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六章 请你永远相信我

第十六章 请你永远相信我

  “没有。”王健裕自觉无法对林夕和边凌涵有任何帮助而有些羞愧的低头道:“我在军中多时,很清楚面对修行者最好就是躲着…若不是我实在支撑不下去,否则我一定躲藏在洞窟之中不出来。我也是今天凌晨感到实在无法支撑才出来看看到底有什么东西可吃,前些时日我一直都躲藏在附近的一个小洞窟之中没有出来。”

  林夕沉吟道:“你知道其他和你一样的囚徒大概在哪个方位么?”

  王健裕摇了摇头,苦笑道:“我是单独被送进来的,只是听送我进来的皇城高手告诉我青鸾学院和雷霆学院这夺旗守旗之说,说圣上觉得我有情可原,但情不能压法,所以只要能在这次比试之中活下来,便可因为我配合学院教学之争的贡献而大赦。”

  林夕想说些什么,但是想到木青的交待,想到或许到了皇帝这个层次牵扯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以自己的思维可能未必能了解,所以他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废话,看了完颜暮烨一眼,道:“走,我们出去…我们需要好好吃一顿,同时需要些东西把贺兰悦汐引过来。”

  ……

  林夕背起了昏迷中的完颜暮烨,出了雪屋。

  沉默的看了一眼四周的地形和感知了一下今日的风向之后,他示意边凌涵和王健裕马上跟上,朝着下风处飞快走去。

  云松林中的雪雉并不难找,对于他和边凌涵的箭技来说也并不难猎。

  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以射过完颜暮烨,在林夕的感觉之中飞行已经没有那么完美的箭矢,林夕和边凌涵便猎杀了三头雪雉。

  所有这三头雪雉马上被他用布条裹住了流血之处,然后用白雪拍实,滚成了三个雪团,确定没有任何血腥气散发出来之后,林夕开始朝着一处缓坡前行。

  在这处缓坡旁的一条小溪旁,林夕不仅用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去掉了手头上一只雪雉的羽毛和内脏,并让边凌涵和王健裕也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屠宰清理了手头上的雪锥。

  “林夕,你是要用血腥气吸引他们前来?”

  听到林夕让他们将手上和身上沾染到的血迹彻底的清理干净,并将带血之物全部涂抹在完颜暮烨身上时,边凌涵实在忍不住了,问道:“你怎么确定这样就能将贺兰悦汐吸引过来?”

  听到边凌涵的发问,林夕骤然又想到了高亚楠,他的心情便越发沉重起来。

  对着边凌涵示意稍后再说,飞快的将沾满血腥气的完颜暮烨置于云松林间一片十分开阔的空地,带着清洗干净、用雪团再次包裹住的雪雉飞快撤离到一片山脊上后,他才让王健裕开始搭建一个雪屋,并单独和边凌涵走到了一方崖坪上眺望。

  “你相信我么?”看着等待自己回答的边凌涵,因为又想到高亚楠而心情有些沉重的林夕认真的问道。

  边凌涵皱了皱眉头,原本一直脾气很好的她有些微恼,“林夕,这个时候…你不要说些没用的废话好不好?”

  “这不是废话。”林夕知道边凌涵会有这样的反应,但又有些不知该如何解释,有些苦恼的摇了摇头。“我相信。”但是不等他再行开口,让他愣了愣的是,边凌涵很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林夕还生怕边凌涵和自己想得不对,苦笑了一下,道:“我的意思是,哪怕我做出一些很荒谬,看上去根本不合理的事情,但我告诉你那能行,你都会选择相信我?”

  “林夕,你知不知道有时候你真的很多废话。”边凌涵有些拿他没办法的样子,看着他,耐着性子转头去去说道:“还有,你知不知道你有个最大的缺点,但同时也是你最大的优点。”

  林夕一怔,好奇问道:“什么东西?”

  “你最大的缺点就是你从来都不会掩饰自己的爱憎。哪怕是稍假颜色都不会,你这样会得罪很多人,你已经不知道得罪多少个金勺了…不过这也是你最大的优点,因为我们很容易一眼就看清你。”

  边凌涵点了点远处林间的一条小溪:“正如那条清澈的溪水…我相信你这个人,所以哪怕你给不出什么理由,我也会选择相信你。”

  林夕沉默了片刻,看着边凌涵,问道:“一直会相信我?”

  边凌涵看了林夕一眼,微垂下头:“除非你变了。”

  林夕深深的看了一眼边凌涵,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那就请你相信我,有些理由说起来的确十分荒谬,也没办法和你说清楚,但是我就是能够肯定,除非贺兰悦汐走了相反的方向,否则他很有可能因为这血腥气而被吸引过来。”

  ……

  贺兰悦汐用一根树藤,拖着宇化天极和刘柔在雪地上行走。

  他是一个十分变态的人。

  若是林夕见过他的履历,恐怕不管喜不喜欢,都会给他起个外号——“萧十一郎”。

  贺兰悦汐不知道是边军中的某位军人和劳妇私通产下,害怕云秦律法而丢弃在荒野之中,或是横死的边民遗留下来…反正有一支云秦商队在贺兰山的一处荒原中发现他时,他是和一群狼生活在一起,是被狼抚养大的。

