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七章 任何人都有弱点

第三十七章 任何人都有弱点

  “在十年之前,桐教授和徐讲师等人就已经提过青鸾学院的教学改革,当时最重要的一项提案是利用一些无法赦免的死囚和擒拿的俘虏进行生死搏杀,以提高学生的实战能力。这项提案当初因为您和一些教授的反对,直接被否决掉了。”颜少卿依旧恭敬而低声的陈述道:“然而按照圣上的意思,这项教学改革在雷霆学院开始试行,这十年之中,也的确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颜少卿的这句话语气虽然平淡,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封千寒、叶少枫,甚至夏副院长都是眼中蓦的一寒。

  因为谁都清楚,这句话的后面,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雷霆学院的确是好手段,这种事居然都瞒过了我们。”

  夏副院长一直温和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冰寒,他和学院的一些人,始终是张院长有关人性说法的最忠实追随者,这是触及到他和学院的一些底线的东西。

  有些东西外界可能难以了解…但是这个世上恐怕没有人能比他和学院的几个老人更了解张院长。在外界而言,所有的人恐怕都以为张院长当年仗剑行走于天下,便是为了云秦那不灭的荣光,然而他们却知道,张院长生性淡泊,他始终和这世界上一些权贵不是同一个层面的存在,这个世间所谓的名利,也根本不在他的眼中。像他这样的人之所以站出来,只是因为云秦帝国这方土地上有许多他在乎和必须在意的人。

  覆巢之下无完卵,他为这些人而战。

  而他常言,一个人若是没有对生命起码的尊重和怜悯,那便不能说有人性,而没有人性的人,通常会做出许多可怕的事情出来。

  当今的圣上,朝廷,一直以为学院不把至高的皇权放在眼中,只是因为学院的实力,事实上他们不明白根本…对于一直追随着张院长的人来说,这个皇权,这个帝国,都根本不是他们所在意的东西。他们只是在意那些他们所要保护的人,以及他们心中坚持的那些光明。

  所以即便是学院一开始的教训,所有新生宣誓时所说的忠诚,也只有说是忠于自己的伙伴,而没有说是忠于当今的圣上。

  这可以说是大逆不道,然而这就是学院许多人坚守的东西…因为若是连和自己出生入死的伙伴都无法忠诚,那又算有什么人性?

  “我知道圣上想励精图治,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会如此没有耐心。”

  夏副院长看着这三名从中州皇城之中走出来的朝堂之中的重要人物,道:“但你们真以为这十年来雷霆学院的学生表现比青鸾学院的学生优异,便是因为这项所谓的教学改革么?相比十六年前张院长在的时候,我们现在得到的资源有多少?难道你们以为,这一时的表现便能说明什么?拔苗助长长出来的苗一时虽然比别的苗看起来高,但下一个十年二十年,又一定长得高?”

  微微一顿之后,夏副院长的身上流露出一些令这个无比空旷的大厅的温度都瞬间降了几度的气息:“你们也都是修行者…但恐怕有些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若是自己为什么而战,为什么坚持都搞不清楚…难道只是用名利刺激着的修行者,将来能够超得过真正明白修行道理的修行者?”

  夏副院长的这一句话说得很不客气,然而叶少枫却是没有丝毫的怒意,反而猛的一呆,似乎感悟到了某些对他的修行至关重要的东西。

  封千寒白眉微蹙,而颜少卿却是苦笑了一下,看着夏副院长道:“夏副院长您所说的这些,我自然都懂…恐怕也正是因为我懂,所以周首辅才会让我主事,来和您谈这件事。您想必比我们都更加清楚,这件事最终面对的,必须要说服的是当今的圣上。即便我们明知道他是错的,现今恐怕也只有您才能证明他是错的…这些年,学院为云秦做了这么多,您肯定也不想见到云秦堕入深渊,所以您也必须证明给圣上看。”

  “既然早在你们之前,雷霆学院的新生就已经到了登天山脉之中修行。”夏副院长看了颜少卿一眼,道:“他自然也是已经准备好了要让我证明,他最想见到的证明方式是什么?”

  听到夏副院长的这句话,颜少卿这名早就已经喜怒不形于色的吏司副司首不由得面容微僵,心中叹气,知道对方早已经将那些根本看不清的暗流,以及朝堂之上那些人的人心摸得一清二楚,连龙榻上那名野心和智慧同样强到极顶的人物在这名老人的面前都似低矮了一些,这样强大的人物让他的心中再次产生了浓厚的挫败感。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之后,颜少卿道:“圣上的确想过夏副院长你们很难接受,必须给你们说服他的机会…所以圣上的意思,是青鸾学院和雷霆学院各自挑选五名新生,进行一场真正的实修…两个学院现在的教学手段截然不同,越是时间短,越是看得出截然不同的效果…而且现在的局势又很紧迫,所以圣上的意思,这对决越快越好,听闻夏副院长您前些时日没有见我们,昨日圣上已经亲自启程,前来登天山脉,想要和夏副院长亲自商谈。”

