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章 授勋

第三十章 授勋

  张院长曾经说过,这个世界,就是一条滚滚向前的大河。

  任何厉害的人,都只是大河里面的一条大鱼。

  因为这个世上厉害的人物太多,各种各样的巧合太多,各种各样的意志又太多,所以谁都有意愿,但谁也不知道这条大河在拐过一个河湾之后,最终会朝着哪个方向流去。

  人生亦是如此。

  谁都可以尽力的去做一件事情,但是谁也不知道,某日黄昏后,柳树下,你走到那里,遇到的会是什么人。

  当日云秦长公主长孙慕月带着对这个强大帝国的忧患和抱负,和南宫未央行过了鹿林镇,在那里,南宫未央遇到了林夕。

  和试探赶车的刘伯一样,林夕用自己的独特能力试了一下南宫未央,结果差点被南宫未央敲成白痴。

  所以在听长孙慕月说起举荐他来的人是她,林夕就联想到了这个看上去比自己还面嫩的少女,想到了自己现在也是修行者,好歹也有了点成就,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南宫未央。

  但是他却不知道,南宫未央的修为比他高了不知道多少层楼,在一曲将军行中也不知道已然杀了多少比他厉害了不知道多少层的修行者。

  雷霆学院的学生和讲师们离开了。

  云秦皇帝也似乎不想在这登天山脉中有什么停留,所有的随行人员已经开始整理行装。

  便在这时,接到木青的通知,林夕和高亚楠、边凌涵、文轩宇又赶到了山脚下的一个营帐之中。

  这个营帐之中唯有一名中州卫将领和一名宫女。

  中州卫将领很年轻,三十岁出头的面容,剑眉星目,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让人第一时间将优秀二字和他联系在一起。

  宫女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端庄婉约,略施粉黛,眉鬓显得分外的清丽。

  然而因为这名中州卫将领一身的灿烂银甲和先前一些所见的中州卫相比又分外有些沧桑和尘世中颠簸久了的气息,而而这名宫女又是处处显示出和她年纪不符的沉稳和老炼,所以即便是林夕也没有因为这两人独处而产生些什么不佳的旖旎想法。

  ……

  中州卫年轻将领和清丽宫女也在打量着刚刚入账的这四名青鸾学院学生。

  林夕平静自然,眼神中充满纯净和好奇。

  高亚楠淡泊,既来之则安之,不管这召见是有什么事情。

  边凌涵谨慎而沉静,柔弱中带钢。

  文轩宇冷傲,即便是同时进来,也自然和三人隔开一段距离,沉默**,有种一切靠自己,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

  这真是四个截然迥异的人,但都是青鸾学院最为拔尖的学生。

  中州卫年轻将领的眼神越发柔和与满意,他也不招呼四人坐下,只是宽厚的一笑,道:“我叫宿龙疏,也是青鸾学院止戈系毕业出去的,因为有这一层关系,所以长公主殿下也特意让我和柳秀女一起过来。”

  “原来是师兄。”边凌涵顿时肃然起敬,率先对着这名中州卫年轻将领行礼。就连孤傲的文轩宇也在微微一顿之后认真行礼。

  “中州卫也有我们青鸾学院毕业出去的?”林夕微怔行礼间,忍不住轻声在高亚楠的耳边嘀咕。

  高亚楠行礼间主唇微动:“我们云秦律法又没有规定学院学生不准进入中州卫。”

  林夕想想也是,毕竟也只有被张院长“毒害”的少数人和自己没有多少君臣观念。对于这个世间的大多数修行者而言,即便是青鸾学院出去的学生,自然还是抱着“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种老土的观念吧?

  一时想到自己是“土包”,结果又在心中想着人家老土,林夕忍不住嘴角荡漾出一丝笑意出来。

  “这位是柳秀女,是长公主殿下身边的人。因为这次的授勋是来自圣意,柳秀女也算是半个内阁的人,所以便由她来给你们授勋。”宿龙疏平和的回了一礼,又对着身旁的清丽宫女笑了笑,谦和的退后了一步,意思是现在是清丽宫女的事了。

  清丽宫女微微一笑,林夕等人却都是愣了愣:“授勋?”

  “圣上和长公主对你们此次的表现多有赞赏。”清丽宫女看着都是十分惊讶的四人,解释道:“故已下圣意,令我为四位贤才授勋,授忠勇勋章。”

  “多谢圣主隆恩。”边凌涵和高亚楠、文轩宇一呆之下,都是跪拜行礼。

  看到身旁的林夕还杵着不动,边凌涵心中大急,用力的扯了林夕的衣角一下。

  此时的柳秀女是传达圣旨,代表的便已经是当今皇帝。

  ……

  文轩宇谢过圣恩,重新起身,看着清丽宫女取出四枚铜板大小的圆形纯金勋章,看着正面那一个镂空的勇字图案,他的眉头却是深深的皱了起来,道:“我等并未亲临战场杀敌…怎么能被授予这忠勇勋章。”

  柳秀女微微的一笑,先将一枚圆形纯金徽章放在文轩宇的手中,这才曼声道:“陛下说了,此战之凶险并不亚于在战场上执行任务,能代表学院出战便已有足够勇气可获嘉奖,更何况陛下对你们的表现十分赞赏。”

