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三章 不需解释

第二十三章 不需解释

  体魄和意志强大到无视庞大魂力在体内穿行痛苦的雷霆学院讲师。

  以雷鸣山天然雷魄晶石锻造,炼制成功率极低的强大魂兵雷鸣刀。

  不凡的修行者,不凡的魂兵。

  谁都知道高离人是故意想讲师对讲师打一场,为雷霆学院夺回些威严,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就这样被貌不惊人的一名青鸾学院fu人一指点昏。

  ……

  火红小兽甩了一下尾巴,极其迅捷的消失在木青的衣袖之间。

  “啮火兽!”

  一旁另外一名中年微微谢顶的雷霆学院讲师由极度震惊中清醒过来,伸出手指点着木青,身体由于惊怒异常而秫秫发抖:“你…你…你竟然是灵祭祭司?你不是止戈系的讲师么?”

  木青看了这名雷霆学院讲师一眼,微皱着眉头反问道:“谁说止戈系的就不能是灵祭祭司?”

  几名有资格跟随皇帝到此的中州卫修行者都是互相望了一眼,苦笑了一下,都是心想和世间所说一样,青鸾学院的修行者果真都是强大到了极点,也骄傲到了极点。

  与此同时,他们看着木青的眼神之中却也凭空多了几分尊敬与敬畏。

  和胜负无关。

  因为唯有意志特别坚定,心神最为纯净的人,才能和灵兽沟通而成为灵祭祭司。

  云秦的战争祭司,永远是军中品格最为高洁的存在,而灵祭祭司更是其中的翘楚。

  木青的这句话简单而无法反驳,中年谢顶的雷霆学院讲师通红的脸sè渐渐发白,他咬牙问道:“你在灵祭系之中到底是什么身份?”

  木青平静的看了这名雷霆学院讲师一眼,平和的说出了一句令林夕觉得异常jing彩,要为之拍案叫绝的话。

  她说道:“我只是一个宿管员。”

  几名皇城中的中州卫修行者再次相视苦笑。

  因为知道青鸾学院的骄傲,所以他们都十分清楚木青在这种场合不可能说假话。而且他们也十分清楚,一名拥有灵祭祭司身份的宿管员也绝对不可能普通,但是这确实的身份,在此刻却是太有讽刺意味了。

  在这种尚武的世界里,恐怕任何的争吵辩驳都不如拳头来得有力。

  看着静默退散的雷霆学院学生,想到这比试终于可以结束,心情轻松下来的林夕忍不住低声问木青:“老师,你袖子里那头到底是什么,这么厉害…你那一指会不会直接将对方点成白痴?”

  “啮火兽,也叫火啮齿兽,是坠星湖周遭生存的一种啮齿兽的变种。4∴8065对方的修为不在我之下,我那一指最多只能让他昏昏沉沉,头疼几天。”木青依旧和平时一样平和而耐心的回答了林夕的问题,但接下来的一句,却是让林夕背心出了些冷汗:“林夕,等下你单独和我过去…我有些事要问你。”

  ……

  为什么能够一箭shè中贺兰悦汐?

  林夕蹙着眉头走在木青的身后,朝着半山腰走去,他知道自己在这次比试之中,被bi着使用回到十停之前的能力,肯定会留下难以解释的疑点,尤其是在十分了解自己的数名学院讲师面前,这疑点就更难解释得通。

  说自己和张院长一样拥有回到十停前的能力?说看得懂张院长留下的训诫?

  恐怕即便是自己说了,这些平时十分相信自己的学院讲师都根本不会相信自己。

  那该如何解释?

  就在他实在想不出该如何解释时,前方积满冰雪的山坳中,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抹黑sè。

  不大的山坳中,孤零零的站着一个人,一个老人。

  这是一名令当日整个灵夏湖畔所有人都肃然沐浴荣光的断臂老人,哪怕他只是在入试时见过,也绝对不可能忘记。

  夏副院长。

  林夕不知道自己早已位列学院的天枢机密,不知道这名老人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他的成长,对于他和普天下绝大多数的修行者而言,这名老人的身份太高了。

  所以原本只以为是木青要单独问自己一些事情的林夕在陡然一眼看到这名老人时,他浑身都是不由得一震,背心之中又不自觉的沁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直到老人和煦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对着他温和的点头时候,被鹿林镇的老爹老妈教导得十分守礼的林夕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此刻的表现实在是有些无礼,所以他不由有些拘谨的行了一礼,“夏副院长。”

  夏副院长微微一笑,道:“不必多礼。”随即对着林夕招了招手,却是让林夕跟上他。

  林夕朝着山坳中走去,却是发现木青转身离开。

  林夕走到了夏副院长的身后,但是这名老人却是招了招手,又点了点前面,让林夕和他并肩而立。

  林夕走到他的身旁,不解的看去。

  只见厚厚的白雪之中,一块普通顽石畔,竟然生长着一株不知名的瘦弱紫sè小huā。

  林夕惊奇,但更不明夏副院长是什么用意。

  他忍不住转头看夏副院长,只见夏副院长的脸上,已经长了许多黑sè的老人斑,皱纹可以蓄下许多水。

  便在此时,夏副院长也偏转过头细细的打量他,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林夕的身体又是一震,他本来就没想好说辞,而夏副院长睿智温和的目光,似乎可以直接穿透他的内心,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最终觉得无话可说,只能低垂下头,道:“我不知道。”

