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七章 一定要杀了他

第十七章 一定要杀了他

  边凌涵的手脚变得冰冷,浑身也开始有些微微的发抖。

  贺兰悦汐来了。

  林夕的“直觉”没有错误,贺兰悦汐真的来了。

  但让她此刻心神震颤,连呼吸都有些不畅的,却是她同时也看到了金黄的色彩。

  贺兰悦汐拖着的两个人里面,有一个人是宇化天极。

  和她一起来到这里,一同入学的同学,就被贺兰悦汐用一根树藤在地上拖着。

  即便是宇化天极已经死了,即便只是尸体,贺兰悦汐就这样拖着,在她的心中,贺兰悦汐这么做,也是对生命的亵渎,对对手的不尊重。

  除了悲伤之外,她的胸中难言的愤怒,几乎要将她的整个身体都燃烧了起来。

  王健裕张开了嘴,冷风夹着一些细小的冰粒灌入他的口中,他却是无所觉。于边军之中,他也见过不少穷凶极恶之徒,但是却没有一人像贺兰悦汐一样,第一感觉就让他觉得异常凶险,宛若非人。

  林夕也彻底沉默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无力去改变某些事情,所以他才决定选择此处,以完颜暮烨为诱饵引对方出来,但是亲眼见到对方将宇化天极像一截死物一样随意的拖在身后,任凭宇化天极的身体拖曳于冰雪和泥泞之间,他的心还是彻底的阴冷了下来。

  不管是活在之前的那个世界,还是在这个世上,林夕总觉得做人是要有底线的。

  贺兰悦汐只是觉得林夕能和他并肩,对他是威胁,便想要杀林夕,这已经超出了林夕的底线,而此刻,贺兰悦汐更是再次超出了他的底线。

  林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转头看着脸色雪白,身体不停颤抖着的边凌涵,拍了拍她的肩膀。

  边凌涵转过了头,看着林夕,低声说道:“宇化天极不知道还是否活着。”

  林夕看着她因为隐怒而甚至有些发红的双目,认真而冰冷的说道:“不管宇化天极是否死了,贺兰悦汐我一定要杀。”

  边凌涵转过头,于寒风中呼出了一口气,坚定的点了点头:“一定要杀了他。”

  林夕转头看了一眼脸上没有什么血色的王健裕,想要交待什么,但却还是摇了摇头,自嘲般的低声说了一句:“当今圣上果然很英明。”

  无论是正将星还是风行者,这都是学院的隐秘。

  恐怕原本就算是面对这个帝国至高无上的皇帝,学院也未必愿意透露,但是不管这场青鸾学院和雷霆学院之间真正的战斗最终谁胜谁负,学院的一些隐秘,皇帝和皇帝身边的几个人,却终究是会知道的了。

  “我们走。”林夕对着边凌涵轻声说了一句,又对着王健裕,示意他跟上。

  边凌涵跟上了回头就走的林夕,但不能理解的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问道:“林夕,你要做什么?”

  林夕开始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让自己的心情恢复如水般的平静,他同样低声回答:“我们这里距离完颜暮烨是三百三十步左右…他要是中阶魂师,我们这里最多只能将他击伤,却无法将他杀死。”

  “你要到更上面去?”边凌涵微仰起了头,看到那条更高的洁白山岗,她有些不敢相信的道:“可是…可是我们怎么射得中?”

  林夕转头看着她,道:“你说过相信我的。”

  边凌涵看着林夕…林夕的脸色平静,眼神清澈的如同冰雪化成的溪水,但是她也从中看到了愤怒和担忧,以她和林夕先前的训练,超过三百三十步以上,边极难射得中了,而且贺兰悦汐这样的高手也决计不会傻站着让他们射,所以他们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到足以重创中阶魂师修为的五百步之上去施射,这完全是极其荒谬,根本没有道理的事。但是看着林夕的眼睛,听到林夕此刻的这一句话,她还是深吸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只是静默的跟上了林夕,抓紧了手中的弓箭。

  然而就在此时,走在两人后方的王健裕的一声同样压低了声音的低呼,却是让两个人同时顿住,转过了身去。

  他们看到,贺兰悦汐停了下来。

  ……

  贺兰悦汐站立在黑色岩石和如伞云松之旁。

  数颗小冰粒被吹到他的面前,但却是也惧怕他身上发出的气息一般,从他的脸旁颓然飞走。

  此刻他还在林间,还看不到完颜暮烨,然而类似于一种野兽的本能一般,他却是从对于他而言充满真实血腥的空气之中嗅到了一丝莫名的凶险。

  这种凶险就如他在商队之中,感觉到被马贼盯上时一样。

  那个时候他还不是修行者,所以他只有想办法藏,想办法躲,然而他现在却已然是一名强大的修行者…他的变态就在于,这些凶险,也被他看成为一种修行。

  他的浓眉缓缓挑起,脸上现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笑意,虽然还没有看到完颜暮烨的情景,却是已经自言自语道:“有点意思,居然反而敢用这样的手段引我过来,然而你们能对付得了我么?”

