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五章 一堵隔了很多年的墙

第二十五章 一堵隔了很多年的墙

  完颜暮烨…贺兰悦汐…对于林夕来说,这个充满古风的世界的姓名都不算好记。txt电子书下载

  但是在云秦,长孙是皇姓。

  所以即便是未到青鸾学院之前,在鹿林镇之时,林夕就知道两个名字,一个叫长孙锦瑟,一个叫长孙慕月。

  一个是受万民爱戴,天下最有权势的男子,云秦皇帝。

  一个是嫉恶如仇,经常微服si访的奇nv子,云秦长公主。

  林夕当然没有见过真正的公主,他也没有想到皇帝的亲妹妹,云秦的长公主居然也会来找自己说话。

  这一日之间,见到的大人物实在是太多了些。

  “这可是活生生的公主耶…公主原来是长这样,气质果然不一样。”

  长孙慕月并不知道林夕此刻心中还有这样将她和先前那个世界的一些御姐气场相比的想法,微微一笑,摆了摆手道:“不必多礼,我和你也算是旧识,早在鹿林镇,我便见过你。”

  林夕又是一怔,不由得看着这名素净宫装nv子,“殿下去过鹿林镇?”

  长孙慕月看了林夕一眼,道:“要不然你以为是谁推荐你来青鸾学院大试?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何会单独来见你?”

  林夕心中一寒:“原来竟是殿下推荐我来参加青鸾学院大试的。”

  长孙慕月眉头微皱,并非因为林夕,而是因为自己。

  她来时到现在一直是抱着要对林夕温和一些的态度,而且林夕的模样和xing情也的确让她喜欢,但此刻林夕的反应,却是让她也明白,因为自己的身份和以往的积威,使得她方才那一句说话之间,却还是透lu出了一些足以令对方感到压迫和心寒的威严和讥诮。

  “你做的不错…”眉头微皱间,长孙慕月尽量使得自己的声音更加柔和温婉一些,“我让南宫未央问你话,也是觉得你当日喊的一些话有趣…可是没有想到你真的就进了青鸾学院,还拥有风行者的天赋,在这些时日的修行之中就已经有了如此的成就。”

  林夕觉得无形的压迫小了些,忍不住看了长孙慕月一眼,道:“多谢殿下。”

  长孙慕月又皱了皱眉头。

  林夕的平静居然让她有些不知道要如何接话的感觉。

  “是我推荐你进青鸾学院,按理来说,你也算是我的学生。3∴35686688”微微沉yin了一下之后,长孙慕月看着林夕说道。

  林夕顿时微微一愣。

  “你有今日这样的表现,的确让我欣喜。但我也不希望今日我和你的会面让你滋生些不利的骄傲心绪,你要明白,即便是我和皇兄,面前也不知道有多少路要走。”长孙慕月十分清楚过犹不及的道理,从林夕脸上的细微神sè变化上,她便知道今日已经不宜再多说什么,说了这一句之后,便挥了挥手,直接转身离开。

  “当时我喊什么让她注意到了?看来老爹老娘说的的确不错,那些‘胡话’的确是不能luàn说。”

  看着长孙慕月飘然远去的背影,林夕忍不住苦笑,心中冒出这样的念头的同时,他也忍不住想到当时那名十分有趣,认真盘问自己的shinv不知道有没有来,不知道自己现在能不能打得过这个shinv了。

  ……

  西边,碧落陵,东郊庶人城。

  边军也是人,也要吃饭,也要穿衣,在ji战过后,也需要一些慰藉,但按照云秦律法,即便是边军家眷也不得入军营营帐,而碧落陵绵延两千余里的最前线驻扎的边军有七万之众,还有三至四万的替守边军在东郊后方平原。

  边军家眷、随军人员,定居边民,军队库房、往来接待,边贸商人,来往商队…形形sèsè的建筑人等,便自然在不可能有敌人袭入的后方开阔地带形成了一个小型但又极其热闹的边城。

  有些佝偻,头发灰白的南山暮踱步在庶人城的土巷之中。

  城北深巷里面有一座青墙宅院,时值傍晚,里面隐隐的传出一阵阵的rou香。

  南山暮走到青sè宅墙下,一只脚在地上轻轻一踏,轻松的就跃过了高高的宅墙。

  落脚处是一个铺着青砖的庭院,庭院里面种着两株红枫。

  一株红枫前有一名身穿深红sè锦袍的商贾,坐在一张松木椅上。

  看到南山暮陡然越墙而入,这名年纪和南山暮差不多,但满面红光,满脸富贵相,和这庶人城的风光有些格格不入的商贾霍然站了起来,但随即又安然的坐了下来,点了点开着的黑漆大mén,板着脸看着南山暮道:“mén是开着的,你为什么要跳墙?”

