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一章 门当户对和赤龙焦尾

第三十一章 门当户对和赤龙焦尾

  夜色笼罩登天山脉。

  林夕和高亚楠登上了一处高|岗,披着黑色的披风,在纷纷扬扬洒落的冰晶之中,看着云秦皇帝的车队离开。

  云秦皇帝的大多数随行人员都停留在了四季平原和登天山脉接壤的山脚,所以这列车队的人员并不多。

  马车上昏黄的气死风灯照耀着车厢和车轮上的龙纹,却在这淡淡的风雪之中,还昭示着无上的威严。

  高亚楠并没有特别招呼林夕,然而看到高亚楠独自一人朝着这无人山岗走,林夕还是很识趣的跟了上来。

  因为这场生死大比之后,他和木青、边凌涵都已经单独说过话,夏副院长也找他说过话、长公主也找他说过话,甚至连文轩宇都已经和他单独说过,唯独高亚楠和他还没有单独说过话。

  “宿师兄人还不错。”

  看着队伍中列马车旁步行的那名银甲年轻将领,林夕转头看了高亚楠一眼,轻声说道。

  高亚楠习惯性的将被风吹拂到眼前的青丝拂开,夹于耳后,亦是轻声道:“何以见得?”

  林夕暗中撇了撇嘴,心想这可没有半分像谈恋爱,不过想着这次依旧算是高亚楠主动,他的嘴角还是有了些微微的上翘,道:“如果不是真的担心我在皇帝和长公主的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影响到我今后的前程,他怎么可能因为我多啰嗦了两句而急得满头大汗。”

  高亚楠静静的看着他,道:“你看得倒是仔细。”

  林夕看着她漂亮的脸,红艳的唇,脸上不由得有些微热:“这次比试不管如何,我还是多有感悟,想着于细微处感知风险的手段和花寂月相比还是大有不如,现在我看人看东西起来就更加耐心和细心了点。”

  “既然你看得出宿师兄为什么为你担心,我倒是不明白。”高亚楠陡然蹙起了眉头,瞪了林夕一眼,道:“你平日里明明对这朝堂官阶并不热衷,今天为什么还要问得如此起劲。”

  林夕看着高亚楠,看着飘洒于她身上的冰晶,看着她身前黑魆魆的远山,看着那一列燃着昏黄气死风灯,辗转于浅血之上的车队,这一切对于他而言极有意境,宛如一副完美至极的画卷,他脸上的热度渐消,想到自己鹿林镇那个老爹书房里挂着的一副字画:“人生在世各种痴”,他便是不由得笑了起来,认真的看着高亚楠的漂亮眉眼,轻声道:“我对这些的确是并不热衷…就如现在,我觉得你和这山中的风景,就比那所谓的荣华富贵要美丽得多,也实际得多。夏副院长和我说过一句话,是金子始终会发光,我也很赞同。只要我们的修为和实力足够,所谓的荣华富贵根本不是什么问题。我不在意这官阶,便更不用在意别人的看法。”

  高亚楠又瞪了林夕一眼,转过头去,脸上却是并没有什么生气的表情。

  林夕和她平排站着,接着微笑说道:“正是因为在比试中觉得观察细致方面不如花寂月,我现在看得更加细心,这次我便发现,这些中州卫,尤其是几个将领,在对我们和对你之时,态度似乎略有不同。”

  高亚楠的眉头又蹙了起来:“有么?”

  “有的。”林夕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我看就连宿师兄看你的目光之中,都带着不同的尊敬,再加上你之前一直不肯说自己的来历,我便想到,你应该出身于中州皇城中的名门,而且应该是很大很大来头的那种。”

  “但其余的金勺也不知道你的来历,中州卫中的将领却似乎又知道,这样一来的话,你家中应该就是有中州卫中很高很高的官员了。”

  高亚楠身体微僵,没有转过头来看他,微垂着头过了片刻之后,道:“这和你今天问那么多又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林夕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静静的看着高亚楠道:“即便我是个被学院很多学生看不起的乡下土包,但是我鹿林镇的老爹老娘却也让我读了不少书,知晓了这个世上的不少道理…这云秦,本来就是最讲究门当户对的。而且越是朝堂名门之间,联姻之类的就更加注重。我要是不能到一定官阶,恐怕是没什么戏的。所以这官阶之类的,我当然顺便问问清楚了。”

  “你在说些什么!”

