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五章 云秦边军死囚

第十五章 云秦边军死囚

  林夕几乎一夜未眠。

  他进入冥想修行的速度是全青鸾学院新生第一。

  在入夜之前,他就用大量的草木灰彻底的糊住了完颜暮烨的伤口,并将任何有可能散发出血腥气的东西深埋了起来,并在林中一处积雪很厚的地方,按照青鸾学院在课程上所教的方法构筑了一个雪屋,在这荒原林中的黑夜之中,哪怕是那名视力有天赋的雷霆学院从他们附近走过,估计也难以发现他们的踪迹。

  但是对于高亚楠的担心,对于贺兰悦汐野兽般嗅觉的担心,却使得他在轮到他休息和修行的上半夜断断续续只有不到半个时辰进入了冥想修行状态。

  这一夜分外的漫长。

  夜色还未完全褪去,第一缕曙光还未降临登天山脉。

  一旁用树藤紧紧捆缚着,又用大量枯叶对着的完颜暮烨处在重伤虚弱的昏迷之中,但修行者的体质使得他的气息依旧平稳,暂时没有姓命之忧。

  一无所知的边凌涵还在冥想修行之中。

  蓦的,他的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因为紧张,在此种寒冷的环境下,他的双手手心之中竟然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听到了一些异常的响动。

  从半陷于雪地的雪屋上的透气孔,也是窥视孔之中,林夕看到了一名身穿着灰色囚服的身影。

  想到先前完颜暮烨所说的话,连呼吸都不敢沉重一分的林夕无法确定这是一名真正的囚徒或是雷霆学院的学生假扮而成。

  但是看到这名身穿灰色囚服的身影在林间不停的颤抖着,扒下一块块云松的树皮,从里面取出一薄层的纤维不停的放入嘴中咀嚼,硬吞下去,又小心翼翼的将这些树皮又放回原处之时,他便已经肯定这是一名真正的囚徒。

  想到先前有意的搜索却没有发现任何囚徒的踪迹,而眼下却是正好有一名囚徒跑到他所在的雪屋附近,林夕便觉得这世上真是充满说不出的悲喜。

  因为他和边凌涵的修为还不用担心魂力激荡引起的反噬,所以他在边凌涵的耳边轻轻的敲击了一下长剑,使之发出一声轻微的金铁声音,让边凌涵从冥想修行状态醒过来。

  对着边凌涵做了一个手势之后,他悄无声息的推开了一堆积雪,从雪屋中钻了出去。

  在距离那名囚徒只有二十余步的距离时,那名囚徒陡然感应到了什么,浑身一颤,随后僵硬的转身过来。

  这是一张冻得有些青紫的脸,四五十岁左右的面相,几缕长须有些文士的气息,头发显得异常干枯和灰白。

  林夕第一时间竖起手指放在嘴前,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是青鸾学院的学生,是来救你的。”几乎同时,他压低了声音,对着这名囚徒马上说了这一句。

  这名嘴唇嗫嚅着,一时没有出声的囚徒马上闭上了嘴,点了点头。

  “你不是修行者?”看着这名连颈间的肌肤都冻得有些青紫的囚徒,看到这名囚徒脚上绑着的一些松叶,他的目光又蓦的一寒,“你在军中呆过?”

  这名文士模样的囚徒点了点头,似是看出了林夕的疑虑,低声道:“我入狱前曾是碧落边军一部的军医。”

  “跟我来。”

  林夕看着这名兀自不停颤抖着的囚徒点了点头,“换上我这件甲衣。”将这名囚徒带入雪屋之后,他便直接将自己身上的轻甲脱了下来,示意这名囚徒换上。

  对于这个,他并没有什么深层的用意,只是因为他身上的轻甲好歹比较温暖一些,而这名囚徒的身体状况,恐怕在这雪地之中并不能支持太久。

  但带着他体温的轻甲对于此时的囚徒来说却是分外的温暖。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极其感动的神色,即便在这雪屋之中始终只能蜷缩着身子,他还是马上对着林夕拘谨的行礼道谢:“在下王健裕,不知长官如何称呼?”

