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章 脸上绽开妖异的花

第九章 脸上绽开妖异的花

  换上嵌铜轻甲,第一步走出军械库般的小木屋,一股入骨的寒意就顿时拂面而来。

  看着轻雪覆盖着荒山,林夕知道没有了可以用以御寒的学院披风,这接下来的夜晚必定会比在半雪荒原之中更为难熬。

  在雪地之中走了数步,停下来观察了片刻之后,林夕又忍不住摇了摇头。

  因为这天空之中洋洋洒洒飘落的严格意义是冰砂,要比真正的飞雪要细小,但又紧密结实许多,所以雪地虽然并不算厚,但是却十分的结实,踩上去只有一个淡淡的脚印,从山风吹拂,这些冰砂洒落的情形来看,恐怕超过两个时辰以上,有人经过的痕迹便会彻底看不出来。

  林夕感知了一下风向,抬头看了一眼方位的时候,顺便看了一下天色。

  万里晴空,恐怕接下来的两天都会是十分晴好的天气。

  在林夕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边凌涵也已经从另外一间木屋之中走了出来。

  两人同时折了几根有浓密松针的松枝,绑在了脚上,这样的方法能够使得他们在雪地上留下的痕迹更轻,消失得更快。

  随后两个人一边飞快的钻入丛林,尽量不发出任何声息的朝着地图上标注的五号峰方位行进,一边飞快的拆下了身上轻甲上镶嵌着的几块大的铜片,并在身上也开始简单的绑上一些松枝。

  没有任何修行者会觉得这种薄薄的铜片在修行者的战斗之间会有什么用处,而且在这种晴好的雪地天气之中,这种铜片更容易反光,很容易被远处高地的敌人发现而暴露痕迹。

  不过这些薄铜片对于林夕来说也有大用,尤其是胸口那数个巴掌大小的薄铜片在这种野外的环境之中便很容易用来卷成可以熬煮东西的器皿。

  …….

  一个多时辰之后,林夕已经在一处半山山坳之中升起了一堆火,而边凌涵则已经攀上了附近的一株视线最佳的松木隐匿了起来,负责守望。

  这堆火在山体的一条裂缝前点燃,此时的风向使得火堆燃起的烟气全部被吹拂得吸入了那条山体裂缝之中。

  这也是他们在青鸾学院野外求生课程中的所学。

  只要判断好风向和选好合适的山体裂缝,在这种天气里面,烟气中的水汽会很快在山体中凝结下来,经过折叠的山体裂缝的过滤,几乎不会有什么明显的烟雾渗透出来而被发觉。

  此刻几片从轻甲上拆卸下来的铜片已经被林夕卷成了几个碗形的器皿,其中熬煮着一些琥珀般的松脂。

  在这种寒冷的高原地带,松脂融化得十分缓慢,然而林夕却十分的细致耐心。

  等到所有松脂都融化成为浅黄的脂液之后,林夕飞快的在里面撒入了某种草木根茎燃烧而成的白灰,松脂很快变成了乳白色,其中的一些杂质和灰烬却是又结合,沉淀了下来,最上面的一层黏脂变得澄清透明,而且从浅黄色变成了白中带浅青的颜色。

  林夕将这一层黏脂全部收集了起来,又全部放入一个铜片卷成的器皿之中,保持这些黏脂一直处在融化的状态。

  接着他却是一根掏空的枯枝做成的吹筒,拼命的吹起火来,令那一堆火燃烧得这些黏脂全部沸腾,开始汽化。

  一根根黑色箭矢就像一条条腊肉一样被架了上去熏着…在林夕不停的调整下,足足用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这些黑色的箭矢表面全部镀上了一层白色的树脂镀层,看上去散着白色的油光,散发着一股树脂独有的清香。

  看着这些彻底改变了样貌的箭矢,林夕在心中不由得再次感叹学院一些方法的神奇,只是用登天山脉之中最为常见的松脂和一些特有的根茎灰烬,便能形成这样的效果。

  而且林夕十分清楚,他只是用了佟韦教他的其中一种配方。

  另外的两种配方可以将箭矢镀成青色或是依旧镀成黑色,分别用于草木更加密集,满眼绿色的雨林环境和黑夜的狙杀。

  现在的此种白色,在这种冰雪之地自然更为适合。

  林夕开始一枝枝小心测试彻底冷却下来的箭矢,最终他收起了四十七支已然变成白色的箭矢,将剩余的箭矢全部燃烧掉,箭头也全部埋掉。

  那些熬煮的松脂等物也没有丝毫的浪费,他和边凌涵全部薄薄的涂在了自己的轻甲上,原本云秦制式黑色的轻甲几乎全部变成了白色,两人行走在这冰雪山野之中,若是隔得远了,便很难看得出来。

