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一章 营帐前的围困

第二十一章 营帐前的围困

  所有雷霆学院学生是在前两日才méng圣恩登台,不仅对战况一无所知,而且也根本不知道刘乘恩早已埋伏在雪下。首发

  在刘乘恩破雪而出的瞬间,所有这些雷霆学院的学生全部热血振奋到了极点。

  但林夕跳出、王健裕把完颜暮烨推到了林夕身前、高亚楠夺矛、边凌涵施shè,这只是一两个呼吸之间发生的事,边凌涵的这一箭,就像是一个闷雷,一下子让这些热血振奋到了极点的雷霆学院学生如遭电击,呆呆的僵立当场,完全不知该如何言语。

  箭尖由眼入脑,无人可救。

  刘乘恩坠落地上,便再无声息,唯有箭矢尾羽微微的颤动。

  “好狠辣的一箭。”

  云秦皇帝离开了架着的大型鹰眼,负手而立,冷冷的吐出一句。

  中州卫银甲统领放下了手中的小型鹰眼,眼底又闪过了一丝不解的神sè。

  皇帝的这句话似是不快的训斥,但是他却分明感觉出皇帝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意思。

  几名目睹了这一刺杀和反刺杀全过程的中州卫jing英此刻也是心中微寒,这一瞬间,只要林夕、王健裕、高亚楠和边凌涵有一丝差错,林夕便有可能死去或者刘承恩便有可能重新遁入地下坑道之中,这一瞬间的反杀便不可能完成。

  这四人在这一瞬间的反应,简直相当于一个配合十分默契的边军小队,但是这三名青鸾学院的学生才入学了没有多久,而且其中还有一名只是囚徒。

  一股基于信任和友情之上的无形力量,让他们陷入难言的沉默,只是忍不住在心中想着,青鸾学院果然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莫名力量。

  林夕走上去扳转了兀自在颤抖着的边凌涵的身体。

  他知道第一次杀人其实是一种十分痛苦的滋味,这种滋味很古怪,因为即便是非常想杀贺兰悦汐,看着贺兰悦汐横卧在雪上的尸身,看到他身上被箭矢穿透的dong中破烂的脏器之时,他就感到十分的恶心和不舒服。而他十分清楚暂时排解这种不舒服的最好方法,便是不要去多看,不要去多想。

  一行人又开始朝着最近的营地开始狂奔。

  皇帝和夏副院长终止比试的命令已经传递下去,所以数名中州卫jing英和青鸾学院、雷霆学院的讲师也已经离开了营地,都以比奔马还快的速度,朝着林夕等人迎去。15

  “老师!”

  一眼看到这一行人出现在视线之中,看到其中身穿黑袍的木青,已然到了极限的林夕等人便都已无力再坚持下去,欢喜而勉强的笑了笑之后,便都颓然的坐倒了下去。

  ……

  山峰至高处,云秦皇帝又和夏副院长独处。

  皇帝心绪平和的请教道:“夏副院长,朕还有一事不明。”

  夏副院长看着遭受挫败但不知会不会磨砺得柔和一些的皇帝,道:“陛下请讲。”

  云秦皇帝微微皱眉的沉yin道:“朕先前仔细看过双方五人的资料,朕以为胜负的关键就应该在高亚楠和贺兰悦汐的对决上,这便是同等修为,未经鲜血和已然久经杀阵的修行者的对阵,亦是你和我有关教学的分歧所在。按朕所想,只要高亚楠一落败,朕便马上叫停这比试。”

  “朕派出的人里面,也始终有两个跟着高亚楠和贺兰悦汐,然而朕没有想到,这取决胜负的关键竟然反而落在了林夕的身上。”云秦皇帝微仰起了头:“这只是一名鹿林镇乡野少年,进入青鸾学院连三个月的时间都未满,先前从未接触过修行,他如何能在那么远的距离,一箭shè中贺兰悦汐?”

  夏副院长微笑道:“这是长公主殿下推荐的好,佟韦教的好…这是我云秦的幸事。”

  “这云秦,这天下,还得请夏副院长和学院多出些力。”云秦皇帝沉默了片刻,转过了身去,看着极远处的天地,缓缓的说道。

  夏副院长也转头看着这方极美极壮观的天地,平静的述说道:“连陛下都觉得我们学院太过爱惜羽翼,太过护短,然而这样所有学院的人才会爱惜学院,才会将学院视为圣地,才会将学院视为自己的家…当时先皇平定天下,亲至登天山脉会见张院长,商讨治国之策,一夜长谈之下有所感,手书‘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其实便也是这意思。云秦四海一心,子民皆以云秦为家,陛下便始终是云秦所有子民心中最圣明的天子,不管外敌如何强大,情形如何困苦,这云秦,这天下,便依旧是陛下的。”

  微微一顿之后,夏副院长转头看着心有所悟的云秦皇帝,叹息道:“连张院长都自觉无法独善其身,又何况是我等…无论是六十年前还是这六十年后,我青鸾学院的真正学生,何曾惜死过。虽然和陛下期待的一些做法不同,但那也只是做法不同而已。就看今日宇化无极能够必死之中而求生,靠的也是人心…我首先要树的,是xiong怀天下,以友为亲的人心。人心永比武力更为重要。”

  云秦皇帝沉默不语,心中微嘲。

  ……

  大比结束的消息传上了雷霆学院学生所在的平台。

  大比竟然已经结束了?