  南山暮笑了笑,道:“你又发福了…当年你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但现在却是已经féi头大耳,面有横rou,正可谓是相由心生了。”

  商贾面sèyin沉了下来:“年纪大了,总归会变得难看一些。”

  南山暮轻捋疏须,转头过去看着刚刚跃过的墙头,感慨道:“你问我为什么要跳墙?...当年你为了进内务司,害死了月秀,我得知消息之后,便是在这处墙外站了许久,一直想跳进这墙里来。”

  “那是当时京中的贵人看中了她,我早就说与我无关。”商贾冷笑着看着南山暮,道:“当日你不敢跳进来,是因为你自知未必是我的对手,而且我的官阶在你之上,刺杀我是死罪,但我倒是不明白,现在你怎么又敢跳进来。今日我也不会比你弱多少,而且我的职阶虽然比你低了一阶,但我们今日的身份都远非昔比,你要杀我,罪名更重。”

  微微一顿之后,商贾沉着脸看着南山暮道:“若你只是想和我叙叙旧,跳这个墙可以让你感觉舒服一些,那你现在可以出去了,我并不想破坏这难得悠闲的兴致。”

  “罗立,你现在的心情一定很忐忑。”南山暮笑了笑,看着商贾道:“你也明白,隔了这么多年,我当然不会发神经没事再来跳这座墙。”

  商贾微微的眯起眼睛,袖子中的十指微微颤抖,不由自主的朝着mén外看了出去。

  “你放心,我没有带什么人来。我不会让我的那些兄弟和我一起送死。”南山暮在商贾对面的一张石条椅上坐了下来:“你耐心等待一会,如果我的消息和判断准确,有人就很快会出现,到时候你就会明白怎么回事了。”

  南山暮的语气十分平静,但不知为何,这些年已经位居高位,早已经八风不动的商贾却是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深巷之中有犬鸣。

  犬鸣又渐渐消失,黑漆大mén的mén口,走进了三个人,走在最后的人将大mén关上了。

  一阵纷luàn的脚步声在高墙外响起,随后又没有了任何的声音,整条深巷之中的声音也全部消失了,似乎全部被隔绝在了关上的黑漆大mén外。

  一眼看清为首的那人,坐在椅子上的商贾只觉整个庭院之中又有一阵yin风卷过。

  “刘军师,你怎么来了?”

  ……

  来的人是闻人苍月的最为信任的军师刘yu祥,大多数人都习惯称呼他为鬼军师。

  此刻披头散发,脸上有着一条醒目刀疤的静默而森冷的鬼军师身后,还站着两名身穿青sè铠甲,背后jiāo叉形背着两柄显得过分长的长刀,脸上带着白铜面具的武士。

  虽然已经离开边军很长的时间,但是看到这两名如同鬼神一般的武士身上沉重而森冷的青sè铠甲上的狼头符纹,再看到那两柄刀柄上也有深深狼máo般纹理的长刀,这名商贾的脑海之中便又马上浮现出了“天狼卫”三字,面sè更是一白,没有了半分血sè。

  黑旗军…天狼卫…这些都是追随于各路边军大帅的神秘而强大的修行者部队,唯有在执行一些难度和危险都极高的任务时,才会显lu出行迹。

  而且这些修行者…远比一般的修行者会战斗,会杀人。

  庭院中越来越冷,竟似将至冰点。

  两名钢铁侠一般的天狼卫不发一言,厚厚的战甲、背上的双刀和脸上的金属面具上闪耀出来的光泽更加的冷酷。

  “罗立,你的运气真的不错。”南山暮看着鬼军师和这两名天狼卫,却是反而转头对着已然站起的商贾微微的一笑:“这几日我一直想要乘着自己死前做些自己想做却又没有做过的事,我想着跳一下这座墙,再拉你一起上路,那便算是完美。可是没想到你居然正好到了这庶人城。”

  “刘军师,这不关我的事。”商贾的头发已经全部被冷汗湿透,他知道鬼军师代表的是什么人…以南山暮的身份,那人还要对付他,这个漩涡便足够将他彻底的吞没。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只是不明白,南山暮一生谨慎,而且已然是这碧落边军的第三号人物…职阶已然相当于八司的副司首,又一直是闻人苍月的左臂右膀…到底发生了什么,闻人苍月竟然要对付南山暮!

  他的职阶比起鬼军师甚至还要高出一阶,但是他十分清楚,自己内务司的这种官阶,在这种滔天漩涡之前,在鬼军师和身后的闻人苍月之前,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鬼军师提着一柄绿鲨鱼皮的细长宝剑,他根本没有理会这名正好有事进入庶人城的内务司高官,只是看着南山暮点了点头,不缺尊敬的冷声道:“南山将军早就知道我们要对将军你动手?”

  “我从闻人将军的上司做到他变成我的上司,和你们共事这么长的时间,若是连你们的做事手法都不熟悉,都不察觉,那这些年便真是白做了这戍边左将军。”南山暮深深的看着鬼军师,“只是我没有想到,我为闻人将军做了这么多事,他竟然是连我都要除去。”

  ***

  (明明最扯淡瞬间到了学士...主动加更...再次感谢所有捧场、给红票,发书评的同学们,继续码字去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