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章 何来的信心

第七章 何来的信心

  小燕文学

  林夕在半夜之中被惊醒,听到门外是木青的声音,他便知道心急的云秦皇帝已然划下了规则,是时候出发了。(}*

  没有丝毫惊慌的穿衣起身,在二楼和边凌涵会合之后,两人跟着木青讲师出了止戈新生殿,步入了浓厚的黑暗之中。

  眼见一直很和蔼的木青十分沉默,被如水的夜色包裹着的林夕忍不住低声问道:“木青老师,此次比试到底是什么样的规矩?”

  听到这个问题,木青看着林夕和边凌涵青涩的脸庞,摇了摇头,道:“大约皇帝还生怕我们做什么手脚,所以连我们也都不知道比试的具体规矩,我只接到消息,要将你们带至十指岭。”

  林夕和边凌涵微微一怔。

  “看来皇帝并不怎么光明磊落。”面对明显是夏副院长这一脉的木青老师,林夕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怔了怔之后,直接说了一句有些大逆不道的话。

  “这话你在我面前说可以,但在外面,皇帝毕竟是皇帝。我们青鸾学院无法干涉朝堂律政,而且我们也希望无论王公贵族还是布衣平民都能依法而行,所以你这话在外面却是不能说。”木青在黑暗之中告诫了林夕一句,因为熟悉林夕的性子,她也不怕自己的话让林夕变得骄横,所以说话也没有什么掩饰:“哀牢后山的那些人分析过,先皇忙着打仗,应付外敌,见惯了生离死别和因战而苦的民众,心胸之中自然带着悲悯,只想保卫家园,便也没有时间想太多,性子便自然光明。然而皇帝自懂事开始,已经是一个大大的江山,一个安定盛世,手握世间最强大的帝国,他更多时候想着的便是要超过先皇的荣光,所以他无时无刻想着的不是南进,便是西进,开疆辟壤。先皇有张院长之助,本身就已经是千古一帝,守成已然不易,他还想着要超过先皇的功绩,这等雄心壮志,他所能做的,便是在龙榻之上各种算计…无论是阳谋还是阴谋,算计得多了,性格便自然没有那么光明。”

  林夕在之前的现代世家自小也看过许多上下五千年之类的书籍,而且从小学到大学自然也上过许多历史课,对于帝王心术的理解恐怕未必在这个世界熟读经纶的人之下,从木青讲师的话中,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些东西,于是他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看着黑暗中的木青,轻声问道:“听老师的意思,若是换了先皇在,那南边的大莽和西边的唐藏或许便能议和?”

  “大莽的老皇帝湛台莽以一名普通边军起兵,最终一统南域,建立大莽。唐藏的皇太后亲自领兵平乱,征战七年,万民爱戴,将幼子扶上王位,这两人都是不世之才,何等的眼光,他们未必愿意和一个国力远在自己之上的帝国死耗。”木青缓缓道:“但他们若是也看得清楚云秦皇帝的性子,看得出云秦皇帝的雄心和野心,他们自然不敢坐以待毙。但这也不能全然怪云秦皇帝,毕竟他的励精图治也是有目共睹,他立志要做史册上的开明圣君,自己过得都是极其清苦。^^若是换了一名不思进取,荒淫无度的君王,可能这云秦还不复今日之景象。”

  林夕在黑暗之中跟着木青,思索着木青的这些话,嘴角很快浮现出一丝自嘲的笑意。

  这些国与国,那些上位者心术的问题终究太过复杂,最多也只能当成八卦来听听,最终要考虑的,还是自己和身边这些朋友的问题。

  “现在我虽然不知比试到底是什么规矩,但夏副院长临行前曾交待我告诉你们,这次比试必定可以让你们发挥你们的实力,否则他不会答应比试的规矩,还有,你们两个人最好一起行动,不仅是因为你们两个人联手可以发挥出最大威力,而且在所有这些人里面,你们两个的修为应该是最弱的。”

  ……

  “一直都没有问过你…你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

  通过一条银丝滑索滑到青鸾学院群峰最北端的一片缓坡上之后,林夕看到了高亚楠、文轩宇、宇化天极以及另外两名青鸾学院的讲师。因为和文轩宇、宇化天极并不熟,而且看上去文轩宇和宇化天极也并不好说话的样子,林夕便自然和高亚楠走在了一边,忍不住问起了高亚楠的修为问题。

  “你真的很想知道?”

  “这当然啊,要不然我问你干什么…反正修为还是会精进的,这应该能说吧?”

  “中阶魂师。”

  “…..”

