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二章 一个时代的来临

第三十二章 一个时代的来临

  骑者止于百步***

  焦尾文交予了一名神色惊惶的吏官手中,又马上快跑递到了云秦皇帝的手中

  云秦皇帝拆开了这份紫色漆封文,只是看了一眼,“喀嚓”一声,这架马车靠近他一侧的两个车轮便同时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压得炸裂了开来,木屑纷飞

  紫色焦尾文上:碧落戊边左将军南山暮勾结西夷流寇,事发起兵逆反,镇西大将军闻人苍月镇压,斩首两千级,南山暮及三千余党在逃,疑遁入唐藏边境内务司总管罗立、骁骑将、正营将、执金吾、立帐尉,从八品以上将领共计殁三十七名…..

  ……

  青鸾学院,哀牢后山之中

  一张记着和皇帝收到的文几乎一致的内容的纸张传递到了萧明轩的手中

  赤龙焦尾,是云秦帝国最为急切的传递消息的级别,其中不知道经过多少非凡的手段但是青鸾学院收到消息的度,竟然是和皇帝通过这种传递收到消息的度几乎完全一致

  一看到这份纸张上记载的内容

  哗啦一声,萧明轩也猛的站了起来,几乎掀翻了桌子,略显臃肿的身体又马上被大堆滑到的卷轴压得坐倒在了卷之中

  接着,他忍不住叫了起来,第一句叫的就是:“闻人苍月这次实在玩得太大了”

  第二句话就是:“南山暮怎么能有这样的本事”

  …….

  “南山暮一直未婚娶,身下无子嗣,而且已过巅峰之年,生性又平和,像他这样的人都会逆反的话,那这朕这正武司,岂非人人有逆反可能”

  “闻人苍月你是把朕都当成了白痴么”

  皇帝的马车换上了轮,皇帝御架以比北巡时快的度回京,因为此次跟随皇帝的都是皇帝的亲信,再加上车厢中皇帝震怒的声音隐隐传出,所有中州卫和随行文官都是背心不时沁出冷汗,哪里还有半分昏昏的睡意

  戊边左将军,从一品的大将逆反,这在圣上登基以来,还是从未有过的事

  而绝大多数官阶较高的将领和文官,都心中隐隐知道,南山暮怎么可能陡然逆反…这分明是如东陵之乱引起的火,那威震天下的闻人大将军的手段

  只是这闻人大将军的手段,也实在是太大了

  “从八品上将领三十七名…修行者共计亡四十三名,这些都是我们云秦帝国花费了不知道多少代价培养出来的,竟然就这样殁于一场袭杀之中”

  马车车厢之中,皇帝正对着长孙慕月和一名须发洁白的皇城供奉,依旧震怒,一掌拍击在案上,震得这张条案彻底的崩裂开来

  即便是足迹从未至边关,但是他也极其清楚,修行者,尤其是边军中的修行者,是何等的宝贵之物

  整整一年之中,云秦三大学院能够培养出来的学生,也只有三百多名,而这三百多名经过十余年的磨砺之后,又能剩下多少名在军中服役?

  但正是这为数不多的修行者,却是支撑出了云秦强大的武力

  碧落边军之中,一共才有多少名修行者?

  但只是这一次所谓的平乱袭杀,便一共损失了四十三名不俗的修行者

  除了难言的震怒之外,云秦皇帝长孙锦瑟还有说不出的痛惜

  须发洁白的老供奉张秋玄平静的看着云秦皇帝,等到皇帝不再震怒出声,这才微微的抬了抬眼皮,低声道:“陛下,此事大有不对”

  对着这名不知道何时步入皇帝马车,甚至连宫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的老供奉,云秦皇帝却是也收敛了些怒意,深吸了一口气,道:“什么不对?”

  “南山暮逆反自然不太可能,但是这些死者却都是必定经过当地祭司和律政司的查检,确实无误,旁人我未必清楚,但是那内务司的总管罗立,天河学院的学生程乡伊,还有仙一学院的李沫如,雷霆学院的王亚杰等人,却都不是弱者”张秋玄看着云秦皇帝点了点头,道:“要将这些人全部杀光,并从城中脱逃出去,即便南山暮倾尽全力,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微微一顿之后,张秋玄接着缓声道:“若是南山暮已有这样的实力,早就准备脱逃的话,决计不会再死去两千多名亲兵”

  “你说的对,是谁插手了此事,到底有什么目的,也要彻查清楚”云秦皇帝毕竟圣明,怒意渐隐之后,便马上显示出了强悍:“朕要废了闻人苍月这名镇西大将军”

