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八章 始终是人心

第三十八章 始终是人心

  “这个世上拥有强大修为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然而我们可以让不知道多少拥有强大修为的人为我们生,为我们死….所以最为重要的,还是抓住人的弱点,抓住人心…”病榻上的皇太后看着凤轩皇帝,认真的说道:“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最关键的不是武力,而始终是心。”

  凤轩皇帝深有所悟的点了点头,有些依赖的道:“那我再加一方居然古玉和一方魂晶?”

  “很好。你想到的不是惠灵丹和轮回丹,而是这炼制强大魂兵的材料…的确让我欣慰。”皇太后赞赏的看着凤轩皇帝,道:“你想的不错,再强大的兵刃也是要靠人用…所以人的本身远比兵刃要重要。”

  若是此刻唐藏古国有谋臣完整的听到了年幼的皇帝和皇太后的对话,必定会浑身充斥刻骨的寒意,知道小皇帝那惊人的表现并非只是因为天赋,而是因为有着极其高明的名师的引领。

  一个名师如果强大到令人胆寒,那弟子就算得些皮毛,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而云秦的这名皇太后,比他们所有谋臣想象的还要强大。

  “凤轩,你帮我安排一下,等到学院的下次答复过来…我想也出宫,再去看看禅云临海,再去看看般若大佛。”

  欣慰的看着已经彻底想明白其中利害关系,并作出了正确决断的小皇帝,皇太后又摩挲着他的手掌,回忆般轻声道:“我十分怀念那壮观的景象…”

  “母后…”她这句话说得十分平淡,但是被她熏陶得早已经不是一般少年心智的凤轩皇帝却是从中听出了非同一般的深意,他的身体猛的一颤,手不由得抓紧了她的手,生怕一松手她就会从自己的面前消失一般,眼泪般直接如同一颗颗珍珠一般,从他稚嫩的面孔上滑落了下来。

  这名在朝堂之上威严得令唐藏群臣心悸的小皇帝,一时竟泣不成声。

  他十分清楚,他所敬爱的母亲此刻想要出宫,并非只是怀念那生活过的地方…而是因为在某种时候提出的要求,会更加让人无法开口拒绝。

  “人终有生老病死…即便是青鸾学院张院长那样的人物也不能例外,对于我而言,没有什么看到你此刻的成长让我更欣慰的事…所以我很满足,这个世上能够真正做到心中平静和满足的又有几个人?所以你不应该为我感到悲伤,而应该感到高兴。”

  皇太后微笑着摩挲着小皇帝的手,灰暗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些许少见的自傲的神色:“这世上,又有谁能够做到如我这样…除了那张院长之外,又有谁能有我这样精彩的一生?”

  “母后,您说的不错。”凤轩皇帝饮泣着,道:“然而你也对我说过,我们终究也只是平常的人,即便能够漠然的操控许多人的生死,但是对于自己至亲的人…也注定无法控制内心最直接的悲喜。”

  ……

  唐藏古国的最东边,是碧落陵,云秦帝国的最西边,也是碧落陵。

  碧落陵的景美,而且壮奇。

  这是一片到处都是秀丽树木和湖畔、大河的丘陵、平原地带,然而延伸至唐藏古国的疆界之时,却是有一条走廊般的峡谷将地面切开,峡谷的东侧是如同江南的秀美水草之地,然而隔了这条深深的峡谷,在另一侧,却是各种各样奇怪的沙山和沙漠,唯有一些古代的城堡和房屋的遗迹,遗迹一些已经枯死了数百年但还矗立着的胡杨。

  以前的水草肥美的碧落陵的主人是十五个游牧部落,统称为西夷十五部。

  但是在六十年前,这十五个民风彪悍的部落在几个不甘寂寞的族长的带领下,一路烧杀抢掠,想要看看传说中遍地黄金的中州皇城到底是什么样的,想要看看中州城的女子的冰雪柔肌是否真像传说中的一样,细滑得可以掐出水来。

  然而这些原本以各种兽肉为食,自幼在马背上长大,又自幼和许多猛兽搏击长大的武力强横的西夷人一路东进,宣泄自己的**时,却最终惹恼了一名姓张的中年大叔,然后这名中年大叔便彻底的出现在了云秦的史册上,掀开了云秦最辉煌的一页。

  西夷十五部被杀得彻底心寒,丢掉了碧落陵,退到了沙山和沙漠之间的一些不毛之地,只能以沙漠之中的蛇蝎为食,靠亡命的劫掠为生,彻底的沦落成了丧家犬一般的流寇。

  若不是唐藏对这些因为千百年来河脉走向自动的更改而导致沙化严重的大片荒原不感兴趣,即便这些流寇对云秦的敌意远超于唐藏,这些流寇恐怕也早已被彻底剿灭。

  然而就算是双方达成了某种默契..唐藏军队和一些修行者不管这些流寇,这些流寇也不袭击唐藏的一些路过的苦行僧和商队,但是为了渡过冬季的苦寒,这些流寇每年到秋季,都必须亡命的越过碧落陵,抢夺粮食,抢夺牛羊马匹,抢夺衣物,甚至抢夺妇女孩童…这样才能活得下去。

