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章 人之所以为人

第十章 人之所以为人

  刘柔的心中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刺激和兴奋,使得她浑身的肌肤都有些微微的战栗。

  在初始发现自己引来的青鸾学院的对手竟然是宇化家的人之后,她便有一刻有真正的惊恐。

  然而她也同时十分清楚,像她这样根本没有任何显赫背景的雷霆学院学生,在当今圣上和青鸾学院以及那些坐在重重帷幕之后的大人物博弈之中,她唯有彻底的效忠一方才有可能在今后的帝国之中生存。

  所以她还是无比决然的发动了这次刺杀。

  因为对方不亚于皇亲国戚的身份,因为这可能事关将来自己的所有前程,刘柔只觉得自己手中的匕首便是将自己的一生都刺了出去。

  虽然在匕首深深刺入对方血肉的瞬间,就已经从匕首上油然而生的阻力明白对方的修为已经到了初阶魂师的修为,相对自己高阶魂士的修为足足高出了一阶,但是刘柔很清楚自己这一击可以对对方造成多大的伤害,知道对方的魂力也来不及反应,只要不给对方止血的机会,对方便注定难以走出这片冰雪荒原。

  ……

  宇化天极的双目有些空洞的看着刘柔,他似是完全没有想到,刘柔装一名囚徒竟然逼真到如此程度,刘柔脸上的血痕都早已经结疤,这完全是早已经准备好的旧伤,也就是说,这次比试原本就不公,恐怕就算皇帝不说,雷霆学院的人也已经心知肚明皇帝会采用何种的方式。

  滚烫的鲜血飞溅在冰雪之上,发出嗤嗤的声音。

  刘柔的双腿非常有力,她听到了宇化天极的胸口发出了骨裂的声音。

  她的脑海之中十分清晰,借助这用力的一磴,她的身体将会倒翻出去七八步的距离,她手中的匕首将会脱离宇化天极的身体,将会有更多滚烫的鲜血飞洒出来。

  但是她的匕首离开了血肉一半,却是并没有和宇化天极的身体分离。

  就在此时,眼神有些莫名空洞的金发瘦弱少年苍白的脸孔绯红着,他的一只手抓住了离开自己身体一半的匕首,一只手却是搭住了她的手腕。

  有鲜血从他的手上流出,但是他的身体却是没有和刘柔彻底分开,他的身体反而硬生生的顶了上来,额头狠狠的撞向刘柔的面目。

  既然无法退,那便进!

  于很多次真实的生死交锋之中淬炼出的身体直接般反应,使得刘柔再次将手中的匕首用力的插了下去,用力的从宇化天极的肩头插入他的胸腔,用顺势用力旋转。与此同时,她的左手也飞速伸出两指,插向宇化天极的双目。

  但就在此时,一股荒谬和慌乱的情绪却是瞬间压倒了一切,从她的心间泛出。

  面对在自己血肉之中开始绞动的匕首,面对插向自己双眼的双指,宇化天极的眼神依旧带着空洞,他的脸上竟然看不到多少恐怖的表情。而他反而又略微挺了挺左肩,她的匕首竟然一时被他的骨骼卡住,与此同时,他只是张开了自己的嘴,露出洁白的牙齿,如同普通小镇上的痞子打架一般,张口朝着刘柔的双指咬下。

  刘柔缩手,“蓬!”宇化天极的一记膝撞狠狠的撞在她的小腹上。

  她缩手瞬间的左肘横打也打在了宇化天极的额头上,然而伴着一声痛苦的闷哼,宇化天极的一口鲜血却是如同一道箭矢一般,喷在了她的脸上。

  她的双目刺痛,眼前全是血红,口鼻都被鲜血糊住,一时无法呼吸。

  “蓬!”

  她的膝盖也顶在了宇化天极的小腹上,而宇化天极的一拳也重重的偏了些许位置,重重的落在她的肩上。

  两个人身体的间隙始终只有一两尺的距离,此刻完全是以击换击,根本就像是不懂任何战技的莽夫而不是修行者之间的搏杀。

  两人之间全是淋漓的鲜血,然而大多都是宇化天极的鲜血,在大量失血之下,刘柔感觉宇化天极的气力明显也已经衰弱了不少,否则刚刚那一击恐怕彻底击碎她的肩骨。她知道这局势对她依旧十分有利,然而她原本清晰的脑海之中却是变得越来越不清晰。

  难道对方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生死,根本就不要命么?

  难道对方根本就感觉不到痛楚么?

  对于一般的修行者而言,光是那瞬间的痛楚,便恐怕已经会瞬间丧失战力,但宇化天极竟然是连动作都没有迟缓!

  她的眼睛糊住了鲜血,看不清楚,心中也是一片混乱。

  然而宇化天极脸上的神色却是依旧没有任何改变,在抵挡住了对方下意识挥出的一拳之后,就好像亲吻对面的少女一样,他猛的低下了头,额头终于狠狠的砸在了刘柔的面目上。

  “啊!”

