现的他,真正的担心他就这样直接冻僵,冻死在了这里。

  蓦的,林夕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似乎有某种强大的气息改变了上风处某股风的流向。

  他仰头,努力的眨着眼睛朝着那处更高的冰雪覆盖之地看去。

  宛如神迹一般,他看到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了一截冰雪断崖处。

  那名年轻人的面目隐隐约约和他熟悉的那个世界的吴奇隆竟然有几分的相似,而且在冰雪之中的身影说不出的沉稳和坚毅,所以林夕第一时间便觉得优秀,接着他便感觉到光辉。

  因为这名年轻人站在上风口,不仅遮住了些风雪,而且他身上穿着的衣衫是金色的,这是灿烂的颜色…也是雷霆学院衣衫的颜色。

  这是一名雷霆学院的学生。

  竟然也有一名雷霆学院的学生,在这种极其恶劣的冰原中修行。

  就在林夕微怔之间,那名雷霆学院的学生明显也看到了他,朝着前方走了数步,所以林夕看得更加清楚,这是一名清雅优秀的少年,他粗而黑的头发在脑后编了一条长长的辫子,被凛冽的风雪吹得在身后腰间不停的摇摆。

  ……

  贺兰悦汐看到了林夕。

  就如林夕第一眼看到他的感觉一样,他也感觉到了这名青鸾学院学生的优秀,同样他也感到有些莫名的惊诧,竟然也有青鸾学院的学生,敢不惜性命在这种地方修行。

  修行者的面前有很多路可以走,有些路,却只有翘楚中的翘楚才能走,原本贺兰悦汐以为自己的路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然而就在猛然之间,却是看到了一个并肩者。

  这是一种奇特至极的感觉,贺兰悦汐觉得这名青鸾学院的学生,一定会成为自己宿命中的最强对手。

  所以和林夕的平和不同,他的心中一瞬间就被滔天的冰冷杀意所充斥。

  要是在别的地方,自己的身份,以及对方的身份,肯定会让他很好的掩饰住这份杀意,然而这是在莽莽的雪山之中,人烟全无之地,而且从对方的身姿来看,对方的体能也已经接近极限,只要在对方施放求救讯号之前干净利落的杀死对方,那他可以肯定,就算是青鸾学院的讲师都无法发现。

  所以贺兰悦汐这名雷霆学院中的最强者,瞬间下了一个决定,他要在这漫天的风雪之中,杀死林夕,埋葬这名将来有可能对他造成很大威胁的对手。

  所以他不发一言,在看清楚了下方的落点之后,他便直接从冰雪断崖上纵身跃了下来。

  一脚踏碎了一块坚硬的冰块之后,他的整个人再次飞腾而起,稳稳的落在朝着林夕接近的第二块坚冰之上。

  因为贺兰悦汐身上那股特有的腥风血雨般的肃杀气息,因为没有什么言语和其它掩饰,所以林夕也马上感觉到了这名优秀的雷霆学院学生的敌意和杀意。

  林夕马上将身上斜挂着的简陋长弓取在了手中,略微僵硬的手指捻起了一支箭矢。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有这么直接的杀意,但是对方要杀他,他便要杀对方,他的做人就是这么简单。

  先前蜷缩在不远处洞窟之中的娇小身躯也感觉到了贺兰悦汐身上散发出的杀意,对方那一个纵跃之间的实力让她感觉林夕现在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根本没有多想,她从冰窟之中走了出来,并用力的击碎了数根冰棱,发出了不小的声响。

  贺兰悦汐的身影陡然顿住了。

  这压力来自于林夕手中的简陋弓箭和那名陡然出现,同样身披黑色披风的青鸾学院女学生。

  林夕手中的弓箭虽然极其简陋,但是林夕的气势,却是使得他感觉出这简陋的弓箭有可能给他造成损伤,哪怕留下一丝伤口,便很有可能无法逃避青鸾学院讲师的追踪,也是不可推脱的铁证。而且在对方陡然多了一个人的情况下,就算他真能马上杀死林夕,那名突然出现的女学生也必定有时间施放求救的讯息。

  “真是可惜。”

  贺兰悦汐在心中叹息了一声,英挺的眉宇之间出现了一丝遗憾的神色。

  他没有再行前行,开始收敛身上的杀意,只是看着手持弓箭远远的对着他的林夕,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虽然不解对方的强烈杀意何来,但这样好杀的人林夕自然不喜,所以他冷冷的看着贺兰悦汐,用比冰雪更冷的声音反问道:“你是谁?”

