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三章 登禅

第三十三章 登禅

  手持着金色转轮的禅师,手托着洁白酥油莲花的宫女,一列列持着华丽法盖的侍从,腰配弯刀的骑兵,吹着法螺、弹着胡琴的乐师…庞大而圣洁的队伍护拥着唐藏天子和皇太后出了皇宫,出了皇城。

  整个流沙城不眠。

  所有得知了消息的人第一时间将消息尽可能快的传播出去,几乎所有的人都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穿上自己的盛装,庄严肃穆的走出了门。

  就连一些已经老得都不动了的老人,都由子孙搀扶着,聚集到皇城至城外的大道上,亲自送他们敬爱的皇太后。

  在这闷热的流火夜间,送行的人们排成了两条长龙,手中提着的油灯,一路闪亮,好像燃到了天上。

  许多人开始诵经,平和而安详。

  唐藏自古缺水,然而由地裂涌泉生出,绵延于唐藏境内,唐藏赖以生存的万泉圣河自百年前开始便日益枯竭。

  这是上苍降罪,唐藏不少部落开始西迁,然又被西夷十五部占据水草肥美之地,内外交困之下,人心离散,叛乱战祸连年发生。

  一场真正的蝗灾又降临唐藏,新生儿饿毙五成。

  接下来又三月不雨,正当所有唐藏军民认为天灭唐藏之时,身披般若禅衣的圣女赤着双足渡过了赤蝎沙漠,成了唐藏皇后。

  皇后祷告祭天,平息天怒,于高台曝晒三日,天降大雨,万民心安。

  数十年间,皇后数次亲征,平定四方,并令军队寻找水源,在万泉天河源头遍植草木以固水土,这数十年下来,唐藏境内多了几片大大的绿土,而万泉圣河的水流不复减小。

  更在数年先皇驾崩之时,皇后平息三亲五部之乱,将年幼的凤轩皇帝扶上皇位。

  而今唐藏古国政通人和,万象更新,京都流沙城更是几可夜不闭户,然而一生为民,已成皇太后的皇后却是累了,却是要走了。

  车辇之中,已然除去满身繁华,换上了一件古黄色旧禅衣的皇太后已然无力起身,但依旧让几名贴身侍女沿途赐下寓意吉祥平安的五色丝,以谢民众的相送。

  她想到当年穿过沙漠,走入这里时的饿殍白骨遍地,看到此刻道路两边那些辉煌的笼火,她脸上的霞光更浓,握着凤轩皇帝的手又略微加重了一丝力气,宽心的笑着道:“孩子…你始终要明白,人死如灯灭,即便再大的国土,再大的皇宫,我们晚间安睡时,也只需一榻之地,闭上双目,此世便熄于眼中,万古俱寂灭。人生来不能带来一物,死便化尘土,更不能带走一物。这世间,没有什么比满心欢喜,活在别人的心中更有意义。名,是虚,但他们的爱戴,他们的欢喜,你看着他们便欢喜,这却是真实的。”

  凤轩皇帝看着母亲的面容,看着她脸上的光辉,再看着那自发夹道相送的人群,他再次懂得了许多东西,他知道这便是他母后一生的意义所在,他再次点了点头,道:“孩儿明白。”

  ……

  就在唐藏这一行队伍离开流沙城,开始以尽可能快的速度穿过赤蝎沙漠时,一名身穿普通青布衣衫的男子走入了碧落边关庶人城,走向了那条殁了数十名云秦修行者的深巷。

  他墨浓如墨,唇红如锦,身躯如同铁铸,脸上的线条说不出的冷酷和坚毅,正是以勇武和铁血威震天下的闻人大将军。

  他的身后跟着一名身背一具朱红色精钢长弓的沉默箭师,四十余岁的年纪,一张平板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身上的朱红色精钢长弓上布满火花般的符纹,弓分外的长。

  闻人苍月面无表情的走入深巷,缓步而行,深巷已然空无一人,在几间高阁前略微停留了片刻之后,他走到了程乡伊当日所在的土墙小屋之中。

  土墙小屋已经被清理出来,程乡伊的尸身已经被查检安葬,但两截断剑却是静静的躺在尘土之中,等待着闻人大将军的到来。

  他看了这两截断剑数息的时间,又一路前行,在深巷中曲折行走,走入了原本属于内务司总管罗立的小院。

  小院也已经被清理干净,但有一个深深的箭孔留在地上。

  “这是刚刚彻底能掌控飞剑的圣师修为,击杀了这么多人,在你们那一击合击之下,她已经受了沉重的伤势…而且从她的行进来看,她不是唐藏的修行者,也不是南边的修行者。”闻人苍月看着仅余了一株的火红枫树,突然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样的年纪,这样的手段…而且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销声匿迹,还让南山暮的命令传达了出去,走了数千兵士,只用能动用皇帝的人和命令的,才有可能做到如此。”

  沉默的箭师依旧沉默着。

  他知道自己该保持沉默,因为闻人大将军这只是说给他听的,而且是因为鬼军师不在,他要说给人听,却只是少了对象。

  闻人苍月的目光停留在了这个小院的墙上。

  他清楚南山暮的一切,知道南山暮当日跳过这面墙,只是要拖罗立一起死,但是这地方,竟然会出现一名圣师级的修行者!

