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章 以鲜血来铭记

第四章 以鲜血来铭记

  一名手持书卷的女教授安静的走着。

  她的前面是一座安静的小山头,她的身周都是一望无际的荒草地。

  山风吹拂着齐膝的青草,就像麦浪般起伏。

  这是一副极有意境和诗意的画面,然而一支从天空落下的箭矢,却是打破了安宁静谧的画面,又使得这画面更加充满了史诗般的气息。

  这支箭矢从她前方那座山头中射出,在天地之间坠落,箭矢是黑色的,在湛蓝的天空中划出黑线,但因为速度太快,却是在箭身周围激起了白色的气流,形成一条若有若无的白浪,就像彗星在坠落。

  这一支箭矢坠落之后,又是一支箭矢从那座山头中射出,再次在天空之中划出黑色的痕迹,白色的涡流,狠狠落入荒原中某处。

  头发有些微微纷乱的女教授略微仰头看着天空的痕迹,又继续不停的前行。

  “安教授。”

  在山中练箭的林夕也早已见到了安可依,因为知道安可依的级别比佟韦还要高,所以看着这名年轻女教授一路上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林夕对这名女教授行礼之时,除了对她为什么来这里有些好奇之外,却是没有多少的惊讶。

  很有书卷气的安可依对着佟韦、林夕和边凌涵都回了一礼,接着看着佟韦,用她平时那种读书般的语气问道:“他们练得如何了?”

  佟韦看了一眼因为承力过大,在林夕和边凌涵几次开弓之下都已经有些微微变形的黑色长弓的弓身,沉声道:“有边凌涵的试射在先的话,十箭之中已经勉强有五六箭能够射中下方三百步的目标。”

  安可依伸手将自己几缕散落的头发夹于耳后,想了一会,抬头看着林夕道:“你全力射我一箭看看。”

  早就十分熟悉安可依,而且在火场之中亲眼见过安可依实力的林夕虽然不明白安可依说这句话的真实意图,但他和边凌涵都是十分清楚,现在他和边凌涵所练习的,就是以魂士的实力对付一名魂师,而安可依的修为显然远在魂师之上,所以他自然知道自己的一箭不会对安可依造成任何的威胁,所以他只是好奇的看着这名女教授,问道:“就在这里么?”

  “就在这里。”安可依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出了近百步,对着林夕道:“可以了。”

  林夕点了点头,也不多说,凝神开弓,一箭呼啸而出,准确无误的射向安可依的左肩。

  安可依一动都未动,左肩处隐隐有黄光闪动,“噗”的一声,林夕的这一箭在她的学院教授黑袍上留下了一个洞孔,但是却直接无力的掉落了下来。安可依的身体只是微微的晃了晃,根本没有多少损伤的样子。

  “再射一箭。”不等林夕出声问什么,安可依对着他点了点头,说道。

  林夕再次持羽,引弦,一箭射向安可依的右肩。

  他并不是想玩什么对称,只是想着即便是身穿学院试炼山谷中的黑甲,身体不会有什么损伤的话,箭矢的冲击力总会使得人有些疼痛,两箭要是射中同一位置,自然会让人更加疼痛,所以他瞄准了安可依的右肩。

  在漆黑的箭矢落于安可依的右肩时,安可依的肩上依旧有黄光闪动,然而让边凌涵瞬时发出一声惊呼,让林夕也是不可置信的浑身一震的是,箭矢并没有掉落,一抹血光却是在安可依的肩头迸现了出来。

  佟韦的眉头微微一挑,却是保持了沉默,也没有说什么。

  箭矢尾羽微微的颤动着,安可依伸出白生生的左手,眉头微皱,直接将箭矢拔了出来,十分熟练的止血上药,然后将这支箭矢丢还给了林夕。

  “先前我布于体外的魂力大约相当于中级魂师的魂力加上普通软甲的强度,此次我布于体外的魂力相当于刚刚突破到初阶魂师不久的强度。”看着眉头深蹙了起来的林夕,安可依又用读书般没有多少波折的语气说道。

  “多谢老师。”林夕心头微凝,先对着安可依庄重的行了一礼,然后低头看箭矢上的血迹。

  他和边凌涵都是十分聪敏,所以安可依只是说了那一句,两人便都已明白,安可依这么做,是要给他们一个最为直观的印象。

  既然当今圣上和雷霆学院的教导者都觉得真实的厮杀可以使得战力提升得最快,那为了这次的两个学院之间的比试,那雷霆学院挑选出来的五名新生,手上的兵刃,恐怕沾染的鲜活鲜血便会更多。他们自然会十分清楚,自己的兵刃斩杀到同阶,或是比自己略高修为的修行者身上时,对方会是何等的反应,鲜血会何等的飞溅出来。

  然而林夕和边凌涵却是没有这种直观的印象。

  两人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箭矢,真正落于修行者的身上时,会造成多少的杀伤,会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什么样的伤口,让对方流出多少的鲜血。

  箭矢的力量,佟韦自然极其清楚,但是只是佟韦口中述说,自然不如安可依此种言传身教,身上流淌的鲜血记忆鲜明深刻。

  .....

