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四章 长公主殿下

第二十四章 长公主殿下

  早在十三年前和某位这个世间绝大多数人所不知的修行者一战,又经历了一次外界所不知的刺杀之后,绝大多数人都以为夏副院长已经死了。

  但他虽然只剩一臂,却还是倔强的活在这世间,又在这年的青鸾大试,出现在了灵夏湖畔。

  他已然极老,许多人都根本想象不出的强大修行者在他身上留下的创伤使得他的修为都压制不住一些气候变化导致的隐痛,所以即便是拥有一般修行者难以想象的修为,在这种浅雪之地,他还是披着学院的披风,裹着一条外表普通,但实则价值万金的薄毯。

  然而因为张院长将青鸾学院交给了他,他的身上又担系着很多人的生死,所以他便还是一刻都不能停歇,不能像这世间的绝大多数老人一样,无所事事的安详坐在夕阳下,半睡半醒间回味那些年少轻狂的事和自己都快要记不太清楚的那些脸庞。

  如钻石的冰晶依旧纷纷扬扬的在天空之中飘洒。

  夏副院长离开了和林夕交谈的山坳,朝着山脚下一处营地行去。

  每一次迈步之时,都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他,使得他的身体柔和的往前飞出。

  他宛如行走在空中,不是这世间。

  营地外一条溪水前方,一名身穿学院黑袍,脚上却穿着一双裘毛白靴的讲师在等着夏副院长。

  这名身材微胖,脸孔也有些略圆的青鸾学院讲师名为莫明奇,是萧明轩唯一的学生,平素也都埋头于哀牢后山的书山卷海之中,绝大多数学院讲师和教授甚至根本就不认识他,不知道学院有他这样的一个人存在。

  莫明奇认识的人也是极少。

  他就像林夕熟知的那个世界中的“深宅宅男”,就像泡在网上一样,平曰里只对各种各样卷宗中记录的新奇东西感兴趣,反而没有多少人对他能有什么吸引力。但像他这种“宅男”却偏偏又有跑得特别快的天赋。

  若是单论跑起路来,整个青鸾学院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他。

  平时懒得出门,懒得动的“深宅”和跑得特别快的神行者,这只能再次证明,这个世上的确有很多矛盾的东西存在。

  而此刻的莫明奇,却是为了某个人而在等着夏副院长,而且真正的等得心急如焚…这个人在他的心中,远远超过了他平时最为关注的一些事。

  看到夏副院长出现在视线之中,这名脸孔略圆的微胖青年马上就迎了上去,边行礼之间就递上了一个小卷。

  “好。”

  夏副院长只是打开扫了一眼,便点了点头,道:“答应他们的条件…但三天之后再给他们答复。”

  听到夏副院长的前半句,这名微胖“宅男”脸上顿时充满了难以言明的喜悦,但是听到下半句,他的身体却是微微一僵,甚至有些恼怒的低声问道:“夏副院长,为什么要三天之后。”

  夏副院长看着莫明奇,认真而又温和的解释道:“我们不仅是要他回到云秦,而且是要活着…平安的回到云秦,但你也应该明白,即便唐藏人将他送回了我们云秦,他若是在云秦境内出了事,便和唐藏无关。所以我们必须有时间做些准备。”

  莫明奇低垂了下了头,但依旧有些不知名的愤怒道:“难道在云秦境内,我们还保证不了他的安全…难道还需要三天么?”

  夏副院长看着莫明奇,缓声道:“你要明白,唐藏皇太后也不想他活着回到青鸾学院,而唐藏小皇帝的皇叔萧湘更是会不惜一切代价要将他杀死。”

  微微一顿之后,夏副院长看着莫明奇,微叹道:“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自己愿不愿意就这样回到青鸾学院...莫明奇,你和他同时入学,又和他出过任务,是他的朋友,你应该很了解他的心姓,了解他是因为什么才会被困唐藏的。”

  莫明奇的脸白了些,沉默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很想见到他平安归来,我们学院的很多人也想见到他平安归来。”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之时,夏副院长却是看着他温和的说道:“你跑的很快…所以我想问问你,到时你愿意亲自去接他么?”

  莫明奇一呆,旋即惊喜的叫出了声来,声音都变得十分颤抖:“夏副院长…您...您说我可以去接他?”

  “好好养足精神。”夏副院长点了点头:“到时候去接他的不止你一个人。”

  ……

  另外一处营地之外,也有人在等着林夕。

  “你是不是银狐?”

