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章 我从南边来

第三章 我从南边来

  .“那不是御药系的高亚楠么?今日御药系上课的课堂不在这里,她在这做什么?”

  “她是在等人吧。”

  对于其余青鸾学院学生而言,学院的平静祥和还在继续,这日毒理选修课目,当各系选修了这门课目的学生三三两两出现在通往毒药谷的山道上时,却发现高亚楠在其中的一条山道边在等着。

  就在所有人猜测这名资质和美貌同样出众的御药系女生在等谁时,一名身穿止戈系衣衫的人已经快步迎了上去,直接到了高亚楠的面前。

  “是他…”

  一眼看清那名止戈系的学生是林夕时,所有其余各系学生的目光顿时复杂了起来。

  有些是欣赏,有些是嫉妒,有些却是鄙夷和仇视。

  就和林夕先前和佟韦的谈话中所说到的一样,这个世上最难调和的都是人心,即便面对同一样事物,同一种单调的色彩,每个人的看法都可能不同,有些人会觉得好看,有些人却是觉得难看。

  林夕在半雪苍原之中对决雷霆学院学生的表现也已经传了开来,他“九十斤天选”的说法也是已经不攻自破,但是面对他先前的平静淡然,有些学生便觉得他是心胸开阔,不屑辩驳,但自然也有学生便像柳子羽一样,觉得林夕就是在装,只是心中阴暗的在等着机会,扇他们一个耳光。

  相当于这截然分明的两派,有些学生原本对于林夕并没有太多的观感和想法,然而和别的学院一样,青鸾学院也是男生占绝大多数,而且这些男生也都年轻…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可是说是每个年轻人的本能,是人心中无法控制的情绪,对于各系的一些出众的女生,大多数男生自然心中都有些或多或少的憧憬。

  秦惜月和高亚楠这样的女生身上,自然也不知道集中了多少钦慕。

  但自从半雪苍原回来,很多人却是都注意到秦惜月和高亚楠和林夕走得十分之近…学院学生虽然每个都是帝国的精英人才,但毕竟都还年轻,所以自然有许多人光是因为这点而对林夕心生不快。

  眼下看到高亚楠俏生生的站在山道上,就如同晨曦中最美丽的花朵一般等着林夕,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心中愤懑难平。

  ……

  “亚楠,找我是有什么事么?”林夕走到高亚楠的身边,微微的一笑,问道。

  “跟我走远一些。”高亚楠对着林夕点了点头,朝着一侧开满野花的山坡中走了进去,不顾露水打湿了鞋面。

  林夕先前就从一些学生的目光之中感受到了羡慕嫉妒恨的意味,相对这个世界的少年而言,脑海之中不知道多了多少讯息的他,情商自然要高出许多,自然也清楚自己和高亚楠单独走到无人处更是会引来许多无端的敌视,但是因为心中那独特的自傲,林夕自然也不可能怕这些莫名的敌视,所以他点了点头便很开心的跟了上去。

  晨风之中,他和高亚楠并肩而行,心中甜蜜开始涌起,心想…这也算是约会吧。

  “你是其中之一么?”蓦的,低头和林夕慢慢走着的高亚楠停了下来,用只有两人知道的声音,轻声问了一句。

  这句话单独出口,意味难明,然而心中早已有所料的林夕却是没有什么吃惊,转头看着高亚楠,点了点头,道:“你也答应了?”

  山风拂动了高亚楠的几缕长发,在她的脸颊旁好看的飘啊飘的,但是她的眉头却是蹙了起来,片刻之后说道:“学院对我们有信心,但是另外一方却是更有信心…对方的五个人修为恐怕都在你之上,所以这次你一定要小心。”

  “你一大早特意来找我,就是为了要和我说这一句么?”林夕顿时忍不住笑了,笑得十分灿烂。

  高亚楠有些微微的恼怒,跺了跺脚,但想着这终究还是自己的问题,自己还是无法将有些东西挑明,不能告诉对方自己的真正身份,所以她忍不住又摇了摇头,有些恼怒自己的样子,道:“这是不是听起来就是一句废话?”

  林夕的确无法从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之中联想到更加深层的东西,他只是觉得以前一直好想什么事都不关她事的高亚楠此刻跺脚和恼羞的神情显得更加的娇憨和可爱,于是他强忍着笑,认真的看着高亚楠道:“对于别人而言可能是废话,但对我来说却很有意义,而且我听了也特别开心。”

  高亚楠一怔,抬头打量着林夕,许久道:“林夕,有没有和你说过,你的嘴很贫?”

  林夕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摇头,道:“没有,因为我好像从来没有对人说过这样的话。”

  “不仅是嘴贫,而且脸皮也比较厚。”高亚楠在心中下了论断,但是出口除了再次重复了一遍:“到时你一定要小心些”之后,却是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朝着林夕摆了摆手,然后一路看着自己的脚尖,背着手离开了。

  ……

  ……

  南山暮静静的坐在一片长满浮萍的水洼边,看着自己的鱼竿。

  蓦的,他眼中精光一闪,猛的转过了身。

  就在他刚刚转过身时,南宫未央从他身后那一片红松林中走了出来。

  原本南山暮的整个身体都已经绷紧,有一股隐而不发的气势正似要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然而一眼看清从红松林中走出来的是一个身上的衣服有些脏兮兮的小姑娘,而且在自己打量着她的时候,这名小姑娘也是一脸认真的在打量着他,而且一双眼睛大而明亮,充满着她这个年纪少见的老成但同时又很清澈纯真时,这种看似矛盾但又有意思的混合却是让他知道对方并不认识他,所以他的身子一松,忍不住笑了出来,边笑边问道:“你是我朝的修行者?”

