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章 生离死别的味道

第八章 生离死别的味道

  宇化天极推开门走入黑暗时,随着门开而卷入的一些寒风让文轩宇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虽然因为担心一些错误的教导而留下些难以纠正的习惯,所以文家一直都没有提前教导他武技,但用一些寻常人家根本不可能接触得到的灵药温和养生之法,却是将文家这一代的独子在进入青鸾学院之前,调养到了最佳的状态。

  文轩宇看上去不算健硕,但是根骨却是很好,所以他的头发看上去在所有新生中都是最为黑亮,此刻和宇化无极的金色头发也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作为文家的独子,文家将来所有力量的继承者,文轩宇十分清楚文家和宇化家还有着难以想象的差距。

  帝国的绝大多数祭司都忠诚于宇化家,因为恪守着一些严格的教义,所以这种忠诚更加的狂热,而所有祭司都是播撒信仰的人,在许多军民之中拥有极高的声望,因为之前并没有和云秦的祭司接触过,所以文轩宇很难理解光是用一些死板的教条和一些神棍般的教化,怎么能让那么多人信奉和支持,并让宇化家的人在那九个元老席位之中占据了一席。

  但现在宇化天极的言行,却是让文轩宇彻底明白宇化家的人本身就是如同最狂热的信徒,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吸引更多的信徒围绕在身边。

  文轩宇同样也十分清楚,这场大比,当今圣上自然是希望雷霆学院这方获胜,但是他们文家…他在中州皇城之中的父亲,能否和在冷家的竞争之中胜出,能否进入元老院,关键却在于那九个坐在重重帷幕之后的人的选择。而他们的态度并不会取决于皇帝的态度,还是只会看各家人的表现。

  相比冷家的冷秋语并没有能够进入青鸾学院的五人大名单,他已经是胜了一步,然而他自然也不能轻易被宇化天极比了下去。

  “我去一号峰。”

  所有这些想法只是一瞬间在文轩宇的脑海之中划过,他也马上站了起来,看了高亚楠和林夕、边凌涵一眼,便也随着宇化天极走了出去。

  一号峰距离他们此刻所在地的路途也只是仅次于宇化天极所去的三号峰。

  在走出这间木屋,山风卷着一些冰粒打到脸上,文轩宇不自觉的身体微微一颤的同时,他心中唯一想不明白的,却是林夕和边凌涵都不像是试炼山谷中的“银狐”,在他看来,以林夕和边凌涵在疾行中表现出来的气力和修行,根本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打破试炼山谷中的记录。

  即便这个世界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看透人心…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林夕便是他的假想敌银狐,他只是想着,难道夏副院长根本不在意这场比赛的胜负,就连这样,都还要隐匿一两名最强的学生?

  ……

  木屋之中只剩下了林夕、高亚楠和边凌涵三人。

  “我想明白了学院为什么不先把我们五人集中起来,让大家熟悉一下。”林夕看着文轩宇和宇化无极的身影消失的方向,看着高亚楠和边凌涵道:“除了一些学院自己想要保留的秘密之外,可能太过熟悉,交情好了之后便更加容易妥协,反而不如这样按照个人的信念,更能发挥出个人的能力。”

  高亚楠略微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林夕,觉得林夕在这个时候考虑这些问题太过多余,看了林夕一眼之后,她直接问道:“林夕,你准备怎么做?”

  林夕微微的沉吟了一下,也没有丝毫的掩饰,道:“我要和边凌涵一起走,而且我要准备一些东西,所以准备天亮之后再出发。”

  “好。”高亚楠毫无情绪的看了一眼林夕和边凌涵,点了点头,道:“我现在准备出发去九号峰。”

  林夕看着高亚楠,认真的道:“我还是先前的观点,这种黑夜之中,那些囚徒肯定也会先行找避风的地方躲藏起来,而且黑夜之中也难以看到他们留下的痕迹,所以你也不如到天明再出发。”

  高亚楠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那五名囚徒可能会这么做,但那五名雷霆学院的学生,便很有可能在这黑夜之中四处搜索,相比找出那五名囚徒,遇到雷霆学院学生的可能性倒是更大一些。”

  “解决掉一名雷霆学院的学生,自然是多一分的胜算。”林夕的面色骤然一变,沉声道:“但对于雷霆学院来说也是一样,而且他们只要击杀囚徒…对他们而言,杀死我们和杀死囚徒,都可以获得最后的胜利,这比赛规则,对于我们来说本身就不公平。”

  “杀人本来就比救人要容易,这比赛本来就不公平。”高亚楠看着林夕说道:“但这是学院自己的选择,所以要想获胜,我们便必须付出更多…所以我们只有比他们尽快搜索更多的地方才行,所以宇化无极一开始的选择也没有错误,我也要马上出发。”

  林夕苦笑了一下,将地图展开,重新看了一眼地图上那些山峰的方位和标注之后,道:“那你去九号峰的话,我和边凌涵主要搜索的地区便应该是六号峰和五号峰周遭?”