  他们称这为秋收,而云秦碧落边军,便称这为秋蝗。

  平时这些流寇是杀得怕的,而到了这种时候,这些流寇便像蝗虫一样,杀不绝,还杀不怕,而且会变得更加的可怕,边军之中也会倒下无数的强者。

  镇守碧落陵的,是威名赫赫的镇西大将军,闻人苍月。

  这名杀得许多人胆寒的大将军因为觉得自己原先的这个名字太过女气,所以便自己改了名字,将月改成了岳字。所以此刻很多人称他的名字,便称闻人苍岳,但许多原先便熟知他的人,还是习惯称他为闻人苍月。

  因为在极重教化和礼仪的云秦,自改父母取的名字,也是会被认为十分的无礼….只是因为他是云秦这数十年来,战功累积最快,最为显赫,升迁最快的人物,足以掩盖他的一些过失,所以这才没有导致一些人的非议。

  ……

  碧落陵的东部有一片平静荒芜的大湖,名为镜天湖。

  无论是湖畔山林还是看似平静至极的水域之中,都有一些极其凶猛,甚至战力不下于修行者的异兽存在。

  在水中速度惊人,而且能喷射出轻易洞穿人体的水柱的人形鱼尾异兽镜天人鱼便是其中的一种。

  所以这一片辽阔到了极点,按照面积绝对可以位列云秦前三的巨大水域之中,没有任何的船只航行,更加的平静。

  但因为这片湖畔东头,和唐藏疆域相接的地方,有一片由巨大树木组成的森林,而且因为这些巨木的密集,锁水汽比较厉害的关系,林中终日白雾缭绕,所以这一片连经验丰富的老军人很多时候都会迷失方向的森林,始终是蝗虫一样的流寇和平时唐藏古国的一些军人和修行者进入云秦的跳板,也是和云秦的边军绞杀之地,林中深处,不知道有多少莫名的凶险和埋着多少的枯骨。

  镜天湖畔的一处地势略高的开阔平原上,建立着碧落边军的营地,黑色的营帐连绵如海,一面面军旗飘扬其中。

  若是从未见到过这个世界真正军队的林夕见到这种景象,肯定也会觉得十分的震撼。

  此刻以勇武和铁血著称的闻人大将军便端坐在此处的中军大帐中。

  超出普通营帐数倍大小的中军大帐前方的旗杆上,挂着一面用鲜血染成紫黑色的大旗,上有闻人两字,十分的嚣张霸烈。

  闻人苍月身穿一身普通的青布衣衫,眉浓如墨,唇红如锦,轻薄布衣下的魁梧身躯有如铁铸,脸上的线条说不出的坚毅和冷酷,这样的人,哪怕身穿最普通的衣衫,走在普通的万民之中,也可以让人一眼看出他的不凡,看出他那种真正的卓尔不凡的将帅气息。

  云秦以武立国,以武为尊,所以哪怕是正武司的副司首,恐怕也有着和其余各司司首拍案一争的权势,他身为一方大员,总镇碧落边军,职阶已然等同于正武司副司首,然而他的面目,只有三十如许。

  一名五十余岁,脸上有着一条醒目刀疤的散发男子坐在他的下首,静默而森冷的看着闻人苍月,等着他的表态。

  这名面目有些狰狞,看上去像是屠夫,很有武者气息的散发男子,却是碧落边军的军师,闻人苍月的第一智囊刘玉翔。他在这碧落陵一带,有个外号便叫鬼军师,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会突然出现在哪里,而且他似乎能像鬼一样钻入人的心间,能够很清楚的看出一个人心中在想些什么。

  “一尊重甲,说在哪里都行,但却是落实了出自我们碧落边军。”闻人苍月放下了手中的一册简报,冷漠的看着刘玉翔,道:“你怎么看。”

  鬼军师看了一眼闻人苍月,直指人心的冷道:“这自然是一个让你退出的讯号,然而我不甘心,你也不会甘心。”

  “原本我只是想进入那重重帷幕之后,不甘为他们所主导而已,然而现在…我想着,云秦一帝九老八公的格局已然存在了这几十年,然而他们就觉得这格局就一定能永远这样下去?”闻人苍月面无表情的看着鬼军师,道:“他们也不想想,他们已经老了,然而我却还年轻,我还有六七十年年富力壮的时间,他们就要我安心的沉寂下去,在这样的位置上终老?既然你不甘心,我也不甘心…那他们要我收手,我便立更多的战功,做出更大的功绩出来,我看他们如何端得平我这碗沸水…他们不是推了个朱墨筠出来么?难道我就不能推个朱墨筠出来?”

  “如东乱,天子震怒。”鬼军师阴冷的点头,“那些人不怕乱,是因为没有乱到他们无法掌控,让他们惊心的地步…然而对于军人来说,越乱便越是显得重要。”

  ***

  (刚刚看到明明最扯淡同学一举冲到了状元...很自觉的加更,再次很真诚的感谢每一个投红票,认真留言书评和捧场的书友。是你们让我觉得我的努力有人欣赏,没有白费,并更加奋力的前行。)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