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章 箭从天来

第二章 箭从天来

  佟韦看了林夕一眼,道:“我不管对方有多厉害,我只知道既然夏副院长和萧明轩对你们有信心,你们便有很大获胜的可能。”

  林夕好奇的问道:“萧明轩是谁?”

  佟韦道:“你可以认为是我们学院的总军师。”

  “那一定是很厉害的人物。”林夕赞叹了一句,又看着佟韦道:“老师,您好像忘记告诉我们,到底是以何种方式比试了。”

  “还不知道。”佟韦摇了摇头,看着林夕和边凌涵道:“具体的方式,要等皇帝到了之后才会定。”

  边凌涵大吃一惊,“老师,您的意思是说,当今圣上…都要亲至?”

  佟韦眉头一挑,点了点头:“他已经在出发至青鸾学院的途中,因为这实际上是学院和他的博弈,要让他输得服气的话,就必定等他到了来定比试规矩。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既然觉得真正的厮杀有用,那比试应该会最为接近真实的战场。”

  微微顿了顿之后,佟韦看着林夕和边凌涵补充道:“正是基于这同样的原因,你们所有的资料会被汇总起来...确定你们是当界的新生,没有任何的作假。这段时间之内,双方学院也都不能以丹药等手段,来强行提升你们的修为。”

  林夕皱了皱眉头,道:“那我们岂不是没有秘密可言?还有,就算学院作假…他们就能知道?”

  佟韦垂下了眼睑,沉声道:“你不要忘记,学院持有和徐生沫一样观点的讲师和教授是占多数,你们先前的修为和训练等轨迹他们也十分清楚,要想瞒过他们是不可能的。能够保密的,就只有更深层次的秘密,对方雷霆学院自然也不愿意将自己最优秀的五名学生暴露在敌方的视线之中,所以皇帝虽然亲至,但是这场比试只有极少数的人会知道,至于你们的资料,也只有皇帝等极少数人才会知道。毕竟到时候要的只是一个结果。”

  林夕叹了口气,道:“归根到底还是学院和徐生沫持相同观点的人太多,所以才不得不对皇帝妥协…人也的确没办法轻易改变别人心中的想法。”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学院现在没有张院长这样的人物坐镇。”佟韦冷然道:“只有像他这样的人物才能建立信仰,才能让人无法反驳。”

  林夕点了点头,平静的问道:“这场牵动了皇帝的大比,大概在几天后进行?”

  “皇帝比较心急,不想多生事端,也不想给我们学院太多准备应对的时间,所以应该只有最多十天的时间。”佟韦看着林夕和边凌涵答道。

  一阵山风吹过,刮起了不少落叶。

  林夕看着风中飘舞的枯叶,道:“那老师还有什么要特别交待的话么?”

  佟韦默然道:“事实上在你回程和讲师提起贺兰悦汐的事时,已经有讲师去查探过,通过一些修炼的痕迹,包括被他腾跃之间踏碎的冰石,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他至少已经到了魂师的修为。”

  边凌涵的脸色顿时又有些微微发白,而林夕却是苦笑了一下,道:“看来他这雷霆学院的第一,是真的第一,不是他吹出来的。”

  佟韦道:“你们应该也知道了,魂师和魂士修为之间最大的差别,不只是气力上面的差别,而是魂师的魂力已经足够强,可以运转到身体的表面,就像多了一层盔甲的防御。所以你和他若是互砍对方一刀,你说不定直接被他斩死了,但你的刀或许只能在他的身上砍出一条浅浅的伤痕。”

  微微一顿之后,佟韦毫不留情的看着林夕训斥道:“所以当天你说你想持弓箭和他对决,那是极其愚蠢的,你那简陋的弓箭,恐怕只能在他的身上留上一点血痕,即便是用现在你所能拉开的近两百斤的强弓,对于魂师级的修为来说,也只能在他身上射出一个血洞,并不能射穿,无法一箭就形成重创。再加上一些哪怕是最普通的甲衣防护,恐怕就算射在他的腿上,他都还有奔跑的能力。”

  林夕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既然只有十天的时间,而且又不能用丹药提升修为,那我们遇到贺兰悦汐岂不是凶多吉少,几乎没有对付得了他的可能?”

  “先前我已经和你们说过风行者之所以强大,便是因为发出的箭矢可以对超出自身修为的修行者造成杀伤。”佟韦微眯着眼睛道:“林夕,以你现在的箭技和感知,已经可以开始练习‘风痕’和‘坠月’,你走在前面,也正好可以让边凌涵看得清楚,让她也走得更快一些。能不能就凭借你们自身的实力对付贺兰悦汐这种级别的对手,就看你们在这十天之中到底能练习到何种程度了。”

  林夕认真的对佟韦行了一礼,和平时请教一样,道:“请老师解惑。”

  佟韦也是点头回礼,反问道:“以你现在所掌握的三指持羽法,若是在箭矢脱手时,你的控制使得箭头方位差了一根头发丝的距离,那射两百步之外的目标,大约相差多远?”