  这名雷霆学院的少女发出了一声惨呼,她的整个身体骤然一僵。

  也就是到此时,宇化天极才确定她这一刻的状态不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更大的损伤,才有机会抓起因为生怕惊吓到这名“少女囚徒”而背在了身后的短矛。

  随后,就在这名雷霆少女摇摇晃晃的往后下意识的翻滚而出之时,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矛狠狠的刺入了这名少女的腹部。

  滚烫的鲜血从少女的腹部溅射了出来,宇化天极也一时无力的坐倒在地,少女手中的匕首还依旧钉在他的左肩上,只差数寸便能从上至下刺入他的心脏。

  少女不可置信的捂住自己的伤口,坐倒在地,她的脸上和身上都是鲜血,原本即便脸上有血痕都显得面容姣好的她此刻看上去便像是从冥间爬出来的恶鬼。

  “哈哈哈….”

  蓦的,这名年纪和林夕也差不多的雷霆学院少女陡然疯狂的笑了起来,一边咳血,一边疯狂的大笑:“你到底是不是人…你根本不要命,不知疼痛的么,在被我这样暗算的情况下,你竟然还能和我拼到两败俱伤!”

  “按比赛的规则,是不能带其余任何衣物进来的,但你身上穿的是囚徒的衣物。”宇化天极的身体有些冰冷,微微的颤抖了起来,但是他的脸色却依旧是十分平静,看着这名浑身披血的雷霆学院少女,问道:“被你发现的那名囚徒在哪里?”

  刘柔一呆,旋即更加疯狂,不能理解的笑了起来:“我们的任务是要杀死囚徒,被我发现的,你说还能活着么?…你受了如此重的伤,竟然还不考虑自身,还考虑什么囚徒…你到底是不是人?”

  “我只是和你不一样的人。”

  宇化天极站了起来,他的半边身体也已经全部被鲜血染红,瘦小的身躯和异常苍白的脸庞使得他看上去根本不可能拥有和体内伤势抗衡的力量,然而他却就是不可思议的站了起来。

  “你说人为什么而活着?只是为了多吃些可口的食物,或者多穿些光鲜的衣衫么?”看着因为自己的站起而发不出声音的刘柔,宇化天极低声呓语般说道:“人活着,终究不是要满足自己的身体,而是要满足精神的需要…我和你不一样,是因为我比你有信仰。”

  “信仰?”刘柔陡然愤怒了起来,边咳嗽边尖厉的叫道:“像你这样出身名门,天生便高高在上的人,自然可以追求什么所谓的信仰。若是换了你是一名出身在棚户之中的低贱屠户的私生女,你还能高谈阔论这些东西么?”

  “那你要的是什么?”宇化天极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他给人的感觉是一名真正的祭司,而不是一名面色异常苍白的少年。因为在战场上,一名自己不顾自己身受重创却是给其他重伤员抚慰的战争祭司更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你想要的是被人看得起的身份和地位么?”宇化天极看着愤怒莫名,如同恶鬼一般的雷霆学院少女,皱着眉道:“为了这些,你可以放弃其它任何东西么,包括做自己原本不愿意做的事么?”

  刘柔的身体微微一颤,一时无法回答。

  “没有心中的信仰和坚持,即便有了被人看得起的身份和地位又如何?面对你要讨好的人…你还是如同玩物,被人肆意玩弄,那些人可瞧得起你?你可瞧得起自己?你到时候心中恐怕会觉得自己比屠户的私生女更为低贱。”

  “唯有把别人当人,哪怕是最为低贱的流民和囚徒…唯有把自己当人,人才是人。我宇化家和青鸾学院虽然在有些方面也有分歧,但对于这点却是完全一致,而且我宇化家也敬佩张院长和夏副院长人性的崇高,所以我宇化家所有人都是进入青鸾学院学习。”宇化天极缓缓走到了刘柔的身边,先撕下了刘柔所穿囚衣上的一些布条,用力的包扎压迫,帮自己止血,然后开始帮刘柔包扎。

  “你不杀我?”

  刘柔的身体骤然僵住,她的眼中却是开始有泪流下。

  把人当人…把自己当人…刘柔的心中反复的想着这几句话,蓦的,她想到了什么,用力的推了推帮自己在包扎的宇化天极:“快走!你快走!我的甲衣在东面,里面有些我猎取到的食物,你往东…快些离开得越远越好!”

  宇化天极微微一怔:“为什么?”

  刘柔的声音更加急促而冷:“贺兰师兄的搜索区域距离这不远,我们身上的血腥气…他很有可能….”

  宇化天极背上蓦然一寒,似乎陡然被某头凶猛野兽盯住。

  “刘柔,你真是雷霆学院的好学生。”就在此时,一声冰冷至极的冷笑,随着轻轻的踩踏冰雪声传来,充满着说不出的阴冷和讥诮:“你还真是为对手考虑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