  随即,他也不再停留,拖着手中的树藤,继续朝着完颜暮烨所在的地方前行。

  直到在林隙间看到颓然半躺在一地沾染着鲜血的雪雉毛上的完颜暮烨,他才再次停了下来。

  静静的看了昏迷的完颜暮烨片刻,他摇了摇头,道:“我对你们真的很失望。”

  真的很失望?

  贺兰悦汐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因为这山林间极静,修行者的听觉又比一般人要敏锐不少,所以他这声音却是清晰的传入了接着往上沉默攀登的林夕等人的耳中,让林夕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直接再在他的身上划上几刀,不更简单?”贺兰悦汐继续前行,同时继续平静的说道:“如此怯弱,你们又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贺兰悦汐拖着刘柔和宇化天极走入林间开阔空地,嘲讽的冷笑道:“我和你们不同,我比你们更清楚如何才能生存下去,我只知道将拦在我面前的所有一切东西全部斩去,难道你们以为,我会和你们一样,在意这些人的生死?”

  听到贺兰悦汐的这句话,林夕心中蓦的一寒。

  这次他是真正的直觉,直觉十分的不妙。

  “我不管你们想怎样对付我,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们,这个宇化家的人还活着。”贺兰悦汐冷漠的看着周围的山林,淡淡的说道:“但你们要是不马上出来,我便将他杀死在你们的面前。”

  “你要是再装死的话,我就马上将刘柔杀了。”贺兰悦汐微微转头,看着闭着双目的宇化天极又冷漠的说道。

  宇化天极睁开了眼睛,但不等他说什么,贺兰悦汐伸手一抖树藤,便将宇化天极从地上扯得腾空而起,他伸手一动,手中的一柄短剑挥洒而出,在宇化天极的胸口拖曳而过。

  一片鲜血从空中喷洒而出,淋洒于林间白雪之上。

  血是热的,落于冰冷雪地上,嗤嗤有声。

  林夕和边凌涵的身体都僵住了。

  即便宇化天极在平时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交情,甚至很多时候两个人觉得他太过神棍而不喜欢他,但是此刻看到这样的场景,两个人却是都清楚,贺兰悦汐说得很对,他们和贺兰悦汐不是同样的人,为了达成目的,贺兰悦汐甚至可以无视同伴的生死,但是他们却不能。

  “我出去!”

  王健裕用力的咽了口口水,看着林夕和边凌涵道:“我穿着你们的甲衣,可以为你们争取到一些时间。”

  “那是?”

  但就在此时,让林夕和边凌涵的视线再次凝固的是,一条孤单的身影在林间,在雪间显现了出来,朝着站立在完颜暮烨、宇化天极和刘柔中间的贺兰悦汐前行。

  这一瞬间,对于林夕而言,风停了,飞洒在天地之间的钻石般冰晶也停了。

  高亚楠!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出现的人,竟然是高亚楠。

  林夕不知道昨日那漫长难熬的黑夜之中她遭遇到了什么,但是现在她安然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她朝着他们所在的方位,赶了过来。

  贺兰悦汐朝着脚步声发出的地方看去,看到眉宇之间掩饰不住疲惫之意的高挑少女踏着冰雪从林中走出。

  “你的修为不错。”

  看到林间几个相距甚远的脚印,贺兰悦汐的瞳孔微缩,敏锐察觉到对方的修为恐怕和自己十分接近,但对方呼吸之中的一些一般人难以察觉的杂音,却是让他讥诮一笑,心想既然已经负了些伤,那便更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但这也并不能让他改变他的作风。

  “你自己在腿上刺一刀吧。”所以他没有丝毫掩饰的看了一眼高亚楠,点了点胸口在流着血,咳嗽着的宇化天极,“这样我至少可以让他死得痛快一些。”

  在高亚楠现身出来之时,在一刹那的凝滞之后,林夕便已决然的反身疾走。而现在听到贺兰悦汐这句极其无耻的话,他朝着上方早已看好的山脊一处攀登的脚步就更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