  “周首辅…我原以为你们只是不想让我成为那九老之一,想不到你们竟然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这样强大的修行者,再就已经准备对付我了。你们竟然真的连我这么多年平定西侧的赫赫功绩都不体恤!”

  闻人苍月不知道此刻就连皇帝和长公主都还蒙在鼓里,旁人也根本不知道,鬼军师并不只是他忠实的下属,还是他年少轻狂时识的好友,如果说他在这世上还有一个真正的朋友的话,那这个人便只有可能是鬼军师。

  闻人苍月缓缓抬起了头,望天。

  他想要将这天狠狠的捅一个窟窿。

  ……

  一名身穿着古铜色禅衣的光头僧人静静的站立在一片沙丘之上。

  他双手合十,身旁沙地上插着一根和他等高的乌金禅杖。

  禅杖上有一个个古朴文字般的符文,如莲花的杖头上嵌着九个金环。

  火辣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地上热气升腾,空气扭曲,就像是一片火海,但是他却无动于衷,只是看着远方。

  他的身材看上去并不高大,但是身上每一块肌肉却似岩石般高高隆起,看上去惊人的壮硕,给人一种开天辟地般的力量感,他的身上一滴汗珠都没有,却反而隐隐的闪耀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他胸口挂着的一串佛珠是某种金色的木质制成,每一颗佛珠都有小孩拳头般大小,这更使得他看上去说不出的威严圣洁。

  也不知道就这番凝立了多久,天空中竟有一颗真正的陨石流火坠落于他身前广漠的沙海之中,地面震动,爬出许多赤色的蝎子,大的有巴掌般大小,然而他却依旧如同神像,一动不动。

  又是许久之后,他平静看着的方向,出现了一列队伍。

  这列已经全部由轻便战车拖动着的队伍正是唐藏凤轩皇帝和皇太后的队伍。

  看着这列队伍越来越近,这名僧人不出一言,只是转身,开始领路般在前方行走。

  他赤着双足,走的似乎并不快,然而后方轮番换着骏马拖动的战车,却是始终超不过他,始终和他距离着上千步的距离。

  而他行进过的地方,厚厚的黄沙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柔和的气息全部吹散,厚厚的黄沙下,如同神迹一般,露出了一条黄砖古道。

  车队在黄砖古道上前行,越加顺畅。

  这一列队伍之中所有的人,除了皇太后脸上的霞光更浓,神情更为祥和之外,其余的人看着前方那名赤足僧人的背影,都是说不出的震惊与震撼。

  僧人的前方依旧是沙海,依稀出现了一座大山。

  僧人朝着那座大山行去。

  即便皇帝和皇太后在列,这一列队伍之中的许多人,在看清那座“大山”的瞬间,还是发出了压抑不住的失神惊呼,身体如同被针扎般猛烈的颤动。

  那不是什么大山,而是三尊半埋在山丘之中,雄伟和庄严到难以想象的大佛。

  其中一尊失去了头颅,其中一尊断了两截手臂,只有一尊完好,但是三尊的身体上,也都布满了几条巨大的裂纹和一些深深的斩痕。

  这三尊大佛,明显已经经历了无数不可知的岁月,然而却是顶天立地般的高大,高大和庄严到这难以想象的地步,让任何人见之都会心神震颤,无法自已。让人根本道不明,想不清凭借人力,怎么可能雕琢出这样庞大的巨佛出来。

  这真是根本难以想象的奇迹。

  “这就是母亲常说的般若大佛?”

  看着那埋在黄沙中的一个衣衫褶皱都比一列车队长的三尊大佛,看着这神迹,数天艰苦跋涉下来,满面风尘和焦黑的凤轩皇帝也是大脑空白,只觉自己在这广袤天地和巨佛之下,极其的渺小。

  僧人行过这三尊大佛之前,他脚下的黄沙浮动,现出了一条宽阔而破落的台阶。

  这顶天立地的大佛之后,竟是一条深深的沟堑,巨大的峡谷。

  一些金光闪烁的佛殿殿顶略微超出地平,建立在这深深峡谷之中。

  “你们停下吧。”

  就在此时,让队伍中其余所有人都再次满心震颤到不能自已,全部拜服下去的是,早已重病卧床不起的皇太后,竟然自己站了起来。

  “陪我走完这最后一程。”

  她的身上闪耀出了一层淡淡的金光,让她即便苍老和憔悴到了极点的身躯,也散发出圣洁的光辉,如同酥油灯中最后一截灯芯的燃烧。

  她握住了凤轩皇帝的手,用不容置疑的神色和语气,让凤轩皇帝搀扶着自己,跟随在僧人的身后,一步步走去。

  ***

  (今天的红票很给力,谢谢大家的支持,继续求红票....这章加更,晚上还有更新。)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