  虽然明知道高亚楠的修为肯定要比自己强出许多,但是听到高亚楠的诚实回答之后,林夕还是摸了摸鼻子,忍不住有小小的挫败感。

  这两天他一门心思试炼的,便是看看有没有可能对付得了中阶魂师修为的修行者,然而高亚楠的修为竟然已经到了中阶魂师。

  木青所说的十指岭距离青鸾学院并不近,林夕等人自半夜启程,直到正午,足足花了一天的时间,才赶到了规定的地点。

  一列绣着威武金龙的明黄色旌旗在一片荒岭间的空地上迎风招展。

  十余名身穿银色甲衣的军人和两名身穿金黄色长袍的雷霆学院讲师和木青等人几乎面无表情的打过了招呼。

  随后为首的一名银甲将领将五个火漆封着的羊皮小卷交给了木青,分发到了林夕等人的手中。

  这五个火漆封印着的羊皮小卷之中的内容都是极其简单,只是一份这十指岭的地图,其中标注着一个地点。

  上面的字迹都是十分娟秀,出自同一人之手,而且都是一模一样,只是交待,在天黑前他们必须赶到那个地点,在那个地点,便有接下来正式比试的规则说明。

  “皇帝还真会来事。”

  当着一列中州卫的精英和雷霆学院的讲师,不久前才听了木青劝诫的林夕自然不会说什么胡话,但等到学院五人开始按照这羊皮小卷赶路,远远的离开了两个学院讲师和这些中州卫精英之后,林夕却是忍不住对着高亚楠和边凌涵嘀咕道。

  这本来就不见得是一场完全公平的对决,即便双方为了让对方服气,在过程之中要尽量显得公平,按理来说,规则也可以在这个时候便全部说了,用不着再等到下个地点。这多出来的一个环节对于别人来说可能觉得反而是好事,但对于林夕来说,却是反而更加觉得皇帝的心中不够光明。

  “抛开一些意见的分歧,当今圣上的确可以用圣明两字来形容,所作所为比起史上的许多君王要好许多。”听到林夕的嘀咕,高亚楠平和的轻声道:“终究人无完人,你并不必要对他怀有什么敌意。”

  “这到只是一时单纯的喜欢和不喜欢,说到敌意,我可还没有这个资格。”听到高亚楠的语气之中对云秦皇帝有一丝回护之意,林夕也不以为意,毕竟他十分清楚恐怕只有他和张院长才是根本没有什么君臣观念的人,正待开口说些别的令人轻松的话题时,他却是眉头猛的一跳,和边凌涵等所有人发现前方天空有些异样的光亮。

  ……

  夜色再度降临登天山脉,降临了这片名为十指岭的荒岭。

  林夕、高亚楠、边凌涵、文轩宇、宇化天极五人坐在一间木屋之中,看着钉在中间木墩上的一张硬牛皮。

  “你们怎么看?”

  林夕的目光离开了同样布满娟秀自己的硬牛皮,他看着身周的其余四人,第一个出声道。

  从一开始接近地图上标注的十指岭,看到天空之中飘洒的如同钻石微尘一般的冰晶时,除了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外,他还没有能够了解皇帝挑选此处的用意,但等到真正进入十指岭,赶到此处见到这具体的规则之后,他便知道夏副院长和皇帝共同商定此处,恐怕也是都费了些脑筋。

  这处荒岭的地势和当日他们历练的半雪苍原差不多高,按照林夕之前那个世界的海拔的说法,大多数区域大概海拔都在四千米左右。

  平时他们生活起居和修炼的青鸾学院海拔大概都在三千四五百米左右,所以他们青鸾学院的学生自然不会有什么不适的高原反应,然而从平原过来的雷霆学院学生在剧烈活动下却是未必,所以雷霆学院的学生才会那么早就已经到半雪苍原中去修行适应。

  先前才能够他们五人得到的地图上看,十指岭整个就是一个荒原中的丘陵地带,只是其中有十座山峰略高一些,但是这份地图极其简单,都根本没有距离和高度的标注,等到真正进入其间,林夕等人才发现,这片荒原比起半雪苍原更为匡阔,他们所置身的这座木屋虽然只是在当时最接近他们的一座“十指”之一的山峰之中,但是他们以全速赶了半天,也才从地图上十指岭的边缘地带,在天黑之前赶到了此处。

