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八章 天上的人,天上的光

第十八章 天上的人,天上的光

  高亚楠看了一眼贺兰悦汐,很简单的回了一句:“你做梦。”

  然后就挟着风雪朝着贺兰悦汐突进。

  对方的冷漠和所说的话,让她知道无论她做什么,对方都不可能放过宇化天极。

  “我现在就走,以你现在的体力和伤势,你追得上我么?”

  贺兰悦汐站立不动,然而他的这一句话,却是让高亚楠陡然顿住。

  “你追不上我的。”

  贺兰悦汐将冰冷的短剑置于宇化天极的身上,看着高亚楠道:“我可以将他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来,丢得这几片山林之中漫山遍野都是。我和你们不一样,如何杀死对手…如何挑战自身,才是我的修行。你不相信的话,便可以试试看。”

  “你要是因为这个妥协,便是愚蠢。”宇化天极抬起了头,看着高亚楠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想死得这么蠢。”

  “可人有的时候总会做些蠢事。”高亚楠看着宇化天极,平静的抽出了背着的黑色长剑,心中却是想着:林夕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怎么到这时还不出手。

  她比起一般的人要聪敏许多,而且她自然清楚,完颜暮烨这个陷阱并不是她所设。之所以马不停蹄赶到这里,也正是因为想着林夕可能会像她一样受到伏击,但完颜暮烨这样,自然是林夕胜了,而且布置成这样,肯定也是要引出雷霆学院的人…既然如此,宇化天极的血都快要流光了,为什么还不出手,难道自己真要在自己腿上刺一剑么?

  就在此时,林夕已经站在朔风呼啸的山岗上。

  山岗上一片洁白,唯有白雪黑石,没有任何的云松遮挡,然而因为高,所以无论是贺兰悦汐还是高亚楠都没有看到他。

  他的整个身体都被吹得振振欲飞,若不是事先已经勘察过此处,已经用一些细小树藤将自己身上的衣物捆缚住,否则此刻他的衣服必定猎猎作响。

  急速的攀登奔跑,加上要极其小心的不发出任何的声音,这让他和边凌涵都在这风口剧烈的喘息着。

  只是片刻的时间,他和边凌涵的脸就已经冻成了紫红色。

  下方王健裕还在往上攀登,从此处,呼呼的风声已经让他们根本无法再听到高亚楠和贺兰悦汐的声音。

  但他也没有丝毫的停留,只是取出了一根羽箭,递给了边凌涵,对着边凌涵做了个开始的手势,边又深吸了一口气,拈起了一根白色羽箭,引弦搭箭。

  他知道,此次边凌涵也只能帮自己射出一箭,让自己可以观察一下山风对于箭矢的影响,接下来所有的一切,依旧是要靠他自己。

  山风大得厉害,也让人的手冷的厉害。

  从这么高的地方往下施射,即便是选择相信林夕,边凌涵也是难压心中荒谬感觉。

  但是宇化天极的鲜血,手持长剑立于屠夫一般的贺兰悦汐面前的高亚楠,却是让边凌涵彻底平静和稳定下来比平时更快。

  “佟老师说的不错…心中坚定,手中的箭才会坚定。”

  “我可以了。”

  边凌涵出声,声音被呼啸的风声割裂得支离破碎。

  “你在等什么?这么说我原先判断得不错,这里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余青鸾学院的学生?”山脚缓坡处的贺兰悦汐看着手持长剑的高亚楠,眼中寒光闪动了一下,“这么说你们青鸾学院的学生比我想象的还要不堪,居然这么多人聚在一处,不敢单独出来搜寻?”

  “我给你一个呼吸的时间,你要么马上动手刺自己一箭,要么我马上带着宇化天极走。”

  …..

  高亚楠手中的剑举了起来。

  就在此时,边凌涵也听到林夕长出了一口气,道:“开始。”

  “唰!”

  边凌涵的箭矢从她的指尖飞射了出去,转瞬化成风雪的怒啸,带着隐隐白色的涡流,从空中流星般狂坠而下。

  一瞬间,贺兰悦汐、高亚楠和宇化天极都是感觉到了上方这异样的气息,都是仰起了头来。

  几乎就在他们仰头的瞬间,白色的箭矢已经以恐怖的速度落了下来。

  恐怕就连强大修行者的飞剑,都没有这样的速度。

  然而边凌涵的心脏还是不可遏制的紧缩了一下,浑身的血液都似乎瞬间降到冰点。

  按照佟韦的设计,她为林夕定位的第一箭本身就是不带任何修正,是不考虑任何因素,只是利用坠月的手法,直直的瞄准贺兰悦汐施射。

  这样到底往何处偏离多少,便能给林夕带来最直观的印象,在施射时将这样的误差补回来便是。

  先前射中完颜暮烨,他们也是这么做的。

  然而这一箭脱手,还未落地之时,她就已经看出来,这一箭会偏得十分远。

  “噗!”

