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三章 深沉夜色中的军人

第十三章 深沉夜色中的军人

  林夕并不是什么圣人。

  虽然高亚楠和宇化天极都是他的同学,但如果由他来选,两个人之中只能活一个人的话,他根本不会有任何的犹豫,便会选高亚楠活着。‘

  但是黑夜很快就会降临,就算拼尽全力,他也无法在半夜之前赶到高亚楠可能在的区域,而且在浓重黑夜之中,他不仅未必能发现得了高亚楠,而且他和边凌涵恐怕也会遭受那名黑夜中视力超常的雷霆学院学生的刺杀。

  今日他回到十停之前的能力已经用完,即便他不惜自己的性命,他也得对边凌涵负责。

  他发现其实自己无论如何选择,都帮不到高亚楠,在接下来的漫长黑夜之中,她只能靠自己。

  张院长留给他的话中说的不错,即便他们用有些与众不同的能力,但他们在这个世上,也毕竟不是无敌的,他们也会流血,也会知道有些事的发展但却是无力去改变。

  因为知道但无力去改变,再加上他虽然动用了回到十停前的能力,但是十停前完颜暮烨的那一枪是真真实实的刺入了他的血肉,那鲜血从他的体内喷涌而出,死亡来临的感觉是真实的,这对他的心理也是无形中有很大的压力,所以他的脸色变得越加的苍白,双手也不自觉的有些微微颤抖了起来。

  “林夕,怎么?”边凌涵感觉到了林夕的异常,忍不住低声问道。

  林夕一时没有马上回话,只是转身看了高亚楠可能在的方位一眼,看着那空中飘洒的钻石般的冰粒。

  “我们带他走。”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边凌涵,道:“他们把我们当成猎物,埋下了诸多陷阱等着我们,我们便以他为诱饵,把贺兰悦汐他们引出来。”

  “难道你们青鸾学院竟然厉害到此种程度…竟然连贺兰师兄的来历和特长都知道?”听到林夕的这一句话,完颜暮烨的身体猛的一震,看着林夕不可置信的呼出一句话来。

  但是他很快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林夕粗暴的将一团药草塞入了他的口中,苦涩的药液让完颜暮烨感觉出对他的伤势有些作用的同时,也让他的口腔彻底麻痹,舌头僵硬而说不出什么话语。

  ……

  夜色渐浓,黑夜开始再度降临登天山脉,降临这片空中飘洒着钻石般冰晶的荒原。

  一名身穿褴褛灰色囚服的囚徒坐在一块青色的石头上。

  他的面前是一个散发着些微热气的温泉池子,他的身外是一个避风的山坳。

  这个开始为夜色笼罩的山坳在这片浅雪荒原之中仿佛是一处不在同一世界的异域,浅蓝色的温泉池子只是略微温热,清澈的水中可以看到有鱼在游荡,有深青色的水草在生长。

  池边的青草十分的柔顺,甚至还生长着十几株这片荒原之中看不到的柳树,完全不像在靠近雪线的高原,而像是在江南某处的春天。

  这名囚徒虽然瘦削,但骨架宽大,依旧给人魁梧之感,而且手指关节粗大,一脸的络腮胡子和乱发几乎遮掩住了所有的面目,已是沧桑的中年,显然不是雷霆学院的学生假扮。

  他的身旁架着一个小小的火堆,旁边散落着一些啃吃得干净的雪白鱼骨,手中有两根柳枝垂于前方的池中,竟似不想要掩饰自己的行迹,不想逃离,只是在这里安静的钓鱼。

  柳枝上没有任何的钓饵,但在他手中随着轻轻的荡动,激起片片轻柔的涟漪,却使得不知危险的鱼儿好奇的游过。

  一尾在半斤以上的奇特扁身白鳞细目鱼游了过来,这名身姿魁梧的络腮胡子囚徒手中的杨柳枝从水中抽了出来,又以极快的速度抽打了下去。

  “啪”的一声震响。

  水花四溅,浅蓝色的池水中出现了一条血痕,白鳞鱼翻着肚皮浮上了水面,被这名囚徒用双指捻起,去鳞去脏,架在了火上。

  高亚楠的身影在这山坳的一头显露了出来。

  “你的运气不错。”这名头上乱发和络腮胡子几乎长到了一处的中年囚徒平静的看着出现在视线之中的高亚楠,淡漠的笑了笑,轻声道:“我正好钓到这一尾鱼,杀了我,这尾鱼就是你的了。”