  夏副院长看了颜少卿一眼,道:“好,你们可以告诉他。在他到来之前,我们青鸾学院会挑选出五名新生出来。”

  颜少卿微微一怔,根本没有想到夏副院长会回答得这么轻易,因为在他和几名坐在重重帷幕之后的人的算计,夏副院长将会表现得比这更强势。

  但是微微一怔之后,这名吏司的司首还是马上站了起来,极其庄重肃穆的对着夏副院长行了一礼,因为他十分清楚,夏副院长若是不答应,就必定会流更多的血,而且大多都不会是学院中人的血。无论是这些年学院还是夏副院长的所为,都足够让他尊敬,然而夏副院长已经很老了…而且学院有那么多持有不同意见的人,所以不仅是当今圣上,就连他都不得不考虑,如果夏副院长等人最终离开人世,如果学院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大,那如果学院的处事,并不像今日一样,要插手皇权呢?

  ……

  唐藏古国的皇宫深处。

  摇曳的乳白色酥油灯火照耀着宫廷地面赤黄色的琉璃地砖,再映照在墙壁上一些华美的佛画上,便构成了一副平静安和且充满禅意的景象。

  一名身穿普通麻衣的宫女正端着一碗药汤,小心翼翼的喂着榻上一名形容枯槁的老妇人。

  老妇人明显病重,脸上笼着一层散不去的黯淡,双眼无力的深陷,然而却形容慈和,手中抓着一串红珊瑚佛珠,时而拨动。

  年幼的凤轩皇帝的身影在重重的金黄色帷幕后出现,对着端着药汤的宫女挥了挥手,示意不用行礼之后,便接过了药碗,亲自一勺一勺的喂着这名老妇人。

  自从他出现之后,这名老妇人很是安心的微笑着,一直十分耐心的喝完了所有的药汤之后,她才缓缓的喘息着,用溺爱的神色看着年幼的皇帝,看着这唐藏古国的最高权势者,问道:“今天有什么烦心事么?”

  “母后。”凤轩皇帝将自己的手放在老妇人的手下,真正爱戴的看着这名在阴谋权势和自己的伤病中沉浮了一生,最终又将一个完整的帝位传承到自己手中的母亲,微皱着眉头道:“青鸾学院那边的消息回来了,他们竟然拒绝了我们的提议,竟然不想用南宫陌将他交换回去…”

  看着皱着眉头的年幼皇帝,唐藏古国皇太后唇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张了张口又想说什么,但首先出口的却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得她浑身不停的颤动,在这个幽静的宫殿之中,显得特别的刺耳和令人心颤。

  凤轩皇帝抿着嘴唇,眼中出现了自责的神色,似是责怪自己不应该来和母后讨论这个问题,然而他的手微微的一紧,咳嗽的皇太后却是略微的用了些力,反而劝慰他宽心。

  “这些年连关押他的地方,都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青鸾学院一直无法营救他回去…他们拒绝我们,自然是因为知道他在我们手中吃了许多苦,要为他找回一点代价…”咳嗽声停之后,皇太后看着凤轩皇帝,道:“但是我们又必须完成这个交换。”

  凤轩皇帝思索着,问道:“母后,为什么?”

  “南宫陌是修行天才,他身上有许多青鸾学院的修行秘密,而谷心音这么多年不开口,我们也无法从他身上得知任何的东西,这种交换本身不算亏。”唐藏古国皇太后看着凤轩皇帝慈和的慢慢解释道:“而且你不要忘记你叔叔的独子也是死在他的手中。他的身上或许有我们般若寺的一些修行秘密,所以我们可以完成和青鸾学院的这个交换,但也决计不能让他活着回到青鸾学院,你叔叔也决计不可能让他活着回到青鸾学院。”

  “要不是你叔叔的独子死在了他的手中…你或许还没这么容易登上这帝位。但即使无后…我对他十分了解,要是我一死,他便不会向现在这么安分。你此刻要令他帮你做别的事,他肯定不会真正出死力,但是谷心音是亲手破坏了他的所有梦想的人...他最疼爱,花了二十几年栽培,寄予了他所有期待的儿子死在了谷心音的手上,这份恨意,即便是换了我,都恐怕无法保持内心的平和,所以让谷心音不能活着回到青鸾学院这件事,他必定会真正的出死力,因为这是一个他永远的心结,可能对于他来说,在没有解决这个心结之前…这个心结比帝位还要重要。”

  因为一口气连续说得太长,所以皇太后休息了许久之后,才又慢慢的说道:“你要明白,再强大的人都有弱点…哪怕是我,哪怕是般若寺中的大师,都有弱点。这是你叔叔这些年来唯一的弱点,所以这次这交换必须完成…让他和青鸾学院的人去死磕。”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