  箭矢重重坠地,激起一圈的雪浪。

  和她料想的完全一样,这一箭的威力十分恐怖,但是却足足距离贺兰悦汐超过了五十步!

  因为超过太远,这一箭对于贺兰悦汐等人的感官来说便也不显得太过可怖,只是如同有一块沉重大石陡然在远处坠地。

  五十步自然也可以修正调整,但是这也只能说明,这风,实在是太大了,这处地方,也实在是太高了…谁也不知道在这箭矢抛物线飞出的那么远的距离,在剧烈的旋转和强劲山风、冰粒的推动下,会产生多不可预知的结果。

  他真的能射中么?

  边凌涵忍不住转头过去看林夕。

  “唰!”

  此时林夕手中的箭矢,也已经脱手而出,急剧的下坠。

  贺兰悦汐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方才一箭已经让他知道了有人在那极高的山岗上施射,此刻第二道降临的风声和隐隐的白光已经让他知道第二箭来了,但是他却是依旧一动未动。

  “噗!”

  林夕的箭矢也重重坠地,在他左侧身旁二十步左右的地方爆开一圈雪浪。

  射失了…而且还偏得这么远。

  边凌寒的心猛然的坠了下去。

  然而让她更加觉得荒谬,根本难以理解的是,林夕的动作却是丝毫不停,根本不怕对方追杀上来一般,一枝接着一枝,不停的往下射去。

  贺兰悦汐看到了雪白山岗上的黑点,光是从一些熟悉的气息,他就感觉到了对方正是自己一定要杀死的林夕。

  他冷漠的眨了眨眼睛,只是做了一个极其简单的动作,将宇化天极一把扯起,拉到了自己的身前,一剑划了下去。

  一条鲜血飞出。

  一箭落下,他就在宇化天极的身上切下一条血肉。

  在他看来,即便对方还不停手,见到这样凌迟他同学的场景,也肯定会心神大乱。

  “林夕!”

  就连高亚楠都已经忍不住,仰头朝着林夕所在的方位发出了一声大叫,随后提着黑色长剑开始暴烈的突进。

  “边凌涵!不管我做什么荒谬的事,你要相信我!”

  但就在这时,让她和贺兰悦汐根本想象不到的是,站在雪白高|岗,如同站在天上的林夕,却是心神一丝都没有乱,而是无比沉静,无比坚定的对着边凌涵发出了一声大喝。

  边凌涵也不能理解,也无法理解。

  因为林夕还在一箭接着一箭,不停的施射。

  而且此刻,贺兰悦汐已经提着宇化天极开始暴退,依靠速度,他在林间穿行,始终和高亚楠保持一定的距离,而且开始朝着林夕和她所在的方位奔跑而来。

  林间的雪地上,因为宇化天极淋漓的鲜血而出现了一条条触目惊心的血丝。

  但是以她的判断而言,林夕此刻瞄准的目标,竟然还是在贺兰悦汐原先置身的方位,依旧昏迷不醒的完颜暮烨身后的数尺处!

  他竟然在朝着空地施射!

  疯了…边凌涵觉得林夕疯了,自己也疯了,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情绪驱使,她竟然还是选择相信林夕,没有冲上去打醒林夕。

  ……

  林夕的眼中只有那块空地。

  只有他知道,能否改变眼前的这一切,便在他能不能射中那片空地。

  因为以贺兰悦汐先前的表现,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让贺兰悦汐站在原地。

  现在贺兰悦汐的最大弱点,便是太过像嗜血野兽,太不把弱于自己的对手放在眼中,太过自傲!

  因为知道即便再来一次,时间拖得越长,也是越多的变化,所以他射得很急,然而一箭箭的射出,在此种压迫之下,他的感知也到了前所未有的敏锐程度,他感觉天地之间的元气似乎变得更为粘稠。

  因为射速极快,这一支枝箭矢如同连成了线,从他的手指尖朝着下面的天地延伸了出去。

  那些山风和冰晶的运行,在他的感知之中,也变得越来越为缓慢而清晰。

  “噗!”

  一箭准确的落于那块空地,爆开的冰雪溅到了完颜暮烨的身上。

  这一瞬间的刺激,使得昏迷的完颜暮烨醒了过来,但茫然间根本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

  林夕的手马上落在了箭囊上,只是一触就知道了方才射出去的箭矢原本在箭囊的哪一个位置,到底是哪一根箭矢,同时,他没有任何的停留,喊道:“回去!”

  时间回到十停之前,贺兰悦汐才刚刚从他们的视线之中出现,他和边凌涵才刚刚开始朝着高处雪白山岗攀登。

  在一切按照他的记忆发展,高亚楠的身影在林间出现时,林夕转头看着边凌涵,再次郑重而认真的道:“凌涵,不管我做出多荒谬的事,你一定要相信我。”

  不等边凌涵回答,林夕已然接着看着她说道:“我要一些时间,等下高亚楠无法拖延时间时,我需要你现身出去,到贺兰悦汐那里去,给我拖延一些时间。”

  “什么?”