  刚刚亲见刘乘恩的刺杀失败反而身死而陷入一片死寂的雷霆学院学生,再次被一个个开始传上来的消息震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地步。

  夜视能力迥异常人的詹道名死了。

  刘柔也死了。

  就连他们眼中杀神一般,不可能败的大师兄贺兰悦汐…竟然也早已死在了里面。

  稍后又有消息传上,完颜暮烨伤重垂危,虽然未死,但五脏俱损,恐怕就算治好,今后也再难成为强大的修行者。

  而另外一名青鸾学院的学生文轩宇,也是完好无损,已然是找寻到了一名囚徒,在这比赛结束之时,还在十指岭其中的某处找寻其他囚徒。

  代表他们雷霆学院出战的五名优秀学生,四死一残。

  而青鸾学院的五名学生,却只有一人在重伤昏mi的救治之中。

  这场学院之争,他们输得太过彻底,而且抛开贺兰悦汐不计,其余完颜暮烨等几名学生也终究都有不少好友,因为这失败太过难以接受,因为这消息太过凄厉,一时之间,雷霆学院这批学生所在的平台上,一片悲声。

  ……

  “宇化无极怎么样?”

  一顶黑sè营帐之前,已经换上了学院衣衫和黑披风的林夕捧着一罐热羹在喝着,看到从中走出的木青,他和边凌涵、高亚楠马上迎上了前去,问道。

  “他死不了,但可能要一段时间无法修行。”

  木青看着这三名学生点了点头,先行说出一句让他们内心稍安的话。而后看着脸上的煞白一直没有退去的边凌涵,认真的说道:“你不必自责,就如林夕shè杀贺兰悦汐一般,他若不杀贺兰悦汐,现在宇化无极便已经死了。你若不杀对方,现在躺在地上的可能是林夕。你要想着你更加不愿见到林夕的尸体,你心中可能便会舒服些。”

  林夕知道人之所以和一些动物不同,便是有很多特别的思想,而且他也知道就如他那个世界战后的老兵大多需要心理辅导一般,木青此刻急着说这些话,也是对他们进行心理调解,不让他们在心中留下些yin影。他明白这些道理,也知道这也是第一次的缘故,时间略长肯定会过去,然而想到那些淋漓的鲜血,他的身体还是本能的不适,哇的一声,吐出了口中的热汤,连连呕吐了起来。

  “看来有些时候,即便是很明白道理,很聪明…但也无法控制住一些身体的本能反应。”

  林夕好不容易止住了莫名的恶心,苦笑着接过了木青的一囊清水,心中如此想着,苦笑着问道:“老师,那完颜暮烨怎样?”

  “他也活着,不过他不是宇化家的人,而且伤势比宇化天极还要麻烦,所以应该会从一个很优秀的修行者变成一个很差的修行者。”

  “好死不如赖活着。”

  林夕漱了漱口,清除了些口中的苦味,在心中感慨雷霆学院好歹有一个人活着的同时,也想他的生命力倒真是如同小强。他的确不懂得掩饰自己的爱憎,心中倒是恨不得死去的是完颜暮烨,而活着的是宇化无极想要救治的刘柔。

  正在此时,他听到就在旁边的一顶营帐前发出了大声的呵斥声。

  ……

  一群雷霆学院的学生将王健裕团团围在了中间。

  “完颜师兄已然没有行动能力,你为什么将他抛出去!”

  “没有你那么做,完颜师兄未必会到现在这种程度。”

  “……”

  比赛胜负已定,而且是当今圣上所定,这些雷霆学院的学生自然也不敢再找已然完成比赛的林夕等人麻烦,然而他们心中的悲愤却是无法排解,所以都迁怒于最后将完颜暮烨推出去挡了一矛的王健裕。

  王健裕即便不是囚徒,身份和这三大学院的学生也不知道相差多少,此刻被这一堆雷霆学院的学生围住,他也不敢辩驳什么,只是脸sè发白的低垂着头。

  林夕远远的便听到了这些人围住王健裕的原因,他能够理解这些学生心中的情绪,毕竟这些雷霆学院的学生也只有少数贺兰悦汐这样的怪物,但是看到甚至有人已经要去提王健裕的xiong口,他顿时忍不住面sè一沉,远远的便一声厉喝:“你们想要做什么…你们不要忘记,我完全可以将完颜暮烨直接杀了而不是带他回这里。你们有什么资格跑到这里来闹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