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二章 白雪、红血

第十二章 白雪、红血

  完颜暮烨说完,便已准备迎接边凌涵的出手。

  因为他看得出林夕已然撑不下去了,连伤口都开始变得有些略微灰白,但是让他不由得有些皱眉的是,边凌涵却是并没有出手。

  “原本我以为学院之间有纷争,你们霸道和无耻一些也终究是因为年轻气盛…但我还是将你们想得太过善良,既然如此,那接下来我射你一箭或是再刺你一下,我也不会有丝毫内疚了。”让他更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林夕在此刻竟然看着他,认真的说出了这一句。

  “你是失血太多,神志不清了么?”完颜暮烨忍不住看着林夕,皱着眉头说道。

  林夕感觉到眼前黑了下来,但脑海之中的那个“轮盘”却是更为清晰,甚至要自动闪闪发光,他无力的应道:“回去!”

  ……

  林夕不想轻易动用自己的这种能力,因为在这种比试之中,这一天之内用了一次就没有了的能力便显得更加重要…但是他没有花寂月那么细致入微的洞彻力,若是不动用,这次他真的活不了。

  所以他很是无奈的动用了这个能力。

  眼前的景物出现了他十分熟悉的瞬间变化,他置身在了十停之前,和边凌涵才刚刚从山坡上开始下来。

  “等等。”林夕停了下来。

  边凌涵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低声道:“怎么?”

  林夕看着边凌涵,点了点完颜暮烨埋伏的溪边,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道:“我突然觉得那处地方有些不对,感觉有人潜伏在那下面。”

  “你真有这样的直觉?”

  边凌涵皱了皱秀眉,她知道有时候直觉的事很难讲,尤其是面对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致命危险时。

  “我就是有这样的直觉,我想小心些总不是什么坏事。”林夕凭借方才的深刻印象,想象着此刻完颜暮烨在冰雪下方的方位。就算完颜暮烨在那一层冰雪上开有窥视孔,隔着这么远肯定还无法知道他们的存在,更应该无法感觉到箭矢的飞行,而且那一层冰雪并不厚,肯定无法对箭矢有什么阻挡作用。

  边凌涵自然也同意小心些不是什么坏事,看了一眼沉吟着的林夕,她低声问道:“你想怎么做?”

  “我想回到山坡上用箭试试看。”林夕转头看了一眼看看下来的山坡,道:“这山坡的高度大约一百五十步左右,从上面施射可以覆盖我觉得有些不对的那片地方,而且这种高度对我们来说并不困难…若是里面躲藏着的是我们无法对付得了的修行者,我们利用这山坡隔绝视线,逃入后方的云松林,还有可能逃得掉。

  边凌涵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就表示同意,两人往后退返了数十步,退到了山坡上的几株云杉之间。

  白雪、流溪,一切静美安详,没有任何的鲜血。

  然而林夕却是清晰的知道,完颜暮烨就在那溪畔的一行脚印旁的浅雪下等着。

  “凌涵,你猜若是真有雷霆学院的高手在那里设伏...他只是为了要对付途径的青鸾学院学生,我们经过的时候,他出手会不会有什么仁慈?”他默然的看了数息的时间,转头认真的问边凌涵。

  边凌涵微微的一怔,面色有些微白,没有说话,却是摇了摇头。

  林夕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所以我希望你等下出手,也不要有什么仁慈。”

  边凌涵也看了林夕一眼,坚定的道:“好。”

  林夕轻柔的取下了身上的黑石强弓,熟练至极的黏起了一根白色羽箭,然后看着前方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

  风向正好,天空之中有许多钻石微尘般的冰粒在闪耀。

  他知道,此刻在这如画的风景之中,完颜暮烨正满怀期待且兴奋的在等待着猎物,但是完颜暮烨不知道的是,此刻在林夕的面前,他已经成了一个活靶子,而且还是不动的死靶。

  吸入的冰冷空气的寒意开始在他的胸腔中扩散,让他的神智变得更加清明。

  现在没有重来一次的能力,所以一切只有靠真实的自己。

  “凌涵,你看清楚了。”林夕平缓而极其有力的沉声道:“从那小溪畔,沿着脚印往我们这处二十步,左侧两尺,我要你为我定位。”

  离溪二十步,左侧两尺。

  虽然不知道林夕为什么说出这么准确的数字,但是边凌涵却是也不再说话,和平时在训练中所做的一样,开始让自己的心情彻底的平静了下来…直到感觉整个身心和这周遭的山林合为了一体,眼中只有前方的天空和那一块轻雪,边凌涵的控弦持羽的手指一松,一枝白色的羽箭边便朝着前方的天空激射了出去,划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如同一轮弯月一般,瞬间带出异样的啸鸣,狠狠的坠地。

  “噗!”