  这个根本不能算是回答。

  然而夏副院长却微微一笑,缓声道:“在你跟着木青来这里之前,我让木青让你单独休息了一阵,那时我已经去单独看过了宇化无极,见过了边凌涵和高亚楠这两个小姑娘。既然你自己都知道你让边凌涵做的一些事极其荒诞,但你为什么还要那么做呢?你也明白,万一做不到,你就相当于亲手将她送上了死路。”

  林夕更无法解释,只能再说了声:“我不知道。”

  “有个人也和你一样,和我说过你和边凌涵说的一样的话。让我不管觉得如何荒诞,都要相信他。”然而夏副院长却依旧没有动怒,反而用一种更为欣赏的神sè看着林夕,嘴角挂着一种莫名的笑意,道:“我原本觉得你像他,所以才决定让你和边凌涵一起参加这比试。之所以明知此场比赛根本不可能公平,但我还是决定这么做了,还是因为我对你们几个,尤其对你有信心。”

  林夕心中咯噔了一下,瞬时反应过来学院恐怕早已发现他的异常,背心便更加湿寒。

  他自然知道夏副院长此刻所说的人肯定是指张院长,但是他不知道夏副院长到底是什么用意,所以他依旧不说话,只是听着。

  “你在直击矛阵之中的表现开始,事实上就已经让我觉得像他。而你接下来的表现…一直到半雪苍原之中刺中完颜暮烨,更是让我确定,你不只是拥有正将星的潜质,而是和他一样,拥有独一无二的将神的潜质。”夏副院长看着林夕道:“虽然你自己可能不知道,但这次你的表现,却的确证实了我的判断。”

  林夕这下忍不住一怔:“将神?”

  “要不是我对他十分了解,知道你和他确实没有任何关系,否则我真会怀疑你是他的子侄。”夏副院长看着他说道:“我这一生,也以为不可能再有这样潜质的人,然而我却还是见到了。”

  林夕无语。

  夏副院长却是又看了他一眼,道:“那个人就是张院长。”

  林夕更加无语。

  但夏副院长却是以为他太过震惊以至于有这种失常的神sè,微微一笑,道:“不仅是你的资质,魂力厚度…以及xing情,都和他十分相像。而且你居然和他说出了一样的话…你不会知道,有数次我和他一起对敌,明明对手强大到我们根本无法战胜,但是他却偏偏让我们要对他抱有绝对信心…然后那根本无法战胜的对手,竟然就是和你shè杀贺兰悦汐一样,败在了他的手中。”

  微微顿了顿之后,夏副院长点了点前面雪地中的那株不知名的紫sè小huā,问道:“林夕,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来看这朵huā么?”

  “学生愚钝,不知夏副院长用意。”

  “按理来说这种huā不可能在这里存活开huā的,但是我之前上山之时,却偏偏在这里发现了这株小huā。这只能归结于奇迹二字。”夏副院长微笑着看着林夕,和煦的说道:“这将神的资质,本来就是个奇迹,而张院长之后,我们青鸾学院,竟然又出了一个这样资质的,这更加是个奇迹。”

  “光是风行者或是正将星,你先前也早已经明白,是必须要隐藏的秘密,现在我告诉你这将神的事…你便应该更清楚的知道这秘密应该深藏,否则不知道有多少人不想让你活在这世上。”微微一顿之后,夏副院长的神sè却是彻底的凝重了起来,严肃至极的告诫道:“所以这次比试…原本也是有我的刻意安排在内,随着你修为的jing进,金子总是要发光。所以用风行者的身份来掩饰你的将神身份,应该是比较可行的了。”

  ……

  这就是所谓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么?

  原本面对夏副院长这样的人物,任何辩解都是无用,然而因为有张院长在先,所以林夕反而是根本就不用辩解。

  林夕在心中苦笑了起来,看着显得分外慈祥的夏副院长,轻声道:“夏副院长您的意思,是让人以为我将会成为风行者,而且现在本身就已经有这样的箭技,可以在那么远的距离之下,一箭shè中对手了?佟老师和徐老师他们那边,您也都会做好安排?”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过去。”夏副院长点了点头,温和的看着林夕道:“虽然风行者也是许多人想要第一时间除去的,但毕竟不如将神这么震世骇俗,而且…我对你有信心。”

  林夕心想凭自己现在的修为,自己可是都没有什么信心。

  “现在如果再让你shè那样的一箭,你能shè得中么?”便在此时,夏副院长又看着林夕的眼睛,认真的问道。

  原本已经放松下来的林夕顿时心中一紧,摇了摇头,道:“恐怕做不到。”

  “看来和张院长也是一样。”夏副院长微微一笑,转头过去看那株冰雪之中的紫sè小huā,轻叹道:“他有时做得到的事情,再让他做一次,却是根本难以做到。”

  林夕微呆,终于忍不住问道:“夏副院长,您知道张院长的确切下落么?还有…您能和我说些有关他的事么?”

  “我只知道他去某些不可知之地探秘去了,具体下落,恐怕这世间谁都不知道。”夏副院长看了林夕一眼,眉宇之中多了一丝莫名的神sè,缓声道:“至于他的事情,有时间的时候,我可以多讲一些给你听,但我马上要离开这里,去处理一件紧要的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