  林夕微微沉吟道:“恐怕要偏差至少两尺了。”

  佟韦道:“所以高明的箭手和普通的箭手,在五十步的距离之内几乎没有多少差别,但是距离一远,高下就很容易分得出来,这是最简单的道理…对于我们而言,些许的情绪波动,天地之间的风流,水汽,方位,和对方的距离,箭矢本身的重量,对方的动作,都是会对我们的一击产生至关重要影响的东西。我们学院风行者传承之中所说的风痕,便是要掌握风、湿度以及箭矢本身重量等细微因素的能力。通过对这些因素的判断,在箭矢出手之时,就已经做过偏差的调整,便能在很远距离之下都能准确无误的击中目标。”

  “至于坠月…你们现在的修为,箭矢最有效的杀伤距离也就是两百步,超过两百步,即便再精准,箭矢本身也已经没有多少力量。而即便超过大魂师修为,国士、甚至圣师修为的强大修行者,因为弓箭本身的限制,即便不讲究特别的精准,所能激发的箭矢最有效的杀伤距离也就是六百步。但是若是你们能对坠月射法有很好的掌握,你们现在都有可能达到五百步…”

  “五百步,这怎么可能!”边凌涵不可置信的打断了佟韦的话。因为这种说法简直就像让她提着一根殿宇中的横梁当剑扫一样的荒谬。

  “我还没有说完。”但是佟韦却是沉冷的看了她一眼,接着道:“不仅有可能达到五百步…而且还能射得出比你们现在威力大得多的箭矢,足以洞穿中阶魂师的身体。”

  林夕倒是没有太大的震惊,只是求证般问道:“先前我便听老师说过下坠之力的说法,老师你所说这坠月,是否就是说,站在高处往下射?利用我们本身修为之力,加上高空急剧下坠之力?”

  “你说的不错。”佟韦习惯性的冷声道:“修行者的战斗之地一般都是在边关的山林之中,到处都有高地山峦,而就算在城池之中,也到处有高的碉楼和殿宇。而且从头顶,尤其是背后头顶侧后方上空坠落的箭矢最为难以察觉。此种比试,既然是要最真实的战阵,那双方学院肯定不能提供特殊的厉害武器,肯定只能是一些边军中常见的制式武器,但若是对普通箭矢的箭头稍微做些调整,配合箭技的话,便能消除不少的阻力,而且还能很好的利用下坠之力,使得射出的箭矢反而越来越落得快,力量越大。”

  “所以在边军山林之中,真正的高手,是站在高山之上,朝着天上射出一箭…然后这箭,就击杀对方一名厉害的修行者。”佟韦微眯着眼睛,看着林夕和边凌涵道:“但是距离越远,偏差自然也越大,所以只有可能对风痕和坠月掌控得很好,才能做到如此。”

  若是在以前,哪怕见过佟韦精准至极的箭技,林夕都恐怕会觉得这站于高山之上,朝着天上射出一箭,箭矢落下,击杀一名强者,这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事,但是随着对于修行和箭术感悟得越多,他却是越明白一些不可能的事都是可能的…就如此刻,他反而很清楚的明白,这风痕和坠月说到底就是要感知清楚风向、山中的水汽,并选择一个最佳的出手地点,而后就是射出一箭…就好像山上丢一块石头下去,砸对方了。

  但是这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实在是太难了点。所以林夕忍不住苦笑道:“老师,这十天的时间…太难了吧?”

  “对于一个人来说,几乎不可能做到。”

  佟韦的目光聚集在了林夕和边凌涵身上:“但比起一名风行者的刺杀更加恐怖的,是两名风行者。”

  林夕摸了摸鼻子,道:“老师你这句好像是废话。”

  佟韦没有反驳什么,只是好像没有听到林夕的这句话一样,语重心长的接着沉声道:“所幸的是,我这次收了两名弟子,而且两名弟子还很争气。一个人还单独不太可能做到,但是若是一个人先出手,另外一个人看清楚到底偏差多少的话,便应该有可能一击击中对方。”

  一人作为矫正,一人发动真正一击?

  林夕明白了佟韦的真正意思,但是他的眉头也是同时蹙了起来,道:“那这样真的射中…岂不是很有可能真的杀死了对方?”

  “这选择自然在你们自己的手里。”佟韦冷笑了一声,看着林夕道:“反正作为我而言,要是一人只是觉得我在学院之争中有威胁而直接起了杀心,想要将我杀了灭口,而我还不想杀对方的话…那我就真是徐生沫口中的妇人之仁了。”

  林夕沉吟了一下,笑了笑,道:“老师教训得极是,到底射不射终究还是对方的问题,而我们现在要考虑的,只是射不射得准而已。”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