  高亚楠平时在学院之中也都是一副什么事都和她无关,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淡泊模样,但她毕竟也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而且这云秦本身就比林夕之前的那个世界不知道保守多少倍,也不知道纯净多少倍,听到林夕这样大胆的话,高亚楠顿时羞怒的一声,白脸也变成了红布。

  林夕反正也已经积累了一次重回十停的能力,所以也不担心,只是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我说的可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高亚楠目瞪口呆的看着林夕,心想世上怎么有人不要脸到这种程度,呆了片刻,她恼羞的有点心乱,道:“谁和你门当户对。”

  “我也没说一定是和你啊。”林夕呵呵的一笑。

  “你…那你找秦惜月去好了,或者冷秋…”高亚楠气得脸色煞白,点着林夕,但是这句话出口,她陡然又觉得不对,脸色又是红了几分,滞了片刻之后,跺了跺脚:“林夕,我早知你脸皮厚,想不到居然能够厚到如此的程度。”

  “我们那里追女生有三大要素,胆大、心细、脸皮厚。缺一不可。”林夕笑了笑,牵住了高亚楠的手,温润如玉。

  “啊!”

  就在下一息的时间,林夕一声郁闷的惨叫,被打飞了出去。

  “回去!”

  试出了这个世界果然比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不知道要保守和纯洁多少的林夕,生怕从此影响自己在高亚楠心中的观感,只能回到了十停的时间之前,重新再来。

  牵牵手都不行…还浪费了一次可以用于修行的能力。

  林夕有些微微的沮丧,但是温润如玉的感觉却是萦绕在指尖,十分舒服。

  ……

  “林夕,我早知你脸皮厚,想不到居然能够厚到如此的程度。”

  “好了,算我脸皮厚,那不说这些。”因为试探出了现在高亚楠的底线,再来一次的林夕调转了话头,道:“亚楠,你单独和我来这里,应该还有些别的话要说吧。”

  高亚楠又瞪了林夕一眼,狠狠的呼了一口气之后,略微平静了下来,道:“我原本只是想问你,长公主为何会亲自来找你。”

  林夕微异道:“你知道长公主来找我了?”

  高亚楠点点头:“我正好看到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林夕看着高亚楠苦笑了一下,道:“因为先前举荐我来参加青鸾学院大试的,居然就是她。”

  “什么?”高亚楠这下却是吃了一惊,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夕,“你是她举荐来的?”

  林夕老实点头,轻声道:“我想她是想说,我可以把我看成是她的人。”

  ……

  ……

  穿过了四季平原,越往南气候便愈加温暖。

  已至初夏,皇帝北巡回归的车队周围的景色显得分外的鲜活浓郁。

  因为来时劳累,回程的路又赶得不急,再加上刚出四季平原,肯定依旧是青鸾学院掌控的范围,所以所有的随行人员,包括是护卫皇帝安全的中州卫和数名一直隐于马车之中的皇城供奉修行者都是十分安心、懈怠。

  大多数马车中只是负责起居等寻常事宜的京官更是都在闭目休憩。

  然而就在此时,一枝凄厉的响箭刺破了云霄。

  五名距离皇帝车队约有五里,习惯性的在前方探查的先锋中州卫听到更在前方的探子发出的响箭,只在心中一寒,刚刚“铿..沧”一声各自拔出兵刃的同时,数匹骏马就已经在前方狂奔而来。

  皇帝车队中所有的侍卫和修行者在一瞬间便围成了一个阵势,将车队团团围在中间。

  数匹骏马依旧未停,以惊人的速度狂奔着。

  数匹骏马上只有一名骑者,从他此刻的位置早就已经可以看见代表皇帝天威的旌旗,然而他的来势却更急。

  在这里,竟然有人敢冲撞天子车队,敢冒犯皇帝威严!

  就连一架始终没有拉开车帘的马车之中,都产生了一丝异动。一只属于皇城供奉修行者的手伸了出来。

  “止!”

  数十余名身穿银甲的箭手齐齐发出了一声大喝,手中的强弓瞬间拉至满圆,箭矢对准了这名骑者,下一刻便有一阵箭雨要落下。

  “报!”

  然而就在此时,这名骑者一声更大的大喝,手中出现了一面赤红色绣龙旌旗。

  原本在响箭响起至此时,云秦皇帝依旧在闭目养神,而长公主长孙慕月依旧在安静看书。两人都有绝对信心,除非是青鸾学院的那数名强者要出手灭帝,否则他们绝对不可能有事,然而听到这一个报字,云秦皇帝和长公主都是微微的变了脸色。

  云秦皇帝睁开了双目,走出了业已停下的大型马车。

  那一面赤红色绣龙旌旗,和那名骑着手中高扬,故意烧焦了尾端的紫色漆封文书,瞬间让他的脸上布满了一层浓厚的阴霾。

  “轰!”

  两匹黑色的骏马陡然口吐白沫,同时重重倒地。

  骑着跃上了另外一头骏马,依旧飞奔而来。

  宿龙疏和数名官阶更高的中州卫将领都是控制不住的身形微颤,心中无比的震惊….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天大事,需要动用到赤龙焦尾的级别!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