  ……

  就在林夕和边凌涵终于准备就绪,开始全力搜索之时,宇化天极正走在一座山脊的背阴处。

  因为长年背阴,所以这里的冰雪更为湿滑,空气也更为森寒。

  先前带在身上的食物,在赶到那两座木屋的途中便已经消耗光,而且按照比赛规则,不允许挟带任何从学院中带出的东西,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宇化天极并没有吃任何的东西,但宇化家常年清苦至极,自虐般的修行,使得他的胃口比起一般的修行者本身要小很多,不仅使得他的胃口比起一般的修行者要小很多,也让他可以不皱眉头的吃下一些普通修道者根本难以下咽,甚至会引起剧烈呕吐的极苦极难吃的东西。

  而且他也更能忍受饥饿,更能将饥饿产生的恐慌从体内摈弃出去。

  云秦的祭司和唐藏的苦行僧,原本就是这个世间最能隐忍的存在。

  所以宇化天极根本就没有任何捕猎的打算,强大的自控能力使得他在三天之内都不会因为饥饿而导致判断出现偏差。

  他只是默默的查看着周围的情况,近乎匀速的前行着。

  一阵强风吹过,阴暗处的一片灌木都被吹得像一边倒去,然后又齐刷刷的立起。

  这本身是这片山林之中十分常见的景象,但是宇化天极却是马上朝着那片灌木走了过去,蹲了下来,仔细的查看周围的一切。

  这一片看上去似乎没有任何异常的灌木中,有几株灌木上面的嫩枝却是不见了,宇化天极也随手折断了一根嫩枝,断口处马上渗出些汁液来。他将这一截嫩枝放在口中慢慢的咀嚼着,味道很酸涩,但他感觉出纤维很脆嫩,汁液并没有让他直觉有什么不适…所以虽然不知道这种灌木到底是什么名字,宇化无极也马上在脑海中下了一个可食用的判断。

  他咽下了这团并不难以下咽的嫩纤维之后,开始在附近更加仔细的查看起来,但是除了发现有人应该在这折下了了一些嫩枝食用之外,却并没有任何的发现。

  没有多少的犹豫,宇化无极开始往北侧快步而行。

  以他此刻所在的位置向北,是登天山脉主脉雪峰的方位,一般的人,决计不会想着赶往海拔更高,更为寒冷的地方,然而出身于宇化家的他却是十分清楚大多数囚徒的心性,在恐惧心的驱使下,他们往往会先往环境更为恶劣,人迹更为难至的地方逃亡。

  只是不到两个时辰,在这片荒原之中阳光最为炽烈之时,宇化天极突然在一片矮地前方停了下来,对着几株被冰雪压弯了的枯树从中,警惕的喝道:“出来吧。”

  五六个呼吸之后,看到没有丝毫的反应,宇化天极作势挥了挥手中的短矛,似是要用力的投掷而出,就在这一瞬间,哗啦一声,那片枯树丛中钻出了一个人影,以无比仓皇的态势朝着远离宇化天极的方向逃遁,但是身影却明显太过僵硬,跑了不到十余步,便连续跌倒了两次。

  宇化天极没有动作,却只是用传道般有些空渺的声音道:“我是宇化家的人,也是青鸾学院的学生,我以宇化家和青鸾学院之名,给你救赎,只要你随我出山,便可获大赦。”

  逃跑的身影骤然顿住了,却是没有站稳,又重重的跌了一跤。

  宇化天极朝着这名身披着一件褴褛灰袍的囚徒走去,他的金色头发闪耀着比阳光还要光明的光辉。

  跌倒在地的囚徒因为恐惧和怀疑,再加上已然精疲力竭,整个身体都到了崩溃的边缘,不停的颤抖着。而让宇化无极微微一怔的是,这名囚徒竟然是一名面目姣好的少女。

  她的头发几乎全部黏结在了一块,脸上布满了鞭挞留下的血痕。

  “结束了…你将会获得大赦,罪恶和黑暗将离你而去。”宇化天极的心中更是怜悯,他走到了这名和恐惧与不幸深深交缠的少女囚徒面前,想要将她先扶起来。然而就在此时,他原本苍白的脸上,骤然浮现出了一丝异样的红晕。

  因为就在此时,这名浑身颤抖,近乎抽搐的少女囚徒突然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与此同时,她的手已经带着一抹寒光从衣袖中暴出,朝着他的心口刺来!

  在这一息之间,他只来得及缩了缩身体,突然充满爆发性力量的少女布满血痕的脸上的笑意就像一朵分外妖异的花,她手中的黑色匕首狠狠的从他的左肩处斜着往下扎了进去!冒着热气的鲜血在宇化天极的肩上飞溅出来,与此同时,她有力而修长的双腿极其有力的蹬在了宇化无极的身上。

  ***

  (因为明天老爸老妈出去旅游,要负责带女儿,对自动更新一直信心不足,老是习惯性的看更新上去没有,或者看看章节里面有没有出现错误。所以明天早上的更新就先直接在今天一块发了,所以今天就是三更,明天的更新应该是在晚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