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四章 独一的修行者

第十四章 独一的修行者

  “你是中阶魂师的修为。”

  这名身形笔直,虽然身穿褴褛囚服却是再次完全散发军人铁血气息的大莽军队中的修行者没有马上出手,而是用一种古怪的语气说了一句这个话,似是在等待高亚楠给予确切的答复。

  “你原本不止中阶魂师的修为。”高亚楠没有回答这名大莽军人的问题,却是看着自己白生生的手掌,沉声说道。

  “我原本是初阶大魂师的修为,应该是你们这次学生之中最高是中阶魂师的修为,所以我的修为就被废到了只有中阶魂师。”这名被乱发和络腮胡子遮掩,几乎看不出本身面目的大莽军人沉吟着:“这点我想得明白,但是我想不明白,你只有中阶魂师,却为什么有远超中阶魂师的暴烈气力。”

  “你有家人么?”高亚楠依旧没有回答,反而看着这名大莽的军人问道。

  “有。”大莽军人点了点头,但是眼中却是反而流出更加决然之意,“但正因为如此,我必须尽我的职责,而且我那些同伴的死…也让我更不能苟活。”

  风声大作。

  这名大莽军人不再多说什么,双手呈虎爪之势,朝着高亚楠抓去,同时一脚带起了飞雪,踢向高亚楠的下身。

  他的修为虽然已经从初阶大魂师跌落,但是对敌经验却依旧远在一般中阶大魂师之上。

  然而高亚楠却是没有任何的花巧,只是略微弓身,然后弹起,一脚踢上了这名大莽军人的脚。

  这名大莽军人再度被震退出去,手上的动作全部落空。

  他再进,然后再次在砰然大响中被震退。

  这完全就像是林夕对敌完颜暮烨时的情形,一些精妙的招数在对方压倒性的气力前面不起任何的作用,高亚楠也是十分清楚这一点,所以她只是用霸道的大开大合的打法,根本不急着将对方击倒,只是将对方击退。

  至简却是至为有效。

  这名大莽军人的眼中浮现出了一丝悲哀之意。

  以他初阶大魂师的修为,跌落到中阶魂师之后,面对一名气力有些超常,而且对敌异常冷静,不急不躁的学院学生,竟然是被压制得一筹莫展,根本无法胜之。

  他长时间牢狱下的身体,绝对无法支持很久,而对面这名平静的青鸾学院高挑少女,显然已经将他看得十分透彻。

  “你还要躲在暗处等到什么时候,等到她将我击倒之后,再将你搜寻出来么?”

  他调匀着自己的呼吸,看了一眼高亚楠后方的漆黑山林,恼怒的喝道:“你不和我联手,不对她的行动造成些阻碍,我又怎么可能将她打倒?”

  漆黑的山林边缘响起了风声。

  方才被高亚楠打得逃走的第三人沉默无言的快步奔了出来。

  这是一名肤色黝黑,瞳孔也显得特别漆黑的低矮雷霆学院学生,身上的轻甲都用炭黑涂抹成了黑色,脚上裹着某种兽类的皮毛,在雪地上快步奔跑不发出任何的声息。

  大莽军人看了一眼这名雷霆学院学生,两人一前一后,同时朝着高亚楠扑上。

  高亚楠的眉头皱起,她的手中出现了一道寒光,她的另外一件兵刃,三棱长匕首直接刺向了雷霆学院学生的咽喉,同时她的身体舒展开来,几乎横在空中,一脚踢在了大莽军人的身上。

  雷霆学院学生身上血光崩现,他躲过了这一刺,但高亚楠匕首的瞬时下滑,却是硬生生的切开了他右胸口的软甲,在他的胸口拖出了一条深深的血痕。

  “喀!”

  大莽军人支撑在地上的右脚脚踝处都发出了轻微的骨裂声,但是和先前数次不同的是,他这次竟然没有退却一步!

  他似乎就以这右脚支撑了身体所有的分量,以及硬生生的承受了高亚楠这一击的所有冲击力。

  他的整个人带着剧烈的震颤,体内的每一条肌肉都似乎在剧烈的挤压,他的整个人竟然不退反进,借着左脚的猛烈践踏,整个人低身,弯腰如同石头一样,撞在了高亚楠的身上。

  高亚楠的手又落下了,带着雷霆学院学生鲜血的三棱匕首刺在了大莽军人的后背上,带出了一溜血光。

  但是这名大莽军人只是双手护住了自己头颅等要害处的亡命一撞,也是让她的脸色猛的一白,第一次在雪地上倒退了出去,瞬间连退了十几步。

  肤色黝黑,瞳孔也特别漆黑的雷霆学院学生手指在自己胸口抹过,捞起了自己的一条鲜血,用舌头舔着,目光凶残而阴冷,如同一只彪悍的受伤野猫。

  大莽军人的身体舒展了开来,如同一只大雁在雪上轻点,将要飞腾起来,整个人瞬间又到了高亚楠的面前。

  高亚楠并不想硬挡,在对方这种根本不顾自身的疯虎般打法之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根本不让对方有近身的机会,所以她侧身滑步,躲开大莽军人这一击。

  就在此时,雷霆学院的学生已经飞跃了上来,伸手一抬,又是几点寒光射向高亚楠的面目。

  袖箭!