  高亚楠微微蹙眉,这名中年囚徒的外貌十分凄凉破落,而且从他的骨骼和暴突在外的粗大关节可以看出,此人之前必定是一个更为魁梧壮硕的人,而现在已经变成了皮包骨头,但是对方的平静和眼神,却是让她感到了一丝异样的危险…给她的第一感觉,这名络腮胡子的中年人就像是一只饿了许久的狮子。

  “我不是来杀你的。”高亚楠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

  “我先看看…省得烤焦了,待会没办法吃了。”络腮胡子中年囚徒摇了摇头,却是双手捧起了一捧水,将自己身旁的那一个小火堆浇熄了。

  随着嗤嗤的声响,这个山坳之中又归于一片漆黑。

  山坳之中由两个人突然变成了三个人。

  因为就在此时,一条黑影从一侧的山林间如同鬼魅一样透了出来,然后无声无息,飞快的朝着高亚楠逼近。

  人经常处在黑暗的环境之中,视力会适应一些,但若是在有光亮的情况下,光亮突然熄灭,重新置于黑暗中的这片刻的时间内,视力却是最不能适应,周围是最为漆黑一片的。

  然而这第三个出现的人却似乎将周围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他无声且飞快的朝着高亚楠逼近,“呼”的一声轻响,一团黑影朝着高亚楠的后脑卷了过去。

  “当!”

  一团火星爆开。

  高亚楠转身,手中的长剑斩中了这一团黑影,却是一个沉重的流星锤。

  也就在她用剑挡住这流星锤的一瞬间,这第三个出现的人左手一抬,几道就算在平时也不太容易看到的黑影倏然射向了高亚楠。

  高亚楠闪身,身影略微踉跄,空中似乎有温热的液体溅落。

  这第三个出现的人见状精神大振,流星锤再度狠狠砸出。

  “当!”

  但高亚楠原本踉跄的身影突然变得极其的稳定,手中长剑一扫,却是扯住了连着流星锤的锁链,整个人随着这第三人下意识的一扯而如同失去了重量一般飞腾了起来。

  第三人决然的弃锤,狠狠的将锁链朝着她甩出,同时一声低吼,双臂交叉在身前。

  高亚楠足尖一点,看似轻踏向这人的胸口,但是和其双臂撞击,却是发出了一声沉闷的爆响,这人的双臂仿佛被巨木撞中,又压到了他的胸口,发出了一些轻微的骨裂声。

  这股力量令得这人在浅雪雪地上连续往后滑出了数十尺,随后没有任何迟疑的往后狂奔而逃。

  高亚楠想要追击,但是突然她的眉头皱了起来,因为就在此时,那个温泉池塘边又亮起了光亮,而且一股令人心悸的气势正在升腾起来。

  皮包骨头,但是依旧给人魁梧之感的中年囚徒站立了起来,他的手中抓着几块火红的木炭,但是手中却是没有任何灼伤的痕迹。

  他抓了几把干草和枯草,又一个火堆很快熊熊燃烧了起来。

  “你是青鸾学院的学生?…你这样的年纪,就已经修到中阶魂师的修为,将来,若是有将来…一定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中年囚徒站得笔直,就像一把刀,看着高亚楠沉声说道。

  高亚楠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看着这名中年囚徒,她重复了一遍:“我不是来杀你,我是来救你的。”

  “我知道。但我是大莽王朝的军人。”中年囚徒慢慢的朝着高亚楠走了过来,认真而沉重的说道:“你是云秦人,而我是大莽人,不管现在如何,你我终究是敌人。”

  微微一顿之后,这名中年囚徒用一种更低沉的声音道:“在千霞山…和我一起被俘的大莽军人有二十三名,但除了我之外,已经都在和你们云秦学院学生的厮杀中被杀死,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不可能活着回去,独自一人再回大莽的疆界。”

  高亚楠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但做这些的不是我们青鸾学院,而是雷霆学院。”

  “我是军人,我的使命便是为我国击杀将来更有威胁的敌人,无论是雷霆学院的学生,还是青鸾学院的学生…吾皇万岁!”

  中年囚徒眼中有异样的亮光,似有星星般的泪光散落,他的脚步开始大力的蹬踏在雪地上,他的身上冒出淡淡的黄光,身躯卷起了气流,深沉的夜色都似乎被他身上的某种力量撕扯了开来。

  感受着迎面而来,吹拂得连眼睛都睁不开的劲风,高亚楠却是庄重的点头行了一礼,随即她也是一步狠狠踏出,放开了手中卷着流星锤锁链的长剑,右手劈砖一般,朝着中年囚徒劈了下去。

  两人之间的空气骤然一凝,“砰!”,随之四散巨震。

  高亚楠的整个人站立原地不动,而兀自保持着一拳往前轰出姿势的中年囚徒往后踏出了三步,每一个脚印都深深的踏下了一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