  这个世上的绝大多数修行者在外表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这里是千霞山,看上去平静但实是世上最险恶的地方之一,又岂会有普通的十几岁姑娘独自行走在这深处。

  南宫未央看着这个笑得很开心的有些佝偻的灰白头发儒生,点了点头,然后道:“你也是?”

  看着南宫未央点头时都是十分认真的样子,南山暮觉得更加的有趣,笑着点了点头,但不等他说什么,南宫未央的目光已经停留在了他身前那浑浊不深的水洼上,问道:“你是在钓鱼?”

  南山暮点头。

  南宫未央道:“既然你敢到这里钓鱼,干嘛不去镜天湖或是迷踪林后面的大河里去?”

  南山暮笑道:“因为我以前经过这里的时候,当时就有一个念头,想看看这种水洼里头,会不会有可能有大鱼。”

  南宫未央看了一眼南山暮:“看来你很无聊。”

  南山暮认真的摇头,解释道:“我以前只是太忙,想做的事都没办法做…现在总算能够有些时间,做些自己曾经一时兴起想做,但是却没有做过的事。”

  “你说的有道理。”南宫未央安静的点点头:“这就的确不能算是无聊了,因为这样做你喜欢。”

  “你很有意思,我遇到你也很喜欢。”南山暮慈爱的看着南宫未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学院的学生么?”

  南宫未央摇了摇头,道:“我叫南宫未央,不是哪个学院的学生。你叫什么名字?”

  南山暮觉得这样的对话很有趣,想到在自己恐怕并没有多少时间的时候,还能遇到这样的一个女孩,他就顿时又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我叫南山暮,你听过我的名字么?”

  “没有。”南宫未央摇了摇头,“我平常不记人的名字,我只听过一些我去过的地方的人的名字。”

  南山暮笑了笑,道:“我也没有听过你的名字。”

  南宫未央点了点头,“那是因为我不出名,而且也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我的名字。”

  南山暮又笑了出来,看着衣衫有些褴褛的南宫未央,道,“那南宫未央,你从哪里来,又想去哪里?看来你已经赶了很久的路,风餐露宿很久了。”

  南宫未央认真道:“我从南边来,我想去登天山脉看看。”

  “那你是想去朝圣,看看青鸾学院。从南边引道千霞山…你的确已经赶了很多的路。”听到南宫未央的这次回答,已经将南宫未央归结于一般自行修炼的自由修行者的南宫暮,却是面色有些凝重,劝诫道:“想去青鸾学院看看可以,但是最近可能不太平静,所以你最好赶路赶慢一点,晚些时候到。”

  “你这人不错。”南宫未央看了南山暮一眼,说道。

  南山暮一怔,旋即自嘲的一笑,心想要是今后有一天云秦史册上对于自己的评定也像是这名少女口中所说的一样,那自己这一生也算是快意了。

  “南宫未央,看人绝对不能看表面。我这一生,也做过不少坏事,也害过许多人…”原本南山暮想要对这名纯真认真的少女多些劝诫,但是想到这时候多说似乎大煞风景,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却是又歉然的一笑,不再多说了。

  然而让他又是一呆的是,南宫未央却是道:“我不太看表面,我只是觉得你不错。”

  南山暮觉得这名少女的说话和逻辑都很是奇特,一时呆怔之间,却是不知道怎么接口,久久无语。

  “我们的姓名之中都有一个南字。”南宫未央或许也是没有什么话说,或许也是南山暮觉得的逻辑奇怪,她又是认真的说了这一句。

  然后她的目光却是停留在了南山暮右手食指的戒指上,“你这戒指也不错。”

  “这是金铃戒,上面的符文现在的各个学院也搞不明白…若是修到了加持境,可以将魂力贯注进去,的确是很好的防御魂兵。”南山暮看了一眼手上布满好看符文的金色戒指,和煦的笑了笑,直接摘了下来,递给南宫未央,道:“你说的不错,我们名字里都有一个南字…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吧。”

  南宫未央不掩饰喜欢,但是却摇头:“这是古物,对于你来说也有大用,为什么要送给我?”

  南山暮看着南宫未央,觉得和这样认真的小姑娘,实在不能说什么假话,于是他也认真的说道:“我很快就要死了,留在我身上也没有什么用。”

  南宫未央看了南山暮一眼,神色竟然没有什么改变,摇头道:“你不会死的。”

  南山暮苦笑道:“人有旦夕祸福,身为修行者,我当然身体很好,但是被人砍掉头的话,也是会死的。”

  南宫未央沉吟了一下,接过了南山暮手上的金铃戒,认真的说了声谢谢。

  然而就在南山暮一笑之时,她却是又摇了摇头,道:“这里没人砍得掉你的头的。”

  南山暮摇了摇头,看着始终未咬钩的鱼竿,道:“如果是这里的镇西大将军闻人苍月要砍我的头呢?”

  南宫未央眉头微皱,但是依旧摇头,“砍不了你的头的。”

  “算了。”南山暮以为南宫未央是连闻人苍月的名字都没有听过,不知道闻人苍月是何等的可怕,心想知道太多终究对这名小姑娘不好,便摇了摇头,不再多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