  边凌涵不敢相信的看着林夕。但是林夕的眼神清澈而极其坚定,充满恳求。

  “你真的要我这么做?”她不再多说,只是看着林夕,轻声问道。

  “我需要你这么做…而且我需要你相信我。”林夕看着边凌涵,凝重的点头:“我有信心。”

  “这很荒谬...比到五百步之上施射还要荒谬,但我选择相信你。”边凌涵沉吟了两个呼吸的时间,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

  “我需要他站着不动。”林夕静静的看着边凌涵,道:“等下我要你等到高亚楠在他的面前站定,然后完颜暮烨逼她刺她自己,她出剑之时,你再出去。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会这么荒谬的知道会这样…你记住把气氛控制得平和一些,不要让高亚楠和他做出什么举动,离开那片地方。”

  …….

  “他的直觉竟然准确到这种地步?难道这才是他之所以资质只有二都位列天选的真正天赋?”

  边凌涵根本无法理解,然而看着林夕孤身一人攀上那个雪白高|岗,看着贺兰悦汐逼高亚楠自残,看着一切都和林夕所说的一样,她的心中便只剩下了这样的念头。

  “咔嚓!”

  在高亚楠拔出黑色长剑,略微犹豫之间,她斩断了一株云松,开始沉默的下山,朝着纳兰悦汐逼近。

  “你们青鸾学院的人果然这么不堪,都聚集在一处。”

  顺着声响,看到从山坡上显现出来,快步而来的边凌涵,纳兰悦汐的脸上现出了嘲讽的冷笑。

  他冷笑着凝立如山,等待着边凌涵。

  高高的山岗上,白雪之上,林夕拈起了那枝白色羽箭,计算着时间,并在脑海之中一遍遍想着这片天地之中,那山风和冰晶的流动,那一箭的轨迹。

  “便是多来了一个人又如何?”

  纳兰悦汐静静的看着边凌涵脚步间带起的雪尘,眼眸中冷酷而强悍的光彩开始绽放,“废物来得再多,也终究是废物,既然来了,你也可以和她一样,刺自己一刀了。”

  “你们都这么蠢么!”看到沉默逼近,到高亚楠身旁的边凌涵,宇化天极再也忍受不住,无力但愤怒至极的喝道:“出来了一个,还要出来第二个!”

  “我们再蠢,也是好好的站着。”边凌涵直接站到了高亚楠的面前,冷笑着看着宇化天极道:“总比你被人抓住要挟我们要好。”

  “你!”

  宇化天极不知她的用意,心中激愤难言,一口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贺兰悦汐的眉头却是微微的皱了起来,他看着站在高亚楠前方的边凌涵,又冷眼看了一下周遭的山林,讥诮的冷笑道:“你们到底在设计什么?”

  边凌涵的心中彻寒。

  她现身之后,只是和宇化天极说了这一句话,对方竟然就已经有所察觉!

  这是一个极变态,也极可怕的人。

  但她却是没有退缩,看着对方如狼般的冷漠眼眸,冷静的说道:“我们在等林夕。”

  “他会来的。”在贺兰悦汐的眉头一跳之间,她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

  “等他?”贺兰悦汐眉头微皱,嘴角却是浮现出轻蔑的意味:“若不是正好有人出现,在半雪苍原,他就已经是一具尸体…”

  “但若是他对你全无威胁,你又怎么会对他那么看重?”边凌涵打断了他的话,平静的说道:“终究你还是对他有顾忌,生怕将来败在他的手中…你终究还是怕他。”

  贺兰悦汐看了边凌涵一眼:“你是想故意激怒我,但将来是将来…你要明白,不管是什么设计,在这山林之中,终究是要靠实力,此刻,我便是王!他根本没有机会走出这片荒原,根本没有将来。”

  “到了…边凌涵,做得好!”

  就在此时,站在高|岗上的林夕在心中对着自己说了这一句,他无比平静,无比稳定的放手,白色羽箭在他的手指尖脱手飞射了出去。

  在白色羽箭脱手飞出,飞离他的身前,彻底飞向前方的天空时,他用出了全身的力气,发出了一声暴喝:“贺兰悦汐,你这个变态,你去死吧!”

  所有人都隐隐听到了这如同来自天上的大喝。

  贺兰悦汐眉头微皱的抬起了头。

  就在这一瞬间,一条白色气流,一条带着死亡气息的白光,以他都无法来得及闪避的速度,落了下来,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嘴张开了,没有发出声音,整个人都被这股力量带得往后飞腾了起来。

  白色的箭矢带着一条血浪,首先从他的后背透了出来。

  只是一箭,便摧毁了他所有的狂傲,摧毁了他所有的一切。

  ***

  (恩,求红票)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