  高亚楠看了一眼林夕展开的地图,沉吟道:“我搜索完九号峰之后,便接着向一号峰的方位搜索。”

  林夕看着地图道:“那我搜索完六号峰和五号峰的话,我便朝着三号峰方位前行,若是那时还未分出胜负,我们便朝一号峰方位走,看能不能和你会合。”

  高亚楠轻嗯了一声。“走吧。”林夕深深的看了一眼这名外貌和脾气让自己无一不喜的女子,收起了地图,却是首先出了门,朝着后方一间木屋行去,“我们一起去挑选武器。”

  ……

  四处透风的简陋木屋之中,却像是边军的一个小型军械库。

  闪耀着森冷光泽的黑色边军长刀、黑色长剑、长枪、长矛…常见的制式兵刃和一些诸如大型斩马刀、钩镰、流星锤等不常见的制式兵器也是一应俱全,而且数量都不止一件,都是崭新的,甚至还散发着一种只有新出库的兵刃独有的油脂气息。

  林夕和边凌涵所需的黑石强弓也有数具,配着几个箭囊。

  但衣甲却是只有一种,便是边军最普通的制式轻甲,用两层牛皮鞣制而成,只有心腹等关键部位镶嵌着铜片。

  这种崭新的嵌铜轻甲已然可以阻挡一般边军的砍杀,但是对于修行者来说,却是太过单薄了一些。

  看着高亚楠按照比试的规则,挑选了一件这边军的嵌铜轻甲和一柄长剑,一柄并不常见的三棱长匕首之后,林夕便忍不住轻声道:“你要小心。”

  “以我的修为,就算对付不了对方,要逃起来应该问题不大,所以更需要担心的是你自己。”

  看着林夕和边凌涵手中的弓箭,高亚楠却是反而更加的平静,道:“不过现在看到你们挑选的东西,我却似乎可以安心一些了。”

  林夕有些勉强的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保重?”

  “我等下过去换衣物,你们就不用跟来了,保重。”高亚楠摆了摆手,看了林夕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便转身走了出去,走向了原先的那间小木屋。

  “这便是生离死别的味道么?”

  虽然高亚楠极有自信,但是看着高亚楠没于黑暗之中的背影,林夕的心中却是依旧不免有些说不出的酸楚。

  但是他十分清楚,这还并非是真正的生离死别的味道,若是说高亚楠现在离开之后,便真的再也回不来,再也无法见到,那到时他的心情必定更为难受。而要想不面临这真正的生离死别,他便唯有变得更强,击败一个个诸如贺兰悦汐此种对他有极大威胁的强敌。

  “我们开始吧。”

  所以林夕很快彻底平静了下来,对着边凌涵点了点头,直接在这个简陋的小屋里坐了下来,取了一根他之前那个世界应该叫峨眉刺,而云秦称为袖刺的利刺,开始极其耐心和小心的在云秦黑色羽箭的箭头上雕琢刻痕。

  边凌涵也开始很认真的开始雕琢改造箭矢,其实她也并不能理解林夕为什么要停留在此处一夜的时间准备那么多的箭矢。

  因为她和林夕出手的机会必然不会太多,而且是否成功,也就是数支箭矢的事,哪怕准备得略多一些,每人十余支也便够了,但林夕却明确说他至少要四十枝这种改造过的,可以最大程度消减阻力,并在空中剧烈旋转,增加洞穿力的箭矢。而且林夕又如此自信,她便也很自然的配合林夕这么做了。

  ……

  清晨,林夕揉了揉微白的脸颊,尽量将体内的疲惫驱散一些。

  经过一晚上的雕琢,他和边凌涵一共已经完成了七十余枝箭矢的雕琢,按照他们先前训练的成功率,再减去一些涂抹树脂环节做得不好的损耗,应该也能有四十枝以上合用的。

  这么多数量的箭矢,应该已经足够配合他回到十停前的能力,有可能在超过五百步高度的情况下,完成强大的一击了。

  看着一夜未睡,明显也是十分疲惫的边凌涵,林夕关切的问道:“你要不要先休息半个时辰,我先在附近寻找一下,先取用些合适的松脂回来。”

  边凌涵摇了摇头。

  林夕也不坚持,道:“那我们先尽快完成这些箭矢的改造,然后开始搜索,到晚间再行休息。”

  “我去那边换衣服。”边凌涵挑选了一柄短剑,便抱着一身嵌铜轻甲走入了前面的木屋。

  林夕的目光在黑色边军长刀和黑色长剑上停留了许久,最终还是觉得自己更喜欢长剑一些。

  安可依和徐生沫两人在林夕心中的地位天差地别,但想到自己的刀技是安可依教的,剑技是徐生沫教的,自己下意识却还是更喜欢长剑多一些,林夕便忍不住又想到自己终究似乎还是最喜欢飞剑,想到若是将来自己能够飞剑配合风行者的极远距离的强弓,会不会太奢侈了一些?

  但他并不知道的是,此刻那座“十指”之中最高的山峰之上,在临时搭建的世间最简陋的皇帝行宫之中,正看着苍茫天色的夏副院长,对他的期望却还并不止于此。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