  “长官?”林夕一愣。

  “按云秦制,青鸾学院的学生出去便是有军阶的。”边凌涵提醒林夕。

  王健裕此时才略微缓过气和回过神来,看到蜷缩在一旁的完颜暮烨的样子,他的脸色微微一变,伸手在完颜暮烨的手腕上搭了一下,随即便有些犹豫的出声道:“两位长官,恕我直言,你们这位伙伴已然内脏损伤,若是在两天之内无法用有效药物救治,即便是救得过来,恐怕体内的暗伤都无法复原。”

  “我不明白我们的姓名是否要保密,所以你不用知道我们的名字了。”林夕看着王健裕,又看了完颜暮烨一眼,道:“这说起来有些残酷无情,但我也不想骗你,这是雷霆学院的学生,并不是我们青鸾学院的人,而且他要杀我们在先,在我们还无法确保自身安全,无法保证我们青鸾学院其他人安全的情况下,我实在是无法太过顾及他的生死。”

  王健裕微微一愣,旋即点头表示理解。

  “我看你并不像穷凶极恶之徒,怎么会成为我云秦的死囚?”边凌涵看着他,微蹙着眉头低声问道。即便可以看出对方不是修行者,但她觉得至少也要对对方有些了解,以免对自己和林夕产生不利的威胁。

  雪屋之中微微沉默了片刻。

  王健裕青紫的脸上更加黯淡了几分,但看着林夕和边凌涵,还是道:“我杀了人,杀了三个人。其中有一名是翎长。”

  林夕看了边凌涵一眼:“翎长是什么官职?”

  边凌涵道:“正武司从九品。”大约看出林夕对云秦官阶实在是没有什么了解,她又在林夕耳边解释了一句:“镇督是正八品。我们三大学院的学生正常出来,是从八品。比从九品实际高出两阶。”

  林夕知道自从云秦先皇听从了张院长的一些主意,形成了八司之后,云秦的吏制和名称便一直有些不新不古,和自己之前那个世界学习的任何朝代也不相同,但是边凌涵这个解释却是让他听得十分清楚,只比三大学院的正规毕业生低出两阶,对于普通军人来说,显见也已经是不低的官了。

  “你为什么杀死军中长官?”边凌涵看着王健裕,继续问道:“难道是因为通敌?”

  王健裕摇了摇头:“有一次我们小队在执行任务时遭遇了突袭,我和两名伙伴重伤逃了出来,都是一家边民救了我们。但是后来我们回去准备谢谢那家边民的时候,我们却发现那家边民一家五口全部被杀了。后来我们设法查了记录,那段时间按记录唯有出现过一次交战记录…而按记录,却是两名翎长和两名侍从在那里斩敌五人。”

  边凌涵的脸色蓦然一白,她看着王健裕:“你的意思是那四人斩杀边民,冒领军功?”

  “一切的证据正证实如此。”王健裕惨然的笑了笑:“但我们将此事呈报上去之后,上面给出的答案却是没有任何证据他们所杀的是边民。其中一名翎长甚至因为军功够了,而升了右翼长。而且我们一次在夜间还被一群蒙面的人围住暴打了一顿,我被打断了两根肋骨。”

  “因为我在军中的人缘还可以。一名老边军事后特意来找我,隐晦的告知我,在我们碧落边军有几部之中,斩杀一些流民甚至定居的边民来冒充军功的事经常发生,这事关上面的整体军功,所以从上到下都是一窝的…按理来说,我怎么都不能再管这事,但是我这条命是那家人给我的,我晚上闭上眼睛的时候,就梦见那家人让我报仇。所以我后来找了个机会,借着说请罪,准备了些药。结果只可惜来了三个,那个升成右翼长的没有来。”

  “看来云秦的边军之中也没那么光明。”林夕仔细的看着王健裕的神色,听完之后,摇头说道。

  “军中祭司呢?”边凌涵有些激动了起来,脸上有了些愤怒的红晕,“若是事实确凿,你可以找军中祭司的。”

  林夕拍了拍边凌涵的肩膀,和还没有接触多少阴暗面的边凌涵不同,他早就可以想象在庞大的官僚体制下可以滋生出多少的黑暗,他轻声道:“现在已然如此,只要我们能平安的带他出去,便可以让他获得大赦。再考虑别的已然无用了。”

  边凌涵不再说话,但是双肩却是依旧微微颤抖,她还是无法想明白,在圣天子威严和云秦那么多祭司的信仰感召下,在堂堂云秦的正规边军之中,怎么还会出现此等黑暗的事。

  林夕知道边凌涵的想法,他更清楚自己的另外一个好友李开云恐怕知道这样的事之后将会更无法理解。

  “如果你说的是事实,我会让学院讲师给你和那死去的五个人一个交待。哪怕就算学院讲师都不能给你个交待,今后我只要有能力,都会给你个交待。”林夕看着王健裕,道:“但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怎么应付雷霆学院学生,首先要保证我们自己能从这里活着出去。”

  看了一眼再次庄重行礼的王健裕,林夕接着道:“你在这两曰之中,有没有发现过其他人的踪迹?”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