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不甘的死亡和失败

第十九章 不甘的死亡和失败

  只是一箭。

  贺兰悦汐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的苍白。

  他看着天,看着就像在天上的那条雪白高|岗,往后倒飞而出。

  他的小腹有一个窟窿。

  白雪上洒落着滚烫的鲜血,但这次是他自己的血。

  ……

  王健裕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

  除了中州皇城和一些学院、不可知的修行之地之外,边军之中的修行者比例比任何地方都要多。

  他也见过不少强大的修行者,强大的箭手。

  但是他也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够隔着这么远…在这样的山风之下,就这样一箭射中了对手。

  边凌涵怔怔的仰头看着雪白山岗上的那一个细小的黑点,震惊的下意识抬手掩唇,掩住脱口而出的惊呼。

  身具真正风行者资质的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一箭的难度。

  然而在没有任何矫正的情况下,林夕只是一箭…一箭便准确无误,如同天罚一般射穿了贺兰悦汐。

  这是无比荒谬的事,然而却又如此真实的在她的眼前发生了,林夕竟然真的做到了。

  高亚楠也呆呆的看着如同在天上的那条雪白山岗。

  她想的比较简单,也充满了担忧:“原来你是学院的风行者…而且已然这么强,怪不得有那样的自傲,但你这次显露了出来,以后却是不太好。”

  ……

  贺兰悦汐重重坠落在因为他的热血淋洒而变得血腥泥泞的冰雪烂泥之中。

  他再次顽强的站了起来,仰头看着雪白山岗上的林夕。

  他不相信只是那样修为…他心中根本不屑的对手,竟然能够一箭将他的身体射穿,将他击倒在地。

  他已然成为真正的修行者,已然是雷霆学院新生中真正的第一,以他的天赋和心姓,将来不知道有多好的前程。

  怎么可能被他所不放在眼中的这一些对手所打倒?

  他站了起来…因内心的自负和真正的鄙夷,他的脸上又浮现出了不屑的神色,然而这不屑的神色瞬间却变成了绝望与茫然。

  原本体内弥漫着的强大力量,却是因为这一箭而彻底从他的体内流空,他发现自己连往前跨出一步都做不到。

  这么高…这么远…怎么可能就这样一箭射中自己?

  直到此时,震惊和惘然才彻底的在他的脑海之中泛开,他的身体开始索索发抖起来。

  蓦的,他像个傻子一样垂头看了自己的胸口一眼,又勉强的转过头向着身后看去。

  他的胸口心脉处,有一截剑尖突了出来,更多的鲜血顺着漆黑剑尖上的血槽喷涌而出。

  他的身后,宇化无极站立着,双手紧紧的抓着他方才掉落在地的那一柄短剑,刺透了他的身体。

  边凌涵和高亚楠也转过了头,呆呆的看着这一幕,那天上落下的一箭太过令人震惊,所以她们都不知道宇化无极是什么时候支撑着站了起来,什么时候抓住了这柄黑色短剑。

  “我说过我不死的话…我一定要杀死你。”宇化无极的脸色无比灰白,他在轻甲之中都显得过分瘦弱的身体在摇摆着,然而他却是直视着转过头来的贺兰悦汐,无比坚定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贺兰悦汐重重的垂下了头,然后轻声呢喃道:“想不到…我竟然会死在这里,我竟然会死…”

  就在他此刻垂下头之时,他眼前已经黑了下来,就像是地洞中那永恒的黑,却又有一些稀奇古怪,如同腐烂尸体上的飞虫在他身边萦绕。

  在这刹那光阴之中他想到了那些被他杀死的人,想到了他成为修行者,感受到了力量便是一切,感受到了那些崩溃的马贼和雷霆学院的学生们看着自己恐惧的目光。

  “我是注定要变得更强,注定在史册上留下浓厚一笔的人…怎么会就这样死了呢?”

  所有的一切,全部化成不甘的痛苦,涌上他的心头。

  他眼前的所有世界都崩塌了,然后他便再次跌倒下去,沉闷的跌倒在地,横在红血残雪之中,一动不动。

  雷霆学院无可争议排名第一的新生,被当年那名将他从地洞中找出的强大的军中修行者都称为变态的贺兰悦汐,就这样死去了。

  ……

  林夕开始飞快的下山。

  这一箭对他而言意义重大,不仅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死,而且让他的感知和箭技又提高了一分。

  边凌涵和高亚楠也飞快的奔跑到了贺兰悦汐的尸体之前。

  在贺兰悦汐倒下之时,宇化无极也已经倒了下来,依旧双手抓着短剑,跌于贺兰悦汐身旁。

  边凌涵和高亚楠飞快的为宇化无极包扎伤口,此时的宇化无极也开始陷入了昏迷之中,他的气息开始变得微弱,脸色开始变得灰白。

  “他该死!”