  高亚楠身上黄光闪现,侧头,闪过几点寒星,马尾在空中跳跃起来,整个人也骤然飞腾起来,以霸道的践踏之势,一脚踏向这名雷霆学院学生的额头。

  这名嘴角残留着自己鲜血的黑瞳雷霆学院学生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神色。

  面对高亚楠的这一踏,他的双脚鞋面上发出了裂帛的声音,他的十个脚趾狠狠的朝着地面抠了进去,双臂再次交叉做十字阻挡之时,迎向高亚楠的这一脚脚踏。

  他很清楚在高亚楠此种拼尽全力的一击之下,自己的双臂都恐怕会折断,但是在这浓厚夜色之中,他也看得清清楚楚,高亚楠后方的那名魁梧大莽军人的整个身体,也已经猛的弓了下去,就在下一息,这名大莽军人就会跃得更高。

  到时,高亚楠以马踏飞燕之势踏断他的双臂之时,这名大莽军人的身躯,也会像一头跃得更高的猛虎,出现在高亚楠的后方,猛扑在她的身上,高亚楠也绝对会被重创。

  一名中阶魂师本来在面对一名同阶的中阶魂师的近身搏杀之时就难以做到自身不受任何的损伤,而且对方还是一名根本不惜自己性命的悍勇军人。

  然而就在此时,这名悍勇无双,身后鲜血挥洒的大莽军中修行者陡然身体一僵,高扬向天的头颅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自己的脚下。

  就在他要腾空而起的此刻,他的双脚却是陡然冰冷刺骨,被一股大力死死的拖住,就像地下突然伸出了一双双亡灵的手,抓住了他的双脚。

  脸上充满残忍神色,后背和双臂所有肌肉都已经拧成铁般的黑瞳雷霆学院学生,他的瞳孔也瞬间收缩了。

  也只有他这种目力,在这种黑夜之中,才能看清,那名大莽军人脚下的白雪,竟然结成了一条条异常坚硬的玄冰,紧紧的裹覆在大莽军人的双脚上。

  “喀!”

  就在此时,高亚楠的一脚已经狠狠的踩踏在了他的双臂上。

  他的双臂以一种可怕的姿势折断了。

  他一声夹杂着痛苦和惊骇的闷哼声中,身后暂时没有任何威胁的高亚楠的另外一脚脚尖踢在了他的心口处。

  “噗!”

  这名雷霆学院学生倒坐在地,被踢得往后滑飞出去,口中鲜血狂喷。

  一层厚冰的力量对于大莽军人来说并不算什么,此时在用力一挣之下,近乎蔓延到他膝盖的坚冰全部碎裂开来,但是他的双腿却是被冰得麻木而近乎失去知觉,整个人竟然站立不稳,一个前扑,狠狠栽倒在地。

  高亚楠并没有乘势进击,只是又连退了十几步,彻底和这名大莽军人拉开了距离,她的脸色比起方才似乎又白了几分。

  “御雪!”已然根本无力站起的雷霆学院学生见鬼一般的看着高亚楠,咳着血但是依然拼命的从喉间挤出了两个字。

  “御雪?是了…”

  匍匐跌倒在地的大莽军人双臂一撑,重新站了起来,苦笑了一下,这两个字终于让他想明白了一些问题。

  这个世上有一名修行者的气力天生比一般人要大出许多,据说是北冰海冰雪巨人的后裔,而且这名修行者还有青鸾学院都不会的某种修行之法,可以利用魂力将冰雪都用以对敌,一定范围之内的冰雪都似乎是他的符纹,是魂兵。

  原本在云秦只有一名这样的修行者,整个天下亦然。

  “原来你姓周?”这名大莽军人知道自己不可能杀得死这名女生,垂下了手,有些尊敬的问道。

  高亚楠摇了摇头,“我姓高。”

  大莽军人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那你随的是母姓?”

  高亚楠沉默不语。

  “原来如此。”大莽军人口中流出了些鲜血。他陡然狂奔了起来,但不是朝着高亚楠狂奔,而是朝着那名黑瞳雷霆学院学生狂奔。

  高亚楠此刻无力阻止一名中阶魂师这样的狂奔,重伤而根本无力站起的雷霆学院学生也不能。

  “有一名这样资质的雷霆学院学生陪我上路,也值了。”

  发出了一声低语,又看了一眼大莽王朝所在的南面之后,这名大莽军人的双手分别按上了这名雷霆学院学生和自己的心口。

  两枝袖箭分别刺透了雷霆学院学生和他的心脏。

  同样鲜红而滚烫的鲜血,融化了轻雪。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