  即便没有此次比试,林夕自然也一眼就认得那名黑发冷傲的少年是和他一起并列天选的文轩宇,但是对方上来第一句话,却是让他不由得呆了一呆。

  “你说什么?”林夕看着神情也是十分疲惫的文轩宇,忍不住问了声。

  “你到底是不是银狐?”

  文轩宇看着林夕,再次重复了一遍。

  他一直是极骄傲,极不肯服输的人,所以在试炼山谷之中,他便将“银狐”看成了自己最大的劲敌,即便是输,但他却是一直憋着一口气要拼命修行,超过“银狐”。

  林夕和边凌涵在他的眼中并非强者,在他看来自然不可能是止戈系那神秘的银狐,这次和雷霆学院的比试,他也视为是文家和冷家的战争…然而不等他有什么出众的表现,他连一名雷霆学院的学生都还没见着,还没交手,只是找到了一名囚徒,就被告知这场比试已然以青鸾学院的大胜而告终。

  而且这一战胜得还是那么的惨烈,雷霆学院五名顶尖的学生四死一伤。

  若是在林夕熟知的那个世界,他的表现,便是成为一个“打酱油”的。

  即便整个比试的过程已经严格保密起来,即便是那些蒙承圣恩进入这座山峰的雷霆学院学生和讲师都不知道具体过程,但是从听到的一些有关争执,却是至少让他判断出来,似乎完颜暮烨是重伤在了林夕的手中,对方最为厉害的学生,也是死在了林夕的手中。

  他自然不知道,不久前找过林夕的那名拥有无上荣光的断臂老人有着俯瞰众生般的眼光和计算,这场比试的本身,也都有他刻意为林夕掩饰的计划在内,按照他和萧明轩的计划,一些蛛丝马迹和消息是他刻意没有压制,流传出来,好让林夕风行者的身份掩饰住他的其他身份,否则他根本不可能知道,林夕在这一战之中起了决定姓的作用。

  ……

  林夕自然不知道文轩宇早已将他这个“银狐”视为最大的劲敌,他只是普通的土包出身,自然也不能理解这次“打酱油”又给这名骄傲的金勺天选的情绪造成了什么样的冲击。

  他看着情绪很是古怪的文轩宇,十分不解的有些犹豫道:“不管是不是,我在试炼山谷里面到底身穿什么黑甲,似乎都不能透露吧。”

  文轩宇沉默的注视着林夕,双手握紧了拳头,“看来你应该就是。”

  林夕顿时苦了脸:“我可没说我是啊。”

  文轩宇看着他道:“可你也没有马上说不是。”

  林夕更加不解的看着沉默且冰冷,情绪古怪的文轩宇,道:“那我说不是。”

  文轩宇沉默不语。

  “银狐和你有什么关系?”林夕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文轩宇慢慢了抬起了头,看着一脸纯净的林夕,沉静了几个呼吸的时间,重重的说道:“不管你是银狐,还是别人是银狐,我一定会超过他的。”

  说完这句之后,他便不再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

  “这是什么意思?我在试炼山谷里面,好像也没有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啊?”林夕无语的看着文轩宇冷傲的背影,实在是觉得很莫名其妙。

  ……

  “他实在很骄傲,对吧?”

  蓦的,一个清和的女声从林夕背后不远处响起。

  林夕吃惊,转身,却发现不知何时,背后不远处已经站了一名白衣宫装女子。

  绣花宫鞋上略微沾染了些泥水,但是女子却是分外的明净。

  她不施粉黛,容颜清丽,不算特别美艳,眼角已然有轻微的皱纹,衣饰也十分的简洁,不显华贵,但说话之间,却是有一种难言的雍容姿态。

  “请问您是?”林夕恭谨行礼。

  他十分清楚此处周遭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青鸾学院的讲师,但若是一般身份的人,青鸾讲师却是断然不会让她随便出现在自己的身边不远处,而且这名女子到了自己的身边,自己还根本一无所知,足以证明是一名境界远超自己的强大修行者。

  看着行礼的林夕,长孙慕月在心中再次生出这个世界真是多姿多彩,而且充满诸多意想不到的事物的念头。

  林夕的平静气度和礼数更是让她越发觉得顺眼,自然充满了亲近之意,她薄薄的嘴唇边荡漾起一丝笑意,道:“我叫长孙慕月,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我的名字。”

  听到此句,林夕瞬间便在心中确定了这名气度不凡的宫装丽人的身份,心中更加惊疑的再次行礼:“参见长公主殿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