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一章 人生很矛盾

第一章 人生很矛盾

  对于尚且接触不到这个世界的暗面和众多令人心中不快甚至愤恨的东西的青鸾学院新生来说,青鸾学院依旧平静而祥和,没有任何的改变。

  谁也不知道,云秦皇帝已然离开中州皇城,带着浩荡天子之威,开始北巡,行向登天山脉,行向青鸾学院。

  但是在半雪苍原遭遇了完颜暮烨,遭遇了贺兰悦汐的林夕,却是越来越觉得某件不寻常的事在逼近。

  在回程的途中,率领他们回程的青鸾学院讲师在听到林夕的讲述和问询之后,却是保持了静默,并没有给他任何的答复,而今日回到青鸾学院后的第一天,清晨的特训之中,林夕竟然发现徐生沫的脸上竟然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喜色。

  一直觉得这个世上每个人都好像欠他几百万两银子一般,每天都是憎恶和冷漠神色的徐生沫竟然是觉得这个世界陡然光明了起来,这对于林夕来说就像是一锅清水之中滴入了一滴墨汁那么对比强烈。

  ……

  林夕不知道佟韦知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会不会告诉自己一些东西,但是因为他的性情使然,所以在下午的风行者特训开始之后,林夕一边追随着佟韦的脚步,不停的射出一支支箭矢,一边也是将自己在雪线之上的冰川之中遭遇贺兰悦汐,以及感知到对方明显要杀自己的杀机的事细细的对着佟韦说了,并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疑问。

  在修行之中,佟韦一直只是听着,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也没有阻止林夕的出声,等到修行结束,停下脚步,将手中的弓箭挂好之后,他才看着林间那些散落一地的枯枝,看着林夕道:“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林夕的目光也停留在了那些枯枝上,有些受宠若惊又有些不明白的问道:“老师,是说这箭技的进步还是说我在半雪苍原之中打赢了完颜暮烨?”

  佟韦对他的要求一向极其的严苛,平时根本没有多少赞赏的话,而现在的风行者特训,已经是佟韦先自行射下林中的某一截枯枝,然后林夕和边凌涵便发箭射这截落下的枯枝。

  因为佟韦的力量不定,所以射落的枯枝飞出的方位和速度也是不定,林夕和边凌涵不仅要跟上佟韦的节奏,还要在瞬间瞄准施射,这难度比起射林间的山雀还要大出一些。今日的课程,边凌涵十箭之中也难得射中两三箭,但是林夕十箭之中,却是能往往射中三至四箭。自从在半雪苍原捏住了风雪,产生了某种顿悟之后,他指尖的感觉,三指持羽法在箭矢脱手时,手指对于箭矢尾羽的控制和对风的感知的确都有了很大的进步。

  “打赢完颜暮烨那种级别的对手又算什么,在真正的征战之中,你有合适的弓箭,本来就很容易刺杀他。”佟韦看了一眼林夕,缓缓道:“就以箭技本身而言,你的确已经是我教过的学生之中,进步最快的一个。”

  林夕和边凌涵忍不住对望了一眼,佟韦却是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要离开的样子,却是看着林夕和边凌涵,问道:“你们真想知道雷霆学院的学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真正原因?”

  林夕的眉头蹙了起来,有些不解的看着佟韦,道:“至少我总得知道从来都不认识我的贺兰悦汐为什么对我动了杀心的原因,我可不想这世上莫名奇妙多了一个要杀我的人。”

  佟韦点了点头,看着林夕和边凌涵道:“现在有一个选择,我们学院和雷霆学院的新生之间会有一个迫在眉睫的比试,而且这场比试将是真正的比试…也就是说,有可能会出现死伤。夏副院长已然先行挑选了五名代表学院的新生人选,你们两人都在其中…因为事关重大,而且按照我们青鸾学院的传统,都必须先问过你们的意思,若是愿意替学院出征便出征,不愿意便也可以直说,夏副院长也会挑选其他人选。若是你们愿意参加,我便可以告诉你们一些真正的原因,若是不愿意,这件事情便暂时和你们无关,你们便先不用管了。”

  林夕和边凌涵的脸色都是微变,再次忍不住互望了一眼,心中都是微寒,心想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到底是什么样的比试,才会使得这种学院之间的比试都有可能出现死伤?