  “我是贺兰悦汐,这届雷霆学院新生之中,实力排名第一的贺兰悦汐。”贺兰悦汐看着林夕说道。对于一般人而言,说起自己的名字,自己加上排名第一这样的话,必定显得狂妄自大,但是他的神色却是极其的自然,似乎这几个字本来就属于他,所以说起来理所当然一样。

  林夕看着贺兰悦汐,道:“我叫林夕。”

  “原来是止戈系的天选。”贺兰悦汐眉头微挑,沉吟了一下,道:“我们还会见面的。”

  说了这一句之后,这名将雷霆学院新生实力排名第一说得理所当然的雷霆学院新生便转身走入了风雪之中,只是片刻的时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夕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对方的杀意和离开时的这句话,让他更加觉得雷霆学院的这些学生出现在这登天山脉之中有着更深层的含义。

  “不知道安可依知不知道一些隐情,愿不愿意和我讲。”

  原本林夕并不愿意花时间在考虑这些很远的事上,但是现在却不同,贺兰悦汐离开时的神色,让他明白,今后只要有机会,贺兰悦汐恐怕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动手杀他。这恐怕是他在这个世上,所面临的第一个真正敌人了。

  收起弓箭之后,林夕转身,看到自己视线之中的是一名自己并不认识的灵祭系女生。黑色披风里面隐隐是灵祭系的衣衫,这名瘦削的女生嘴唇都冻得有些乌紫,头发有些微微发黄,下巴有些过于尖细,从神容上来看,第一时间便给林夕对方是出身土包,而且是出身于清贫之家,以往的营养都不足的土包。

  林夕有些佩服的看着这名意志看上去也极其坚忍的灵祭系女生,忍不住道:“你是灵祭系的,叫什么名字?…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叫艾绮兰。”虽然十分清楚对方对于学院的意义和重要性,但想到之前林夕像疯子一样拥抱着风雪,又想到方才的凶险,艾绮兰还是有些恼怒的看着林夕,道:“你又在这里做什么?”

  林夕微微一怔,道:“我在这里修行啊。”

  艾绮兰看了林夕一眼:“我也是。”

  林夕赞叹道:“你也真厉害啊…敢到这里来修行。”

  林夕的这句话让艾绮兰一时沉默无言,原来他是知道这有多危险,然而他还是到这里来修行了,虽然这的确有些疯狂,但青鸾学院…的确是因为许多拥有此种勇气的人才存在着。一时之间,她的愤怒全部消隐,唯有更多异样的情绪弥漫。

  林夕并不知道艾绮兰和自己一样也有一些独特隐秘的身份,他只是觉得这名灵祭系的女生有些内向,不太好说话,但光凭这名灵祭系女生方才现身出来的样子,便让他心中无法讨厌,于是他转头看着贺兰悦汐离开的方向,自然如同朋友闲聊一般,道:“你说刚才那个家伙是不是想要杀我?”

  艾绮兰身体抖动了一下,紧了紧自己的披风,凝重点头:“应该是的。”

  “你的体力快要接近极限,方才你为什么还想要用弓箭对付他,而不是第一时间施放讯号?”点了点头之后,艾绮兰看着林夕,忍不住又道:“他从断崖上就那么随便的跳下来了,恐怕至少是高阶魂士之上的修为,你何来那么大自信对抗对方?”

  林夕自然无法说自己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他笑了笑,道:“他跳下来的姿势实在太帅了,而且他真的很强,我刚刚又正好有些感悟,所以实在很想射他一箭,看看能不能对他造成一些杀伤。”

  “你真是个疯子。”艾绮兰在心中狠狠的骂了这一句,但想到即便只是正将星…都恐怕都是这样的疯子。她便只能摇了摇头,想着光从外表上看,绝对想不到林夕这么安静和平和的外表下,竟然有着如此强硬和疯狂的一面。

  “那你还要在这里修行下去么?”她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看着林夕问道。

  林夕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既然有这样的一个对手想要杀我,我当然得更加努力一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