  根据他们在途中的目测,从他们现在置身的这座山峰到最近的两座山峰,恐怕都要全速近一天的路程。

  而现在这硬牛皮上写清楚的比赛规则是边军精英竞赛之中常用的“夺旗和守旗”。上面写得很清楚,这次的“旗”将会是五名囚徒,此刻已经被分散带入了除了最中央那座山峰之外的其余九座山峰之中。他们的任务便是要找到这五名囚徒,并将他们护送带往最中央的那座山峰,送至皇帝设置在那座山峰山脚底的数个营地。而雷霆学院的学生,便是要搜寻和截杀这五名囚徒,就看青鸾学院学生救出的多还是雷霆学院的学生杀得多。

  活生生的人便是猎物,这对于林夕而言,自然是有些残忍。

  而这比赛规则里面除了说明不能携带任何学院的东西,连衣物都要换后面另外一间房屋中的普通边军衣物,只能在其中挑选两件边军的制式武器之外,并没有相关时间的限定。

  很明显,这恐怕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束的比试。

  …….

  按照林夕的判断,登天山脉的雪线大约在四千八百米左右,但是这十指岭,却是都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冰雪。

  和四季平原一样,这片荒原也是大自然的奇迹,大约是这片区域往北的登天山脉雪峰略微比别的主脉雪峰低矮一些,或者冰川因为某种原因更为松散一些,所以先前林夕等人看到的异样的光亮,是天空之中飘洒着的一颗颗十分细小的冰粒。

  现在并不是登天山脉下雪的时候,然而这独特的地貌,却使得这片区域在这个时候就像是在下雪。只是这些冰粒比较稀疏,就像太阳雨一般,对视线并没有什么遮掩。

  十指岭区域内生长的都是一株株云松,然而长得十分稀疏,并没有多少其它植物覆盖。

  这样一来,不仅在这片区域之中寻找食物不易,而且若是依靠张院长教会云秦制作的单筒长距离望远镜,也就是云秦军队所说的“鹰眼”的话,在这十指峰最高的那座山峰上,便有可能观察得到有些区域的动静。

  所以对这一战非常看重的云秦皇帝,便极有可能在那座最高的山峰之中。

  这里从北往南,高处往下的山风都是十分的强劲,一些上风往下坠落的冰粒,和强劲的山风一样,都对着从空坠落的箭矢有着很好的推动作用。

  所以在这处地方,从三四百米高度利用坠月手法射出的一箭,威力必定比起别的地方更强。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里根本不缺改造普通制式弓箭所需的原材料。

  虽然自从入学之后还从未见过夏副院长,但他却是感觉得出来,这是夏副院长在尽量弥补他和别人的修为差距,并让他尽可能的发挥威力。

  也就是说,夏副院长似乎将不少宝押在了他的身上。

  但是林夕也十分清楚,天空之中飘洒的冰粒和浓厚的湿气对箭矢飞行的影响同时也更大,要想射准的难度也更大。

  “夏副院长,您对我何来这么大的信心呢?”

  在想清楚了即将要面对的事情,问高亚楠和其余人准备如何做的时候,林夕的脑海之中也油然的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这些囚徒已然被分散丢于这些山林之中,谁越找早到,便是成功的关键。”

  宇化天极一路上都没有什么话,这个时候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这名头发如同太阳般光泽的金发瘦弱少年看了一眼林夕等所有人,道:“这样的夺旗和守旗的比赛规则,自然是要将双方分散出去,唯有分散搜索,才能尽可能快和尽可能多的找到囚徒。自然是马上出发。”

  林夕的眉头微蹙,沉吟道:“这道理自然不错,但是这比赛要显得公平,这些囚徒自然不可能随便就饿死,冻死,所以肯定是都有一些行动力的,在黑夜之中想要找到这些囚徒的可能性便是极小。或许保存些体力,等到天明再出发会更好。”

  “只有怯弱者才会惧怕黑暗,心中光明的祭司,从不会在黑暗中迷失信仰和方向。”

  宇化无极又是骄傲而冷漠的吟诵了一句祭司经文,推开门朝着后方一座木屋走了过去,声音在混杂着冰粒的寒风中接着传来:“你说的也有道理,但要赶往最远的山峰需要不止一夜的路途,我会赶往南端那三号峰。”

  听到这名脸色苍白,头发金黄的少年背诵经文,林夕便又忍不住摇头,觉得真是个怪癖的神棍,但是听到对方的下半句,他的眉头却是一挑,心中对这名少年产生了些不同的观感。

  在他们手中的简陋地图上,他们此刻所在的地方是地图最北端的七号峰,地图上标注的三号峰,距离他们最为遥远,恐怕直线赶过去,都至少要三天的路程。

  路程越远,当然也越为艰苦。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