  再联想到之前的一些事,林夕的眉头便皱得更紧,知道已然有些不同寻常的事发生。

  “老师,你能告诉我除了我和凌涵之外,另外三个人是谁么?”在边凌涵出声之前,林夕便直视着佟韦,认真的说道。

  “可以。”佟韦沉吟了一下,点头道:“除了你和边凌涵之外,还有高亚楠和文轩宇、宇化天极。”

  “文轩宇和宇化无极?”林夕微微一怔,脑海之中便顿时浮现出了一名异常孤僻冷傲的文治系少年和一名头发是金黄色的瘦削少年的身影。

  “想必这次比试对于学院非常重要。”就在林夕想到那名文治系天选和宇化家的金发少年时,边凌涵已然看着佟韦,肃然而坚定的点头道:“我愿意参加。”

  “看来贺兰悦汐倒是的确有几把斧子。”林夕苦笑了一下,“这次真是要又见到这个家伙了。”

  佟韦看了一眼林夕:“这么说你也是答应了?”

  林夕看着佟韦道:“我能告诉你,我不是因为学院的名头,而是因为里面排了我的两个朋友,而且至少有一个朋友已经答应了么?”

  “我只用知道你心中的真实意愿是要参加,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不用管。”佟韦神色没有变化的看着林夕和边凌涵,道:“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雷霆学院的学生会出现在半雪苍原,是因为当今皇帝要插手我们青鸾学院,让我们青鸾学院交出对修行丹药和方法的控制权,而你们也知道,我们学院原本很多教授的理念和夏副院长都不相同,所以最后争论的焦点就集中在夏副院长和我们的理念和皇帝的观点到底谁是错的。而雷霆学院本身就是按照皇帝的意思组建和教导的,所以要是这次我们的比拼输了,那皇帝就有了些理由插手我们学院的教学,逼我们学院做出一些改变。”

  “云秦皇帝?”

  林夕和边凌涵的呼吸都是一滞,即便是从另外一个世界而来的林夕,也知道云秦皇帝这四字在这奉行君权神授观念的世间代表什么样的权力和威严。而紧接着联想到完颜暮烨身上那铁血的气息,林夕的面色便顿时一寒,想到了某种可能,冷声道:“老师,难道雷霆学院…已然采用了徐生沫他们赞同的那种方式修行?”

  佟韦的脸上也笼上了一层肃杀的寒霜,沉声道:“这在两天前还是只有几个人知道的隐秘,但是现在已然不是。”

  边凌涵的脸色也开始变得发白,想到那些雷霆学院的学生同样稚嫩的脸庞,又想到他们的手中竟然已经沾染了大量并不能带来荣光的鲜血,她的心中就充满了某种说不出的愤懑和悲哀的感觉。

  林夕摇了摇头,他知道以青鸾学院的威望,如果皇帝不是已经有足够的理由,也根本无法逼青鸾学院到这一步,所以他只是看着佟韦,认真的问道:“那这么说,这场比试,只能胜不能败?”

  佟韦看着林夕和边凌涵,也摇了摇头,沉冷道:“你们要明白一点,现在学院赞同徐生沫他们观点的教授恐怕占大半,但之所以还是夏副院长和我们占主导,那是因为这个世界的许多争端,最多还是要靠武力来解决…他们并不知道张院长留下了什么,而且也没有人能够胜得了夏副院长。所以即便输了,夏副院长说不,也没有人可以硬逼着学院做更改。但是若是没有足够正当的理由,皇帝绝对会做出更大的手段,到时候我们面对的,就不是皇帝的怒火,而是忍不忍心看着许多人因为我们的不答应而死。”

  微微一顿之后,佟韦沉声补充道:“因为摆个姿态,就可以随意牺牲上百名云秦精英军人的性命,在有些人的眼中,人命是不值钱的。但是我们不能不管…张院长留下的很多关系,留下的很多相关的人,我们也不能不管,不能往这登天山脉的深山里一走了之。夏副院长便说过,人的意愿和所行有时候便是这番矛盾…张院长只想好好走走看看,超脱尘世,做一个清静的旁观者,但是却反而入世,留下了青鸾学院。就如你也是一样,你本来不想参加这纷争,但是你担心你在意的人的死伤,所以你也必须站出来面对这场风雨。”

  “人生…的确很矛盾。”林夕安静的点了点头,叹息道:“归根结底,人可以只为自己活着,但却不能只是一个人在这世上活着。”

  佟韦眉头微微一挑,他没有想到林夕会说出让他都觉得惊异的话来。

  “双方出五名新生,到底是以何种方式比试?既然他们都已经杀过人,经历过不少真正的厮杀,那我们岂不是很吃亏?”林夕看着佟韦,很直接的问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