  两年过后,他还没有彻底学会说话,这支商队在荒原之中遭遇了马贼。

  整支商队除了他之外,全部被马贼杀死…只有他失踪了。

  或许当时那群马贼都根本不知道有他这样一个人跑掉了。

  然而在接下来的两年之中,这群马贼好像沾染上了瘟神,时不时的有人被杀死,但是根本不知道是被什么人杀死,似乎有一个无形的索命厉鬼跟上了他们。

  等到两年后的某天,云秦帝国的某个地方军小队无意之中搜索到这个荒山之中的马贼小寨中时,发现原本两百多人规模的马贼已经只剩下了不到二十人,而这剩余二十人都已经神智失常了。

  一名云秦军中派来调查此事的强大修行者最终发现了这名无形的索命厉鬼,躲藏在距离这个寨子不到十里的一处地洞中的贺兰悦汐。

  当时贺兰悦汐只有整整十四岁。

  也就是说,在十二岁时,他便开始和凶残的马贼交手,杀死了一名又一名的马贼。

  雷霆学院的大多数学生都是皇城里面的一些人亲手挑选,不乏天才,但不管有多自傲,所有的新生都承认贺兰悦汐是这届雷霆学院的新生中第一。

  因为不管是修为,还是其它的各项…不管将他们任何人和贺兰悦汐放在无论任何环境之中,厮杀的话,活着走出来的肯定是贺兰悦汐。

  贺兰悦汐对于战力的渴求远超一般人的想象。

  即便是此刻在走路,他也是在修行。

  他每踏出一步,都在脑海之中想象着周围各个方位出现敌手的话,他如何应对。

  他的身周无血,但是在他的脑海之中,他一路走过,他的身周都是有无数的鲜血在飞洒,因为一名名他想象中手持各种各样武器攻来的敌手,被他用各种各样的招式斩杀,倒下。

  被他用树藤拖着的宇化天极浑身僵硬,眼睛闭着,一动不动,似已死去一般。

  刘柔和完颜暮烨一样陷入了昏迷之中,她的身体不停的打着冷颤,但是脸色却是异常的鲜红,明显已经处于比完颜暮烨更为糟糕的高烧之中。

  “水…水…”蓦然间,嘴唇干枯卷皮着的刘柔发出了哀求的声音。

  她依旧昏迷着,但是却发出着令人心悸的哀求声。

  贺兰悦汐宛如根本没有听到。

  原本一动不动的宇化天极睁开了眼睛,他张口在地上啃了一口雪,在口中含化了,以一种神圣而令人震撼的姿态,渡到刘柔的口中。

  “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

  贺兰悦汐依旧拖着宇化天极和刘柔前行,略微转头,冷漠而讥诮的出声。

  “只要我不死…我一定会亲手杀死你。”宇化天极看了贺兰悦汐一眼,低声发誓。

  “可惜你永远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贺兰悦汐平静的摇了摇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帮你们止血么?并不是我不想杀你们。而是有两个原因。”

  微微顿了顿之后,贺兰悦汐抬起了头,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座山峰,微微眯起了眼睛,“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让猎物眼看着同伴的死去,会让猎物更加绝望,而我看着对手的绝望,会觉得更加的美妙。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不想你们身上的血腥味影响我的嗅觉。而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已经嗅到了前面那座山峰之中浓厚的血腥味。”

  “可惜你注定看不到我的绝望。”宇化天极冷冷的看了贺兰悦汐一眼,又艰难的渡了一口水给刘柔,接着闭上双目,不再说什么。

  ……

  林夕又堆了个雪屋,雪屋的下方一直深挖了下去,挖到了泥地,然后在泥地中挖出的坑中,林夕铺了一些干木和石块下去,又夹了许多烧红的石头在里面,在上面又铺了一层枯木,然后将三头包着树叶的雪雉放在了里面,埋了起来。

  完成了这一切之后,林夕和边凌澜爬到了前方不远处的一方崖坪上。

  这方崖坪的后面正好有几株高大的云松,这样即便是从更高处往下看,都难以看到他们的身影,而从他们所在的位置,却是可以清晰的看到下方山坡上的完颜暮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半个时辰过去了,依旧没有见到贺兰悦汐的身影。

  这便代表贺兰悦汐至少不在附近,至少他们之前在隐蔽处生火处理食物没有被发现,他们自身安全。

  再过半个时辰,按照学院传授的方法处理的那三头雪雉就会彻底焖熟,足够让他们和王健裕提供支持下去的热量。

  ......

  又半个时辰过去。

  林夕三人轮流进入雪屋吃掉了一头烤熟的雪雉,身上开始流淌起了暖意。

  但随着接下来时间的缓慢流逝,林夕却是也陷入了巨大的纠结之中。

  如果贺兰悦汐的嗅觉没有灵敏到这个程度呢?

  如果高亚楠或是宇化天极受了伤,在某个地方等待着他的救援呢?

  有几次他都忍不住有种离开此处,前往高亚楠可能在的方位的冲动,但是佟韦先前风行者特训时说过的一些教诲,却使得他强忍了下来。

  他的身体有了足够的热量支持,有了足够的体力,但是他的手脚却是忍得越加冰冷。

  天色又将暮。

  蓦的,他和边凌涵的身体都是轻颤了一下。

  一个雪丘的后方,出现了一个人,冷漠的拖着两个一动不动的人,在雪地上朝着完颜暮烨所在的云松林间空地走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