  溪畔雪地上马上爆开了一团雪雾,腾起数尺的高度,边凌涵的这枝箭矢,大约往右侧偏离了六至七米的距离。

  林夕的长弓已然拉开,整个人如同雕塑一般,稳定到了令一般箭手看见都会心悸的程度。

  他的眼中也只有完颜暮烨隐匿的那一片轻雪,只有前方天空和边凌涵一箭而爆开的那一团雪雾,他手中的箭矢,也飞射了出去。

  ……

  完颜暮烨十分耐心的蜷缩躲藏在冰洞之中。

  想着若是行经此处的正是那名刺了自己脚心一下的小子或是那名修为远在自己之上的高挑少女便算是完美。

  即便是魂师级的修为,在没有丝毫察觉的情况下,魂力来不及反应,也必定遭受重创,那自己在此战之中必定会留下浓重一笔,必定也可以得到不少的嘉奖。

  陡然之间,没有察觉到有任何人接近的他却是突然感觉到天空之中有些异样的嘶鸣,似乎有一股异常凛冽的寒风在吹过,接着附近的雪地异样的震动了一下。

  就在他心中微微惊疑之间,上方的天空之中,陡然又有了一些一样的嘶鸣,而且分外的近。

  “噗!”

  雪地再次震动,但这次却是来自他的头顶!

  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就只看到自己头顶上方好不容易布置的雪盖陡然破裂了,一只箭矢带着难以想象的风声和死亡气息,透了进来。

  ……

  林夕平静的看着自己第一枝白色羽箭飞出,坠地。

  这一枝白色羽箭在雪地的映衬下真的很不明显,但是在他的眼中却是成为了一道最美丽的风景。

  这一百五十步的高度对于他和边凌涵来说的确并不算远,他所做的修正也非常精准…所以这一箭非常完美,重重的扎入了他眼中的那块轻雪之中。

  浅浅的白雪洞穿、凹陷,四分五裂又飞腾起来。

  如同花般绽放的浅雪之中,有红光好像花蕊一般闪现。

  “真的有人!”

  边凌涵的呼吸猛的一顿,即便是已经被佟韦训斥过无数次,手持弓箭之时,就算山崩于前也要保持彻底的平静,但她还是差点发出了一声惊呼。

  一条黑影受伤的嚎叫着,从爆开的雪雾之中蹦出,异常的触目惊心。

  因为一时的震惊,边凌涵的第二箭就微微的停滞了一下,而此时,林夕的第二箭却是已经毫无停歇的脱手飞了出去。

  虽然不知道完颜暮烨到底伤在了何处,但是他第一时间直觉对方伤得并不算重。

  还带着方才第一箭的残留印象,这第二箭对于他来说便更是轻松和完美。

  “到底怎么回事?”

  从雪洞之中跃出,肋部插着一根白色羽箭的完颜暮烨凄厉而迷茫的仰头望天,直到此刻他还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在此时,他看到一条白痕坠落下来,看到一枝白色的羽箭穿透了自己胸口的轻甲,扎入了进去。

  他的身体在空中一僵,随后重重的坠地,坠入了他刚刚跃出的雪洞之中。

  ……

  虽然马上采用了边军最常用也是最有效的压迫绑扎止血法,但血沫还是从完颜暮烨的口中流了出来。

  即便修行者的体质大大强于普通武士,但这两箭已然是刺伤了他的内脏,稍微剧烈动作一些,伤势便再也不可能控制得住。

  完颜暮烨听到了有脚踏轻雪的声音,强烈的茫然使得他强行支起了身体,他的目光和面孔瞬间就僵住了。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背着弓箭的林夕,眼中满怀深意的对着他点头说道。

  “是你?”完颜暮烨看着林夕,完全没有了平时的霸道,充满不理解的失神道:“你怎么知道我藏匿在这里…”

  “如果我说是直觉…如果我说到现在我才注意到你这里的脚印有些过深,发觉你是踏着脚印退回来埋伏此处的,你会不会更觉得不解和丧气?”林夕看了一眼完颜暮烨身上两处依旧在不断扩大的红晕,如同问候朋友一般,道:“你的伤势怎么样?会不会马上要死?”

  完颜暮烨张了张嘴,却是颓然的说不出任何的话。

  “林夕,我们怎么处置他?”边凌涵依旧警惕的持着短剑,看着完颜暮烨,出声问林夕。

  林夕的脸色蓦然也有些微微的发白。

  谁也不知道,他此刻也陷入了一个极其艰难的选择之中。

  有一名伪装成囚徒的雷霆学院弟子,此刻恐怕和宇化天极在同一区域,而且贺兰悦汐恐怕也在那里。

  而另外的一边,一名在黑夜之中拥有非凡视力的雷霆学院弟子,恐怕和高亚楠已经在同一座山峰之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