  长孙慕月眉头微微一挑,张秋玄点了点头,却是叹了口气:“陛下,还需确实证据”

  车厢之中一时静默

  云秦皇帝和那九名端坐重重帷幕之后的元老毕竟不是白痴,去年对于威震天下的闻人苍月下的论断,便是位已极尊

  然而闻人苍月毕竟是能征善战的千古奇才,即便有些劣迹,即便品行不为一些人所喜,但和绝强的战功和为云秦培养的修行者相比,还是功大于过所以还是让他坐上了这个位置,成了闻人大将军

  云秦尚武,普通民众便也崇拜武将,这些年下来,闻人苍月的一些事迹早已家喻户晓,已经是成了云秦绝大多数民众心中的偶像和大英雄

  若是说他有罪便直接废职入狱,那民怨恐怕瞬间沸腾

  尤其此刻,南山暮和其军队“反叛”,又死了那么多名军方修行者,这西边的局势已然大乱,废除闻人苍月的天子令一下,恐怕立时引起兵变

  闻人苍月若是挟民愤反叛,那恐怕云秦彻底崩塌一角

  而且没有确切证据,许多朝官恐怕也会站在闻人苍月一方

  “看来只能先静观其变?”云秦皇帝沉默片刻,抬起头有些艰难的看着张秋玄和长孙慕月道

  “陛下圣明”张秋玄微躬身行礼,道:“但我们必须设法派人和南山暮联络,否则他这些人,这些曾为云秦出死力的军人,将来便真是成了不可挽回的叛国者、流寇还有,周首辅传来消息,消息确凿了,谷心音还活着…唐藏用于和青鸾学院交换南宫陌的,正是谷心音”

  “他还活着?”长孙慕月的面色骤然一白,她微薄的嘴唇先行不可控制的颤抖了起来,随着她的身体也不可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唐藏一定不想他活着回来,而青鸾学院想要他活着回来,要回来就必定要经过闻人苍月的地盘”张秋玄看了长孙慕月一眼,眼中有了些难以严明的意味,但却是又马上消隐不见,换上了浓浓的隐忧,“所以陛下,周首辅和我都是同样的看法,这次碧落之乱,却是上苍在帮圣天子…青鸾学院必定希望在谷心音回来之前西边平静,而且闻人苍月本身便是青鸾学院出去的,他们难辞其咎,所以他们必定会主动出力”

  云秦皇帝深吸了一口气,又深深的点头,表示赞许

  ……

  稍晚些时候,一封密件送入了唐藏古国的皇宫深处,送入了有着赤黄色琉璃地砖,摇曳着乳白色酥油灯火和华美佛图的殿中,送到了形销骨毁却是又说不出形容祥和的皇太后手中

  皇太后用了许久打开了这封密件,看完之后沉默了许久,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许久不歇

  再晚些时候,一封青色封面的信笺,再次送到了皇太后的手中

  拆开这封信笺,仔细看过了一遍之后,皇太后的眉头却是彻底舒展了开来,笑了起来

  唐藏皇宫另外一处宫殿之中,唐藏凤轩皇帝眼睛微红的看着数名朝臣,问道:“素衣寿材备好了么?”

  “备好了”

  “你们先退下”

  数名朝臣退下之后,凤轩皇帝突然失声痛哭起来,许久之后,才止住了悲声,整理好了衣衫,走出了这间殿宇,走入了皇太后的寝宫之中

  “准备好了么?”

  皇太后看着行至榻前的凤轩皇帝,慈和的问道

  凤轩皇帝轻握住了她的手,低垂着头,道:“准备好了”

  皇太后脸上笼罩着的一层浓厚的黯淡骤然开始消散,随之浮现的是一层圣洁的光辉和激动,就如同夕阳的霞光,骤然有了光彩:“好…你传令下去罢,我们要马上启程”

  “马上启程?”凤轩皇帝的身体猛的一颤,声音瞬间竟哽咽至不能言:“母后…”

  “我的时候快到了,等不得了”皇太后微微一笑,拍了拍凤轩皇帝的手背,压抑着咳嗽道:“但你的朝代,却是来临了”

  “备驾”

  “备驾”

  一声接着一声的传令声开始在深宫庭院之中响起,许多人都被惊动了

  许多知道即将发生什么时的守卫将领和宫女,都在第一时间垂下了头,双肩微微的抖动着,有些人甚至跪拜了下来,对着皇太后这寝宫的方向,深深的叩头

  “孩子…青鸾学院夏副院长给我来了一封信”

  皇太后看着哽咽难言的凤轩皇帝,却是又微微一笑,将拆开的信笺递到了凤轩皇帝的手中,“他和我谈了个交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