  这质疑也是只能对柳秀女发问,圣上的意思是不容违逆的。

  想到自己只是在这几天之中搜寻到了一名囚徒,文轩宇就越发觉得这枚代表着荣光的勋章烫手,低垂下头,收入了衣袖之中。

  林夕则不然。

  对于这个世上的事情他知道得太少,始终充满着浓厚的好奇,再加上他并不像很多学生一样考虑今后官场上的事情,没有多少机心,所以他看人就看得简单,看着宿龙疏和柳秀女就没有什么拘谨,他将柳秀女放在手中的金色勋章翻了个面,看到另外的一面是个镂空的忠字,两面的镂空字上都纂刻着极其细密的纹理,像是一条条流云。

  虽然只是纹饰而不是符纹,但是细密和精致程度,恐怕也是非巧匠不能为之。

  “宿师兄,这忠勇勋章很难得么?”他微仰起了头,目光从手中勋章移到了宿龙疏的身上,没有什么顾忌的问道。

  宿龙疏本身想多找些话题和林夕等人多亲近一些,听到林夕的问话,他顿时微笑道:“怎么,林师弟一心修行,对我云秦的授勋都不甚清楚么?”

  林夕摇了摇头:“一无所知。”

  宿龙疏笑道:“那看来我可以说得仔细一些。”

  林夕也笑了笑:“越仔细越好。”

  宿龙疏温和的点了点头,也没有什么废话,缓声道:“我云秦代表荣耀的勋章有两种,一种是正武司颁发,完全视军功而定,从上至下分别有天耀、将星、神鸳、荆棘、坠星、无畏等一共九级十六种勋章,正武司的这些勋章全部由军中执行任务的表现而定,十六种徽章的来源都有一次大战或是一名英雄的典故,其中有些同阶的,只是由立功的性质不同而颁发不同的勋章。另外一种勋章便是由圣上钦点,代表圣上的赞赏,从上至下一共分为镇国、封侯、平乱、大贤、蟠龙、忠勇、奉先七阶。圣上钦点的这七阶勋章,却是按圣上判定的对圣上和云秦的贡献而得,比如镇国,便是不世的勋章,唯有对云秦有镇国开疆的大功臣才可得,封侯便是指这人的功劳足以令圣上封地,成为一方之侯。”

  林夕看了一眼宿龙疏,笑了笑,道:“师兄可以说得更简单明了一些,至少我还没有明白这忠勇勋章到底有多大价值。”

  宿龙疏微微一怔,想了想措辞,道:“一般而言,也是要相当于在边军之中执行一个危险任务,比如那任务出动十人,恐怕即便成功都有五人要为国捐躯的危险程度…你在活下来的五人之中,表现又最为优异,那便有可能获得这忠勇勋章。”

  林夕想了想,道:“果然有点过重了。”

  宿龙疏微笑不语。

  林夕却是陡然又问道:“那这和官阶…升官有什么关系么?”

  “这…”宿龙疏瞥了一眼身旁的柳秀女,脸上出现些尴尬的神色,但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解释了:“我云秦的勋章都和军功有关,这忠勇勋章的军功…大约相当于足够让从八品升到正八品。”

  “那我们青鸾学院的学生正常毕业出去,便是从八品,那我现在得了这勋章,出去是不是就相当于已经是正八品,官阶相当于陵督了?”林夕接着问道。

  宿龙疏脸上尴尬的神色又浓了些,点头道:“…..是。”

  “那去军中或是地方去担任职务的话,出去就已经自然比其他学生高了一阶?”

  “…..是的。”

  “那除了这出去官已经可以做得大一些之外,还有其他的好处么?”

  “…..”

  宿龙疏一脸苦相,头上都出了一层汗。心想林夕师弟你就算是个官迷,也得看看场景…旁边都有皇上的人站着,你居然就说得如此直白,说了官阶不算,还要直接问还有没有其他的好处。

  “有没有?”林夕却是一脸纯净,看着满头出汗的宿龙疏,好奇宝宝般问道:“还有没有?”

  宿龙疏因为生怕林夕此刻的言语给皇帝留下不好印象的窘迫落在柳秀女的眼中,柳秀女却是微微一笑,看着林夕道:“我们云秦重武。”

  “恩?”

  “所以除了这勋章都和军功升迁有关之外,只要获得两枚以上的勋章,若是犯下什么案子,地方上便没有权利处置,至少要押解到行省的刑司决断。若是获得圣上的大贤之上,或是军部的无畏之上的勋章,即便犯下大罪,也至少要押解到刑司至天院才能决断,且沿途不能有任何刑罚加诸于身。”

  柳秀女看着听得津津有味的林夕,想了想,又道:“而且在地方军和边军之中,许多士官老兵对于别系的官员不见得有多尊敬…但不管军部还是代表圣恩的勋章却都是真正勇气的体现,因为即便是圣上七阶中最低的奉先勋章,奖励的也是在大战之中不惜生死,一马当先冲入敌阵的勇士。”

  林夕点了点头:“一马当先冲入敌阵的先锋当然最容易死,活下来的当然有资格获得这勋章。”

  柳秀女越发觉得林夕有趣,也点了点头。

  “所以这勋章还可以用来唬人了。”林夕行礼致谢,收起了勋章,又随口说了这一句。

  宿龙疏原本听林夕不再问了,松了口气,此刻又听林夕突然冒出了这一句,额头上的汗珠又冒出了密密的一层。

  柳秀女微微的一怔,又忍不住微微的一笑,看着林夕道:“有时候的确还可以拿来唬人。”

  ***

  (好久没有求过红票了,新的一个月求一下,昨天红票很长时间一直在第一,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儿再多点红票吧。大家懂的)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