  林夕看着手中的漆黑箭矢,两个指节长度的箭头上都有鲜血,而漆黑箭杆上,却是几乎没有任何鲜血留下的痕迹。

  他深吸了一口气,又看向安可依的肩头,安可依的箭头上有一朵花般的伤口,在他望去之时,安可依抬起了这条手臂,对着他摆了摆手。

  这便让他和边凌涵十分清楚,以他和边凌涵此刻用这种制式弓箭,大约可以刺入初级魂师体内两个指节的深度,但除非能够击中致命之处,否则恐怕无法彻底影响对手的战力。而面对中阶魂师修为的对手的话,他和边凌涵在此种面对面的情况下,恐怕根本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你们也不要气馁,这次终究只是有大量局限的比试…以你们此刻的修为,完全不止用此种制式弓箭,我们学院有更多适合你们现在使用的强弓。要是你们真正赶赴地方或是边军执行任务,以你们的修为和箭技,用现在最为适合你们的弓箭的话,即便是高阶魂师也有可能被你们一击重创。你们要明白,强大的箭手始终是修行者最忌惮的存在。”看着因为自己的以身试箭而又是感动,又是有些觉得威力不足而有些气馁的林夕和边凌涵,安可依平淡的出声教导道:“正是因为此点,所以很多修行者都不是单独行动,甚至对方有些强大箭手的身旁都有一些专门为了防备对方箭手刺杀而专门保护自己这方箭手的修行者存在。而这也正是学院要你们两个同时出赛的原因。”

  “学生明白。”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安可依肩头和漆黑箭矢上的鲜血,他清晰的明白这就是夏副院长这群人和某些人的截然不同之处。就如眼下这鲜活的鲜血,便让他感觉到人姓和情谊,让他更觉得生命的珍贵,然而那些以囚徒和俘虏的鲜血为修为助力的人,他们的心中恐怕会越来越缺少那种对弱者的怜悯和对生命的尊重,所以当曰贺兰悦汐第一次见他,只是觉得他可能是威胁,便由敌意马上转化成了要执行的杀意。

  这世上可杀的人不少,然而有些人也并非一定非杀不可。

  “按你们现在用这种普通制式弓箭的杀伤力,若我此刻是在山下,你们用坠月的手段刺杀我的话,我若是初级魂师的修为,身体应该会被洞穿。”安可依看着林夕和边凌涵,又转头看着佟韦道:“他们此种联手,第二个出手的林夕按照边凌涵的出手做调整,准确率应该不错,但是对方警醒之下,很快做出闪避,距离越远,林夕也越难击中对手。”

  微微一顿之后,安可依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缓慢的说道:“我刚刚已经接到消息,皇帝明天就会到达四季平原。你觉得他们如何了?”

  云秦皇帝,代表着这世间最高权势和威严的人,明天就要到了?

  林夕和边凌涵都是深吸了一口气,但却是依旧无法平息自己心神的震动。这比起佟韦预计的时间还提早了一天。

  “现在的情形有些尴尬。”佟韦的脸色也是蓦然变得阴霾,因为可能事关真正的生死,所以他在林夕和边凌涵的面前也不能说丝毫的假话,他看着安可依冷声回答道:“林夕的进步虽然很快…但是时间依旧太短了,以他现在的箭技,要是高度超过三百步,便很难精准的击中对手…和你方才所说的一样,对方肯定不会傻站着等着被他射,所以他和边凌涵恐怕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但三百步高度施射的话,要是对方的修为超过中阶魂师,这一箭便至少无法让对方彻底丧失行动力。”

  安可依点了点头:“三百步的高度的确还是不够高。”

  林夕想了想,诚恳的问道:“若是我们在这三百步高的小山上,射中一名中阶魂师的话,在他的身上留下的创伤会有何种程度?”

  “大概会比我这伤口深入这么一些。”安可依伸出小手指,比划了一下。林夕和边凌涵看得清楚,大约也就是多了一片指甲长度的样子。伤口多深入这一些,对于修行者来说,不是在致命处,毕竟还无法彻底形成重创。

  “那大约要多少步的高度,射出的一箭,才能洞穿中阶魂师的身体?”林夕目光微微闪动,接着认真问道。

  佟韦看了林夕一眼,道:“至少要五百五十步。”

  “五百五十步?”边凌涵的脸顿时白了几分。这些时曰的练习箭技下来,她自然十分清楚,利用坠月箭技射出的箭矢,在空中是如抛石般坠落,如天外陨石而行,高度五百五十步,实际在空中飞行的距离,便远远不止五百五十步,这其中细微的偏差,到底下时,便会不知道偏差了多远。

  现在林夕比她射得更为精准一些,但也只能在三百步高度不出现大的偏差,要到四百步之上,想要很精准的一箭就射中对手,几乎便是没有任何可能。

  “既然没有其它选择,也只能多练练了。”看着明显有些担忧的佟韦和安可依,林夕却是平静了下来,说了这一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