  看着境况极其令人心悸的宇化无极,看着贺兰悦汐的尸体,边凌涵莫名的发怒,忍不住再次重重的低喝了一句。

  下坡不需要耗费多少气力,王健裕在边军之中随军许久,虽然不是修行者,但是也通晓不少的武技,连跑带滑之间,便先于林夕赶到了边凌涵和高亚楠的身前。

  只是伸指搭了一下宇化无极的脉,这名经验丰富的军医的脸色便也马上变得灰白了起来,“他失血太多...原先受创的时间太长,风寒入里。”

  高亚楠沉默的看着王健裕,不问他的来历,只是简单的问道:“他还能撑多久?”

  “不知道。”王健裕苦笑了一下:“在军中按照这样的伤势…他随时都有可能死去。而且风寒入里,他的内脏已经开始衰败,即便有灵药和名医,也很难救治得过来。”

  边凌涵的双手又握紧了,然后松开。

  但高亚楠摇了摇头,道:“只要马上把他送出去,他不会死的。因为他是青鸾学院的学生,而且他是宇化家的人。”

  听到青鸾学院四字,再想到宇化家这三字代表的意思,王健裕的眼睛亮了起来,但他随即想到什么似的,俯下身去查看刘柔,然而只是看了一眼,他的身体便蓦然僵住了。

  高亚楠和边凌涵也马上知道了王健裕为什么这样的反应,两个人也都是微微的垂下了头。

  刘柔的眼睛不知道何时起睁开了,但是却是一动不动,再也不闭上。

  即便宇化无极不惜以自己的体温融化雪水渡给她,希望她能活下来,然而这条鲜活的生命还是消散在了登天山脉之中。

  ……

  钻石般的细小冰粒纷纷扬扬的从天空之中洒落。

  十指岭最高的山峰上,一身明黄色龙袍在身的云秦皇帝,静静的站在简陋的松木栏边,再次露出了真正的疲惫之意。

  一名身穿白色蓑衣的修行者正在崖间飘落,脚尖轻点之间,这名在山崖石间不停飞跃而下的修行者,宛如一头白鹤般轻盈。

  就和身在中州皇城之中时,对天下的许多事了如指掌一般,即便身在此山中,十指岭中发生的一切事情,他也已经是清清楚楚。

  夏副院长看着这名普天下最有权势的男子,眼底有些悲悯之意,让任何史官来评价的话,这都是一名好皇帝,然而皇帝是皇帝,学院是学院,两者之间的有些看法,却终究是格格不入。

  “朕输了。”

  云秦皇帝看着前方悬崖下的风景,思忖片刻后缓缓的吐出了三字。

  夺旗和守旗按理来说还没有结束。

  然而贺兰悦汐死了。

  刘柔死了。

  在黑夜中能清晰视物的詹道名也死了。

  完颜暮烨重伤。

  他所精心栽培,精心挑选出来的五名雷霆学院学生,在这并不公平的比试之中,已经三死一伤。

  然而青鸾学院的人,都还活着。

  哪怕是不知道刘柔已然死去的宇化无极,也还坚韧的活着,在被林夕和高亚楠等人护送到此的途中。

  哪怕囚徒全部死去又如何?

  若是雷霆学院最终都没有一人能够走得出来…任何人都知道这到底是谁胜了,谁败了。

  像他这样的人,原本心中就已清楚,这胜负根本就不是几名囚徒的生死决定的。

  夏副院长看着云秦皇帝,平静的说道:“这种比试,原本谁都不会是胜者。”

  长公主长孙慕月依旧没有参与云秦皇帝和夏副院长的谈话,她座在松木搭建的世间最简的行宫之中,却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夏副院长这句话,听出了其中的悲悯。

  她微微的低下了头。

  不管谁胜谁负,死去的终究是云秦帝国的修道天才。

  “朕会按照先前所说,让雷霆学院暂停此种教学改革。”云秦皇帝默然的转身,看了一眼夏副院长,缓缓的说道。

  夏副院长微微一笑,行了一礼,道:“陛下圣明。”

  失却了强烈的胜负心,云秦皇帝只有说不出的疲惫,对于这名老人,心中却是没有了多少敌意,原本的一些尊敬之意反而折返了回来。他略微颔首回礼,朝着远处肃立的银甲武士挥了挥手,道:“让这比试停止吧。”

  天子之命,只效忠于天子的中州卫自然不会有任何忤逆,然而听到他的命令,最前的一名银甲中州卫统领却是恭敬的回道:“陛下,恐怕来不及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